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三十九章 族老鬼赤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遍布黑石的谷地间,再次爆发出一层明镜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当光芒消失,凭空冒出五道人影。其中的一位,正是桑元,虽然同为老者,却只有他稍显年轻,余下的四位,皆银须银发,身形枯瘦,苍老的模样已分辨不出真实的年纪。为首之人,更是嗓音嘶哑,声若鬼鸣,怒气冲冲道:“休要躲藏,都给我滚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威势所致,一阵阴风横卷四方。与之刹那,空旷的黑暗中不断回荡着三个字:滚出来、滚出来、滚出来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十余道黑影从远处奔来,各自神色惶惶,竟是劫后逢生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桑元急忙环绕谷地飞了一圈,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人影,他转身返回,难以置信道:“我三十二位鬼族巫师,竟折损大半。天降灾祸,也难有如此惨烈。还请族老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老者,应该便是族老,早已气得胡须哆嗦,两眼喷火:“在这轮回之地,鬼族的元神之体,最怕法力侵扰,又如何抵挡至阳至刚的雷火。那个无咎成心与我为敌,他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幸存的十来个鬼汉,急忙上前禀报,一边痛斥着某人的凶残歹毒,一边纷纷举手示意。

    桑元循声看去,诧异道:“混沌涧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所指的方向,乃是谷地尽头,百丈山峰下,一道幽深的山涧。虽相隔十余里,却也能够分辨清楚。

    桑元突然想起什么,忙又提醒:“混沌涧极为凶险,沟通异界,倘若……”

    族老却抬手一挥,纵身往前:“那人未必胆敢深入险地,追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百丈高的山峰,从中裂开一道数丈宽的缝隙,且寒雾阻挡,黑暗茫茫,称之为混沌涧,倒也名如其实。

    而对于无咎来说,这仅是一条山涧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山涧中,他带着公孙,以及甘水子,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记得桑元说过,此处通往阳界。那个家伙在说谎,只为诱骗自己踏入陷阱。而谎话总要真假参半,方能取信于人。或许这真真假假之中,便藏着出路呢。至于结果如何,且亲临实地而查看虚实。

    不过,桑元在示弱、示好的同时,便暗中防他有诈。于是趁其不备,躲在公孙的背后,顺势祭出阴木符的假身,果然躲过了极为凶险的一劫。而既然那个家伙心狠手辣,自当有所报应。

    山涧极为狭长,左拐右拐,一炷香的时辰过去,依然不见尽头。且愈发狭窄,俨如踏入一条绝路。

    无咎放缓去势,神色迟疑。

    莫非猜测有误?

    公孙随后而至,手臂上还挂着一位女子,正是甘水子,她见无咎踌躇不前,埋怨道:“你不该得罪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回头,哼道:“哼,谁先得罪的谁呀?”

    甘水子被鬼偶公孙带着赶路,知道对方并非真人,反而少了几分窘迫,多了几分轻松。她见无咎蛮横,辩解道:“即使鬼族有错在先,你也不该滥杀无辜,那只是一群出窍的元神,修炼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这轮回之地,肆意吞噬阴魂,如此卑鄙龌龊之徒,竟被你当成无辜?”

    无咎停下脚步,诧然转身:“难道非要我踏入圈套,死无葬身之地,方能消弭灾祸,换来鬼族的宽恕?若我死了,道友便能侥幸生还?而我前日得罪玄明岛,与今日得罪鬼族有何不同?莫非天下过错,皆由我一人承担?”

    甘水子被连声质问,无言以对,只得避开话头,提醒道:“我……我是说,你纵然大杀四方,图个痛快,而惹怒鬼族,必有高手追来,你我却陷入这逼仄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左右张望,眉头浅锁。

    山涧两侧的峭壁,极为光滑陡峭,坚硬异常,难以攀援而上。且前方狭窄,一旦去路断绝,有人随后追来……

    无咎被自己吓了一跳,忙道:“原路返回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,匆匆忙忙。公孙则是带着甘水子,默默随后紧跟。

    之前遭到鬼族的围攻,他并没有太多的忌惮。鬼魂怕火,尤其是惧怕至刚至阳之火。元神没有修为的加持,与肉体的庇护,同样惧怕雷火。他的玄火雷印,算是歪打正着。曾经修炼的诸多法门,虽然不够娴熟,而关键的时候却便能派上用场。技多不压身,当如是也。

    一巴掌拍出,神魂俱消啊。

    三十多个鬼汉,仗着人多势众,再次狂攻而至,最终被他杀得七零八落。而他并未恋战,冲出重围之后,旋即扎入山涧,指望着能够逃出幽冥界。

    而如今去路不明,不能不有所防备。否则被堵在此处,那才是自讨苦吃。且原路返回,再另行计较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直奔来路。不用寻寻觅觅,只管全力赶路。

    须臾,山涧的出口就在百余丈外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无咎突然去势一顿而落下身形,许是过于意外,还他禁不住连连后退几步。紧随其后的公孙却收势不住,强行停下,“刺啦”划出两三丈长远,两脚拖起一地烟尘。

    “缘何止步?”

