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八章 远房亲戚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南部项目的月票支持!也感谢大家多多订阅、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者独自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便在他走下山岗的瞬间,四位大汉拿出丝网、绳索,扑向黄元子、梁丘子、无咎。不待逃脱,山谷中又冲过来五、六位大汉,手持棍棒、铁叉,显然是早有防备。转眼之间,三位贵客,再次变成囚徒,而被捆绑四肢,扔在荒凉的山岗之上。

    须臾,三人挣扎坐起。

    山岗的四周,守着八、九位大汉,各自虎视眈眈,神色不善。两侧的山谷中,依然雾气弥漫而天光黯淡。

    “黄兄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老弟,稍安勿躁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相隔不远坐着,手脚被缚,状态狼狈,神情忧虑。既然长者不在此处,倒不虞那群大汉偷听说话。而没说几句,两人又禁不住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唉,我着实不放下玄明岛,何况水子被掳,生死莫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能丢下黄元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若是不肯拜入月族,吉凶未卜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一筹莫展的时候,两人突然想起另外一位同伴。且不管从前如何,至少眼下彼此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丈余远处,斜倾着身子,捆缚着手脚,同样的狼狈,却抬眼看天,独自默默出神。对于两位地仙高手的召唤,似乎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我乃同道中人,如今置身异域,理当摒弃前嫌而共渡难关!”

    “梁丘老弟所言极是!无咎道友若有对策,切莫藏私!”

    毋庸置疑,共渡难关的说法,乃是化解双方仇怨,并坐在一起的最好借口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回过头来,两眼眨动,旋即恢复常态,满不在乎道:“拜入月族也不错,生下一大群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真是目光短浅,色迷心乱!”

    梁丘子忍不住教训一句,接着叱道:“月族乃上古异族,非比寻常,一旦拜入,再难反悔。你我岂能舍弃仙道,而成为传宗接代的凡俗之辈?”

    黄元子跟着劝说:“道友啊,你终究年轻,不晓利害。此地隐秘,且规矩繁多,即使拜入月族,也未必有重见天日那时。且设法逃出此地,方为当务之急!”

    无咎反问:“如何逃脱?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异口同声:“你的鬼偶呢,且招来相助!”

    无咎笑道:“嘿,我公孙兄弟倒是惹人惦记!”

    “公孙兄弟?”

    “嗯,两位是否以为,凭借公孙一己之力,能够战胜这群凶猛的大汉?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坐以待毙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者有言在先,胆敢反抗,视为忤逆,不堕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,在打着无咎的念头,不过两人也知道,一旦失手,后果难以想象。无咎同样明白,他的公孙兄弟,乃是最后的倚仗,而非到万不得已,他绝不会贸然尝试。尤其此时此刻,他另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两位,是否相信量劫之说?”

    无咎问道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看着不远处那个软硬不吃的年轻人,有些无奈。对方时而张狂、胆大,时而精明、谨慎,时而又粗俗不堪而令人难以忍耐。而患难之际,倒也不便计较。老哥俩换了个眼色,异口同声道——

    “传言而已,不足为凭!”

    “元会数尽,神归于极,这两句谶语,该当怎讲?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追问不放。

    梁丘子想了想,答道:“哦,事关海神岛,另有传说:适逢岁末,神祇降临,日烁如血,万兽夭亡,山河崩溃,元会数尽,天地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道:“不过是海神降临的情景,尚未证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换而言之,又何尝不是一种征兆?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反问,接着说道:“此前的海神岛上,万兽汹涌。恰逢数十巨兽,随同你我穿越沟壑而坠入地下蟾宫。而巨兽通灵,岂不正是浩劫降临而躲避逃生的征兆?”

    “或为巧合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月族的长者所说,以及那月光之辇,也是巧合?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传言,或许不足为凭,而所见所闻,不能不让人相信三分啊!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扭头远望,左侧山谷中的九座石塔隐隐约约,那庞大的法阵,透着说不出的神秘与诡异。突然之间,两人的心思有些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莫非,真有元会量劫?”

    “也未可知,而若真如此,你我留在月族,倒不失为明智之举!”

