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七章 海神岛上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后张望之间,短短的耽搁,再要毁去传送阵,为时已晚。阵法突然自行启动,显然有人随后追来。

    老者后悔不迭,依旧是用力抬脚踢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阵脚的石柱,被踢得粉碎。

    而阵法之力,难以逆转。随即一声闷响,光芒刺目,威势狂泻,却如旋风骤来,又顿然崩溃消散。紧接着从中跌出一道人影,犹自踉踉跄跄而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老者不敢怠慢,猛然拍出一张玉符。蔽日符炸开瞬间,层层禁制已将那人影束缚。他趁势飞身而上,一把将来人扑倒在洞穴的角落里,趁势抓出一道紫色短剑,而尚未痛下杀手又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竟是个女子,被他手抓住脖颈,膝抵着胸脯,死死按在地上。而对方花容惨变,徒劳挣扎,两眼中透着恐慌,嘴里艰难出声:“你……你是无咎,我认得你的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甘水子?”

    老者也是颇为意外,却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,回头看向那崩溃的阵法,暗暗松了口气,旋即又咬牙切齿而目露杀机。

    随后追来的并非卫左,而是甘水子。不管是谁,都是冤家仇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休得放肆,否则家师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拼命挣扎,色厉内荏。

    “梁丘子?他在此处?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此乃海神岛,十余里内早已布满禁制,家师与黄元子前辈候你多时,你逃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心有猜疑,便跟过来查明真伪,谁料那老者竟然毁去阵法,暴起偷袭,而所持的紫色飞剑,极为的熟悉。不用多想,两者同为一人,却乔装易容,骗过了大师兄与玄明山庄的诸多高手。怎奈遭到禁锢,动弹不得,且身为女子,她顿时惊慌失措。又怕对方的手段狠辣,她急忙出声求饶。而求饶之际,不忘道出实情,一来告诫贼人,二则避免摧残虐杀的下场。

    老者的神色微变,眸子深处精光一闪,手中依然高举短剑,凶神恶煞般喝道:“你再敢抵抗,我便将你割鼻剜眼,碎尸万段,再与梁丘子老儿拼命,有赚不赔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惊骇难耐,失声道:“我遭你生擒,并未抵抗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猝然之间,被禁制束缚,又被抵着胸脯、按住脖颈,莫说抵抗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老者却咬牙切齿,咆哮道:“还敢狡辩,若非抵抗,缘何暗中行功,存心欺瞒?我受够了你玄明山庄的假仁假义,我先毁了你的这张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最怕的是什么?不再的青春,易逝的容颜。倘若毁了脸,那种恐惧简直难以想象。而遭受禁锢,无从抵抗,所谓的行功,也无非运转护体灵力而已。

    甘水子惊恐之下,护体灵力稍稍一顿。恰于此际,束缚的禁制“喀喇”碎裂。她不明所以,却应变极快,猛然双手齐挥,便要施展反击。

    谁料老者早有所料,手掌用力,趁机透过崩溃的禁制与迟缓的护体灵力,一把死死抓住柔细的脖颈,极为的强横、也极为的野蛮,并强吐法力而瞬间封住了她的经脉要穴,然后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符箓仅能维持片刻,莫要毁我面容……莫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两脚悬空,双臂僵硬,神色绝望,又恨又悔、又惊又惧。早知符箓禁制难以耐久,便不该如此方寸大乱。而此前尚有侥幸,此时经脉被封,她已是身不由己,生死全凭对方一念。

    却见老者收起短剑,伸手抓出一团法力罩向自己的脑袋,随着光芒闪烁消失,从中缓缓呈现出一张年轻的面庞,随即甩动披肩黑发,嘴角一咧:“我不杀女人!”

    甘水子虽然早有猜测,却还是微微瞠目,羞怒之余,无力叹道:“你……你果然是无咎!”

    老者,当然就是无咎。

    在玄明镇西郊的密室中,获悉情形有变,他当机立断,逃出玄明岛。他不愿继续躲在玄明峰的眼皮子底下,否则早晚要出麻烦。简短分说之后,班华子与姜玄再无异议。因为密室即将暴露,三人只能一同离去。而如何逃离,倒是要斟酌一番。

    御剑高飞,最为简单,而背地里多少高手都在虎视眈眈,看似最为简单的途径也最为凶险。尤其是一行三人过于醒目,且修为高低各异,倘若遭到围攻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接下来只有两条路,能够逃出玄明岛。一个乘船出海,一个借助传送阵。

