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章 玄月之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山洞内,石座之上。

    长者以手托腮,两眼半睁半阖,像是打瞌睡,嘴里还不时发出几句呓语。

    白玉打造的石座,高大宽阔,使得他佝偻的身子,显得更加苍老而瘦弱。

    记得沁儿说过,此乃月族的王座。当年初次相见的时候,她便是坐在王座之上,带着惊人的美貌与醉人的笑容,俯瞰着一个落难的书生。

    沁儿是谁?

    长者微微睁开眼帘,浑浊的眸子透着莫名的暖意,旋即又垂下头去,继续寻找那曾经欣奇、旖旎的岁月。

    沁儿,便是蟾宫的月族长者,或月之女神。她不仅有惊人的容颜,还有着难得的善良与温柔。她获悉书生的来历之后,百般呵护,耐心传授月族方言,虚心请教凡俗的种种。而书生被她深深打动,便将毕生所学,以及泸州等地的风土人情,详加说解,并陪着她消遣寂寞,收获快乐,过了一日又一日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日久生情,亦或许想要留住书生,长者道出月族的隐秘,并传授各种养生法门。而书生再也离不开他的月之女神,索性加入月族。于是彼此朝夕与共……

    美好的时光,总是显得短暂。哪怕是数十年之久,在有情人的眼中也不过弹指一瞬。

    六十年后,沁儿的寿元将近。

    她拉着书生的手,温柔说道,她在地下,寂寞千年,终于等来六十年的美好时光。苍天不负,了无遗憾。唯独放不下的便是书生,以及日渐没落的星月族。她让书生继任长者之位,并将其扶上王座。辞世之际,她殷殷嘱托:寻找各地的月族,然后返回故土。轮回有路,来世相逢……

    书生悲恸万分,便将沁儿铸成雕像,以寄托他的一腔情怀,与万般相思。如此历经数年,渐渐振作起来。而想要达成沁儿的嘱托,又谈何容易。蟾宫与世隔绝,想要找到各地的月族,唯有走出地下,并设法在浩劫降临之前而有所作为。他不敢懈怠,找到上古遗迹,查阅族中的典籍,只想修复月光之辇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又是两百多年过去。

    曾经年轻、英俊的书生,成了皓首老者,且已三百余岁,远远超出凡人寿元的极限。何况他并非真正的月族,没有天赋异禀,终究只是一个凡人,难免气血衰竭而踏入轮回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书生有了让贤的念头。而族人之中,竟然没人能够继任长者之位。因为只有得到先祖的玄月之印,方能成为一族至尊。族人们很是茫然,暗中颇多怨念。恰巧时隔多年,又有三人误入蟾宫,还是三位修仙者,说什么都要留下来,或为困境之转机也未可知……

    长者再次睁开双眼,缓缓摊开右手。掌心之中,隐隐嵌有一个圆形印记。稍加念动,印记之间浮现出两半弯月,一虚一实、一明一暗,并相互旋转而煞是神异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玄月之印,月族先祖赐下的印记。一印在手,便为长者。而据说,月族长者,寥寥无几,兴亡更替,延续万万年!而老朽有负重托啊!唉……”

    长者叹了声,又道:“如今两个时辰已到,三位贵客有无回心转意呢?月族不容外人,否则有违族规,难以服众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着,手掌轻轻拍击石座的扶手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石座前方突然闪过一层扭曲的光芒,随之浮现出山岗的情景。而遭到禁锢的三位贵客,不见了,反倒是血腥狼藉,还有八位汉子被捆住手脚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长者难以置信,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三位贵客不仅罔顾了好意,还出手行凶。尤为甚者,竟杀了一人。而月族的人数,本来稀少。一念之差,竟惹来杀孽。

    长者的胡须颤抖,或是悲伤,或是自责,或是愤怒,情绪难抑,竟张口吐出一股热血。他看着银须上的鲜红血迹,身子微微摇晃,急急吁了口气,然后猛然站起身来。山岗的景象瞬间消失,尚在闪烁的光芒忽而化作无数流星飞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这是月族遭遇灭顶之灾的讯号!

    长者却顾不得召集族人,匆匆走下石座,颤颤巍巍直奔洞外而去,随即消失在雾气之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空旷的山洞内多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是位年轻的男子,身着青衫,披头散发,两眼乱转,蹑手蹑脚,神色鬼祟。

    倘若长者在此,应该认得,来人正是三位贵客之一,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脱困之后,趁机与梁丘子、黄元子来了一番讨价还价。稍作权衡,他还是帮着两个仇家砍断了绳索。他不喜欢专注于仇恨,更不愿处处树敌。不过,梁丘子有个请求,便是救回他的的弟子,甘水子。

    救吧!

