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四章 星月之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599126、书友5375633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群汉子,围着玉塔。

    塔顶之上,另有四人,围着当中的白玉圆盘,犹自来回打量而又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就是月光之辇?

    据说,凭借此物,便可在量劫降临之时,天地结界打开之际,穿越地下深处,而直达九霄云外?

    无咎抢夺了五色石之后,及时拦住了梁丘子三人的举动。他不怕毁坏玉塔,而是怕殃及月光之辇。而上下左右查看片刻,依然弄不清其中的玄机。见广山仍未返回,他轻轻抬起一只脚。而脚掌尚未落下,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不敢莽撞!”

    “梁丘老弟所言有理,倘若此物能够破碎虚空,必然玄妙异常,且多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见无咎踏上白玉圆盘,忙出声劝阻。不过,二人话虽如此,却争先恐后跳了上去。其中的梁丘子,还不忘伸手扯着甘水子,唯恐机缘降临之时,再眼睁睁错失便宜。

    无咎却又收脚退了回去,继续低头凝神打量。

    梁丘子三人站在圆盘上,尚自小心翼翼,而脚下未见异常,旋即各自松了口气而出声催促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快快启动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,莫再耽搁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啊,时不我待,借此机缘,直达天外仙境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启动阵法?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一脸茫然,却见三人期待不已,诧异又道:“三位要去天外?仙境?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愿前往天外,暂且随你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无暇分说,急道:“你是月族长者,传承在身,开启阵法,还不是轻而易举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哑然失笑,看向右手。倘若不加念动,掌心空空如也。此前的月光之印,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。他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狗屁的传承,无非贪饮几杯,给我盖了一个欠账的戳,想要从此赖上我罢了。而除此之外,皆懵懂不晓。你我都被那白胡子老头,给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,总是这般与众不同,而纵然是信口胡扯,偏偏叫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面面相觑,随即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“且罢,阵法而已,传承至今,或有不同,却同源同宗。即使这月光之辇,亦当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加尝试,必有开启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乃是地仙高手,修为精深,通晓诸般法门,旋即不甘示弱,各自大显神通。

    塔顶的方圆之内,法力修为无碍。随着一道道法诀祭出,白玉圆盘顿时有所牵动,并为之呈现符文而光芒闪烁。看来万法归宗之说,并非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以为法奏效,备受鼓舞,继续加以尝试,指望着能够启动月光之辇。

    塔上塔下的汉子们则是连声叫嚷,试图冲上塔顶。却见无咎独自站在一旁,并未阻拦那两位老者的举动。众人只得忍耐,却兀自挥舞着手中的铁叉、利斧,宣泄着心头的愤怒与不满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整个塔顶,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之中。而所期待的月光之辇,虽呈现符文,显得颇为异常,却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梁丘子一边掐诀催动法力,一边诧异道:“不该有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也是糊涂不已:“开启法门,大致不差,莫非还要独门手诀,否则难以开启月光之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塔顶的边缘,默默看着两人施法,他双眉浅锁,仿如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远处传来一声大喊——

    “不得妄动月光之辇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广山带着两个同伴去而复返,远远的便大声叫嚷。除了长者,他应该是月族中,仅有的一呼百应的为首之人。只要他竭力阻拦,莫说开启阵法与月光之辇,只怕根本没人能够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、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与我二人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见机不妙,忙要跳下月光之辇,唯恐惹祸上身,还不忘撇开干系而以示自家的清白。

    没法子,谁让无咎顶个莫名其妙的长者头衔呢。一旦遭遇意外,说不定还要指望他的庇护与包容呢。谁料关键时刻,对方再次举动反常并语出惊人——

    “都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无咎的突然出声,使得甘水子、梁丘子与黄元子皆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无咎,相处多日,你怎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,冤冤相报何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你我同为飞卢海的修士,岂能不顾乡土之情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只当某人借机报复,慌忙求情辩解。

    无咎却猛然挥手,凛然命道:“全力施法,助我开启月光之辇——”

    只要他正经说话,自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度。那是百战生死的杀气,历经风雨的淡定自若,却常常掩藏在笑容中,俨然一个不求人懂而我行我素的样子。

