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六章 痴情小蓝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pexxxyu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到了峡谷的尽头。

    透过盘旋的阴风看去,一片黑暗的荒原呈现眼前。依稀可见,在那空旷而又遥远的地方,有几处微微的光亮似隐似现,还有一道接着一道人影,渐渐消失其中,或传世重生,或达成轮回的宿命。

    而正当往前继续寻觅的时候,无咎与甘水子相继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峡谷的右侧,有道人影来回徘徊。

    竟是一个十七、八岁的年轻男子,身着短衫,头顶发髻,眉目清秀,却独自冲着峡谷默默张望,好像在期待守候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所谓的年轻男子,虽形同真人,实则一具魂体。而彼此相隔三、五丈,生死陌路,互相不扰,应该没有大碍。只是他诡异的举止,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无咎驻足片刻,兀自疑惑不解,见甘水子到了身后,继续抬脚往前。

    而便在两人即将离开峡谷,急切的话语声突然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否打听一二?”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脚下一顿,与甘水子面面相觑,皆满脸诧异,双双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男子,竟然站起身来,拱了拱手,出声问道:“有没有遇见春儿,我……我与她……”

    口音虽然古怪,尚能辨别,竟是在打听人,只是急切的话语中透着几分迟疑与羞涩。而他所问的春儿,又是谁?

    无咎愕然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也不禁失声:“他……他竟能出声?”

    一具魂体,应该能够说话。而一具没有修为的魂体,竟然与生人说话,而且如此清晰,便不能不叫人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蓝,春儿唤我小蓝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自称小蓝,冲着无咎笑了笑,转而看向甘水子,疑惑道:“生死没有不同,阴阳各异罢了。这位姐姐问的好奇怪,我为何不能出声?”

    甘水子神情尴尬,却还了一个随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姐姐的称呼,竟然如此入耳。而同样一个称呼出自某人的口中,却是另一番感受。

    有人传音:“他魂体凝实,与众不同。在他眼里,你我与阴魂无疑,且入乡随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蓝?”

    甘水子没有理会,只顾冲着那男子微笑:“春儿是谁,你与她有何纠葛,缘何独自在此,便不怕耽搁了轮回往生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我与春儿……”

    小蓝急于分说,似乎又不知从何处说起。

    甘水子往前两步,安抚道:“小蓝莫急,有话不妨与姐姐说来。若能帮你一二,也是姐姐的荣幸啊!”

    她温柔的举止,善解人意的话语声,与往日里判若两人,俨然就是一个可亲可敬的邻家姐姐。

    无咎犹自站在原地,凝神打量,随即不耐烦了,传音道:“哎呀,那只是个半大孩子,你虚情假意作甚,快快问他是否知晓星月谷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猛然转身,面带怒意:“无咎,我并非如你想象的不堪,你再敢小人肚肠,便不怕遭到天谴……”

    最厉害的咀咒,莫过于天谴的惩罚。

    无咎像是怕了,撇了撇嘴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姐姐,出了何事?这位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。我让他稍候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转过身来,已笑容如旧。

    身后传音又起:“女人善变,诚不我欺呦!”

    小蓝不明所以,羡慕道:“姐姐有大哥陪伴,真是好福气!而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想起心事,他神色沮丧,再次冲着那黑雾紧锁的峡谷投去深情一瞥。

    甘水子笑意更浓,柔声道:“你所问之人是谁,此地是何所在,且慢慢说来,姐姐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蓝稍稍振作,随后道出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“我与后山的春儿,自幼相好,便约定成人之后,娶她为妻。谁料她爹娘嫌我家境贫寒,不允婚事。无奈之下,我便带着春儿远走高飞。而她的爹爹极为凶狠,带人操持棍棒追赶。谁料祸不单行,我二人被逼上悬崖。眼看逃脱不得,春儿流泪起誓,与我生死与共,相伴永远。我为表诚意,便率先跳下悬崖,而时至今日,迟迟未见春儿追来。怎奈轮回之路难以逆行,唯有就此等待。我怕她寻我不着,担惊受怕。若是姐姐遇见她的踪影,还望告知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小蓝,竟是一位痴情的人儿。

    甘水子获悉原委,唏嘘不已:“你已等候了多久?”

    小蓝身形凝实,乍一看与真人无疑,他挠了挠头,羞涩笑了笑:“我也记不清楚,数十年该有吧!”

    甘水子意外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独自等待了数十年之久?”

