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八章 何人歹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三佳三三、o老吉o、凝月儿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三佳三三成为天刑纪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遥远之外的天穹下,依然有光亮在微微的闪烁。其中的山川河流,乡野集镇,还是那么的令人神往,却又如同幻境而隐隐约约。近处则是阴风盘旋,寒意弥漫。三十多个汉子,环绕四周,兀自神色狰狞,一个个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甘水子从地上站起身来,张望之际,似乎余悸未消,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此前不慎,她被鬼魂冲破护体灵力,直达识海,稍稍承受不住,差点被吞噬了命魂。正当危机关头,一个年轻的人影随后而至,而对方并未忙着解救,反倒是在识海中来回乱逛。识海不仅是三宝、三宫、三元所在,还承载一个人的生命印记。两百多年的时光岁月,种种经历,以及个人的隐私,被他肆意窥视。便如一个浪荡之徒,闯入别人的后花园而尽情撒野。所幸他最终还是驱走了鬼魂,算是再次救了自己一回。

    而那群鬼汉,并非鬼魂,而是极为神秘的鬼族?

    不过,记得传说中的鬼族,或居住在极北之地,或酷寒荒僻的山林之中,怎会出现在生死轮回的幽冥界呢?

    “元神?”

    甘水子尚自疑惑,便听道:“尔等均为元神之体,或因鬼族的缘故,看不住有何异常,哦……”

    元神,乃修士所特有。元神者,绝非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果然,无咎说到此处,想了想,又道:“唯有人仙,方能修出元神,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老者,应该是这群鬼汉的为首之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越众而出,在十余丈外停下脚步,旋即手拈胡须而稍作迟疑,应声道:“不错,我等均为雪域鬼族的巫师,与人仙高手相仿,经过族中秘境,来到幽冥界修炼。而两位乃是人族修士,缘何现身此处?”

    询问之际,他竟拱了拱手自报家门:“我乃桑元,六命巫师,两位如何称呼,又来自何方呢?”

    看他说话的口气,危机似乎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“六命巫师……”

    所遇到鬼汉,竟是一群修士的元神,还有个头衔,巫师,五条命的巫师?

    即使无咎有所猜测,还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有人传音:“应为一种说法,所指修为、境界,或族中的尊卑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向身后的甘水子,见她眉心的黑气已荡然无存,点了点头,转而也拱起双手,和颜悦色道:“原来是桑元巫师,失敬、失敬啊!本人无咎,与飞卢海的甘水子,外出游玩,一不小心被海浪卷入海底,便稀里糊涂来到此处。还望指条明路,以便我二人离去!”

    “卢洲的飞卢海?”

    自称桑元的老者也是颇感意外,沉吟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也罢,冤家宜解不宜结,两位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随其抬手一挥,聚在四周的人影,纷纷离地飞起,片刻之后消失在阴风寒雾之中。他本人则是踏空而行,徐徐往前。

    双方一度生死拼杀,势不两立,眼下却抛去恩怨,出手相助?

    甘水子忍不住传音提醒:“小心有诈!”

    “公孙,替我照看一二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以为然,丢下一句,纵身追上桑元,笑道:“相见便是有缘啊!却不知在这阴寒之地,如何修炼,又如何来去自如呢,还请道友多多指教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尚自迟疑,腰身一紧,人已离地蹿起,耳旁呼呼风响。却见公孙大步往前,一手抓着她轻若无物,一手挥舞玄铁重剑,依旧是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桑元的两脚踏着阴风,离地三尺,犹如鬼魅般的轻盈自如,他回头一笑,分说道:“我鬼族的巫师,修至元神,已属不易。化神合体,更为艰难。所幸先祖留下法门,只待深入轮回之地,借阴魂淬炼元神,来日或能抵达九命境界!”

    无咎一步十余丈,堪堪并肩而行,他故作轻松,奉承道:“令先祖的法门,厉害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元神出窍而已,不足道哉!”

    “元神出窍?岂不是说,诸位的肉身依旧完好?”

    “修炼过罢,终究还要返回雪域极地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如此淬炼元神,难以想象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只须吞噬阴魂便可壮大元神,倒也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拦路打劫呀!该有多少阴魂不得轮回,无端遭害!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唯有吞噬命魂健壮者,方有大用,否则适得其反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吃人还捡肥瘦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不愿得罪两位修士,桑园倒也有问必答,怎奈某人的言语总是别出新意,渐渐的话不投机。

    公孙带着甘水子,默默随后。

    “桑兄,你是否有六条性命?”