    无咎忽而话锋一转,调侃道:“嘿,两位老当益壮,定然子孙满堂!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不由得脸色发窘,啐道:“呸!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轻声自语:“你我只有两个时辰,何去何从,是死是活,速速决断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闭上双眼,听天由命的样子。而他的心绪却在翻腾起伏,竭力回想着曾经的人,曾经的事,以及曾经的话语。

    犹还记得,当年的祁散人说过——

    “元会,乃古时纪年,其下又分会、运、世、年、月、日、时、刻。而天地万物相争,谓之劫;因果爆发各异,谓之量劫。”

    神洲的祁老道,与地下蟾宫长者,两人毫不相干,而有关元会量劫之说,竟如出一辙。而祁老道所披露的更多,也更为详细——

    “家师与师祖均未亲眼见过那篇典籍,所知残缺不全。而其中暗藏玄机,却是毋庸置疑!劫难有大有小,最大莫过于无量量劫。而每一元,有一大劫,无数个元会之后,将有无量量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听到师父提起过,每逢大劫,山崩地裂,生灵涂炭,万物毁于一旦;每逢无量量劫,天地俱灭而归于混沌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籍残缺不全,所知也无非只言片语。不过,祖师查阅典籍,有所推测,三十年为一世,三百六十年为一运,一万八百年为一会,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。其间大小劫难不断,各有定数。而五万个元会之后,天地便将迎来无量量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运之变,何止万千。以我的本事,难以推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地无咎,一劫万二千;日月无过,三万六千年。家师留下这段话,便道殒神灭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始终不明师父留下的谶语何意,苦苦思索,辅以占卜之术,百多年前终有所悟。师父推算的并非无量量劫,乃是天地之间的一次大劫,而劫数降临之日,就在一运之中。而师父道殒至今,已过二百七十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浩劫降临,我神洲受禁于结界之下,莫说万千生灵尽殁,即使你我也是在劫难逃啊!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与祖师早有推断,神洲结界乃是一座庞大的阵法,却非单独存在,而是与域外相连。一旦浩劫降临,由此必将加剧神洲的毁灭。域外这般歹毒,必有缘由。而想要揭晓真相,唯有打破结界!不然的话,你我死了都是糊涂鬼!唉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我死了,又有何妨呢?我是不忍看着万万生灵葬身于浩劫之中,更不忍神洲的万年道统毁于一旦!而我却是有心无力,只能仰仗于你!”

    “无咎,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愿不愿意修至仙道巅峰,打破神洲结界,给万万生灵挣来一线生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像是不胜疲惫,蜷缩身子,慢慢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如上的几段话,来自祁散人。时隔多年,早已忘了。

    怎奈三番两次遇到“元会量劫”之说,不由得想起那段往事。而倘若细细想来,当年的老道不仅话语中暗含玄机,也着实用心良苦。而诸事纷杂,无从印证,亦无从面对,于是便抛在脑后。谁料时过境迁,那纠扯不清的一切,又来了。或许天降大任?十之八九找错了人。

    而所要打破的,并非只有神洲结界。或许还有玉神殿,以及天地的禁锢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依照祁老道所说,那场浩劫,便在百年之内……

    “老弟,两个时辰快到了,耽搁不得!”

    “黄兄,我听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拜入月族?”

    “虽非情愿,迫不得已!”

    “你的玄明岛,与我的黄元岛,便从此弃之不顾了?”

    “遑论元会量劫的真假如何,总不敢赌上身家性命。而一旦浩劫降临之时,天地不复存焉!”

    “嗯,老弟与我不谋而合,从此拜入月族,或为一桩天赐机缘!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当断则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诸位前辈,我二人甘愿拜入月族,松绑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在想着心事的时候,黄元子与梁丘子终于有了决断。两人达成一致之后,扯开嗓门大声叫唤。

    月族的大汉,并未远去,忽闻动静,顿时凶神恶煞般的围了过来。随即口中叽里咕噜,一个个举起手中的棍棒、铁叉。

    “切莫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为同族中人,有话好说,还请禀报长者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只当言语不通惹来误会,竭力辩解。而大汉们不容分说,兀自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有人笑道——

    “嘿,地仙高手呢,却如此欺软怕硬,节操尽失,真不要脸皮!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神情尴尬,却齐声叱道——

    “哼,休得污言秽语!”

    “生死当前,且看你如何自处!”

    只见无咎从地上坐起,继续笑道:“两位以为磕头求饶,便能躲过此劫?实话说了吧,这群汉子不满长者的纵容,也无意招揽异族,正要借口杀了你我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且慢!无咎,你怎会懂得月族的方言?”

    “嘿,我曾遇到过一群月族的远房亲戚,方言虽有差异,却能勉强懂得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两位不信,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嘴角一撇,眼光示意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谎,只是迟迟不肯吐露实情罢了。起初听到月族的方言,晦涩难懂,而久而久之,似曾熟悉。多加留意,竟然与部洲乞世山的方言有着几分类似之处。于是他暗中辨别,不仅听懂了大汉们的窃窃私语,也无疑获悉了对方的一个隐秘,那便是背着长者,除掉三个外族人而以绝后患!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,皆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四周的大汉们,已高举棍棒、铁叉,狠狠扑来—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