    正所谓,轮回之路难以逆转,也没谁能够躲开轮回的宿命,而一缕魂魄,竟在这阴寒之地,苦苦守候了数十年。

    小蓝轻声道:“我怕与春儿分开,来世再难相见!”

    甘水子依然难以置信:“既然轮回之路难以逆转,你如何躲开天地禁制、又如何承受酷寒而等到今日呢?”

    “天地禁制?此地被人称作幽冥界,是否与之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小蓝神色茫然,旋即笑道:“我只管想着春儿,便也不觉寒冷。姐姐,你有没有见过春儿,她与我年纪相当,貌如春花,她说她一日也离不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人儿!”

    甘水子感慨难耐,眼圈发红。身为女子,不免为情痴所动。而身为修士,见惯生死,看破世俗,早有猜测。她迟疑片刻,劝说道:“小蓝,莫要痴傻……”

    而话刚出口,便被强横打断——

    “甘水子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始终站在原地袖手旁观的无咎,突然出声。见甘水子怒目相视,便要发作,他熟视无睹,呲牙一乐:“来时的路上,倒是见过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,与那位春儿姑娘极为相仿,许是迷失方向,犹在途中徘徊呢!”

    小蓝顿作惊喜,欢呼雀跃:“大哥所见之人,必为春儿无疑,她果然也在寻找我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兴奋所致,他已离地飘起,竟轻盈如风,而他的情义之重又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甘水子于心不忍,叱道:“无咎,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笑着又道:“小蓝,你说此地被人称作幽冥界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甘水子微微一怔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小蓝依然随风盘旋,沉浸在喜悦之中,随声答道:“一群不愿转世重生的恶人,极为凶狠霸道,而只要多加小心,便也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,告辞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道了声谢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甘水子只得随后紧跟,而离去之际,心有牵挂,她忍不住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那个叫作小蓝的年轻人,犹在峡谷前随风盘旋,便好像他的春儿,随时都会出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须臾,峡谷已被远远抛在身后。而沉默许久的两人,再次争吵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你何故骗他?”

    “骗谁了?”

    “你何曾见过春儿,为何欺骗小蓝?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地?”

    “春儿根本没有陪他跳崖,或许早已嫁为人妇而子孙满堂。小蓝如此痴情,你怎忍心让他苦守下去?”

    “他不怕辛苦,何必阻拦呢?何况他喜欢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为情痴呆,你却存心害他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不懂得男欢女爱?”

    “放肆!本人自幼洁身自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,我有啊!与一个痴情人说实话,那才是害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淫贼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空旷中,争吵的两人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甘水子胸口起伏,脸色绯红,眼光含怒,势不两立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咎摊开双手,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是何等样人,你该清楚啊,虽非君子,至少坐怀不乱吧,否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“你怜惜小蓝,试图加以点醒。而他已苦苦痴情数十载,并为此放弃轮回。你与他说真话,他会相信吗?即便信了,你是否想过后果?倘若他伤心过度而残魂不再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难道便任他空等下去?”

    “空等,也是等啊,至少情有所寄,总好过痛苦一生。那种痛,你不懂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也痛过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阴风吹来,两人尴尬无语。

    甘水子伸手捂向胸口,似乎要体会心痛的滋味。而除了空虚,什么也没有。失落之际,她咬着嘴唇,佯作无意又问:“那让你动情的女子,人在何方?”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角,脸上露出惯常的邪笑,旋即掰着手指头,一本正经道:“我结识过的女子众多,却不知你问的是哪一个呢?”

    甘水子尚自凝神聆听,暗暗有些忐忑。谁料等来的话语,竟然如此的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她顿作羞怒,叱道:“我呸!你无耻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却如释重负般地转过身去,自言自语道:“幽冥界?一群恶人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那远方的虚无尽头,又是光亮闪烁,仿佛从中呈现出山川河流与城廓的景象,在寂静的黑暗之中显得颇为醒目而又令人神往不已。只是想要寻觅的星月谷,依然不知所在。不过,借助渐渐消失的光亮看去,隐约有一群人影奔着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无咎的脸色微变,伸手示意:“怕什么,来什么,跟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此前他为了避嫌,不愿靠近甘水子,此时竟然亲手带着对方赶路,可见情形危急已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甘水子也察觉到了远处的凶险,急忙抓住伸过来的手臂。

    便在两人离地蹿起的瞬间,呜咽的风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主角纨绔习性不改,要批评,希望他以后吃过苦头,能够接受教训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