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三章 轮回之谷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长寿秘诀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仪圣兽,为至阳之炁与至阴之炁所化;四象神兽,又为阴阳衍生。不管彼此,堪称天地之始,万兽之祖,应该凌驾于所谓的海神之上,超脱于轮回之外,又怎会埋骨于万兽之冢呢。

    而无咎还是满怀期待,穿梭于成堆的白骨之间,指望着有所收获。以他的话说来,走过、路过,不可错过。至少开开眼界,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甘水子也不肯示弱,更不想错过机缘,便强抑心绪,继续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一具又一具怪兽的骸骨,高大者,十几、二十丈之巨,矮小者,亦达三、五丈不等。但见白骨森森,形状狰狞。依稀风雷隐隐,仿佛威势永存。却又几经沧海桑田,透着无声的落寞与沉寂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头巨兽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似鱼,而无尾,似兽,而四肢短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头巨兽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“牛首,却过于庞大,坚颚利齿,猛过所见的虎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头呢?”

    “似龙似蛟,迥然有异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地的骸骨,均来自上古,恕我难以辨认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只当我才疏学浅呢 原来道友也不认得!”

    无咎熟读过《百灵经》等典籍,也算是博古知今的人物。而面对一具具骸骨,虽然似曾相识,却辨别不出真正的来历。于是他虚心请教,竟难住了甘水子。

    甘水子,则震惊于万兽之冢的诡异与壮观,一时目不暇给。

    不过,谷地之间,除了白骨,还是白骨。阴森的场面,令人惶恐、窒息。

    “叱咤风云、翻江倒海,又能如何,最终还是难逃轮回,而变成一具具的骸骨?”

    无咎在骸骨之间,来回寻觅,他一边张望,一边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谁又不是虚度千年呢,红尘如梦,末了,烟消云散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有所触及,随声自语。

    “嘿,你让我想起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具骨骸前,见头颅巨大,利齿成排,便伸手敲击。“锵、锵”闷响,震荡有声。仿如金戈交鸣,杀气犹存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哦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甘水子身着月白长衫,腰肢纤细,黑发披肩,五官精致,眸子闪动,倒也显得容貌秀美。尤其她此时说起话来,少了淡漠矜持,而多了眉目顾盼,更添几分温柔清丽的韵致。

    无咎围着骸骨来回踱步,信口答道:“我初入仙门时的一位师姐,我换她田姐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亦步亦趋,神色期待:“你……你喜欢那位师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为何要喜欢她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多愁善感的时候,很像那位田师姐,她竭力摆脱红尘,却又痴迷其中而难以自拔。记得她有句话,且看明月悲秋风,泪花雨丛蝶一双,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是你的师姐!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是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说!我只是不愿虚度年华,难道你无咎,便能超脱于仙凡之外?”

    “岂不闻,踏遍红尘人未老,挥袖云霓不沾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借你境界感悟,存心指点于我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、非也,此乃一个老道的胡言乱语,突然被我想起,这边来——”

    一具骸骨,引发不同的感慨。而数以万千的骸骨,仅是一堆白骨罢了。即使阴阳轮回,业已伴随着生命的足迹,湮没在岁月的荒芜之中。

    两人渐渐深入谷地,仿如行走在白骨森林之间,或徘徊于生死的路途。无边的寒冷,一路的寂灭。

    无咎只身在外闯荡多年,眼光阅历远远超出常人。万兽之冢固然诡秘莫测,也令他好奇不已。而诸如此类的秘境、幻境、上古遗迹,他早已遇到过无数回,如今权当一场机缘,说不定收获几分便宜呢。

    甘水子则是久居海岛,她的见识仅限于飞卢海。突然来到万兽之冢,她难免为之惊骇而徘徊流连。

    而寻觅多时,两人仍在白骨堆的缝隙中穿梭。至于收获,则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无就很想搬取几具骸骨,日后卖到坊间,便是灵石。怎奈骸骨巨大,且遍地皆是,有心加以甄别,反而无从选择。他渐渐没了耐心,恰见一具骸骨的形体略小,顺手收入神戒,出声催促道:“耽搁不得,否则难有脱困之日!”

    想要脱困,只能返回星月谷。而星月谷又在何方,不得而知。唯有穿越万兽之冢,再另行寻觅。

    甘水子也不愿空手而回,随后捡取几截骸骨。

    而行到此处,才发觉四周尽是巨兽,仿佛拥挤而至,而各自的头颅身躯却齐齐冲着一个方向。怎奈那堆积如山的骸骨,阻挡严实,令人难以立足,更无从穿行。

    “是否原路返回?”

