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一章 如此密切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、轰炸机20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上来啊——”

    十余丈高的树梢上,无咎踏着树枝,微微摇晃,飘飘欲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令师与黄元子,尚在等候,就此赶去,唯有强闯。你却这般磨磨蹭蹭,断然不成!”

    林间的空地上,甘水子原地徘徊。

    这女子虽然羞愤难当,却懂得利害,关键时候出声求饶,终于还是让无咎帮她劈断绳索。脱困之后,又披上长衫、束扎妥当,随后一路跟来。谁料对方抬脚便是五、六丈,到了林边,纵身跃上林梢,矫健轻盈与往日无异。她却步履沉重,莫说凌空飞纵,便是平地跑路,也赶到吃力。

    上来?如何上来?

    据说月族已被惊动,照此下去,后果可想而知。刚刚获救啊,真的不愿再次遭受凌辱。否则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面带恐慌,窘迫道:“能否带我一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麻烦!”

    随着埋怨声响起,人却飘然落地,旋即伸出手来,不容置疑道:“抓着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只得遵照吩咐,抓着伸过来的手臂,而肌肤贴近的瞬间,她强抑的心神顿时一乱,却来不及多想,瞬间两脚离地而腾空飞起。诧异之余,她忍耐不住:“你缘何能够施展修为?”

    “并非修为神通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无咎带着甘水子返回树梢,人在高处,四方的情形尽收眼底。他一边凝神留意,一边又道:“此乃天赋异禀!”

    “天赋异禀?”

    “当然!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笑,纵身飞掠而去

    甘水子顺势跟随,忽而觉着那鬼魅一笑,带着揶揄、捉弄的意味。她不由得双手抓紧,只想冲着怀中的手臂咬上一口,好像非如此,而难消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无咎只顾往前,带着甘水子,在密林之间飞纵跳跃,转瞬十余里过去。渐渐靠近月族的村落,他忙收住去势,借枝叶遮掩,往下俯瞰。

    下方的山坡上,便是月族的房舍。而远近除了几个年迈的老妪、老翁之外,见不到其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人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甘水子依然怨恨难消,羞愤难平,而莫测的凶险与未卜的前途,让她暂时忘却了一切。她紧紧抓着无咎的胳膊,张望之际,出声询问。却见对方冲她瞪了一眼,并伸手挡在嘴前示意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月族人,虽然不通神识,使得暗中行事,多了几分便利。而一个来自上古的族群,断然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察觉异常,带着甘水子跳下树梢。躲躲闪闪,悄悄抵达来时的屋舍门前。屋门依然洞开,似乎并无异常。他闪身而入,便要借道而去。

    如何借道?

    便是借助屋内的石梯,直达山峰之上的洞穴,再由那条诡异的栈桥,前往星月谷,与梁丘子与黄元子汇合。

    而刚刚踏入屋内,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一张丝网从天而降,几根棍棒、铁叉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屋内竟然藏着埋伏,一个汉子与两个中年妇人,应该守候多时,恶狠狠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咦,莫非本人泄露行踪,否则怎会设伏以待?

    而如此阵势,未免有些仓促轻敌。

    无咎还是吓了一跳,慌忙抽身躲避,甘水子猝不及防而跌跌撞撞,少了几分默契。他一把揽住甘水子的腰肢,强行蹿到角落,堪堪躲过丝网,却躲不过棍棒与铁叉的攻势。他抬手抓出狼剑劈出一道紫色剑芒,不忘低沉喝道:“公孙,揍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锵”的金戈炸响,五股铁叉崩断两根利刃,而对攻的双方,皆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无咎撞在墙壁上,甘水子则是直接摔倒在地。他顾不得手臂酸胀,挥舞狼剑逆势而起。屋内逼仄,难以讨巧。而即使他声称天赋异禀,被迫硬拼之下,也不过是稍占上风,月族的强悍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喀嚓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高大黑壮的汉子霍然现身,抡起玄铁剑,左劈右砍。两个中年妇人也是身高体壮,却架不住鬼偶公孙的凶猛,手中的棍棒顿时折断,双双惨哼着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公孙,不得杀人!”

    无咎挥剑往前,适时大喊一声,似乎危难之中,仍然不忘正义本色。恰逢月族汉子迎面撞来,他脚下趔趄,仿佛摔倒,却猛然俯身而奋力一蹿,竟从对方的两腿间穿过,顺势捣出一拳。

    阴损啊!

