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章 星月银甲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三佳三三、林彦喜、木叶清茶、天朝撸管少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光芒变幻,风声呼啸。

    而转瞬之间,阴风、寒雾倏然消失,一个偌大的山谷呈现眼前,还有青黄的枯草布满山坡,朦胧的天光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有人凭空而出,重重砸落在山坡上,而怀中还抱着一人,被他顺手扔了出去,落在两三丈外,随即又是“扑通”一声,接着“哎呀”惨叫,继而斥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你何故摔我?”

    “甘水子,你休得冤枉我!强敌将至,我是让你先走一步——”

    “何曾有人追来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大意不得,快跑!”

    两人争吵之际,看向来路,而除了荒凉的山坡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其中的无咎,不敢怠慢,“噌”的蹿起,挥手甩出一条蛟筋:“抓着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有心抱怨,无暇争执,只得顺从吩咐,跟着离地腾空。

    两人掠过山坡,疾驰不停,直至二、三十里外,转过一道山岗,这才渐渐放慢去势。

    身后的山谷中,寂静如旧。浅而易见,并没有强敌追来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松了口气,却疑惑不解:“咦,为何没人追来呢?那个鬼赤,绝非善类啊!”连番惊吓,稍感疲惫。他顺势坐在山岗的旁边,示意道:“方才真是凶险,且歇息片刻,”

    劫后余生,着实令他侥幸不已。虽看不懂鬼族的修为,而鬼赤与同行的三位老者的强大,却是毋容置疑。若非及时破界逃脱,只怕自己早已变成幽冥界的一缕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甘水子丢开手中的蛟筋,说道:“地下结界无数,禁制重重,鬼族没有追来,想必也是有所顾忌。而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眼四望,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无咎早有察觉,面露笑容:“嗯,看来运气不差!”

    朦胧的天光,枯黄的草地,寂静的山谷,皆极为的眼熟,俨然就是曾经的地下蟾宫。也就是说,在穷途末路的时候,误打误撞之下,意外返回到了月族居住的地方。倘若所料无误,倒也算是运气!

    甘水子顿作振奋,忙道:“师尊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终于想起了她的师尊,凝神远眺,话音未落,竟顺着山岗抬脚疾走。她要前去寻找师尊,还有一个黄元子前辈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阻拦,而是收起蛟筋,独自坐着,默默抬头打量着那神秘的天穹。千多丈高的穹顶,依然光亮斑驳。像是深潭的寒光倒映,虽也照彻一方,而莫名的幽寂,又仿佛亘古长久而远隔尘嚣。

    蟾宫呢,地心深处,可不就是与世隔绝?

    而一群月族中人,竟然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,居住了万千年之久,并至今苦苦守候。据称,此举只为等待浩劫的降临,然后返回天外的故土家园。

    浩劫,真的很可怕?

    天外的家园,莫非便是明月之上,令人遐想而又无从猜测的仙境?

    而蟾宫的月族,名为星月族。此外还有银月族、赤月族、鬼月族以及神月族,又躲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所知的月族,人数固然稀少,却有着千年的寿元,过人的力气,极其的神异不凡。若是重返地上,没有禁制的束缚,应该更加的强大,俨然就是一群超越人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以后姑且不论,且说当下。

    即使返回地下蟾宫,星月谷又在何方?

    而甘水子脱险之后,便忘了教训,她以为凭她的本事,便能找到梁丘子与黄元子?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回首张望。

    山岗的数百丈外,山峰错落,沟壑纵横,情形不明。而不多时的工夫,甘水子已走到了两座石山之间。看她步履匆忙的架势,倒也思师情切。

    无咎不以为然地咂巴着嘴,伸手摸出白玉酒壶。难得独处片刻,却又心绪烦扰,且饮上几口酒,好好歇息一番。待养精蓄锐之后,找寻星月谷也不迟。而他刚刚举起酒壶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甘水子走到了两座石山之间,并未远去,反倒是连连招手,很是喜悦的样子。不过瞬间,两位老者的身影从小小的峡谷中冒了出来。那土黄的长衫,熟悉的五官,不是梁丘子与黄元子,又是何人?

    咦,还真是师徒同心啊!

    甘水子竟能感知到她师父的存在,当真是匪夷所思。不过,那两个老家伙既然现身了,表明星月谷就在近处。

    无咎也不禁心头一振,匆匆饮了口酒,收起酒壶,便要迎过去。而他抬脚走下山岗,又不禁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甘水子再无遇见师父的兴奋,反而扭头便跑。梁丘子与黄元子则手拎飞剑,同样是神情惊慌而举止狼狈。而三人的背后,则是突然涌现出一群人影,足足二十多位,皆通体银光闪烁,或手持铁叉,或挥舞绳索,或高举利斧,竟是一个追杀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无咎,助我师尊一臂之力——”

    三人直奔这边而来,其中的甘水子扬声呼救。

    我助你师尊一臂之力,谁来帮我解难?而那都是一群什么人,缘何看起来有些古怪?

