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一章 又是绝路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彼岸繁花、乐胖、万道友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汉难敌四手,关键时候,还是要鬼偶公孙的鼎力相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公孙现身的瞬间,随即挡住了那个广山,与另外七位大汉。

    无咎趁机便跑,转眼蹿到了数十丈外,轻轻松松冲出重围,而尚未远去,回头一瞥,又忙止步。

    广山与他的同伴,并未追赶自己,而是将公孙团团围住,俨然就是拼命的架势。而公孙手持玄铁重剑,左冲右突,根本奈何不了对方,反倒是疲于应付而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哦,公孙曾经杀了两个月族的汉子,被人家惦记上了,这是同仇敌忾,为兄弟报仇呢。

    无咎诧异之余,恍然大悟,随即凝聚神识,抬手一招。

    神识所及,神戒牵动。尚在拼杀的公孙,忽而失去身影。而广山等人不明所以,急忙四处查找,却见某人行迹鬼祟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旋即“呼啦”一下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耽搁,转身再跑。

    月族的汉子们,虽然身披星月甲,闪转腾挪间少了几分自如,而奔跑之快依然远远超过常人。但见一个个白晃晃的高大身影,挥叉举斧,脚步声隆隆作响,俨如一群银甲猛士,从上古穿越而来。人数或许不多,却声势非凡。

    绕过山岗,横穿山谷,翻越一片山坡,接着还是山谷。

    恰见十来个汉子,正在前方奋力追赶,再远处则是三道仓惶的身影,显然便是梁丘子师徒与黄元子。梁丘子与黄元子不愧是地仙的高手,逃命的时候也不含糊。而甘水子有师父照顾,一时安危无虞。

    无咎本要继续往前,眼光一闪,途中转向,奔着空旷无人处跑去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梁丘子三人,均非善与之辈,也就是说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且就此分道扬镳,以免纠缠不清而碍手碍脚。

    广山等人则是随后紧追,不依不饶的架势。

    数十里的山谷,转瞬即过。山峰挡路,左右皆有峡谷,却情形不明。

    而梁丘子等人已不见了踪影,显然是跑远了。

    无咎跑到山峰脚下,顺势左转。

    广山带人追到了二、三十丈外,继续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无咎一头扎入峡谷,抬脚便是十余丈,趁机加快去势,试图摆脱追赶。其纵起纵落之快,好似猛虎过涧,却少了该有的威势,反倒是显得极为匆忙、狼狈。

    峡谷有着百丈宽,两侧山峰峭立,却林木稀疏,远近荒凉如旧。

    无咎狂奔之余,不忘留意身后的动静。广山等人,已被甩到了数十丈外。他暗暗松了口气,旋即脚不沾地而全力疾驰。

    而仅仅是侥幸片刻,尚未摆脱追赶,原本宽敞的峡谷,突然变得狭窄起来。前方的十余里外,清晰可见一道绝壁挡路。

    哎呦,怎会又跑到了绝路上呢?

    无咎的心中叫苦,脚下却不敢停。而片刻之后,眼前已是绝壁高耸。却见右侧山石嶙峋,似有攀援之处。他看的真切,飞身扑了过去。恰于此时,“呜呜”风响。两把利斧,竟打着旋,凌空而至,恰好截断去势。

    “咦,飞斧——”

    月族的斧头,乌黑乌黑的,形同玄铁打造,尺余方圆,显得极为沉重而又锋利。被大力掷出,开山辟路,杀人夺命,岂不就是飞斧一般的凶恶存在!

    而正当错愕之际,两把斧头已分别到了后心与头顶。

    无咎躲避不及,急忙挥出狼剑抵挡。

    “锵、锵” 两声金戈交鸣,只觉得手臂一震,狼剑吞吐而回,竟然没有占到半点便宜。反倒是两股强大的力道袭来,势不可挡。紧接着他人“砰”的撞在岩石上,把持不住,直直坠落,又“扑通”屁股着地。

    唉,从来以为自己的力气大,如今终于遇到一群大力气。

    无咎翻身跳起,便要夺路而逃,却不想四位身披星月甲的汉子蜂拥而至,利斧、铁叉劈头盖脸砸了下来。而广山等另外四人,则是守在十余丈远外,显然要断绝他的念头,堵死他最后的退路。

    这群汉子并非莽夫啊,竟然攻守兼备而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硬拼,刚刚跳起,便抽身躲避,怎奈四位汉子身高臂长,只管抡起利斧、铁叉一个劲狠砸,简直就是躲不胜躲、而防不胜防。他顿时手忙脚乱,渐渐逼到峭壁的角落。偏偏又还击不得,招架不能,且地方狭窄逼仄,难以腾挪闪转。他也是急了,抬手祭出两张符箓,然后趁机扑到一人身前,而猛然拍出一只带火的巴掌。

    玄火雷印,扬名于幽冥界,可谓鬼族克星,必杀法门。且问问诸位,怕不怕!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符箓炸开,声势不俗,威力却不抵往日一成,旋即在铁叉横扫之下而崩溃殆尽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而带火的巴掌,玄火雷印,刚刚击中银甲,便倏然弹开,旋即力道反噬。

    无咎始料不及,手臂发麻,神魂悸动,狼狈后退。

    星月银甲,不仅刀枪不入,还能挡住法术神通,真的叫人难以置信!而玄火雷印,看来也只能对付元神,或吓唬、吓唬游魂野鬼!

