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共渡难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三佳三三、万道友、墨竹赤莲、李拾八、跪求曳光加更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,刚刚尝试挣脱束缚,便被推倒在地,淹没在人群中。不管男女老幼,争先恐后,叽里咕噜,拳脚其上。两人挣扎不得,苦苦承受。

    少顷,人群分开。

    一个男孩子,五官稚嫩,应该十来岁的光景,竟伸手抓住梁丘子的双脚,然后抡起来猛摔。他犹不尽兴,又高高跃起,狠狠扑在黄元子的身上,双拳“砰砰”作响。虽说是个孩子,却个头粗壮,力气过人,极为的凶悍。两个地仙高手,被他视为玩物而肆意蹂躏。围观的人群则是连连欢呼,场面热闹……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另外一个木架,并未倒塌。上面捆绑悬挂的两人,则是动也不敢动,唯恐遭到同样的下场,却又目瞪口呆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看得清楚,那就是一群凡人,或一群没有修为的妇孺老幼,而粗壮的体魄、矫健的身手,远远强过寻常的修仙之士。倘若梁丘子与黄元子任其殴打下去,一旦护体灵力受损,后果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在担忧她的师父。

    “嘘,闭嘴!…”

    无咎急忙提醒,却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。看着梁丘子与黄元子惨遭殴打,他由衷的感到痛快。两个老家伙道貌岸然,恃强凌弱,活该倒霉,当真是报应不爽啊!

    “卑鄙小人,休要得意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见不得某人的幸灾乐祸,出声叱呵。何况师父受辱,她也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莫要大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大声,偏偏大声。

    不知是话语惊动,还是体恤师父的诚意有了回应,那个正在撒野的孩子从地上跳起,并随着人群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依然蜷缩在地,很是凄惨狼狈,所幸灵力护体,并无大碍,而不管彼此,再不敢再行尝试逃脱。那群大汉,招惹不得。眼前的妇孺老幼,同样惹不起。

    甘水子尚自争吵,突然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却听耳边传来一声叹息:“唉,为何不嚷嚷了,女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只顾着殴打两个欲图不轨的老者,忽而想起还有一对年轻男女,于是循声围了过来,一个个眼光打量而指指戳戳戳。像是看热闹,又似品鉴猎物的成色。

    那个野蛮而又身躯粗壮的孩子,径自走到甘水子的面前,并未动粗,而是好奇端详,并伸手在前后凸起的地方抓了抓,旋即像是发现宝物一般,咧嘴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甘水子犹在惊慌,唯恐遭到无端殴打,旋即羞怒不已,拼命扭动身子: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而她愈是抗拒,男孩子愈是兴奋,只管两手揉搓不断,哈哈直乐。围观的众人也不加阻拦,同样的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“孽畜,放开水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言语不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黄兄,我岂能任由水子的清白受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你我自保不暇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见甘水子遭受猥亵,大声吼叫,怎奈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气得他只能闭上双眼而又悔又恨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何曾被人如此蹂躏,止不住的连声惊叫。即使对方的相貌稚嫩,孩子模样,而身高、力气过人,与成年男子也相差仿佛,且极为粗野,简直让她羞怒交加,一时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无咎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再也承受不住,屈辱之下,甘水子凄惨出声。而师尊救不了她,她仅能指望的便是挨着最近的某人。谁料对方竟然在笑,笑得令人发指——

    “嘿嘿,这孩子,没有见过异族的女人,看来是喜欢上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,你该死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的愤怒难抑,一边徒劳的扭动身子,一边疯狂叫喊:“我必杀你,我必将你碎尸万段——”

    忍受屈辱倒也罢了,却遭同道的耻笑。此时此刻,她真的恨死了某人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扭头去看,只觉得脑袋乱撞,旋即一张湿漉漉的面颊贴到到脸上,竟带着泪水与淡淡的异香。他躲避不及,蓦然一怔。

    “咦,怎会流泪呢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耳朵一疼。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再也顾不得瞧热闹,顿时惊叫:“又咬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虽有灵力护体,尚不至于损伤,怎奈耳朵却过于柔软,且愤怒之下,牙齿用上法力,猛地咬上一口,真的很疼!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一人肆意抓扯,一人疯狂挣扎,还有一人拼命躲闪,摇晃的木架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而那为所欲为的孩子犹不作罢,趁势抽去木棒,一把抓起甘水子,竟是扛在肩头撒腿便跑。围攻的众人也不阻拦,反而闪开去路,随后发出轰闹声,显然没谁在意一个异族女子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师尊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子……”

