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上古传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gavriil的月票与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海兽不仅巨大,且为数众多,黑压压的成千上万,占满了左右数十里、前去百里的整片洼地。

    如此奇观,着实罕见,却断绝了去路,只能就此止步。

    无咎与甘水子站在山岗之上,时而极目远眺,时而左右张望,时而又低头俯瞰,双双错愕难耐。所幸脚下的地势颇高,相隔尚有数百丈远,而一头头巨兽也似乎无意翻越山岗,两人暂且没有凶险。

    “何为海神召唤?”

    无咎诧异之际,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据海岛的上古传闻,汪洋大海的深处有无数巨兽,譬如那罕见的赤斑兽、駏鲸兽、玉象兽、龙马兽,等等,却非自然生成,而是来自混沌天外,均为通灵之物。每当寿元耗尽,或天劫降临,巨兽感受祖神召唤,于岁末年初,结伴赶赴海神岛,只待阴阳轮回而重返上界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似乎忘却了彼此的仇怨,将所知所闻如实道来。

    “祖神?两极圣兽与四象神兽,莫非便是祖神由来?”

    “万物,均有神祇。圣兽与神兽,亦然。正如你我修仙,仅为超脱自我。而惟有神者,方能继往开来而造就乾坤!”

    “神明何在?”

    “无处不在!”

    “为何见不着呢?”

    “乾坤九叠,结界万重。彼此之间便如鸟儿不知深渊,鱼儿不知玄天。你我所知,终归有限!”

    “道友境界不俗,多谢指教。如你所说,这成千上万的巨兽,莫非为了寻死而来?究竟是寿元耗尽,抑或是凶兆降临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从来都是不耻下问,逼得甘水子难以解答。他却好奇难耐,干脆就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甘道友,眼下去路断绝,不妨歇息片刻,再设法绕道而行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能否宽松一二?”

    甘水子被蛟筋扯着,举止牵强。

    “嘿,请自便!”

    无咎颇为大度,松开蛟筋,却留一截放在身边,随手便能抓起。可见他存了个心眼,没有放松戒备。

    甘水子倒也识趣,并未添乱,转身走到两丈外,老老实实坐下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百里方圆的洼地间,群兽嘶吼。便像是一条条大鱼聚在干涸的浅滩上,冲天悲鸣,水光飞溅,只作最后的宣泄。有的就此僵立不动,渐渐魂归天外;有的奋力冲入深壑,仿如躲避,又似挣扎,徒劳着而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乌云笼罩的天穹忽而从中裂开一道缝隙。随即冷风倒卷,一轮血日霍然闪现。正是血日,透着火红,明灭黯淡,诡异莫名。血腥、阴森的威势陡然天降,旋即又是万兽嘶吼而大地颤抖……

    “天呐,这海神岛上,还有如此场面,啧啧!”

    无咎目睹奇观,连声惊叹。

    却听甘水子幽幽道:“适逢岁末,神祇降临,日烁如血,万兽夭亡,山河崩溃,元会数尽,天地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有关海神岛的上古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否赐教?”

    “一时触景有感,仅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元会数尽,传说……?”

    无咎并不在意海岛的传说,而是觉着“元会”二字过于熟悉。出神之际,他无意中回首一瞥。身边所留的一截蛟筋不见了,竟被甘水子悄悄扯过去攥在手里。他察觉不妙,猛然跳起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十数块玉符突如其来,同时炸开,上下左右顿时法力闪烁,层层禁制笼罩。与之刹那,三十丈外的山岗下,突然冒出两位老者的身影,并双双急扑而来。其中一位抬手祭出一道银光,凛然大喝:“黄兄,劳烦救我弟子,无咎,给老夫受死——”

    那正是梁丘子,暗中追随至今,并潜伏近处,楸准时机,猝然发难。更是抢先祭出符箓禁制,封死去路。此时非进即退,而前方万兽聚集,乃是绝境;后方两位地仙高手强攻,更无丝毫胜算。

    瞧瞧,这才是阴险毒辣,这才是老奸巨猾啊!

    而另外一位老儿,应该便是黄元子无疑。

    偷袭不算,还想救人?

    无咎离地数丈,人在半空,不及应变,猛然强行瞬移。便在黄元子临近瞬间,一把抓起正待跳下山岗的甘水子。

    “师尊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远非她所呈现的软弱无能,否则她也不能代替师父管辖玄明山庄。她一直在暗中隐忍,等的便是这一刻。师尊终于来啦,旋即起身跳下山岗。谁料眼看便可脱困,一只手臂将她拦腰抓起。惊慌难耐,她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大胆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恶,给我放了水子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刚刚抓住甘水子,那道偷袭的银光已到了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尺余长的银色法宝,当间中空,两端尖锐,凶狠异常,竟带着破风的呜咽,虽响声不大,却直刺神魂而令人不堪忍受。而紧随其后,则是两位须发怒张的老者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招架,闪身往前疾遁。