    “非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命境界呢?”

    “堪比天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不恰当,应该称为天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我想来,鬼族能够深入此地,必有传送阵一般的存在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桑兄,你的那群同伴,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称兄道弟,一个劲套近乎。桑元却愈发嫌弃,只顾往前而去。他见没人搭理,也不介意,兀自脸上带笑,没心没肺而自得其乐的德行。

    须臾,前方出现一片低洼的谷地,仅有数十丈方圆,却遍布黑色的石头而显得有些诡异。谷地的尽头,则是百丈山峰阻挡,却又从中裂开一道缝隙,似乎有光芒隐隐而情形不明。越过山峰看去,则是黑暗茫茫。曾经亮光闪烁的天穹,竟死气沉沉而再无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由那山涧,便可通往阳界!”

    桑元隐忍了多时,终于再次出声。他抬手一指,继续往前飘行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敢否发誓?”

    无咎像是在说笑,而话语中却透着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,我陪你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桑兄是个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此地,惹得众人不安,且将你送走,也算一桩阴德!”

    “嘿,原来我这般讨人嫌!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公孙,你二人稍候片刻,以免上当吃亏!”

    无咎虽然又是称兄道弟,又是套近乎,而关键时候,一点不含糊。随其示意,公孙带着甘水子,在临近谷地的十余丈外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桑田回头一瞥,催促道:“哼,随你便是,莫要耽误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来啦——”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阵阴风急卷而至,旋即一道人影破雾而出,转瞬追到桑田的身后。桑田顾不得多加留意,转身往前,刚刚抵达谷地的当间,猛然挥舞双手,口中发出一声厉喝:“逆转阴阳,疾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谷地当间,瞬间爆发出一片光芒,已然将其中的二人笼罩在内。莫名的威势随之而起,竟异乎寻常的强大。乍然看去,那十余丈方圆,耀眼刺目的光芒,浑如一块明镜,倒扣在黑暗之中,却又仿佛撕破阴阳而贯通天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此乃阴阳镜,又名阴阳轮回阵法,仅能传送元神、或阴魂,活人一旦踏入其中,必将碾碎肉身而生机不再。敢与我鬼族为敌,你活得不耐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耀眼刺目的光芒,愈发强烈,可见桑元的身影来回摇晃,并发出得意的狞笑声:“竟然留下两位同伴,多此一举。没有玄火雷印,他二人难逃此劫!诸位替我善后,我稍后便回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诡计得逞,桑田在肆无忌惮的大笑。他的身旁,默默伫立着一道人影,好像劫数既定,生死由人。

    笑声犹在回荡,谷地四周的黑暗中涌现出一道道人影。那群鬼汉、或元神之体,去而复还,一个个杀气腾腾。而公孙依然抓着甘水子,默默站在原地,也好像是接受了厄运的摆布,一时陷入绝望而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阵法的启动,闪烁的光芒更趋强烈。紧接着一声闷响,默默伫立的人影再也承受不住禁制之力,瞬即崩溃,却并无血肉飞溅,只有片片黑色碎屑坠落……

    桑田尚自得意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透过光芒看去,只见谷地边缘,那黑壮大汉的背后,悄悄闪出一道熟悉的身影,并两手一拍而雷火闪烁,脸上的诡笑透着说不出的狡诈与凶狠……

    “不得伤我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桑田大吼一声便要冲出阵法,却为时已晚,强烈的光芒再次爆闪,旋即消隐于谷地之中。他的身影,随之倏然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遥远之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寒冰堆积的山洞,洞内弥漫着淡淡的寒雾。而在白色冰壁的前方,则是环绕坐着一圈人影,足有三十多位,皆双手结印而两眼紧闭。不过,人群中多了两块空地,或许有人醒来离去,或元神溃散而遭遇了劫难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那块白色的冰壁,突然爆发光芒,犹如明镜一般的闪耀夺目。随之一道淡淡的光影从中飞了出来,倏然扑向一位端坐的老者。老者的身子微微颤抖,蓦然惊醒,看他的五官眉目,正是桑元的模样。而他稍稍错愕,猛然跳起身来。而不过是闪念之间,左右尚在静坐的族人,一个接着一个颤抖,却没谁醒来,反倒是身子一歪而相继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桑田左右张望,连连惨呼不已:“哎呀,他岂能如此歹毒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几位老者出现在洞穴中。其中的一位,虽银须银发,却形容枯槁,神情阴鸷,嘶声怒道:“何人歹毒?”

    “无咎,他叫无咎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