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七章 玄火雷印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ourbox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暗的荒谷中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,全力疾驰。

    数里之外,阴风呜咽,鬼哭狼嚎,一团气势汹汹的黑影直奔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无咎带着甘水子,一步十多丈,脚不沾地,去势极快。虽说法力神通难以施展,而他的轻身术已恢复了八九成。此时突遭意外,他不敢侥幸。至于能否化险为夷,则是祸福难料。

    甘水子的手腕被抓,她暗暗迟疑,不甘示弱,旋即反手抓着对方。直待彼此的手腕,紧紧交缠,突然的慌乱,瞬间消失。她禁不住悄悄注目,悄悄张望。

    近旁那挺拔的身影飘逸如风,乱发飞扬,看上去倒也英姿勃勃,洒脱傲然。而他的卑鄙无耻,狡黠多变,总是令人心慌意乱,偏偏又恨也不得,怒也不得。不过,正如所说,他虽非君子,却也不会乘人之危,且临危不乱,当机立断。放眼玄明岛,乃至于飞卢海,如此一个人物,绝无仅有。而让他这般匆忙,他所惧怕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甘水子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那群黑影,已从数里之外,追到了千丈远处,皆凌空而行,驱风吐雾,来势汹汹。乍然一见,俨如一群地仙高手。而凝神辨认,分明数十个鬼汉,虽赤身露体,或装束怪异,却看不出丝毫修为,而一个个高举石头、骨棒的野蛮阵势,又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“鬼修?”

    “鬼修不坠轮回!”

    “孤魂野鬼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成群结队的孤魂野鬼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东西,来者不善!”

    “此番难以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倘若魔剑在手,不将那群鬼东西斩尽杀绝,我不姓公孙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剑,公孙?哎呀,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疑惑之际,成群的黑影已追到了十余丈外,她大惊失色,急忙出声示意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在全力疾驰,却没有忘了身后的动静。察觉不妙,狼剑在手。与之瞬间,几头黑影从天而降。他脚下不停,反手劈出一道紫色的剑芒。而凌厉的剑芒,明明将一人劈为两半,谁料对方并未溃散,仅仅来势稍顿,又合为一体,竟安然无恙。诡异的情形,与从前所遇的鬼魂如出一辙,而眼前的鬼魂似乎更加强大,也更加的凶狠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又是两头黑影,竟高举磨盘大小的石块与丈余长短的兽骨,从上往下凌空砸来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头黑影直扑甘水子,猛然挥舞双臂,将那女子死死抱住,并张开大口,露出狰狞的利齿,奔着她的脖颈便狠狠咬了下去,许是惊喜所致,竟桀桀大笑:“吼吼,生人,难得大补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摆脱不得,惊骇失声:“滚开——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随后而至的黑影不甘示弱,蜂拥而上……

    无咎挥剑劈砍,一时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这群鬼汉一般的黑影,竟然能够出声说话,与那个痴情小蓝,倒是极为相仿。而来势之快,来势之猛,皆出乎想象。尤其是杀不死、也驱散不得,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,倘若两人困在此地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公孙,给我杀——”

    堪堪击退两头黑影,无咎已是杀心大起。鬼偶公孙应声而出,抡起玄铁重剑便是一招横扫四方。而他尚未来得及喘口气,左手一空。甘水子竟被几头黑影撕扯着离地飞起,眼看着就要掳走远去。而那女子毫无招架之力,唯有凄厉的叫喊声在风中回荡。

    与女子结伴探险,说说笑话,卖弄洒脱,好像很轻松,也不失旖旎的风情。而一旦凶险降临,绝无半分侥幸。生死的窒息,便是这般残酷无情。

    无咎纵身跃起,急扑而去。无论曾经的恩怨如何,他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子受难。

    十余头黑影横加阻拦,根本不容逾越。

    无咎左劈右砍,却被石头、骨棒砸得连连后退。他迫于无奈,伸手抓出几张符箓扔了出去。法术神通无用,而符箓却能施展出几分威力。顿时剑气乱窜,火光闪现。凶狠的黑影随之忙乱,他趁机蹿起,从中飞跃而过,顺势又是几张符箓出手,旋即风刃、剑气呼啸。

