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七章 月族神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 seyinghotolife、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栈桥,足有数里,渐趋渐降,不知觉间,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而便在双脚落地的瞬间,长长的栈桥再次消失无形。

    三人抬头四望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,虽强作镇定,却满脸的尴尬与不安。而无咎则是嘴角带着苦笑,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从此前的对话中得知,蟾宫的长者,之所以出手相救,并非宽厚仁慈,而是要三人加入月族,并与族中的女子结合,以便诞下子嗣,壮大族群。也就是说,帮着月族添丁进口,延续传承,这才是三人留下来的重任。

    不过,黄元子与梁丘子,都是千岁以上的修仙高手,如此这般,他二人的怨念可想而知。无咎虽然觉着有趣,同样有些难以置信。蟾宫长者,竟然成了媒人。怎奈月族中的女子,不是年老体衰,便是身躯高大,或相貌丑陋,着实叫人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诸位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话语声响起,三人收敛心神看去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个巨大的山谷,足有百里方圆,却又远山重叠而情形不明。尤其是离地三尺,漂浮着一层淡淡的寒雾。抬头往上,同样的雾气弥漫。原本朦胧的天穹,更加显得幽暗,曾经斑驳的亮光则是隐隐闪烁,恰如星月在天而倍添几分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而便在这莫测的空旷之间,有个白玉堆砌的石堆,三、五丈的长宽,三尺多高,方方正正的像个坟冢。而坟冢的前方,矗立着一大一小两尊石像。

    大的石像,居中而立,足有两丈多高,雕凿简朴,看得出是位老者的模样,两眼微闭,神情肃穆,却左手微抬,掐着古怪的印诀,右手贴在身前,伸出一根手指,像是点向虚无,又仿佛在凝神忖思。

    小的石像,位置稍偏,且错开数尺远,是个一丈多高的女子,雕凿的手法要细致许多。尤其是丰腴婀娜的身姿,娇美的面容,皆栩栩如生,显然是个难得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此乃月族先祖陵寝与神像,诸位行礼——”

    月族的先祖?

    黄元子、梁丘子与无咎,微微错愕,忙躬身拜了几拜。常言道,入乡随俗。竟然来到月族的一亩三分地,客随主便,知规守礼,方为明智之举。谁料并未作罢,又听道:“仙指赐恩,方为礼成!”

    长者分说之际,抬起右掌示意。见三位客人站着未动,他催促道:“贵客拜谒,先祖当有所回敬!三位如此疑虑,莫非心存亵渎之意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!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慌忙否认,匆匆趋前,伸出右掌,轻轻触碰石像的手指。而不管石像、还是手掌,并无异状。老哥俩悄悄松了口气,闪开几步。伙伴三位呢,还有一人尚未接受仙指赐恩。

    “嘿,规矩多啊!”

    无咎扭头看向身后的四位大汉,笑了笑。

    月族,不仅规矩多,而且处处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往前,并依照吩咐,有样学样,抓向石像的手指。刚刚触及,他便猛然缩手,察觉手掌无恙,浑身轻松道:“两尊神像呢,岂能顾此失彼?却不知女神如何赐恩,本人虔诚以待!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另一尊石像,便要好好抚摸一番,好像非如此,而不能表达他的崇敬之情。

    长者却是脸色一沉,低声叱道:“此乃前任长者,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无咎被迫止步,讶异道:“前任长者?莫不就是老人家的恩人,竟是一位貌美的女子,怎会凋零呢,又缘何衣钵传承,阖族相托……哦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长者脸色变幻,似乎有难言之隐,而苍老的脸上,却散发着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无咎恍然笑道:“原来这位女神,乃是老人家的红颜知己。因缘际会,蟾宫厮守,甘居地下三百年,痴情如此而天下少有啊!”

    “休得胡说!”

    长者似有不满,微微摇头。而话虽如此,当他看向石像,浑浊的眸子里也禁不住闪动着几分暖意,痴迷爱恋之情溢于言表。待心绪稍稍平复,他缓声道:“沁儿她并未徇私,而是仙指赐恩之后,见我获得月族印记,这才传下长者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老者尚自沉浸在陈年往事中,忽而话语一顿,转过身来,带着期待的神情问道:“三位已是我月族中人,且看掌心有无月族印记?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始料不及,各自摊开双手,掌心并无印记,却还是忍不住诧异道:“前辈所言缪也,我三人何时拜入月族?”