    甘水子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无咎却摇了摇头,道:“既为万兽之冢,必有缘由。且就此往前——”

    他刚要动身,又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甘水子歉然低头,顺势抓住手臂:“劳你受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带着甘水子腾空跃起七、八丈。

    人在高处,但见群兽汹涌,却又静穆肃然,那动中有静、静中有动的壮观场面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神奇。尤其万千骸骨,方向一致,仿佛岁月停滞,只待轮回刹那。

    无咎脚踏白骨,疾掠而去。待余势渐尽,复又蹿起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两道孤单的人影,像是与万兽争锋,又似穿越时光,而直达生死的彼岸。

    而累累白骨,愈来愈多,拥挤的巨兽,愈来愈密。并从左右,以及四面八方汇聚一个方向。前方的尽头,则是平地裂开一道峡谷。聚集的兽群便如万流入海,狂涌而去……

    甘水子随之纵起纵落,只觉得触目惊心而心神难安。

    忽有察觉,她急忙提醒:“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抵近峡谷。与之瞬间,一阵无形、且又强劲的阴风盘旋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正急,眼看峡谷神秘莫测,便要停下查看虚实,谁料劲风扑面,寒意彻骨,神魂战栗,一个把持不住,旋即带着甘水子从半空中摔落下去。但见碎骨遍布,风声呼啸,一股强横,且难以阻挡的威势狂卷袭来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摔落在地,尚未爬起,手臂一松,甘水子竟被狂卷的旋风裹挟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离地腾空,身不由己,吓得失声惊呼,并挥手乱抓,显然是期待着有人施救。

    无咎错愕不已,急忙双手拍地,猛然离地蹿起十余丈,一把抓住甘水子。而对方犹在随风盘旋,狠狠撞入怀中。他不敢撒手,只得顺势抱紧,却再难落下身形,被迫翻卷着坠入峡谷的深处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黑暗中传来“扑通”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动静再起——

    “哎呦——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躺在地上,四肢摊开,筋骨生疼,咧嘴惨叫。而他身上还趴着一人,兀自紧紧搂抱,面面相对,却并无痛苦,反而发出一声低柔的呻吟。他恍然惊醒,扭头躲避,却发觉一股湿润划过面庞,竟带着异样的香气与魅人的喘息,似乎略有不甘,旋即贴向耳边而猛然张开两排贝齿。他急忙催动护体灵力,并伸手一抓一扯。身上的人影顿时飞了出去,“砰”的摔在五六丈之外。他趁机跳起,失声惊道:“怎又咬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倒卧在地,乱发挡住面颊,止不住打着哆嗦,断断续续道:“阴寒噬体,难以忍耐,只想问候,你却多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时多疑了?”

    无咎眨着双眼,竭力否认。片刻之后,他还是忍不住尴尬笑道:“嘿,身为男人,当懂得君子慎独的道理!”

    甘水子慢慢站起身来,摇摇晃晃,衣衫凌乱,肌肤半露,神情迷离,竟平添几分魅惑的风情。而她却眼角一挑,神情莫名:“你……你还算是个男人?你是个伪君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悄悄端详,禁不住有些心浮气躁。正如所说,他是个男人。看过一个女子的身子,又连番亲密暧昧,想要坐怀不乱而无动于衷,真的很不容易。所幸他有着自己的坚守,却不妨碍他胡思乱想。而当对方的话语传来,他竟无言以对,急忙转过身去,愕然道:“咦,此处是何所在?”

    此前的峡谷,早已没影。

    近处白骨凌乱,远处则是寸草不生的丘陵山岗。而无论远近,皆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之中。还有彻骨的阴寒,随着阴风袭来……

    甘水子整理着衣衫,收起满腹的纠结。当她撩起发梢而凝神张望,也不禁微微惊讶:“既然万兽轮回,想必来到了阴灵之地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无咎断然摇头,颇有见识道:“阴灵之地,与凡俗乡野无异,绝非这般情景!”

    “你曾涉足阴灵之地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是亡灵之地,你怎能……?”

    甘水子难以置信,连声追问。而无咎回头一瞥,见她恢复常态,暗松了口气,敷衍道:“本想轮回转世,怎奈天降大任而无从推辞,只得返回世间,救万灵于水火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又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莫非是九渊之下的轮回之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轮回之谷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