    而那劫持甘水子的几头黑影,竟不畏风刃、剑气,已然到了二十余丈外,转瞬追赶不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符箓的火光消失,忙乱过后的黑影,再次疯狂扑来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自身安危,脚尖点地,急蹿十余丈,猛然甩出一条蛟筋。便在甘水子即将远去的刹那间,恰好被蛟筋缠住腰肢。他顺势拉扯,借机往前。而劫持甘水子的黑影不肯作罢,奋力抢夺,并返身阻拦,无不穷凶极恶。迎头相撞,狼剑招架无力。他心头一横,高抬左手,掌心瞬间“刺啦”作响,并布满一层淡淡的火光。恰逢两头黑影当面,被他狠狠两巴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带着火光的巴掌,结结实实击中两头黑影。旋即两声闷响,如中败絮,两个鬼汉抵挡不住,瞬间崩溃殆尽,并化作两道淡淡的光芒,消失在远方的黑暗中。余下的一个鬼汉,似乎怕了,撒手扔了甘水子,仓皇往后躲闪。而甘水子却“扑通”坠地,竟是昏死过去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趁势到了近前,落下身形,不及查看,转身扬起手掌而大喝一声:“不怕死的,给我过来——”

    一群黑影追赶正急,忽见两位同伴遭难,不由得纷纷停下,彼此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鬼偶公孙与另外一群黑影,激战正酣。玄铁重剑所向,威势凌厉。随之阴风呜咽,寒雾破碎。而对方不仅凶狠,也极其刁钻。不时有黑影从背后偷袭,并趁乱扎入他的体内,却又被迫现身,再次纠缠不退。而一时之间,双方谁也耐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冷笑声响起:“呵呵,幽冥界,没有死……”

    但见阴风寒雾之中,影影绰绰,即便凝聚神识,也辨不清出声之人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无咎索性收起狼剑,两手一拍,双双掌心闪动着诡异的火光,并“刺啦、刺啦”散发着几分雷火的气机。他甩动乱发,两眼中精芒闪烁,看着环绕四周的二十多道黑影,扬声又道:“之所谓,生,便是死,死,即为生。我不妨大发慈悲,送诸位踏入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猖狂!”

    话语声又起,肆虐的阴风与弥漫的寒雾稍稍减弱。围攻公孙的黑影,纷纷停了下来。而公孙趁势便要反攻,却又慢慢转身后退,犹自横剑在手,高大的身躯散发着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一道道黑影落地站定,足有三十多位,相继显现出一个个鬼汉的模样。其虽服饰、相貌各异,而看上去却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。只是各自的阴气太重,显得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无咎见公孙退到身前,有了倚仗,稍稍松了口气,旋即蹲下身子。

    却见甘水子双目紧闭,眉心发黑,气息凌乱,依然昏死不醒。

    有人越众而出,竟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,身着长衫,须发灰白,满脸皱纹,神情阴鸷。他冲着公孙,以及无咎,稍加打量,拈须道:“一具没有生机的傀儡,两个人族修士,不过……”他看向左右,分说道:“傀儡倒也罢了,而那两个修士,却是人仙境界,诸位想要吞噬生机,淬炼元神,并不容易。此人的丹火,更要多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一边留意着老者的言谈举止,一边低头打量着甘水子。当他听到吞噬生机,淬炼元神两句话,心头一动,抬手点向甘水子的眉心,并暗暗催动法力、神识。法力难以离体,暗中运转不难。而他的神识,更是远远强过常人。尤其他懂得炼魂驱灵之法,或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甘水子的头顶突然蹿出一道黑影,转瞬蹿到十余丈外,呈现出一个中年汉子的模样,许是诡计没有得逞,一脸的恼怒与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而甘水子本人,则是嘤咛一声,眉心黑气消散,慢慢睁开双眼。恰见某人低头俯瞰,她不禁心神一乱而呻吟道:“是你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两手一拍,站起身来,掌心再次火光闪现,炫耀道:“这并非丹火,而是雷……玄火雷印,专灭鬼魂,相当的厉害!”

    雷火印,加上玄火,再经丹火催发而布满掌心,虽然不伦不类,而仓促之间施展出来,至阳至猛的威力却也不俗。尤其对付阴气、鬼魂,竟然极为奏效。这也是他祭出符箓的发现,那群不畏生死的黑影竟然怕火。于是他灵机一动,便创出一个法门,并起个响亮的名称,大有来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玄火雷印,专灭鬼魂?”

    那位老者似乎胆怯,神色诧异。而四周也是人影晃动,显然感受到了危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嘿嘿,怕了没有?”

    无咎又是双手一拍,竟火光四溅。他有恃无恐般地走到公孙的身旁,顿觉个矮,忙又闪开,继续出声恫吓:“识相的话,速速滚开!敢说半个不字,魂飞魄散哦!”

    却见老者看向左右,摇了摇头:“所言差矣,我等并非鬼魂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换作无咎大感意外,愕然道:“尔等若非鬼魂,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老者面呈怒容,叱道:“放肆!我乃鬼族中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难以置信,失声道:“鬼族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