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二章 拜见长者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蓝魂abc@百度、雨黄昏夜很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悬崖深壑无所惧,危难关头显身手。二十余丈也等闲,看我凌风直上九重天。

    我飞——

    无咎被一群月族的汉子逼到了绝峰险境,再也无路可去,眼看着一道断崖就在二十丈外,他咬咬牙关、抖擞精神,猛然张开双臂而纵身一跃。恰如雄鹰振翅而怒飞苍穹,矫健的身姿煞是洒脱轻盈。而不过十余丈,势头渐尽,人往下落,眼看着就要坠入茫茫的深渊。他收缩腰身,奋力一蹿,果然再次往前蹿出去五、六丈。而断崖犹在五丈之外,可望而不可即。他忙驱使所擅长的风行术,全然无用。而他想要故技重施,为时已晚,旋即带着呼啸的风声,直直往前斜冲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这般摔下去,数百丈高呢,不被摔死,也一定很痛、很痛。

    无咎的人往下坠,双手突然多出两道剑光,一紫一青,正是他的九星神剑之狼剑与乾剑。而刚刚剑光在手,一道峭壁迎面而来。他不加迟疑,双剑齐挥。只要将两把神剑插入峭壁,便可有所借力,然后攀援而上,重归断崖之巅。

    之前的月族汉子,便是用了这个法子。且如法效仿一回,小小的断崖又奈我何。

    无咎已想象着爬上断崖,到时候临渊而立,丢下一声冷笑,再不慌不忙的离去。嗯,很是从容不迫。不过接下来的一切,远远出乎他的所料。

    “锵、锵——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两把神剑狠狠扎向峭壁岩石,却并未发出“砰、砰”闷响,亦非“扑、扑”剑锋深入的动静,反倒是极为熟悉的金戈嘶鸣,旋即碎石迸溅,剑光弹起,双臂剧震,一股大力反噬而来。

    咦,神剑哦,即使威力不再,也足够锋利呢,却仅仅将光滑的峭壁,凿出两个浅浅的石坑?此处的岩石,缘何这般的坚硬?

    无咎察觉不妙的瞬间,已被反噬之力狠狠推开,旋即远离峭壁而再无凭借,从半空中一头栽落下去。

    唉,人算不如天算。纵然是倒霉,也是这般的曲折、跌宕,而又了无新意。

    无咎暗叫晦气,却不敢大意,急忙收起神剑,催动护体灵力。只听呜呜风响,景物变换,不过刹那,“砰”的落地。

    霎时碎石、泥土飞溅,砸出好大一坑。应该是个峡谷所在,怎会有三道熟悉的人影奔跑而来?

    不仅于此,远处另有一群白晃晃的大汉……

    无咎坐在土坑中,犹自感受着屁股的酸疼,而抬眼张望,又不禁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?”

    “道友,果然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你怎会后发先至呢,当有捷径,快快分享一二,不然难以脱困……”

    那三道由远而近的熟悉人影,正是甘水子、梁丘子与黄元子,各自神色慌张,显然是奔忙于逃跑的途中。而数十丈外的一群大汉,可不就是随后追赶的月族猛士?

    无咎慌忙跳起身来,揉着屁股,瞪着双眼,脸上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郁闷之色。

    费尽心机,无非想要摆脱飞卢海的三人。谁想拼命折腾许久,竟然再次相逢?

    缘分啊!

    眼看着那三人到了近前,无咎急忙又抬头仰望,恰见另外八道白晃晃的人影,正顺着峭壁从天而降。他暗暗叫苦,转身便跑:“诸位,有话回头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峡谷之中,逃亡中的四人意外重逢,没有欣喜,也顾不得寒暄,各自继续奔跑。而广山等月族的汉子援壁而下,与同伴汇合,倒是斗志昂扬,大呼小叫着追赶更忙。

    数十里的峡谷,转瞬即过。

    无咎带头窜出峡谷,左右张望,暗自权衡,是否再次尝试甩开梁丘子三人。而当他看向前方,不由得两眼放光而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咦,瞧瞧那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正前方的不远之外,乃是一个数十里方圆的山谷。而山谷之间,着环列八座白玉石塔。当中另有一座玉塔,高达三十丈,顶端设有平台,犹自五彩闪烁。远远看去,俨然便是一座庞大而又神秘的阵法。

    星月谷?

    一直想着想要再次返回星月谷,却被追赶过急,始终无暇分身寻觅,谁料机缘便是如此的神奇。

    那九座白玉石塔的所在,正是星月谷啊。

    让无咎为之心动的,便是当中石塔之上的圆形之物。记得长者说过,月族早有记载,量劫降临之时,天地结界打开,驾乘月光之辇,重返故土,等等。

    如今浩劫未至,天地结界尚在。返回月族故土,应该只是空想。

    而倘若借助那月光之辇,返回地上呢?

    这也是暗藏许久的一个念头,便是夺取星月谷的月光之辇,逃出地下蟾宫。至于能否成功,总要尝试一回,方能知晓。而心动,不如行动,行动,便在当下!

