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八章 卑鄙一回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无咎走出山洞,没敢莽撞,而是扯着甘水子站在原地,两眼狐疑看向四方。

    所谓的海神岛,竟是一片荒凉之地。且气机凌乱,阴风盘旋,显然正如所说,岛上布满了禁制,凶险莫测。

    不过,除了几座石山之外,并未见到梁丘子,远近没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甘道友,令师呢?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疑惑,又道:“莫非传送有错,若真如此,岂不是要让令师空等一场,嘿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却两眼闪烁,没敢放松一丝戒备。

    甘水子被禁锢了修为,腰间拴着蛟筋,随着牵扯步步挪动,全然一个身不由己的囚徒。而她原本羞怒交加,神情哀怨,走出洞口的瞬间,急忙放眼四望而满怀期待。谁料并未见到师父的踪影,她暗暗诧异,却不肯示弱,哼道:“哼,传送阵已被桑德岛的师古动了手脚,不管如何设置,最终传送之地只有一个,海神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又是师古,那家伙欠揍呢!”

    无咎恍然之余,有些郁闷。从逃出玄明岛,直至此时,一切都在梁丘子的算计之中,偏偏自己还以为思虑缜密、谋划周全呢。唉,比拼心智,占不到便宜,比拼修为,更是没有底气。所幸将他徒弟抓在手中,或有转机呢。

    “梁丘子,给我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猛然大吼一声,扬声又道:“你老儿道貌岸然,假仁假义,我若不设法脱身,早便被你师徒三人害死在地牢之中。如今封禁飞卢海,将我当成贼人追杀。颠倒黑白,莫此为甚;恃强凌弱,不外如是。眼下又在这死岛之上设下陷阱,何其歹毒也。给我出来,较量一二。由你徒弟陪葬,怕你怎地!”

    他在叫阵、挑战,颇有气概,却又伸手猛扯,一把将甘水子抓住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话语声在空旷中久久回荡,而远近没有丝毫的回应。即使散开神识看去,梁丘子与黄元子依然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却听甘水子在恨恨叱道:“你竟拿我的性命来要挟家师,当真卑鄙、无耻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推拉,已将甘水子扳过身来,旋即瞪眼吼道:“无端将我关入地牢,又三番两次逼我交出宝物,诡计未遂,仍不罢休,我此时将你当成囚徒,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何来卑鄙、无耻之说?”

    他极为粗野、蛮横,借机发泄三月来郁积的愤怒。

    而甘水子无从争辩,或许怕了,或是怒了,两眼紧闭,身子发抖,又昂着下巴,挺着胸脯,似乎在无力维系一位仙者、或一个女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无咎不由得气势一窒,慌忙推开甘水子,扭头看向远方,悻悻道:“梁丘子呢,缘何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梁丘子依然没有现身,只有他在冲着一个修为被封的弱女子大吼小叫。

    不仅无耻,还很无趣!

    “哼,随我走吧,逃出此地,我便放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住甘水子腰间缠缚的蛟筋,带着对方腾空蹿起。而他脚下踏着剑光,尚未离地二、三十丈,便法力难继,斜斜栽落下去。他猝不及防,仓促着地,急行几步,这才堪堪站稳脚跟,惊咦道:“咦,阵法,梁丘子偷袭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家师出手,何以这般轻巧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被抓着上天落地,全然身不由己,不过,某人的举动与许诺,让她的惊恐大为缓解,便是一度的羞怒也渐渐收敛。恰见对方狼狈,她忍不住出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依你说来,缘何御剑不得?”

    无咎轻轻松手,只留一截蛟筋攥着不放,然后左右张望,很是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甘水子走开几步,悄悄缓了口气,转而远眺,神色中也是透着几分不解,轻声道:“海神岛,为四方死气聚集所在,一旦踏入此间,仙者难以施展修为,凡人则难以存活,堪称飞卢海中的一处禁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所料不差啊,这是一座死岛!”

    无咎愕然道:“梁丘子竟在此处布下陷阱,他成心要我性命,老儿够坏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甘水子面带愠怒,叱喝一声,转过身去,恨恨又道:“再敢羞辱家师,不妨将我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往日都是男子作风,如今逼迫无奈,难得呈现出任性与柔弱一面,多了几分小女儿家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倒是委屈,而我遭人欺辱,申冤不成、痛斥也不成,这是何道理呢?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扯,催促道:“跟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咬了咬嘴唇,只得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牵扯着,踏过荒凉,奔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余里外的一座石上,不见人影,却有传音在暗中对话——

    “老弟,你便看着那小子离去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早有吩咐,只要将无咎逼入传送阵,便大功告成,谁料那三个逆徒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,竟让甘水子随后追来,却反遭挟持,你说我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出手阻拦啊,再不济也要催动禁制,令那小子寸步难行,我不信制服不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黄兄所言,我那弟子,焉有命在?”

