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六章 野蛮厉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全能户花、gavriil、颜无殇、墨竹赤莲的月票与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老者不仅猖狂,还要打人呢!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他背后的黑壮汉子拔地蹿起,越顶而过,猛然挥出手中的铁剑。

    挡在门前的两个男子,均为筑基高手,不敢怠慢,一个召出飞剑应对,一个抽身暴退便要扬声示警。谁料那黑壮汉子来势之快,根本不容躲避,重剑之猛,更是出乎想象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接连闷响,两道人影横飞出去,双双口吐鲜血,尚在半空已相继昏死过去。紧接着又是一声轰鸣,坚石堆砌的门楼竟被玄铁剑拦腰斩断而乱石迸溅。

    “公孙,野蛮啊!”

    老者赞不绝口,趁势往前。

    黑壮汉子落下身形,抬脚乱踢,挥剑乱砍,俨然就是一个遇鬼杀鬼、遇神杀神的野蛮霸道。

    穿过倒塌的院门,便是一方十余丈大小的庭院。左右两侧,各有一排房舍;庭院的尽头,则是矗立一座石楼。这边动静才起,房舍与石楼中分别冲出一群人影,竟是两个人仙高手与七、八个羽士弟子。人仙高手倒也熟悉,一个桑德岛的师古,一个青湖岛的晨甲,他二人怎会出现在此处?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岂敢强闯阵法?”

    “师岛主不必惊慌,卫左师兄妹自会前来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以寡敌众,浑不在意,而是面带冷笑,挥袖一甩。数十道剑光呼啸而出,狂风骤雨般急袭四方。七、八个羽士弟子根本抵挡不住,瞬间倒在血雨腥风之中。

    师古与晨甲有恃无恐,只想守住石楼而不让外人靠近。一道道锋芒迎面扑来,竟是真真切切的飞剑?那老者竟然同时驱使数十把飞剑,着实难以想象。两人急忙催动灵力护体,并御剑抵挡,谁料一个铁塔般的人影从天而降,并顺手劈出一记黑色的闪电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手忙脚乱之际,师古与晨甲只觉得狂风扑面,紧接着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道横扫而至,根本不容抵挡、也来不及应变。何况贴身肉搏,并非仙者所擅长。轰鸣震响刹那,两人一左一右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者随后而至,嘿嘿一乐:“公孙,厉害呀!”

    在海上耗时日久,方才炼制而成的鬼偶,又以五色石与玄铁剑加持,威力极为的强大。便是两个人仙高手,也难挡他全力一击。不仅野蛮,也足够厉害!

    正当此刻,远处传来一声怒喝:“小贼无咎,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老者的脸色微变,却转过身去,似乎有意想要展示他的相貌,以区分他与无咎的不同。而他只是稍稍作态,扭头便跑,顺势双袖急甩,尚在盘旋的数十把飞剑与黑壮汉子瞬间消失。随即身形一闪,人已到了石楼之中。

    两层石楼,上下贯通。当间一块四、五丈的空地,摆设着六根石柱与一个圆形的阵盘。不用多想,正是一套传送阵法。

    老者抬手抛出六块灵石,分别置于六根石柱阵脚之上,尚未打出法诀,又看向脚下的阵盘,随即稍加转动,这才抬手一指。与其刹那,一道黑色的杀气破门而入。随之光华闪动而一股白色光芒拔地而起,老者的身影霎时无踪。紧接着轰的一声,杀气直透阵法而过,竟是将禁制笼罩的墙壁击出一个数尺方圆的窟窿。继而又一位老者出现在阵法旁边,随后陆续涌进来十数道人影,正是卫左,以及覃元、甘水子,还有面色惊慌的师古与晨甲等人。

    穿墙而出的黑色杀气倏然返回,旋即化作一把乌黑的鱼叉落在卫左的手中。顺势拂袖一卷,鱼叉没了,而他却冲着余威尚存的阵法啐了一口,沉声道:“师岛主,家师命你暗中设计,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师古与晨甲均遭重击,所幸修为不俗,并无大碍,他揉着胸口分开人群,应声道:“玄明岛的传送阵,一共能够传送九个不同的去处。而经我暗中改动,无论怎样修正阵盘,最终仅有一个去处,那就是飞卢海最为凶险的所在,海神岛!”

    卫左吐了口闷气,恨恨道:“如此便好,他死劫难逃!”

    甘水子也是颇为庆幸:“师尊先是示敌以弱,混淆耳目,再欲擒故纵,将计就计,可谓步步连环,着实高明。而无咎也果然躲在岛上,左右都难免中计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覃元忍不住打断道:“敢问,无咎何在?方才那分明是位老者,随行的汉子也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晨甲连连点头:“覃兄所言有理!我对那小子极为熟悉。而方才的老者,修为神通迥异,黑壮大汉,极其凶残强悍,均非无咎本人!”

