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四章 生命之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叶秋蓝、书友与书友、草鱼禾川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谓的九渊,九冥,或九天,无非一种说法,泛指天地之极。

    而轮回之谷,则另有传说。

    据说万灵万物,生死归一,再由轮回通道,或传世重生,或逆转宿命,就此抵达各界。而这条通道,便称之为轮回之谷。如今蟾宫深处,地心所在。万兽聚集于此,显然想要经过轮回之谷,期待横穿异界而以获永生。怎奈最终还是难逃生死禁制,即使残魂远去,却留下累累的白骨,而化为万兽之冢。

    茫茫的黑暗中,依然阴风肆虐而寒冷彻骨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原地,一时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无咎迟疑片刻,有了决断:“既然来了,且走上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轮回之谷,听着吓人。他却心存好奇,想要深入其中查看一番。

    甘水子心生怯意,连忙摇头:“轮回之谷,又称亡灵之谷,你我此去,但有不测,再难生还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也有道理,两个大活人,凭借血肉之躯,想要穿越阴寒彻骨的轮回之谷,只怕不是变成亡灵,便是流落异界而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无咎拿定主意,便不会轻易更改。他摆了摆手,迈开脚步:“嗯,纵然是答应令师救你,也不好强求。你且原地等候,或原路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他要一个人闯荡轮回之谷。

    而原路返回,便是返回万兽之冢,与森森白骨为伴,简直令人绝望;原地等候,则要在寒冷中苦守,承受阴风噬体,更是叫人不堪忍耐

    甘水子不敢多想,忙道:“你我同行——”

    阴风如旧,黑暗茫茫。像是穿行在寒冷的深夜中,两道人影结伴同行。而愈是往前,阴寒愈重。

    甘水子拼命催动护体灵力,犹然寒冷难禁,哆哆嗦嗦,脚下缓慢。

    无咎倒是大袖飘飘,步履轻松。他虽也感到阴寒彻骨,却并不畏惧。本想全力赶路,又不便丢下身后的同伴。他回头一瞥,见甘水子已落下十余丈远,痛苦不堪的模样,他不由得放慢脚步,似乎有感而发:“女子属阴,最忌阴气噬体。且念守元神,玄功护体,当怯除阴寒,不畏邪祟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跟了过来,窘迫道:“怯除阴寒,极为不易,而你方才所言,是否功法口诀?”

    她的修为,并不弱,而面对阴寒,却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“你且如法施为,或有裨益!”

    “你传我功法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传授,分享一个驱寒的小法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法门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阴阳相济,是谓轮回。故太阴有道,灵经有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阴灵经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稍稍站定,迫不及待尝试口诀。而随着玄功运转,难耐的寒意顿然消减几分。惊奇之余,便想着讨教几句,而一道人影渐去渐远,她忙动身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自顾往前,身形飘逸。他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一边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突然置身于轮回之谷,阴寒之地,他不由得想起一篇功法,便是来自神洲万灵谷的《太阴灵经》。

    一篇早已失传的古老功法,很是神奇,一旦修炼娴熟,或能操控天下所有的兽灵阴魂。虽然无暇修炼,却并未忘记。而借助其中的几句口诀,倒是能够避免阴气噬体。且分享给甘水子,也算帮她加持几分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,来日倒是要用心参悟那篇经文,说不定有大用。

    而这般磨磨蹭蹭走下去,还是耽误工夫。

    无咎抬起右手,冲着掌心凝眸端详。旋即咧嘴微笑,却又摇了摇头而懒得多想。随其挥袖甩动,手中多了一截蛟筋。

    甘水子行功几转,元神之力护体,渐渐的不再畏惧寒冷,趁机加快脚步。而她追赶正急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休得放肆——”

    “且抓着雷鞭,带你赶路!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怎地?搂着你,抱着你,扛着你,累不累啊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的雷鞭早已损毁,而当成蛟索,折叠过后,倒是尚存两、三丈的一截。甘水子急忙伸手牢牢抓住蛟索的另一端,旋即“嘣”的一声轻微的脆响。力道传来瞬间,人已离地飞起。而当她听到对方最后一段话,不禁又羞又怒,偏偏又无从反驳,只将一股怨气深深藏在心底。

    无咎并非一个性情乖戾之人,之所以说话难听,因为遭到猜疑,随即反唇相讥而不留一点情面。

    而总是孤男寡女,时不时的肌肤相亲,天晓得还会发生什么,他真的不敢想象下去。索性祭出蛟筋拉扯着赶路,以免与那女子过于靠近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穿过阴风,掠地疾行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数十里过去……