    犹如黑暗之中寻觅了万年之久,这一刻终于有了光明与方向。

    无咎顿时精神百倍,去势如飞。

    梁丘子三人,皆不明究竟,只当便宜,随后紧跟。

    再远处的二十多个月族汉子,则显得更为急切,各自撒开双腿,狂追不舍。转瞬之间,到了山谷之中。而对方的两位老者与女子倒也罢了,那个年轻人跑得太快,淡淡的身影离地数尺,便如一道旋风疾掠而去。尤为甚者,他竟然直奔当间的高塔……

    名为广山的月族汉子,似乎有所猜测,愤怒之下,昂首发出一阵大吼。

    吼声未落,他本人,连同另外三个大汉,伸手褪去铠甲。看似坚不可摧的星月银甲,竟颇为轻软,瞬即褪下,并被卷成一团背在身后。四人没了束缚,去势猛然加快,各自举斧挥叉,全力追赶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座三十丈的白玉高塔就在眼前。上下台阶有序,瞬息便可登顶。而顶端的圆形之物,兀自包裹在五色闪烁的光芒之中而倍显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纵身飞跃,轻轻落在玉塔半腰台阶之上。登顶在即,他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只见梁丘子的手中抓着甘水子,与黄元子并驾齐驱,双双赶到了塔下,来势之快很是出人意料。另有四位大汉,褪了银甲,同样抵达塔下,却没有理会飞卢海的三人,而是飞身直上,并怒声吼道——

    “月族禁地,不容外族踏足半步,滚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出声的汉子,极为粗壮,即使比起公孙,只怕还要高出半头。简朴的麻布裹在身上,根本遮不住他铜色的强健的筋骨。尤其他手中挥舞一双铁斧,更如神人天降一般而凶悍异常。

    广山,名如其人!

    无咎不敢大意,急蹿而起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人到塔顶。

    只见塔顶五彩闪烁,竟为五色晶石铺就,或有禁制笼罩,莫名强大的威势蓄势待发。而突破塔顶禁制的瞬间,浓郁的仙元之气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五色石?

    塔顶的石台,三、五丈大小,竟然铺着厚厚的一层五色石,怕不有万千之数……

    月光之辇?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另有一个两、三丈方圆的白玉圆盘,静静摆放在五色石的当间,上面布满星图,与晦涩的符文,显然嵌有符阵,一时用处不明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脚落在塔顶,犹自眼花缭乱而心绪难抑。

    天呐,这么多的五色石。倘若尽数吸纳其中的仙元之气,恢复曾经的修为,将轻而易举。还有白玉圆盘,也就是月光之辇,一旦启动,莫非便可穿越星域,而遨游天外……

    无咎左右环顾,禁不住面带微笑而遐想翩翩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两道利斧与一柄铁叉破风而至。凌厉的杀机,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广山与一位同伴,纵身飞上塔顶,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,双双摆出拼命的架势。另外两个褪去银甲的汉子,则是适时挡住了梁丘子三人。余下的众人,蜂拥来到塔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月族禁地,玉塔之巅,四位外族人终于陷入重围而再难逃脱。某人的费尽心机,或亦将功亏一篑!

    梁丘子师徒与黄元子,距离塔顶一步之遥,彼此面面相觑,皆神色疑惑而又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若非跟着来到此处,尚不至于陷入绝境。为何要一路跟来呢,因为某人跑得欢快?而大祸临头,且看他如何遭殃……

    “且慢,有话好说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人在塔顶,面对强大的攻势,以他的本事,稍加躲闪不难。而脚踩着五色石,根本舍不得挪步。尤其是浓郁的仙元之气透体而入,迟滞许久的法力修为顿然随之运转不休。眼看着利斧、铁叉就要落下,他忙大喝一声。而广山与同伴不予理会,更不想与他啰嗦。他心急无奈,灵机一闪,猛然张开双手掐动法诀,旋即右掌高举而凌空变指,狠狠一点——

    “逆转乾坤,我夺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点光芒凭空而出。像是深潭涟漪,瞬息搅动亘古沉寂。与此瞬间,呼啸而下利斧、铁叉竟猛然停顿,旋即带着两道人影倒飞出去,极为的诡异莫测。而莫名的威势刚刚超出塔顶所在,震荡的法力涟漪又倏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哎呀,若非禁制所限,难以施展神通,否则我的夺字诀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犹自愣在原地,连声惋惜。塔顶的三、五丈方圆之内,铺满五色石,法力修为无碍,而越过此界,所施展的神通旋即消弭无踪。不过,他惋惜之余,却咧着嘴角,并笑出了声。苦修多年的夺字诀,始终不得其法,而今日此时,竟意外顿悟。窃喜之情,可谓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不过,法力神通,仅限于方圆之内。而这群月族的汉子,始终纠缠不去。打又打不得,逃又逃不脱。如此窘境,依然叫人无奈啊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广山与同伴落在塔下,非但没有离去,反而再次急蹿上塔。

    而他却于塔顶的丈余外止步,竟抱起双拳而恭敬出声:“广山,拜见长者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