    广山带着同伴大步跑来,愈来愈近,喊声不止——

    “诸位退出禁地,我有说话,长者已逝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却慌忙换了个眼神,与甘水子返身踏上白玉圆盘,并各自掐动法诀,再次尝试强行开启阵法。三位仙道高手,全力施展法力,虽不通门径,却牵动法阵,而使得整个塔顶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虚踏,拔地而起,转瞬到了圆盘之上,恰好位于三人当间。凌空瞬间,他左手掐出一个古怪的印诀,右手翻转,拇指掐着中指而就势轻轻一弹,口中冷冷出声:“三才就位,仙指赐恩,夺天之命,既寿永昌——”

    三人忙碌之际,上下张望。

    梁丘子失声道:“咦,仙指赐恩……

    黄元子恍然道:“他所施展的,正是月族神像的手印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高手看得清楚,无咎摆出的架势,与此前山谷中的月族神像极为相仿,所掐出的手印,更是毫无二致。却不知是手印奏效,口诀神奇,抑或是四人合力之下,一时巧合而机缘陡降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夺天之命,既寿永昌”八字真言出口的刹那,塔顶之上顿然爆发出一束强大的五色光芒。与之瞬间,一股莫名的威势霍然横扫八方。

    尚在塔上守望的汉子,以及刚刚冲到塔下的广山与两位同伴,无不大惊失色,随即便如狂风横扫而纷纷离地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山谷四周,另外八座玉塔,相继光芒爆闪,犹如星灯怒放而在此一刻。

    梁丘子、黄元子与甘水子,皆僵立不动,忘了施法,一个个瞠目错愕。

    却见无咎依然离地丈余高悬,冷冷俯瞰四方,猛然昂起头来,乱发衣衫随风飞扬。他左手持印,再次翻转右手而向天一指:“昨昔踏月而来,今朝飞天而去。月光之辇,起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威势,令人敬畏、仰止。他的话语,声震四方,便好似神祇的昭告,天地万物为其所动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尚在横扫盘旋的五彩光芒,猛然收归塔顶而冲天直上。而三人脚下的白玉圆盘,符文闪动,随之迸发出银色的光芒,随之缓缓腾空而起。梁丘子师徒与黄元子,又惊又喜而愕然莫名。

    月光之辇,终于开启?

    九天之旅,就此成行?

    辛苦修炼多年,一朝飞升在天……

    “喀嚓——”

    尚在飞升的月光之辇,突然崩碎。

    “哎呀,似乎法力不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怪他抢了晶石,毁了法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位老弟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与埋怨声刚起,玉屑崩落,而一束银色光芒,却裹着四道人影冲天而去。转瞬撕破虚无,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而偌大的山谷中,依然威势笼罩。九道大小各异的光芒,犹自闪烁不停而直插天穹……

    “唉,星月谷与月光之辇已毁,你我躲在此处,今生今世,只怕再难重见天日!”

    广山已从地上爬起,满脸的苦涩。而他震惊片刻,已回过神来,随即叹了口气,继续自言自语:“据传,星月谷开启,至少维持一月之久。而如今浩劫未至,月光之辇损毁,星月之途或能维系一日,这也是我月族最后的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闻声,在场的汉子们纷纷聚拢而来。

    山谷中的九道光芒,依然在闪烁生辉。或也堪称万千年来难得一见的天地奇观,却令人揪心而又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广山看向左右,扬声道:“诸位兄弟,听我一言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肃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内,将阖族老幼尽数召唤于此!”

    广山神情凝重,又道:“我要带着族人离开蟾宫,走出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旋即纷纷点头而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广山见兄弟们懂得他的良苦用心,稍感欣慰。他抬手一挥,果断道:“且命族中老少抛开所有拖累,只带保命之物!”

    在场的汉子们不敢耽搁,相继离去。

    广山则是仰望着山谷中的九道光芒,心头倍感沉重与迷蒙。少顷,他又是暗叹了一声,这才甩开大步,直奔相邻的一座山谷。

    须臾,两座石像就在眼前,长者的遗骸,犹自委顿在地。

    广山走到近前,跪地叩拜。

    他解下背后的包裹,里面是他的星月银甲。将包裹稍加整理,再次紧紧背在肩上。又取下腰间的两把利斧,在近旁的空地间用力劈砍。碎石迸溅,一个石坑呈现出来。他返回抱起长者的遗骸放入坑中,以土石掩埋而堆砌成丘。

    之后他便默然伫立,独自静静守候。

    两尊石像,一堆石丘,见证着曾经的岁月,一段古老而又漫长的时光。从此以后,不知有没有人知晓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