    为免意外,分头行事。

    班华子经常与穆家老店走动,结交了一群出海的汉子,恰好翌日清晨有大船启航,他不妨带着姜玄混入其中。无咎则是借道传送阵,即使遭遇不测,至少能够吸引强敌,以便两位同伴趁机突围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还是不能招摇过市。而想要掩人耳目,便是乔装易容。

    无咎懂得两种易容的法门,一个是祁散人的丹药易容,一个是太虚所传的楚雄山秘术。班华子居住玄明岛多年,不必易容,而姜玄为了躲避仇家,难免要遮掩一二。于是他送给对方一粒易容丹,便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而临行之前,双方约定:此去一帆风顺,则前往丽水岛碰头;倘若出了意外,便前往黄明岛相聚。

    班华子与姜玄,提起一步赶往穆家老店,纠集了大群汉子,然后合伙前往海边的码头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施展易容术,化作老者的模样,大摇大摆离开了西郊的小院,又让鬼偶公孙跟在身后。乍然一见,浑似主仆二人。经班华子交代,玄明岛的传送阵,便在小镇东头,有山庄弟子把守,且随机应变,等等。

    谁料刚刚抵达传送阵所在的院落门前,便遭到严加盘查,并让他报上道号,奉上身份令牌。

    无咎察觉不妙,有心回头。小镇之上,却已杀机四伏。而传送阵近在咫尺,索性强行硬闯。

    鬼偶果然不负公孙之名,威力远胜当初,即使意外出现的晨甲与师古两位岛主,也挡不住他的强悍一击。

    侥幸!

    终于在卫左赶到之前,及时开启阵法。并在百忙之中,改动了阵盘。桑德岛的师古在场,那家伙擅长阵法,不得不防,否则难免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有惊无险的逃出了玄明岛,似乎很成功,也很轻松!

    而一切真的如此吗?

    “甘道友,且说说海神岛,与令师的圈套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猛地将甘水子抓到面前,便想威逼恐吓。却香气扑鼻,喘息连连,还有一张姣好的面容与一双尚算清澈的眼。那眼眸之中,竟透着岁月的哀怨与莫名恨意。他突然有些心虚,忙扭过头去暗啐一口。

    杀女人,不好;吓唬女人,也不好。而所抓的女子,关系生死安危。逼迫无奈,且卑鄙一回又有何妨呢。

    甘水子虽为妇人,年岁不小,却修为有成,姿色不俗,只是身着长衫,挡住了她娇小玲珑的身姿。如今被掐着脖颈,两脚悬空,与一个年轻男子相隔咫尺,她不禁又羞又怒而脸色绯红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气息难抑,她咬紧牙关挥拳便打,艰难道:“你敢轻薄于我……我与你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经脉受制,手脚无力,本想挥拳怒击,变成了轻轻捶胸而好似娇嗔连连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慌忙伸开手臂:“哎,我乃正人君子,莫要血口喷人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,麻烦啊。稍不留神,便成了她口中的轻薄之徒。还要拼命呢,倒是个刚烈性子。倘若外人在场,还真的有口难辩了。

    甘水子总算双脚落地,犹自羞怒难耐。而尚未缓口气,身子再次离地而起。

    “不说也罢,我自见分晓!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啰嗦,抓着甘水子奔着洞口走去。没走两步,又停了下来。他稍加沉思,左手掐出几式印诀,旋即结成一团法力,轻轻拍入甘水子的头顶。

    甘水子只觉得气机灌顶,心神战栗,不由得身子一抖,惊愕失声:“你待作甚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年间,修炼过几招驱灵炼魂之术,尚欠娴熟,且拿你一试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将我炼成行尸走肉?”

    “封你修为而已,若不识趣,再将你炼成鬼偶也不迟!”

    无咎还真的松开甘水子,却顺势一道绳索状的东西,猛地将对方拦腰缠住,再又打了个结,留下两三丈的一截被他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的法力被封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雷鞭!”

    “应为蛟筋,且已毁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前是雷鞭,眼下是绞索,专门用来收拾不听话的女人,跟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翻着双眼吼了一声,摆出凶狠的架势,旋即顺手一扯,转身奔着洞口走去。

    他雷鞭被毁坏之后,迟迟无暇炼制。如今封了甘水子的经脉之后,为免意外,他干脆拿出雷鞭当成绳索,将这女子拴起来。虽然雷鞭的威力不再,却坚韧如旧。而甘水子没了修为,身不由己,只得踉踉跄跄随后,很是凄惨无助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人在洞外。

    但见朦胧的天光下,碎石白骨遍地,几座石山孤立,荒凉蔓延千里。还有阵阵阴风盘旋而来,显然一处生机断绝之地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海神岛,梁丘子那老儿呢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