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万兽之冢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0老吉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星月谷。

    无咎走出石坑,抖了抖身上的尘土,抬头张望之际,依然迷茫不解。

    记得走错了道,一头冲下悬崖。而身后并未看到山峰峭壁,也没见到那个矗立石像的山谷,唯有荒凉无边,以及寒雾阴风在呜咽嘶鸣。

    遭人暗算了!

    就此推测,应该是蟾宫长者,获悉三位贵客逃脱之后,即刻纠集族人,前去实施一场围捕追杀。而那个白胡子老头,倒是心思缜密。为免意外,他于石座所在的洞穴中布下陷阱,并且留下人手,封堵进出要道。谁料早已有人趁乱逃出星月谷,虽说运气不错,而救人返回的途中,最终还是中了圈套而坠落于这片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既非星月谷,又是何处?

    甘水子更加错愕,忍不住质问道:“无咎,家师与黄元子前辈呢?你将我骗至此处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?”

    无咎瞪起双眼,两手一摊:“我是骗财啊,还是骗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无耻!”

    甘水子顿足叱呵,却满脸通红,咬牙切齿,还伸出一根手指而极为愤怒的样子。只是她的神情中,似乎多了几分莫名的羞意。

    无咎有过前车之鉴,慌忙伸手捂嘴,后退两步转身便走,躲避道:“怎会无耻呢,我分明吃亏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所说,他明明被人咬了一口,却有苦难言,谁让对方是个女子呢,根本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甘水子与某人相处,总是任由调侃、或肆意羞辱,而难有抗争的时候。谁料今日此时,竟渐渐占了上风。虽说依然羞意难耐,却怦怦心跳。她悄悄吁了口气,随后追了过去:“带我寻找家师,否则我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,本想嘲讽两句,旋即又闭上嘴巴,老老实实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他发现身后的女子,竟然双腮透红,两眼放光,俨然一个精神焕发的架势。他更加不敢计较,以免纠缠不清!

    “心诚则灵,或能找到令师与黄元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不能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今生今世,再难返回玄明岛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不管,我跟着你!”

    “嗯,也不错呦,好歹有人陪伴!”

    “你若喜欢,我……我以后陪着你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谈喜好呢?我无奈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两道人影穿行在寒雾之中,脚下时高、时低,却依然碎石遍布,满目的荒凉。置身此间,难免使人惶惶无措。而有个说话的伴儿,倒也打消了几分不安。怎奈话不投机,片刻之后,再没人吭声,只有呜咽的阴风盘旋而来,令人心头阵阵发紧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四周的情形如旧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停下脚步,神色沮丧。

    这般盲目寻觅,徒劳无益。尤其是寒雾遮挡,神识仅能看出数十里,根本辨不清方向,也没有任何发现。曾经的星月谷,更不知位于何方。照此下去,前景堪忧。

    “缘何止步?”

    甘水子到了身旁,问了一句,出声之际,又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女子已然恢复常态,而若比起从前的率性淡漠,她的神情中似乎多了一丝迟疑与一丝顾虑。或者说,从此以后,她多了一分心事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抬脚踢飞一块碎石。

    谁愿止步不前?当然是迷路了。

    而想要离开蟾宫,星月谷,或许便是唯一的去路。眼下却误入歧途,分不清东南西北,莫说星月谷,根本不知道该往何处去。

    那块碎石被踢飞很远,直至十余丈外,余势渐尽,又落地弹起,“砰、砰”溅起点点的烟尘,仿如寂寞涟漪,所能回应的唯有无边的静寂……

    “无咎,以往的恩怨,揭过不提,既然患难与共,你我何妨好好相处呢!”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,瞬息万变。

    此前的甘水子,恨死某人,而此时的她,却在想着怎样与对方相处。至于师尊的下落,反而不再急切。与她想来,师尊与黄元子,均为地仙前辈,应该自保无虞。

    “与谁相处?”

    无咎像是没听清楚,随口敷衍一句,而不过瞬间,猛然一拍脑门:“哎呀,我明白了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尚自忐忑惴惴,不由低下头来,以手掩面,竟是欲嗔还羞的模样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不通人情、不谙人心,原来他什么都知道,却又何必大叫大嚷。有些话儿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呢!