    甘水子很是意外,出声发问,不过瞬间,已是瞠目诧然。

    只见几道人影涌入山涧,竟是四位银须银发的老者,皆身形枯瘦而形容枯槁,犹如阴魂厉鬼般的吓人。随后一个半百年纪的老者,并不陌生,正是那个自诩为六命巫师的桑元。浅而易见,他带人报仇来了。

    甘水子见机不妙,急忙提醒:“快快冲杀出去,否则悔之晚矣——”

    恰逢强敌现身,理当冲出山涧,否则退路断绝,下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无咎后退几步,竟猛然挥手:“公孙,快跑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与他心神默契,根本不用吩咐,抓着甘水子抽身暴退,瞬息蹿出去十多丈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纵身而起,全力急蹿。

    甘水子被公孙抓着,身不由己,却又疑惑不解,诧异道:“你的玄火雷印所向披靡,何故贻误良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雷火对付元神尚可,而那并非元神,乃是大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活人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嘶哑的怒喝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小儿,哪里走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循声回头,终于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鬼族的五人,就在百丈之外。方才不曾留意,此时再次凝神看去,却见其中的四位老者,身影凝实而威势横溢,显然不是元神之体,而是拥有修为的仙道高人。不过,记得桑元说过,鬼族的阴阳阵法,仅能传送元神,常人试图侥幸,必将肉身崩溃。而那四位老者之所以能够来到此处,原因只有一个,便是整个人的四肢百骸,与元神合为一体。唯有如此,方能不畏禁制而任意穿梭于阴阳之间。而元神合体,意味着一种修仙的境界。那就是与飞仙,或天仙相仿的高手。

    竟然来了四位不弱于飞仙的高手,鬼族之怒,惊人,可怖……

    风声呼啸,八道人影疾驰而去。所幸山涧曲折,难以纵情驰骋。即便如此,双方还是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但见一位高大壮汉抓着一个女子,抬脚便是十多丈而去势如飞。随后一位年轻男子,紧紧跟随。数十丈外,五位老者鱼贯紧追。而追在最前头的老者,还不忘怒声叫骂:“可恶的小贼,我鬼族历经数百载,方成就一批四命、五命、六命的巫师,却被你残害过半,我鬼赤若不将你挫骨扬灰,天理难容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仇人就在前方,自称鬼赤的老者抬手怒指。一道莹白的烈焰霍然而出,旋即带着阴寒且又凌厉的杀气狂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公孙,休得磨蹭,踢屁股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什么巫师,也没心思理会鬼赤的来历,只管纵起纵落,拼尽全力而亡命奔逃。而山涧愈来愈窄,显然是回到了原来掉头的地方。且崎岖曲折,去势受阻。而公孙虽然一往无前,怎奈高大粗壮的身躯却渐渐难以自如,他禁不住出声催逼,谁料一道强大的杀机从背后袭来。他不敢抵挡,恰逢山涧左转,不待落地,急忙抬脚狠踢。“砰”的踢中峭壁,顺势抽身躲闪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峭壁炸出个大坑,随之石屑纷飞,烈焰迸溅四射。

    无咎堪堪躲过重击,却寒意浸体,气息浮躁,脚下踉跄而一头扑倒在地,旋即又咬牙蹿起,继续飞身往前。

    而刚刚右转,狭窄的山涧仅容一人穿行。尤为甚者,前方黑雾封堵而好似去路断绝。

    公孙则是被山石夹住粗壮的身子,一时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甘水子惊慌失措,大声呼喊:“此乃绝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无绝人之路,冲过去便是坦途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去势不停,挥袖一卷。公孙的身影瞬间消失,面前再无阻挡。他一把抓起尚未坠落的甘水子,猛然凌空横掠,看他拼命的架势,竟是直奔山涧尽头的黑雾扑去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名为鬼赤的老者闪身而至,抬手急挥,嘶声怒喝:“小贼,留下命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冷焰出手,却并无之前的地动山摇,仅仅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,强大而又凌厉的攻势便已消失在山涧尽头的黑雾中。而那一男一女的身影,随之消逝无踪……

    鬼赤却落下身形,冲着那黑雾凝神打量,旋即伸手拈须,犹自面带怒意而恨恨不已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老者与桑元,相继从狭窄的山涧中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被那小子逃了?”

    “何不追赶?”

    “混沌涧通往异界,变数莫测,倘若就此追去,只怕难以全身而退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便任他残害鬼族,逍遥法外?”

    “哼,桑元,那小贼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据说,他来自卢洲的飞卢海。”

    “小贼逃了,飞卢海却逃不掉。即日返回,给我扫荡千岛!”

    “只怕……只怕玉神殿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哼,飞卢海欺我在前,除非交出无咎,否则我雪域鬼族,也断然不会答应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