    师古跟着附和:“不错,那两人的手段极为罕见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卫左迟疑起来,却又拂袖哼道:“哼,不管如何,杀我山庄弟子便是仇敌。师尊等待多时,断然不能轻饶于他!”

    甘水子问道:“此前密室中人,又是谁?”

    卫左颇感纠结,抬手一挥:“且继续追查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随后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甘水子却站着没动,狐疑道:“会不会是易容术呢,何妨前往海神岛一探真伪……”话音未落,她抬脚踏入阵法并顺势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我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覃元扭头返回,慢了一步。阵法启动,小师妹的身影没了。待光芒渐消,他踏入阵法,接连打出几道法诀,阵法却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众人尚未走出石楼,其中的师古叹道:“唉,海神岛的阵法已毁!”

    卫左恼道:“哎呀,师尊并未吩咐,师妹她岂能擅自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飞卢海的南端,有座占地千里的海岛。

    与寻常的海岛不同,此处没有林木,尽为海沙碎石,或光秃秃的石山,堪称荒凉不毛之地。尤为甚者,岛上随处可见白森森的骸骨,即使艳阳高照,也是阴风阵阵而诡异莫名。

    这一日,清晨过后,天色已然朦胧黯淡。

    而一座光秃秃的石山上,两人谈兴正浓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着土黄长衫的老者,正是梁丘子;另外一个同样是位老者,面白清瘦,个头不高,眸子有神,地仙七层的修为。两人看向远处,继续说道——

    “老弟,为了对付一个人仙小辈,你不仅设下连环圈套,还将我黄元子请来,便不怕落下笑柄?”

    “不瞒黄兄,我另有顾虑!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作无咎的小子,无非趁你不在家,胆大妄为而已,且抓住严惩了事,又有何顾虑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老兄弟,有话但讲无妨!”

    “嗯,且听我说:一个年轻人,起初仅有羽士二层的修为。而一月后,他成了筑基高手,再过两月,又变成了人仙一层。据他所说,因遭难而流落于夏花岛,而他真实的境界与来历,却无人知晓。不过,他擅长上古阵法,以及三把不输于地仙威力的飞剑法宝。可想而知,他曾经的修为或与你我相仿。为此,我查遍了整个飞卢海,却并无高人落难,也不曾出现过如此神奇的后起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无咎,并非我飞卢海的修仙之士?如你所料,他又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来历不外有三,贺洲,部洲,神洲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神洲,仅存在于传说之中;部洲,乃蛮荒之地;贺洲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猜他来自贺洲。黄兄也该知晓,贺洲仙门纷乱,为数众多的高手逃亡海外,途经我飞卢海,或就此落脚者也有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怕得罪贺洲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得罪贺洲,我是怕得罪玉神殿啊!据悉,贺洲仙门,同为玉神殿管辖,而我玄明岛,若是牵扯到贺洲的仙门恩怨之中,必然惹来莫西前辈的猜忌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老弟的顾虑所在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且将那无咎杀了便是,以除后患!”

    “故而请来黄兄相助,力求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却不知你的计策能否如愿?”

    “且拭目以待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话语一缓,抬眼眺望。

    十余里外,另有四、五座石山。远远看去,数十丈高,且光秃秃的石山,便好似几个巨大的坟丘,默默矗立在荒凉之间。而那最高的一座石山,从山脚裂开一个洞口,仿佛天然而成,却冷风盘旋而显得阴森莫名。

    此时,洞口之中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光芒闪烁,气机凌乱,随即平地冒出一位老者,似乎收脚不住,接连转了几个圈子,大袖、长须跟着甩动,很是狼狈的样子。所幸他及时站稳双脚,又茫然四顾而神色疑惑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五、六丈的洞穴,阴暗湿冷,当间的空地上,摆设着一套六根阵脚的传送阵。除此之外,四壁空空,只有一个过人高的洞口透进来朦胧的光亮,还有呜咽的风声令人头皮阵阵发紧。

    不对呀,来的时候,阵盘的指向,本该传送至黄明岛。而黄明岛乃是飞卢海的七大岛之一,怎会如此的寒酸冷清?看守阵法的弟子也没有,是不是很古怪呢?

    老者悄悄移步,慢慢凑近洞口向外张望。但见朦胧的天光下,一片空旷与荒凉。即便散开神识看去,同样如此。自家已是人仙修为,神识至少可达数百里远,怎会没有发现呢?

    且走出洞外看一看,再行计较。在此之前,当速速毁了阵法。

    老者后退几步,抬脚踢向地上的阵脚石柱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阵法光芒闪烁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