    呼救声渐去渐远,转瞬之间,甘水子已消失在密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梁丘子悲恸失声,却又无能为力,恨得以头抢地,咬牙切齿道:“无咎,都是你害了水子,老夫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摔在地上,恰好落在四、五个老妪的身旁,随即几只瘦骨嶙峋的手掌伸过来,不是抚摸他的筋骨,便是捏着他的面颊,并相互叽里咕噜不停,像是交换着手感体会,皆是兴致盎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没有挣扎,任凭手掌在脸上乱摸,却悄悄散开神识,追随那无助的叫声远去。怎奈此处的山林房舍极为诡异,便是神识也难以穿透。正当他有些郁闷的时候,梁丘子的话语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师徒咎由自取,怪我何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世间,总是不乏那么一群人,不管自己的对错如何,总是要迁怒于人、于天、于地,却从来不知思痛、自省。先人早有定论,过而不改,是为过也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人群突然散开。

    只见远处的房舍中,走出几个大汉,高声叫嚷几句,似乎在吩咐着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则是将悬挂着大鱼与野兽的木架搬了过去,旋即在山坡上点燃三堆篝火,又是一番忙碌之后,烤肉的香气弥漫四方。浅而易见。用饭的时辰的到了。却不知早晚,也不知昼夜。

    梁丘子、黄元子,以及无咎,依然躺在原地而满身的泥土草屑。彼此虽为仇家,而狼狈的情形并无二致。

    “水子啊,为师有愧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放不下他的弟子,犹在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唉,老弟不必担忧,令徒乃修仙之士,自有防身之法!”

    黄元子虽也无奈,却没忘了安慰他的老友。

    “她尚未元阴之身,一旦清白玷污,有损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多虑了,或许有惊无险呢?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近处无人,何妨设法脱困?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人,那小子最坏……”

    老哥俩窃窃私语片刻,禁不住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最坏的小子,便躺在不远处,竟蜷缩着身子坐了起来,郑重其事道:“两位尽管放手施为,我全当没看见!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却神色迟疑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无咎扭过头去,接着又道:“那群人用罢了烤鱼、烤肉,接下来便该将你我开膛破肚,上火烧烤。而我不比两位前辈健壮有肉,到时候还请先走一步哦!”

    梁丘子怒道:“哼,死到临头,你也休想幸免!”

    “老弟息怒!”

    黄元子却出声劝阻,接着又道:“小子,何不共渡难关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也,好歹也算是飞卢海的同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小辈,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“唯有脱困,方能救回令徒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迫使梁丘子暂且放下仇怨,继续冲着某人说道:“无咎老弟,你还有一位伙伴呢,我记得他并非血肉之躯,应该不受此地禁制,或能出手相救,机不可失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眼光示意。

    梁丘子稍作迟疑,压低嗓门道:“也罢,只要能够救出水子,你杀我山庄弟子,毁我玄明峰的旧账,就此揭过!”

    老哥俩一唱一和,极为默契,也显得颇有诚意,奈何始终没人理会。

    无咎背转身子,自顾默默张望。

    山坡就在二、三十丈外,百多个男女老幼围成三个大圈子,环绕着篝火,享用着吃食,俨然一个与世无争、而又其乐融融的场景。在山坡的尽头,则是一排屋舍,有几个大汉守在门前,颇为恭敬的样子,而屋内的情形却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再远的地方,则是茂密的丛林,云雾遮掩的山壁,使人不明所在。尤其那头顶的天光,煞是斑驳怪异。

    “无咎,无咎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口中的小儿,变成小子,如今又被他称为道友。他好像真的不计前嫌,语重心长道:“如今置身异地,吉凶未卜,你我理当相互帮持,方能不受外人欺辱而共渡难关!”依然不得回应,他与梁丘子挣扎坐起,换了个眼神,接着又道:“再耽搁下去,只怕是在劫难逃。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此地的谶语,万万不可大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转过身来,好奇道:“谶语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黄元子歪斜身子,与梁丘子相互依靠,极为的窘迫狼狈,却是强作轻松笑道:“呵呵,有道是,元会数尽,神归于极……”而话没说完,他突然收声不语。

    无咎并未追问,同样微微一怔,旋即慢慢回头,禁不住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那排大汉守护的屋舍,门扇洞开,从中缓步走出一道人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又晚了,我也想加更啊,写得越多挣钱也多,却身不由己,前天交房了,各种手续很繁琐,跑了一天,昨日帮着老母亲去办事处办理相关事宜又跑了半天,还要忙着找人装修,等等,见个谅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