    顾不得万兽聚集,也不管凶险绝地,只要逃过两个老儿的围攻,今日便是万事大吉。

    怎奈他闪遁够快,银色法宝更快。他急忙抓出两块蔽日符反手掷出,“砰砰”禁制闪烁。银色法宝不过是稍稍迟缓,瞬间击溃符箓而凌厉依然。他趁机再次疾遁,却还是渐渐往下坠去。或是死气纠缠,神通法术的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,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四人冲过山岗而去。

    前方深壑却阻挡,无数巨兽正在海水中拼命翻腾。

    而那银色法宝,再次急袭而至,仅仅相隔丈余,阴寒的杀机与呜咽嘶鸣声便已令人神魂战栗。梁丘子与黄元子则是追到了十余丈外,不死不休的架势。黄元子更是双手翻飞,片片禁制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无咎持续下坠,无从躲避,有心将甘水子挡在身后,好像又不屑为之。眼看着生死旦夕,被逼无奈的他猛然挥臂反手怒指。一枚利刺出手,五寸长的鬼芒轰然炸开,旋即化作一道银色的闪电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霹雳当空,威势爆发。

    来势凶狠的银色法宝竟倏然一顿,杀气凌乱。

    而鬼芒撞上银色法宝,威势不减。试想,三百块灵石的灵气,聚于一发,再经符箓加持,其威力可谓出乎想象的强悍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随后而至,始料不及,暗暗惊诧,皆慌忙躲避而被迫放缓去势。

    恰于此刻,几道狂怒的水柱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四人首当其冲,相继往下栽去。群兽汹涌,海水咆哮。无底深壑,扑面而来……

    无咎被巨兽所喷的水柱击中,带着甘水子一头栽下半空。

    却见几头巨兽张口吞来,他竭尽全力闪遁横移,堪堪躲避,收势不住,“扑通”坠入海水之中。他刚想施展水行术,忽觉一股大力袭来,只得催动灵力护体,并将甘水子紧紧带着身边。随即寒流盘旋,山呼海啸,仿如一去黑暗无尽,乾坤就此倒转……

    不知觉间,四方暗淡。

    一股水流漩涡由上而下,人在其中,随之旋转不停,继而“轰、轰”的落水乍然响起。

    应该落水了,缘何有些异常……

    护体灵力无恙,神识无恙,而水行术却无从施展,法力神通更是难以自如。

    无咎双脚踩水,两手划动,霍然出水,又猛然沉了下去。他只得手脚不停,继续浮在水面之上,这才抬头仰望,不禁瞪大双眼而惊嘘一声。

    “咦,是何所在……?”

    一道数丈粗细的漩涡水柱,直上数百丈之高,却在渐渐收敛,犹如旋风归去。不消片刻,漫天水花溅落。而那旋风归处,除了一方巨大的穹窿与片片的亮光,再无半点的痕迹。四方云遮雾绕,难辨所在。宽阔的水面,依然浪花翻滚。有十数头巨兽上下起伏,显得极为愉悦,旋即缓缓沉入水下,转瞬没了踪影。另有两道熟悉的身影在扑腾,梁丘子、黄元子竟然跟着追到此处?

    无咎蓦然一惊,又瞠目一怔。

    两只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,一张披着湿透黑发的面孔与他喘息相对。还有一双惶惶的眸子,透着难掩的惊慌与羞涩。

    “撒手啊——”

    竟是甘水子,趁他手脚划水,搂着他的脖子,挂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岂能乘人之危呢?给我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义正辞严,正人君子模样。

    甘水子的手上一松,又忙抓紧不放,却已脸色臊红,羞怒难耐:“你封我修为,又在危急关头将我抛开,我若不自救,难道要沉入水底溺亡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说的也是!”

    无咎顿时尴尬起来,掩饰道:“这是湖啊,还是塘啊,且上岸要紧,莫被海兽吞了,嗯,我要凫水——”

    他伸手佯作无意,伸手托着甘水子的腰肢,对方犹自眼波如潮而神色莫名,却也趁机松开了手臂。他单手划水,两脚乱蹬,去势不慢,直奔就近的岸边游去。

    小半时辰过后,两脚触地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甘水子淌水而出,转瞬来到岸上。

    尚未站稳,便听羞怒道:“撒手——”

    “笑话,我为何要撒手,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头打量,慌忙松手,忍不住又瞪大双眼,默默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甘水子没有修为,便也没有护体灵力,浑身浇透的她,湿淋淋的衣衫紧贴着身子,顿时凹凸尽显而纤体毕现。她亟待转身整理一二,怎奈腰肢挣脱不得,愈是挣扎,愈是婀娜作态。而某人终于松手,却又两眼痴痴而尽情欣赏的德行。

    “好色之徒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方才占我便宜,又该怎说,罢了,令师追来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