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二十九章 哼,拼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小黄的爸爸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手下留情——”

    “无咎,快快表明,我三人真心实意拜入月族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,思前想后,多方权衡,以致于抛却脸皮,这才下定决心拜入月族。本想就此松绑,开始地下蟾宫的生涯,并期待着未知的机缘,谁料等来的却是棍棒交加。两人大惊失色,却言语不通,只能求助于无咎,指望无咎来消解这场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而无咎非但没有求饶,反倒是双眉倒竖,撇着嘴角,冷哼一声:“哼,拼了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道黑壮的身影霍然而出,抡起玄铁重剑,便狠狠扫向四方。大汉们刚刚冲到近前,猝不及防,“砰、砰”砸飞几根棍棒,急忙往后躲避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事已至此,又何必莽撞?”

    “撕破脸皮,不好收场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认得,那黑壮大汉,正是某人的兄弟,鬼偶公孙。而凭借公孙的一己之力,根本对付不了众多的月族大汉。此时将他招出来,再无转圜的余地。而原本加以说明,或许便能化险为夷。此时却火上浇油啊,这不是添乱吗。

    谁料公孙横扫一剑之后,反手又是“唰唰”两剑。

    “嘎嘣”炸响,无咎手上、脚上的绳索顿时崩溃殆尽。他顺势跳起,忽而觉着沉重的身子变得轻盈许多。他不禁抬起右掌稍稍打量,旋即“嘿嘿”一笑而扬声喝道:“公孙,随我大战一场!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没想到某人这般轻易挣脱束缚,有心呼救,却换了个眼神,老老实实坐在原地。谨慎起见,在敌我胜负未分之前,不妨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而看守此地的共有九位大汉,稍稍慌乱之后,便恢复了骁勇善战的本色,旋即从四面八方围攻而至。

    重剑与棍棒、铁叉相撞,又是“砰砰”震响。

    公孙独自对抗四位大汉,禁不住连退几步。而对方虽然难以逼近,却胜在人多势众。公孙只管挥剑左劈右砍,凶悍如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五位大汉扑向无咎。

    “公孙,提防渔网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招呼一声,拔地而起,竟腾空四、五丈,抬手抓出一道紫色剑光横扫而去。其矫健的身姿,虽不如往昔,而比起之前的沉重笨拙,却是判若两人。尤其是凌厉的杀气,刁钻的招式,比起高大威猛的月族汉子,更添几分灵便轻盈。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在袖手旁观,双双错愕。

    那小辈怎会跳得如此之高?

    便在无咎跳起的刹那,三个月族汉子跟着跃起,海蚕丝网与棍棒、铁叉齐齐出手,迅猛的攻势便如一堵墙壁而难以逾越。他却凌空急转,返身扑向另外两个稍稍滞后的汉子,挥剑挡住袭来的棍棒,趁势急蹿往前,闪烁的剑芒“啪啪”甩出两记剑花。对方没有料到他的招式如此诡异,躲避不及,被狠狠击中耳门,双双惨哼一声,瞬即摔倒而双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一击得手,并未逞强,两脚落地,撒腿便跑。

    三个汉子随后猛追。

    无咎却突然折回,迎面撞上一人,挥剑虚砍两下,抬腿猛踢一脚。恰中下裆,汉子惨嚎一声连连蹦高。他却从腋下穿过,狠狠一拳砸中对方的后腰命穴。月族中人虽然强悍,却没有护体灵力,“砰”的应声而倒。他又顺势转身,两手分持一紫一青两道剑光,“扑、扑”扎入余下两人的大腿上,对方吃禁不住,翻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喘息之间,摆平了五位对手。而所施展的招式,都是临阵拼杀,街头斗殴的套路,封眼睛,砸耳门,断子绝孙夺命脚。哦,忘了一招。

    无咎脚尖点地,横掠数丈。

    鬼偶公孙,以一敌四,硬碰硬撞,渐落下风,却酣战不停。

    无咎闪身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一个汉子挥舞铁叉正在疯狂,忽觉身后风响,刚刚扭头观望,一双铁拳“砰砰”砸在眼眶上。他顿时双睛生疼,目不视物。谁料拳风又响,“咣咣”两声,耳门重击,旋即眼前一黑而软软倒下。

    无咎脚踩汉子的肩膀,逆势腾空而剑光催吐。恰见地上遗落丝网,被他伸手一把抄起。

    九位汉子,瞬间倒下六个。余下的三人惊慌起来,其中一人对付公孙,一人对付无咎,另外一人则是抬手摸出一个号角状的东西,凑在嘴边便要用力吹响。

    要干什么?打不过,示警?

    无咎最怕的就是惊动月族,一剑砍断半截棍棒,威力反噬,被迫身形下落。他却不肯退后,腰身一拧,急蹿而去,顺势抛出手中的丝网。

    那汉子果然要示警,而尚未吹响号角,丝网当头罩下,急忙挣扎摆脱。

    无咎急扑而至,凌空抬脚而狠狠踢去。

    他虽然力气过人,而身为修士,在这地下的蟾宫之中,比起月族,还是要稍逊一筹,不过,此时此刻,他宛如神助,一脚踢中那汉子的脑袋上。“砰”的闷响,高大的身躯带着丝网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“扑”的血光飞溅。

    无咎暗叫不好,扭头大喊:“公孙,留他性命——”

    晚了!