    无咎尚自惊诧,一柄铁叉、两把利斧还有一张丝网,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再不能被这群汉子生擒活捉,否则,下场难料啊。而自己又着实不愿拼得两败俱伤,如何是好呢?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遭殃,无咎抬手抖出一道银光,瞬间已将那抛撒丝网的汉子的手脚给紧紧捆缚。尔后双手用力,顺势猛扯。对方挣脱不得,“扑通”倒地。他急蹿而过,堪堪冲出了围攻的阵势,趁机如法炮制,将一条蛟筋凌空乱舞。不过刹那,余下的三个汉子均被捆缚,奈何银甲稍显笨拙,一时难以挣脱,且彼此难以兼顾,旋即“扑通、扑通”相继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嘿,一巧破千斤!

    无咎尚未来得及有所庆幸,却见广山四人扑了过来,竟前后错开而形同阵法,显然是防备他故技重施。而倒在地上的四个汉子,已各自翻身爬起。

    这群月族的汉子,还真的招惹不得!

    无咎不敢迟疑,收了蛟筋,拔地而起,飞身抓住嶙峋的石头,直奔山顶爬去。

    广山岂肯作罢,叫嚷一声,带着伙伴顺着峭壁攀援而上,随后猛追……

    陡峭的山峰,高有数百丈。

    须臾,到了峰顶。

    人在高处,极目望远。四方晦暗,山峰绵延。天穹如旧,朦胧依然。

    而无咎尚未缓口气,广山等人已渐渐逼近峰顶。他回头一瞥,撒腿便跑。至于跑向何方,无暇计较。脚下一道丈余宽的山脊延伸而去,只管顺势往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广山带人爬上峰顶,恰见某人就在百丈外,犹自跑得欢快,急忙大呼小叫追赶……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前方出现一道十余丈宽的断崖。山脊,就此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无咎跑到断崖的边上,勾着脑袋左右打量。两侧同为悬崖峭壁,光秃秃的难以攀援而下。而广山等人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根本耽搁不得。他连连后退几步,旋即奋力往前,临近断崖瞬间,猛然飞身蹿起。

    人去如风,轻飘飘落在对面的断崖之上。

    无咎的双脚踏个实在,又洒脱走了几步。他并未忙着逃跑,反倒是含笑转过身来。而不过瞬间,他嘴角一咧而微微瞠目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道人影纵身飞起,直奔这边的断崖而来,虽力有不逮,中途坠落,却相继扑到峭壁上,随即各自挥舞绳索、利斧、铁叉,争相援壁而上。

    本想看个笑话,谁料这群月族的汉子的强悍远远出乎想象!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转身接着跑。

    前去不多远,山脊连续中断。所幸断崖相隔数丈与十余丈不等,纵身即过。而总是在山顶之上你追我赶,恰如行走在刀锋的边缘。稍有不慎,凶险莫测。奈何山峰陡峭异常,一时难以另寻去路。

    又是断崖。

    三、五丈外,只有一道道峰尖耸立在半空之中。形同剑芒倒竖,令人望而生畏。而不知不觉,脚下同为方寸之巅。

    无咎被迫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唉,本想翻山而过,走个捷径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无咎看着脚下只有数尺方圆的峰巅,神色无奈,转身回望,又禁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但见八道披着银甲的粗壮人影,在山脊上蹦蹦跳跳,朦胧的天光下,倒也蔚为奇观。而那帮家伙再次追到了百丈之外,想要停下来喘口气都不能够。

    哼,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真的以为我好欺负……

    无咎心生怨气,恨不得返身冲杀回去。而眼看着广山等人愈来愈近,他忙纵身飞起,堪堪落在几丈外的峰尖之上,脚下轻点,复又腾空而去。三番两次之后,横越数十丈。落脚处骤然宽敞起来,他不禁扬声笑道:“嘿嘿,广山,有本事追来——”

    而广山等人依然没有停顿,竟抛出绳索,稍稍缠住山峰,旋即借势飘荡而过。比起从前,追赶的势头更快三分。

    咦,这群汉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!

    无咎的笑脸一僵,转身往前,而没走两步,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左右再无山峰,哪怕能够落脚借力的剑尖之地也没有。唯有一道断崖,孤悬于二十余丈外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