    “若有意外,只管让那小子偿命!”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甘水子自幼跟我至今,我岂能看她无辜送命?”

    “老弟,坊间传言,你曾有个女儿……?”

    “纯属谣言!我素来虔诚问道,洁身自好,怎会有后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随口一说,莫当真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这般作罢,他方才挑衅呢!”

    “你我眼下不便现身,也不能催动禁制,否则那小子人质在手,必然受他要挟羞辱。而海神岛方圆千里,一时难以离去。且暗中尾随,见机行事。只要救下甘水子,他断然逃不出你我的掌心!”

    “嗯,此计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须臾,十余里的路程,被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天光朦胧如旧,四周荒凉依然。便是那盘旋的阴风,也凄冷如初。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,却愈走愈轻松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虽然遍布禁制,而只要多加小心,便可躲过层层凶险。如今禁制渐渐稀少,坦途在即。梁丘子依然没有现身,也没有暗中偷袭。若能就此直达海边,应该能够脱困远去。

    不过,甘水子的脚步,愈来愈沉重。

    昨日师尊定下计策之后,匆匆赶往各岛打探虚实,再邀请黄元子前辈相助,于海神岛结网以待。而玄明岛则由大师兄带人彻查到底,一旦逼出无咎,全力予以格杀,否则便将对方逼入传送阵。谁料对方诡计多端,竟施展易容术骗过了众人,自己却又暗中猜疑,以致于弄巧成拙而成为了人质。

    遑论怎样,此前的计策倒还圆满。而无咎已然钻入圈套,师尊他老人家,缘何迟迟不见现身呢?

    如今走出了十余里,渐渐远离了层层禁制。难道弟子厄运注定,只能任由摆布……

    “甘道友,瞧——”

    阴风漫卷而来,却在不远之外凭空回旋,像是无形阻隔而破显诡异,神识之中却显现端倪。一片十余丈的法力禁制,孤零零漂浮在乱石之间。倘若不加留意而一头撞上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抬手示意:“令师见死不救,真是铁石心肠!”

    那应该是最后一道禁制,再往前去,无遮无拦,即使有人在岛上设伏,也错过了最佳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家师有事在身,尚未赶来。否则……他老人家怎会看着弟子受难!”

    甘水子的话语声透着迟疑,神情中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或许?嘿、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返身将甘水子拦腰抓起:“多说无益,随我走吧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脚尖点地而蹿出去七、八丈远。即便不能御剑飞行,他的轻身术同样不俗。即使抓着一人,依然去势极快而飘逸如风。

    甘水子只觉得劲风扑面,人已飞掠腾空。而除了师父之外,从未与男子这般亲近。她不禁心神慌乱,匆匆抬眼一瞥。但见黑发飞扬,步履逐风,还有一张不羁而又清秀的脸庞,透着勃勃的英气。她慌忙低下头来,轻声问道——

    “你说过放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尚未脱险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时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荒岛之上,两道人影掠地疾行。

    两、三个时辰后,地势渐趋渐高。又过片刻,一道山岗横亘而起,左右足有数十里,似乎将荒凉从中截断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甘水子直奔山岗而去,转瞬四方开朗,还有腥风阵阵,涛声隐隐。只道是临近海边,他精神振奋,不过刹那,又忙急急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山岗过后,乃是一片巨大的洼地,当间裂开道道深壑,直通远方的大海。而汇集的海水之中,却是冒出一头又一头巨大的海兽,身躯个头皆有七八丈、十余丈之巨,无不散发着莫名的腥寒之气。洼地四周以及山岗上,则是堆满了森白的骸骨,更是死气萦绕,而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无咎目瞪口呆: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甘水子跟着骤起骤落,全无防备,身子一松,脚下一空,差点摔倒。她忙反手便抓,恰好抓住一条坚实的臂膀,堪堪站稳双脚,又忙撒手而神色窘迫。待胸口起伏几下,这才恢复常态。而回首瞬间,她也禁不住愕然道:“那……那均为罕见的海中巨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成千上万啊,怎会如此之多?”

    “海神召唤,万兽聚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