    无咎偷偷看向掌心,旋即攥紧拳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长者有些失望,自言自语道:“唯有传承印记,方能掌管月族。而老朽年迈,寿元将近,只怕等不到那时,族中老幼又该如何?尚不知另外几支月族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连番遭到惊吓,不得不隐忍求全,谁料处处小心,结果还是稀里糊涂拜入月族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威逼利诱,岂能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乃玄明岛岛主,修仙之士,绝不会拜入月族,更不会这般躲在地下暗无天日。还请放了我的弟子,这便告辞离去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地仙高手,生气了。

    长者却手拈长须,不紧不慢道:“拜谒神位,倒也罢了。而一旦接受仙指赐恩,便自认加入月族。三位只想便宜,并未多问,老朽有无胁迫,或利诱半分?”他悠悠反问一句,迈开脚步:“族有族规,但凡忤逆者,就此形骸俱灭,不堕轮回!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不远处的四位大汉已是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月族的规矩够狠,打死都是轻的,还不能堕入轮回,整个烟消云散啊。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吓得脸色一变,尚未爆发的愤怒,又被二人强行忍耐下去。形势比人强,否则便要自讨苦吃。无咎反而是处变不惊,犹自冲着那两尊石像默默打量。

    长者走到那高大石像的背后,抬手一指:“三位是否留下,稍后决断不迟!”

    三人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石像的背后,竟然刻着一行字迹,与卢洲的文字相仿,却古老陈旧,极为模糊。而凝神端详,倒也能够辨认。

    黄元子循声抬头,顿然失声:“元会数尽,神归于极,万古长夜,日月混沌,子会开天,丑会辟地,寅会生人,纪元复始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同样诧异:“这……这不是海神岛的那段谶语,却多了二十四个字!”

    那行字迹的开头两句,正是流传甚广的谶语,竟然出现在地下深处,月族先祖石像的后背上。由此可见,诸多传说皆有来源。

    无咎不知谶语的来历,只顾看着稀奇,而记下字符的瞬间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海神岛的谶语?”

    长者摇了摇头,分说道:“此乃先祖留下的神示,虽寥寥数言,不尽详实,或为亲身经历,或为元会量劫再次降临的情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元会量劫?”

    “据称,元会,乃古时纪年;天地万物相争,谓之劫;一元会数尽,天地结束,谓之量劫。每当量劫降临,万物毁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时降临?”

    “或明日,或明年,天机莫测,无从揣度。而一旦量劫降临,飞卢海与卢洲,皆不复存在,三位该往何处去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怎样避免劫难?”

    “随同月族,返回故土!”

    “如何离去?”

    “这边来——”

    长者为了收服三人加入月族,也算是费尽心思。他手拈长须,抬脚往前。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像是被所谓的劫难给吓住了,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将双手朝在袖中,歪着脑袋,眼光闪烁,摇摇晃晃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四位大汉依然步步紧趋。

    前方是片空旷的谷地,雾气弥漫,穿行其中,令人茫然不明所向。而地下深处,本来就辨不清东南西北。所幸有人带路,尚不至于迷失路途。

    脚下渐趋渐高,应该爬上了一片山坡。旋即石梯延伸,继续往上。接着翻过山岗,面前又是一座空旷的山谷。而山谷之中,虽然雾气不散,居高俯瞰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长者缓缓站定,抬手一指:“无数万年以来,月族始终等待着离去的那一日。因为族中早有记载,量劫降临之时,天地结界打开,便可驾乘月光之辇,重返故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相继停下,凝视观望。

    眼前的山谷,足有数十里方圆。而山谷之间,却占地千丈,环列一圈白玉石塔,不多不少,八座,各有十余丈大小,塔基四方四正而塔尖高耸,在雾气中闪烁着隐约的光亮。当间另有一座石塔,高达三十丈,并无塔尖,上面是个五彩闪烁的平台,摆放着一块莹白的圆形之物,或许便是所谓的月光之辇?

    而乍然看去,那分明就是一座庞大的阵法。而阵法的四周,有一群大汉正在忙碌,或担当守卫,或修葺打造,显然不容外人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长者分说过后,转过身来:“老朽已将月族隐秘,如实相告。倘若三位不肯留下,岂非辜负了老朽的一片苦心?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神色迟疑,面面相觑。虽说二人世故圆滑,而事关重大,一时不敢轻易答应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东张西望,干脆来个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两个时辰后再见分晓。何去何从,三位务必要给老朽一个答复!”

    长者转身走下山岗,摇头叹道:“老朽已仁至义尽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瞬间,四位大汉猛然扑了上来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