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二章 一群大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的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洞,狭长、黑暗、阴冷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,奔跑不停。

    左拐右拐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山洞渐趋渐低,渐趋狭窄。脚下也渐渐踏出水响,头顶则不时有水滴溅落。浓重的阴寒,令人窒息。而踢踏的脚步声,尚在寂静中回荡,又传来劈砍、以及土石崩塌的动静。

    无咎被迫止步,前后张望。

    跑到此处,洞口仅有七、八尺高,三尺多宽,仅供一人穿行。自家倒还轻松,个头粗壮的公孙却被阻挡,竟拳打脚踢,挥剑劈砍,俨然一个开山辟路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公孙,莫要忙活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像是与好友说话,而彼此的维系全凭一念。不过,途中有人唠叨几句,少了孤单,也少了寂寞呢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招,尚在折腾的公孙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高大的身影,出现在夔骨神戒的角落里,抱着玄铁剑,铁塔般的静静杵着。

    无咎收了鬼偶公孙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不敢耽搁啊,还是怕梁丘子与黄元子追来。此前虽说借助地利之便,或贴身缠斗,稍占便宜,然后夺路而逃。而两个老家伙,毕竟都是地仙高手,倘若接着鏖战下去,便是修为的硬拼。一旦耗尽了公孙的法力,自己独臂难支,寡众悬殊之下,势必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打不过就跑。

    怎奈钻洞的滋味,不好受。尤其身处莫测之地,法术神通无用,但有意外,所能凭借的唯有运气。只是运气时好时坏,难以捉摸,恰如此时、此地。

    百丈之后,去处稍稍宽敞。

    无咎却再次停下脚步,止不住的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山洞就此而终,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穴呈现眼前,且低洼积水、阴寒弥漫,像个沉寂千万年的泥水潭而没有丝毫的生机。

    没路了?

    倒霉催的,费尽心机,一头钻入绝境,这不坑人吗!

    无咎有心回头,又怕撞上梁丘子,抬脚踏入泥潭,“哗啦、哗啦”来回乱转。不管能否绝路逢生,都要寻觅一番。

    所幸潭水不深,齐腰而已。而洞穴的四壁均为坚石,神识难以穿透。伸手敲打,似乎无懈可击。细细摸去,着手处或干燥、或潮湿。潮湿的地方,有水滴隐隐渗出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抓出狼剑,催动法力。吞吐的剑芒,顿然使得整个洞穴笼罩在一片诡异的紫色之中。

    此地难以施展法力修为,而只要飞剑在手,稍稍加持,倒也能够呈现出几分威力。

    无咎挥剑砍向最为潮湿的一块石壁,霎时“锵锵”作响,石屑迸溅。不消片刻,石壁上被他凿出一个石坑。随即潮湿加剧,滴水汇集。他精神一振,左手抓出九星乾剑,旋即青光闪烁而紫芒相映,双剑齐下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乃将门之后,富家公子出身,不过,他还有个身份,灵霞山玉井峰的杂役,最为擅长的便是挖坑打洞。而他正要大显身手,看似坚硬的岩石突然崩塌。与之瞬间,碎石伴着激流狂泻而至。他猝不及防,也无处躲避,旋即连同整个洞穴,淹没在阴寒的泥水之中。而灵力护体,倒也无妨。却见混乱中出现一个洞口,似乎另有去路。他急忙收起两把神剑,逆流而进,并手划脚蹬,徐徐往前。但见激流扑面,碎石嶙峋,寒意阵阵,一时去向不明……

    足足过去了一炷香的时辰,激流渐缓,乱石渐无,寒冷渐消。

    无咎仍旧划拉着四肢,不知该往何处,忽见头顶光亮朦胧,顺势往上。突然几道黑影窜来,快速异常。他蓦然一惊,凝神打量。竟是几条两、三尺长的鱼儿,在水中横冲直撞。他颇感意外,伸手便抓。

    有鱼儿生长的地方,便意味着生机。莫非穿过地下,来到海上?若真如此,总算逃出了海神岛。与班华子、姜玄有过约定,不妨寻他二人而去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头顶的光亮一暗。

    无咎抓着大鱼,正自猜测,忽而察觉不妙,想要躲避为时已晚。只见四周水流骤变,旋即丝丝缕缕的束缚笼罩而来。不过瞬间,他与手中的鱼儿,尽被捆作一团,接着猛然往上浮起。继而“哗啦”水响,破水而出,又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喧闹声起,有人大笑,还有人“叽里咕噜”说着古怪的话语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挣扎,怀中的鱼儿也在拼命扑腾,却双双缠绕着一层丝网之物,根本无从挣脱。

    咦,好似一张渔网,缘何能够阻挡神识?莫非有人捕鱼,而将自己给一网捉了?