    “无咎道友,承蒙救回水子,你我尚须同心戮力,否则难逃此劫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也在出声示意,显得颇为焦急。

    黄元子连连招手,随声呼喊:“无咎老弟,我二人如约等候,足足三月有余啊,最终泄露行踪而遭遇追杀,偏偏又抵抗不得。不想你在此处,快快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此前的双方有过约定,便是梁丘子与黄元子躲在星月谷的一个僻静的山洞内。只待无咎救回甘水子,等等。谁料转眼三月过去,二人迟迟不见无咎与甘水子的踪影,便外出查看,谁料撞见月族,只得落荒而逃。而或也预感,或也巧合,甘水子刚刚寻至峡谷,便遇见了两位前辈。不管怎样,失散多时的四个人总算是再次重逢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?抵抗不得?”

    无咎获悉那群怪人来自月族,放下心来,而念头一转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聚散的前后,看似短短的时辰,却耗去了三个月之久,由此可见异界的神奇莫测。也幸亏及时脱险,否则耽搁下去,说不定返回之日,已是百年之后呢。

    而两位地仙高手,持有锋利的飞剑,面对一群月族汉子,又缘何抵抗不得?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三人跑到了山岗下,皆不作停顿,相继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二十多道白晃晃的人影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相隔如此之近,看得清清楚楚。正是月族中的大汉,却多了一身银色的铠甲,从头至脚裹得严实合缝,仅留着脸上的一道细缝用来查看四周的动静。或许铠甲有所不便,大汉们的步履稍显沉重,奔跑跳跃,似乎少了几分自如。

    恰逢一个高大的人影迎面扑来,手中的铁叉“呜呜”生风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多想,抬手召出狼剑,顺势腾空跃起,狠狠一脚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脚正中大汉的头颅,而对方仅仅歪了歪脑袋,竟毫发无损,抡起铁叉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,无从躲避,挥剑稍稍阻挡铁叉,趁势翻身滚落而一剑劈向大汉的下肢。他是故技重施,只要伤了双腿,对方难以行动,便也休想逞强。谁料异变突起,令他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“锵——”

    狼剑带着紫色剑芒,结结实实劈中大汉左腿的护甲之上,却发出一声金戈震响,随即“哧溜”划出一串火星。而银色护甲无恙,大汉也无恙。

    “天呐,什么样的铠甲,方能挡住狼剑的锋芒?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震惊难耐,骇然失声。而不过是稍稍失神,他的后背猛地挨了一记铁叉。护体灵力闪动,倒也无碍。而他还是忍不住惨哼一声,旋即横飞出去。直至十多丈外,“扑通”落地,他狼狈跳起,犹自踉跄后退而余悸难消。

    身躯高大,力气无穷,如此威猛的月族的大汉,原本就难以对付,如今又多了身刀枪不入的铠甲,简直就是无敌一般的存在啊!

    也难怪梁丘子与黄元子口口声声抵抗不得,两个老家伙没说假话。

    而大汉挥叉砸飞了无咎,追赶的势头也稍稍一顿,叽里咕噜一阵叫嚷,好像在发号施令。随行的大汉们有所会意,各自散开,显然要分出人手,前去追赶梁丘子三人。

    无咎后退几步,再无恋战之意。

    原本倚仗招式的刁钻轻盈,以及狼剑的锋利,即使以寡敌众,也能立于不败之地。如今却讨巧不得,毫无胜算。既然打不过,唯有逃跑一途。

    而尚未夺路而逃,却见那个大汉带着七八个同伴从面八方紧逼而来。白晃晃的铠甲煞是威武,铁叉、利斧更是吓人。

    无咎两眼闪动,突然出声道:“诸位且慢,请问长者何在?无冤无仇,何必相欺呢?”

    为首的大汉正要发动攻势,微微一怔:“你……你怎会懂得月族的言语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呢,说不定彼此乃是远亲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信口胡说,又道:“还请禀报长者,莫要误会!”

    大汉的整张脸被银甲包裹,看不出神情,而低沉的口吻,却透着疑惑:“远亲?而长者下令,四位贵客违反族规,当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长者老糊涂了,为何要打打杀杀呢?”

    无咎低声埋怨,脸上带笑:“这位兄台如何称呼,铠甲不错呦……”

    大汉应该是个耿直的人,至少没有某人那么多的心机,应声道:“我乃广山。此甲为上古所传,名为星月银甲,镇族之宝,非遭遇大难,而不得穿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遭遇大难?如此兴师动众,长者真的要杀了我四人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左右张望,又回头一瞥,似乎要接着说话,却猛然抬手召出一道黒壮的人影。而他本人却是转身便跑,不忘大吼一声:“公孙,揍他——”

    大汉始料不及,勃然怒道:“此人杀我兄弟,轻饶不得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