    甘水子之所以遭殃,与他的捉弄不无关系。倘若弃之不顾,或许良心难安。但愿那女子遭受此劫,有所悔悟,从今往后,莫再贪财害人。

    而为了便于行事,梁丘子与黄元子跑到山岗下躲了起来。只待救回甘水子,双方再行汇合。这也是老哥俩的精明之处。在地心蟾宫,修为无用,倒不如让某人大显身手,以免拖累而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于是乎,无咎独自动身了。

    想要救人,唯有原路返回。而此前的栈桥、山洞,或许便是唯一的去路。

    无咎穿过山谷,途经石像,寻至栈桥,又悄悄钻入山洞。洞内无人,直奔石梯。他一步数丈,疾驰而下。

    须臾,来到石屋之中。竟屋门洞开,门外人声嘈杂。

    “唉,这般贸然救人,与虎口夺食也没两样!却又不能耽搁,否则甘水子凶多吉少。千万不要得罪女人,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凑在门边,伸头观望,咬了咬牙,猛然跳出门外。两脚尚未落地,闪身蹿到屋后。虽不能施展闪遁术,却也快如风影。迎面一片密林,他纵身而上,手脚并用,转瞬之间已躲到了树冠之上。

    透过树梢,居高俯瞰,山坡上人群聚集,情形混乱,而其中却没有长者的身影,也没见到那个掳走甘水子的男孩子。而男孩子离去的方向,倒是依稀记得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停留,直奔密林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人在林梢,纵跳如飞,散开神识,全力搜寻……

    不过十余里,密林渐稀。两座山峰之间,是道十余丈宽的峡谷。

    无咎从树上急蹿而下,刚要穿过峡谷,忽又神色一动,顺势援壁而上,腾空跳入一个离地三、五丈的山洞之中。落地刹那,他不禁身形一顿而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山洞天然而成,有着两、三丈的方圆,摆放着石几、石榻、褥子等物,应该是处居所。

    而便是这极为寻常的山洞内,却令人出乎所料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男孩子坐在榻上,嘿嘿直乐。他面对的石壁上,挂着绳索,拴着一个手脚束缚的女子,竟被剥光了衣衫,露出白皙的肢体,许是羞愤难耐,兀自紧闭双眼而身子颤抖。而愈是如此,男孩愈是兴奋,嘴角挂着口水,如醉如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无咎松了口气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女子正是甘水子,所幸没费周折,便找到了人。而她往日里总是男人装扮,此时一丝不挂,纤体毕现,倒也不失女人的娇艳。如若不然,又怎会竟让一个孩子看得垂涎三尺呢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,我要让她生下一大群的娃娃……”

    男孩应声答道,很是得意。忽觉口音有异,禁不住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而拴在洞壁上的女子及时察觉,猛然睁眼,旋即“哎呀”一声,整个脸庞以及白嫩的身子都多了层羞红。

    无咎不慌不忙走到石榻前,摇头道:“傻孩子,你以为盯着多看几眼,她便给你生娃娃?如此好色,不得其法,欠打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一巴掌扇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孩已然认出来人,笑脸一僵,却又弄不明白对方怎会通晓月族的方言,正自疑惑不解。谁料巴掌带风,瞬息及至。他不由得野性大发,便要跳起发作,却被耳光“啪”的一声抽得趴下身子。

    无咎飞身上榻,顺势踢出一脚。

    男孩毫无防备,脑袋重击,“砰”的横飞,“扑通”摔在角落里,瞬间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——”

    咆哮声起,甘水子再次睁眼,已是面红如血,旋即又咬紧牙关而尖叫道:“淫贼,休要看我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榻上,与甘水子相隔不过一丈多远,他刚要动手解救,被迫后退一步而无辜道:“说谁无耻呢,淫贼被我踢了,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乃是修仙高手,自有仙者的尊严与矜持。遭受一个孩子的羞辱,已是羞愤难耐。而让她赤身露体面对同道,更是羞臊莫名而忍无可忍。她两眼含着泪水,疯了般尖叫:“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慌忙跳下石榻,连连摆手:“哎呦,我怕了你!”

    某人虽然放浪不羁,却从来不占女人便宜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洞口前,脚下放缓,抓出一件长衫,反手抛了出去。宽大的衣衫,恰好挡住了甘水子的身子。他如释重负般耸耸肩头,扬声道:“本人受了令师之托,冒险救你。而月族已获悉我三人逃脱,正聚众追杀而来。甘道友,好自为之。告辞——“

    他不再多说,抬脚跳下山洞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尖叫声又起:“无咎道友,莫要丢下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唉,女人麻烦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