    谁料无咎抬脚便走,摆手示意:“目睹而不见,来往两界天。这两句话,大有玄机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被抛在原地,脸色变幻,心绪翻转,却又佯作无事一般。而收敛心神,不难发现端倪。那个被踢飞的石块,落地之后,便没了踪影,显得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而话音未落,某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甘水子紧追几步,瞬息光芒扭曲而景物变化。她暗松了口气,脚下放缓,左右张望,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原本阴寒的荒凉之间,竟另有天地。一个巨大的山谷,出现眼前,却阴风更甚,寒雾更浓。即使凝神看去,也难辨端倪。唯见黯淡的天光下,一片死寂朦胧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目睹而不见,一步两界天。在这地下深处的蟾宫中,或许还有更多的结界。倘若有缘,来去自如。倘若无缘,只能困守原地,直至耗尽寿元,而化为一缕阴风、一抨烟尘。

    所幸某人就在不远处,犹自带着窥破玄机的欣喜而连声感慨——

    “此乃地心所在,结界无数啊,或许星月谷近在眼前,也未可知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凑上前去,悄声道:“无咎,你我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抬眼远望,面带笑容。无意撞破玄机,也使他放下一桩心事。只要机缘巧合,随时都能返回星月谷。而结界莫测,神识难寻。接下来又该奔向何方,却叫人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挠头道:“方才纯属误撞,咦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昂首凝视,俨然小女儿家的神态。难得乖巧的模样,与从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无咎稍稍诧异,懒得多说:“走吧,撞撞运气!”

    甘水子摆足姿态,只想继续聆听,或借机交谈几句,而面前只有一道背影在摇摇晃晃。她顿感失望,亟待发作,却又一甩袖子,随后默默跟随。

    寒雾阴风中,两人寻觅而行。

    而无咎的手里多了一把碎石,但有猜疑,便抬手扔出一粒石子。许久过后,迟迟不见结界的痕迹。

    须臾,呜咽的风声愈来愈大。而漫卷的寒雾,似乎齐齐涌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惊奇,并未停下,索性踏风逐雾,顺势往前。

    甘水子抛开杂念,催动护体灵力,随后步步紧趋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辰过后,肆虐的风声骤然消失,汹涌的寒雾也仿佛在瞬间消弭无形,而一方巨大的谷地,却在猝不及防下豁然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无咎与甘水子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谷地,倒也罢了。而谷地之间,却白森森的一片,看上去千奇百怪,形状狰狞,分明是怪兽的骸骨,却又令人触目惊心而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甘水子瞠目失声:“万兽之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解:“怎讲?”

    “据传,海神岛下,有一处万兽之冢,遑论上古异兽,还是通灵的怪物,均在寿元耗尽之时,或大难降临之际,接受神明的召唤,前往万兽之冢,等待阴阳轮回。而此谷遍布骸骨,成千上万,且深藏于地心,岂非就是那万兽之冢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乃是飞卢海的修仙高手,对于这边海域有着独特的传承与认知。

    “生死寻常事,何处不轮回?”

    无咎自言自语,依然懵懂不明。

    “由此可见,或地极深处,与各界相邻,便于轮回往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界?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神明、阴灵、凡俗各层界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倘若踏入神明界天,或时光错乱,岂非便可躲过灾难,免去一死,从此避免轮回而以获永生?”

    “也有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于是诸多通灵的异兽,群聚于此,期待机缘,却还是难挡轮回之力,留下成堆的骸骨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倒是要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两人一问一答,似乎弄明白了万兽之冢的由来。随着疑惑渐消,各自的胆气也壮实几分。

    “甘道友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招呼一声,奔着谷地走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谷地,像是塌陷而成,足有数十里的方圆,森森的骸骨不计其数。而自古以来,积年累月,聚集在此的异兽,又何止万千。

    “道友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称呼你为道友啊,难不成唤你一声大姐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唤我道号便可!”

    “甘水子道友,脚下留神!”

    往前不多远,便是谷地,顺坡而下数百丈,便是望不到尽头的骸骨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蹿了过去,很是洒脱轻盈。

    甘水子却没有天赋异禀,只得步步小心。挪动之间,她又不禁伸手抚摸着面颊而暗暗叹了口气。莫非已是人老珠黄,花容不再?他……他竟然称呼自己为大姐?

    转瞬之间,成堆的白骨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乍然看去,那好像并非骸骨,而是一头头活着的上古异兽,大小各异,神态不同,狂野的气息与滔天的威势随之迎面扑来……

    甘水子堪堪站稳,禁不住心生怯意。

    某人却是振奋不已,出声询问:“甘水子道友,且说说看,此处有无两仪圣兽,四象神兽呢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