    “哎,我不是鱼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嚷嚷一声,便欲破网而出。不料束缚猛然一松,他趁机翻身坐起。鱼儿尚在一旁扑腾,他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大湖?

    数十里的湖面,看不到尽头。远方的四周,为高山壁立,云遮雾罩,难辨端倪。几丈外的湖水岸边,乃是青黄的草地与高低不平的岩石。而草地上,竟站着十几个大汉,或手拎渔网、或手持棍棒、或高举铁叉,或背着编织的筐子,无不彪悍粗壮,却同样的瞪大双眼,嘴里叽里咕噜,一个个很是诧异的样子。

    啧啧,真正的大汉!那群男子,均与鬼偶公孙的个头相仿。都是些什么人,怎会如此的高大粗壮?尤其是怪异的口音,缘何与飞卢海截然不同?

    无咎尚自错愕,又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大汉们竟然挥舞棍棒铁叉,争相围了过来,嗷嗷兴奋叫着,竟是杀气腾腾的阵势。

    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急忙跳起,摆手道:“我说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两根棍棒带着“呜呜”的风响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真是野蛮,欺负人呢!

    无咎转身想跑,前后左右都是人影。那大汉们虽然粗壮,却健步如飞,异常灵活,转瞬将他围在当间。躲避不过,他抬手召出狼剑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仗着人多势众,身高体壮,混不讲理啊。而一个个并未呈现出丝毫的修为法力,终究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。而本人乃是仙道高手,不容挑衅!

    闪念之间,棍棒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无咎挥剑左劈右砍,便要还以颜色。“砰砰”闷响,小腿粗细的棍棒,果然不敌锋利的狼剑,接连从中折断。而巨大的力道反噬而来,竟让他双臂发麻而禁不住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好大力气!

    无咎震惊之际,身后又传来“呜呜”的风声。他不再硬拼,身形扭转,猛然蹿起数尺高,挥剑劈向背后两个偷袭的汉子。

    遇到一群蛮人,没有道理可讲。倘若不见血腥,不足以彰显威慑的手段。且罢,休怪本人翻脸无情。

    而仅仅蹿起五六尺高,纯属无奈。修为法力难以离体,身形极为沉重,能够蹦跳自如,已颇为不易。

    无咎只想重创一两人,逼得对方知难而退。却见一个大汉腾空两、三丈,横掠飞扑而至,并抡起手中的一柄铁叉,恶狠狠当头砸来。

    不对呀,那莽汉怎会跳得如此之高?

    无咎尚自惊愕,一人一叉从天而降。他忙双手持剑,催动法力。一道紫色剑芒,逆袭而上。

    哼,那是鱼叉吧,在本人眼里,与棍棒无异!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炸响震耳欲聋,强横的力道狂泻而下。

    无咎竟然抵挡不住,猛然往下坠去,“砰”的砸在一块石头上,顿时屁股生疼而双臂酸疼难耐。而那柄鱼叉仅仅崩断一边的利刃,依然威势不减。他忙挥剑招架,不忘翻滚躲避。又是两柄铁叉与十几根棍棒呼啸当头,无不凶狠异常。他躲避不迭,招架无力,索性催动胸口的坤元甲,随即一层护体灵力笼罩全身。与之瞬间,狂风暴雨般的重击轰然齐至。他只管收起狼剑而双手抱头,心底发出一声悲痛的叹息——

    “唉,我乃仙道高手,亦曾叱咤风云,笑傲四方,如今只能这般窘迫,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直至盏茶的时辰过后,疯狂的大汉们终于罢手。

    而岸边的石头上,竟被砸出一个石坑。石坑之中,某人蜷缩身子,双手抱头,动也不动,凄惨狼狈的模样,简直令人不忍目卒。不过,倘若透过缝隙看去,可见他的两眼在微微眨动,并悻悻吐出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诸位大汉,打够了没有?

    人多不算本事,倘若单打独斗,谁输谁赢,尤未可知。而这般装死认怂,丢人哦!

    无咎只想吃个眼前亏,或能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人都被砸入石坑了,与死了也没两样,足够悲惨。而大汉们宣泄过罢,何妨就此相忘呢。本人气度非凡,不记仇……

    无咎正自侥幸,几个汉子再次走了过来。他暗呼失算,便欲起身挣扎。而四肢旋即被抓,犹如铁箍一般。随之绳索缠绕,已然将他的手脚牢牢捆缚,再又一根棍棒穿腿而过,竟被两人抬起扛在肩上。紧接着又是叽里咕噜,众人大笑着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诸位好汉,且慢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吊在棍棒上,来回摇晃,一时难以挣脱,说不出的窘迫狼狈。而他却不甘不愿,急忙扯开嗓门大叫。大汉们停下脚步,不明所以。他趁机连连甩头示意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