    公孙以一敌四,尚且不肯退后半步,如今单打独斗,凶悍的杀机霎时爆发。与他交手的汉子稍不留神,被他一剑拦腰斩断。那边呼喊声刚起,这边两截尸身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汉子再也无心恋战,转身便要跳下山岗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阻拦不及,再次出声大喊。

    却见公孙离地蹿起十余丈,刚要挥剑劈砍,又猛然张开双臂,狠狠抱住大汉而双双倒地。而对方不甘就范,拼命挣扎。顿时拳来交往,滚作一团。

    无咎适时赶到,“砰砰”踢出两脚。大汉的耳门遭到重击,随即失去挣扎。他双脚落地,出声制止:“行啦,莫伤性命!”

    公孙骑在大汉的身上,拳头砸得起劲。忽听埋怨,就此作罢,慢慢站了起来,竟瞪着漠然的双睛,冷冷低头俯瞰。其模样好像是不服气,随时都要再打一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咦,欺负我个矮怎地?且罢,算我错了!”

    无咎抬头一瞥,急忙示弱。

    公孙与他心神相通,也就是说,公孙的举动,均为他念头驱使。失手杀人,纯属意外。若有过错,他同样难逃其咎。

    “且将这帮家伙绑了,不然醒来麻烦!”

    无咎吩咐一声,转身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大腿中剑的汉子,尚在呻吟,被他一脚一个踢昏过去。而月族汉子随身携带丝网、绳索,就地取材。不消片刻,他与公孙已将九位汉子尽数捆绑。山岗之上,横七竖八躺了好大一堆。

    “嘿,好汉们也有今日呀!”

    无咎环顾四周,长舒了口气。随其抬手一招,鬼偶公孙的身影闪了闪,眨眼消失无踪。他转而远眺,脚步移动。

    “哎,道友慢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无咎老弟,快快施加援手——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,犹自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位地仙高手,飞卢海的岛主,本想着置身事外,看一场没有胜负悬念的热闹。谁料那个年轻人虽然召出公孙相助,而他本人却大显神威。矫健的身姿、惊人的力气,即使比起月族也是不遑多让。尤其那诡异、狠辣、刁钻的招式,远非久居地下的汉子们能够招架。几个喘息的时辰过后,九个大汉不仅全军覆没,还被尽数捆绑,简直难以想象。而亲眼目睹之下,匪夷所思的一切却真实发生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事已至此,倘若老哥俩留在此处,必死无疑啊。而想要脱身的法子,只有一个。不,唯有指望一人。于是曾经的小儿、小辈,变成了道友、老弟。

    无咎循声回头,伸手拍着脑门,踱步走了过来,嘴角含笑:“差点忘了,还有两位前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患难与共,不必见外!”

    “小老弟,抛开恩怨不讲,你我投缘已久啊!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笑得牵强,趁机祭出飞剑劈砍着身上的绳索。而手脚捆绑,飞剑难以离体,也无从着力,迟迟徒劳无功。尴尬之余,两人目露期待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脸色渐沉:“既有恩怨,当就此了结!”

    他右手斜伸,一道紫色剑芒吞吐而出,虽然只有三尺,而凌厉的杀气却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暗暗吃惊,忙道——

    “道友,这又何必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往日恩怨一笔勾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笔勾销、一笔勾销……”

    “脱困之日,玄明岛、黄元岛随你出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笔勾销?”

    无咎手持狼剑,来回晃动,反问一句,讥讽道:“本人与两位无冤无仇,反遭阴谋算计,抗争之下,又被追杀。一肚子的苦水,无从伸张。而两位倒是轻松,却不知我是否答应呢?”

    剑芒耀眼,杀气逼人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的心头一紧,无力辩解道——

    “诸事繁杂,难以兼顾,或有纰漏,实非得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辖大小海岛,着实不易,假以时日,老弟便能体谅其中的艰辛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管辖不易,何不拱手相让呢?我记得两位说过,是吧?”

    无咎手中的剑光继续摇晃,好像随时都要劈砍而下。而他的狼剑吓人,他说出的话更是叫人难以面对。之前两位地仙高手盛怒之下曾经声称,只要某人逃出海神岛,便将黄元岛与玄明岛拱手相让,却不想一句气话,成了肆意拿捏的要挟把柄。而此时此刻,奈何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想要黄元岛,只管拿去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脸色发苦,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而黄元子则是痛快许多,却话锋一转,无奈道:“不过,各家岛主均由玉神殿录籍造册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玉神殿?”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一挑,咧嘴笑了:“我的并非海岛,或许,仅是一句承诺罢了!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黄元岛不再与你为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,能否救回水子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