    汉子全无防备,疼得“嗷嗷”大叫。

    无咎却触地弹起,脚尖蓄力,“砰”的踢了出去,正中那汉子的耳门。高大粗壮的身躯,“扑通”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又是“扑通、扑通”两声。

    只见公孙如法效仿,拳打脚踢,将两个凶狠的妇人打得双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抱怨道:“哎呀,女人杀不得,更打不得,给我回去闭门思过!”随其抬手一招,公孙被他收入神戒,旋即又摇了摇头,叹道:“莽汉啊,不懂怜香惜玉!”

    甘水子已从角落里爬起,余悸未消,却又忍受不了某人的装模作样,轻声啐道:“呸,虚伪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咧嘴一笑,满不在乎道:“嘿,论起虚伪,本人远远不抵令师的修为高深!而眼下此时,你还是跟我走吧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欲辩无言,只得默默上前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循着石梯,飞纵而上……

    须臾,四方开朗。

    宽敞的洞穴,情形如旧。而高大的石座上,依然不见长者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甘水子,横穿洞穴而去。洞穴的四周环绕一圈洞口,其中的一个,便是通往星月谷的栈桥。来回走过两趟,应该记得清楚无误。他直奔洞外,而身旁之人却拼命挣脱——

    “疯了不成,快快止步!”

    甘水子察觉凶险,失声惊呼。洞外雾气虚无,分明就是断崖峭壁。倘若就此前去,岂不是自寻死路?

    “道友,疑神疑鬼要不得!”

    无咎根本不容挣脱,一把将甘水子夹在腋下,抬脚冲出洞外,卖弄道:“有云,目睹而不见,来往两界天。咦,桥呢……”

    人在洞外,应该踏在栈桥之上,而脚下悬空,曾经的栈桥已无影无踪。他左右张望,回头一瞥,急忙抽身而退,却为时已晚,直直往下坠去,并发出一声哀叹:“唉,那王座有鬼——”

    匆忙之间,无暇多顾。而灾祸临头之际,这才察觉洞穴内的石座似乎稍稍偏转了方向。而后悔也晚了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“你寻死也就罢了,何故害我?”

    甘水子不明状况,只当某人害她,惊慌难耐,索性一把抱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尚未娶亲生子,何故寻死?”

    无咎急忙挣扎,却被搂抱结实,他没工夫理会,拼命施展各种遁法与轻身术。而不管如何尝试,皆徒劳无功。但见雾气翻涌之中,两道纠缠的人影急坠而下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闷响震荡。随之土石迸溅,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碎石遍地的所在,瞬间砸出一个人形的大坑,足有三尺多深,将坠落的两人深陷其中。

    随即又是一声呻吟,似乎很痛苦。

    从上往下看去,只见大坑之中,有人仰面朝天躺着,却被黑发挡住面孔。不仅如此,还有一个女子趴在他的身上,竟头对着头,脸对着脸,动也不动,似乎昏厥不醒。

    “道友,够狠啊,我没想拉你垫背,你却拉我填坑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躺着的是无咎,前胸后背,均砸个实在。而后背,砸的是土石,他的前胸,却砸着一个大活人。是甘水子,坠落之时,死死搂抱不放,一时不忍,结果便一同砸了下来。没想砸得如此实在,如此密切。而脑袋嵌入坑里,竟避不开那张带着口水的脸,还有柔软的身子,以及淡淡的幽香,微微的喘息,令人不免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哎呦,君子不欺暗室,却也不能这般吃亏啊!

    “道友,能够网开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压着,憋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灵力护体,没有大碍,而摔得过猛,还是让甘水子一阵窒息难耐。正待起身,忽觉趴在男子身上,且乱发笼罩之下,面面相对而四目怔怔。她顿然心神一乱,手脚无力。而熟悉的嘲笑,调侃的话语声,又让她羞愤莫名。偏偏贴合亲密,处境难堪。她无从宣泄,猛然张口冲着那尚在撇着的嘴角狠狠咬去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响起的刹那,紧贴的两人倏然分开。

    有人翻身爬出石坑,匆匆躲到一旁,微微气喘,像是干了一件天大的壮举,莫名的兴奋令她止不住的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有人慢慢坐起,捂着嘴,瞪着眼,亟待愤怒声讨的架势。而尴尬之余,他自认倒霉摇了摇头:“怎又咬人呢?女人,真的惹不起!”

    而惹不起的人,却扭头返回:“这便是你说的星月谷,师尊他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月谷?”

    无咎犹在揉着嘴角,受欺负的窘样,而眼光一闪,也不禁满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黯淡的天光下,寒雾漫卷。阵阵的阴风中,时不时几分尖利的嘶鸣传来,俨如鬼哭狼嚎一般而阴森莫名。而此前的山谷,以及山谷中的两尊石像,尽皆不见了踪影,四方茫茫中唯余寒冷、空旷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星月谷,你我遭人暗算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