    四方依然黑暗,而寒意更加浓烈。所幸神识堪堪可用,隐约能够发现远处矗立着高大的山峰。半个时辰过后,影影绰绰的山峰渐渐清晰,而疾行中的两人,却放缓去势。

    高大的山峰,就在十余里外,竟环列成一个圆圈,并相互隔开一道道峡谷。稍加辨认,不多不少,峡谷恰好八个,像是八道门户拱卫四方。当间则是寒雾聚集,难辨端倪。不过瞬间,阴风盘旋,从中呈现出一个深陷的大坑,并有一道里许方圆的淡淡光芒冲天而起,足有千丈之高,却又仿佛直达虚无而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“咦,又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满目惊奇。

    “轮回之源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随后而至,身上、脸上,竟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。虽有法门驱寒,怎奈此地的阴寒难以想象,即使催动元神之力护体,犹自心魂悸动而惶惶难安。此时此地,她同样瞠目不已。

    “轮回之源?”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脸上也罩着一层霜雾。他伸手擦拭,好奇的神色中透着疑惑。

    甘水子微微打个冷战,松开蛟筋,缓了缓神,分说道:“我记得师尊有过提及:天地万灵,生死归一,却非寂灭,而是重返混沌本源,直至轮回永续。此谷,称为轮回之谷。而那连同阴阳两极的深渊,便为轮回之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了蛟筋,恍然道:“混沌本源,岂非就是轮回之泉、生命之泉?”

    甘水子点了点头:“如你所言,倒也贴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八道峡谷,又作何解?”

    “不得而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就近查看,或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般境地,有何惧哉?”

    无咎反问一句,抬脚往前,并东张西望,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甘水子稍作迟疑,动身紧随。

    或许正如某人所说,人在地下深处,置身轮回之谷,一朝不得脱困,与死了也没两样。倒不如随遇而安,随缘应变。

    千丈之外,便是所谓的轮回之泉。

    当两人穿过层层寒雾与阵阵阴风,那道冲天的光芒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诡异的大坑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无咎步步趋近,勾着脑袋,只想查看坑底的深渊、或混沌的真相,忽然去势一顿而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只听身后的甘水子道:“轮回之源,自有天地禁制,你我并非亡灵、游魂,难以涉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!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置身于那环绕冲天的光芒之中。而诡异的深渊,尚在数十丈外,却好似天堑阻隔,再难往前半步。抬眼看去,唯见黑气氤氲、寒雾弥漫,恰如一潭巨大的泉水汇聚而神秘异常,

    “既然前行不得,且回头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凝神张望,一时辨不出个所以然。唯恐不测,便要离开深渊。尚有八道峡谷呢,不妨逐一查看。但有发现,说不定便能脱困而去。他刚要转身,却又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笼罩大坑的光芒,足有百丈厚,由下而上,由左至右,环绕四方。乍然看去,犹如一道中空的柱子,或缥缈无形的通道,矗立于天地之间。便于此时,原本淡弱,且透着莹白的光芒,突然一阵闪烁,随之点点星光从天而降。不过刹那,星光绽开,从中显现出各种景象,并缓缓坠向深渊。

    甘水子惊咦道: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回应,两人并肩而立,皆瞪大双眼,神情愕然。

    那星光之中,有人,有兽,有花草,也有树木。

    只见有人呱呱问世,从婴儿,渐成孩童、少年、青年。然后狩猎稼穑,娶妻生子,再又步入壮年、暮年。当子孙满堂,他溘然长逝。有人寿终正寝,便有人半途夭折;其中有垂暮老者,也有貌美女子。有凡俗百姓,也有修仙之士……

    人如此,兽亦然。

    有飞禽走兽,有山精海怪,生之欣欣,死之坦荡……

    还有种籽入土,随着雨露滋润,吐翠发芽,渐成小苗,或绽放花蕾,或长成参天大树。却又伴随风雨摧残、刀劈斧砍,闪雷轰击,于倾塌间,或化作飞灰,或栋梁之木,或成堆的烧柴。而更多的种籽随风飘落山岗、河谷、荒野,更为繁茂的生命就此生根发芽,繁衍不息……

    而无论彼此,也不管曾经如何,最终的归途,皆化作点点星光闪烁。或许那便是生命的足迹,一切并未随风湮灭,而是被天地所见证,见证着轮回的永恒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看得入神,看得痴迷。

    却听甘水子惊讶道:“那峡谷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