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五章 从长计议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壬寅。

    据古法纪年所载,天干之壬属阳之水,地支之寅属阳之木,岁在壬寅,水生木相生,利猛虎生威而蛟龙出海。也就是说,壬寅年,应该是个好年头。

    而这年的飞卢海,却出了两件大事。

    玄明岛的梁丘子师徒,与黄明岛的黄元子,在海神岛失踪了。两个地仙高手啊,说没了,就没了。玄明岛的卫左、覃元,带人寻找月余,依然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当然,那个玄明岛的仇人也跟着失去了下落。

    再一个,地处偏远,且已安宁了数千年的飞卢海,竟然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,以致于惊动了卢洲本土,等等。

    如上两件大事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同年的七月间,海上再生奇观。

    某日,一片人迹罕至的海域上,突然掀起九道旋风,竟从海面上裹起九道巨大的水柱而直冲天穹。俨如九条巨龙出水,极为的诡异而又壮观非凡。凡俗有个说法,龙吸水。巨龙倒是没见现身,那数百、上千丈之高的水柱却是真真切切。如此天地异象,没有瞒过飞卢海的修仙高手。而当众人从远方赶来,已是小半日过去。但见乌云消散,巨龙崩溃,除了海面上咆哮的浪头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众人暗暗称奇,却又无从寻觅,且另有牵挂,相继匆匆离去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片海域的数百里外,偏僻的礁石小岛上,一个天然而成的洞穴内,四位劫后余生的同伴,尚自神情各异而心绪不同。

    洞穴只有两、三丈大小,半截没入海面之下,当一个浪头打来,整个洞穴顿时淹没在海水之中。片刻之后,海水“哗啦”退去。但见洞外的天光,慢慢转暗;咆哮的涛声,依然不止不歇。而除此之外,远近再无异常的动静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阴暗的洞穴内,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嗯,料无大碍!”

    “师尊,你我已从地下蟾宫,返回到了飞卢海?

    “嘘!不管是蟾宫,还是月族,以后切莫与外人提起,以免惹祸招灾!”

    “哦,方才有高人现身,其中好像还有飞卢海的几位前辈,倘若追问你我的来历,着实难以分说,所幸均已远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与黄兄担心所在,暂且躲藏……”

    “梁丘老弟,众多高手相约齐聚于此,很不寻常啊,眼下天色已晚,你我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两位老者与一位女子,正是梁丘子、黄元子与甘水子。几个时辰之前,尚在地下蟾宫的星月谷中,借助月光之辇,意外开启了星途之旅。谁料根本未能抵达天外,便随着旋风巨浪而坠落在海面之上。尚自晕头转向,忽而察觉几道强大神识横扫而至。一行不敢莽撞,就近躲到海岛之下,只待状况消失,忙又潜入洞穴而另行计较。而三人悄声商议之际,不约而同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洞穴内,还有另外一位年轻的同伴。

    只见他半倚半躺在不远处的礁石上,抓着个小巧的玉壶,一口接着一口饮着酒,兀自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换了个眼神,不由得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“无咎道友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我二人已帮你躲过一劫,不知你该怎样偿还呢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人,便是无咎。之所以躲在此处,亦属无奈。四周状况不明,且梁丘子三人举动诡秘。为了谨慎起见,他也只能随机应变,却心绪烦乱,索性一个人饮起闷酒。

    与其想来,能够借助地下的九塔法阵,重返地上,固然侥幸,却让他略感失望。竟然再次返回飞卢海,诸多的麻烦亦将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此外,与班华子、姜玄有约在先,只要能够顺利逃出玄明岛,前往丽水岛碰头;倘若出了意外,三人便前往黄明岛相聚。而如今时隔数月,也不知他二人的情形如何。

    再一个,有关月族的种种神秘,让他好奇不已。犹还记得,在部洲蛮荒所见到的九塔法阵、石头城、乞世山、王者之杖,等等,均与月族有关。即使那八字真言,也仿佛暗合月光之辇的开启法门。

    更加神奇的是,不仅得到了月族先祖的月光之印,而成为了星月一族的至尊长者,至今依然叫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莫非自己骨骼清奇,故而机缘恩宠?

    怎么会呢,自己除了相貌差强人意,口才尚可,而论起根骨、心智,只怕比起阿三也多有不如呢。

    哦,想必是贪饮了三杯月髓的缘故?

    那个白胡子的老头,亲口说过,寒月玉髓,乃上古的宝物,他饮了一杯,便活了三百多岁。而自己连饮三杯月髓,于是月族的先祖也分不清真假,便匆匆传下月光之印,唯恐月族断续了传承?

    嗯,大抵就是如此!

    而月光之辇,虽然破碎,撕破虚空的动静,却是颇为惊人。竟惹来前后几批高手,其中似乎还有更为厉害的高人?梁丘子与黄元子也是足够谨慎,竟一同躲藏而不敢现身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两个老家伙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想着心事,循声一瞥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双双起身,笑容不善。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一挑,满不在乎道:“两位要财,还是要命?”

    洞穴内浸着海水,潮湿而又逼仄。稍有动作,狭窄的所在顿时杀气震荡而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梁丘子尴尬不语。

    黄元子依然笑着,很是随和的口吻:“呵呵,尚不至于。只是结伴历险,彼此并无二致,你却满载而归,总要分润一二而方显人理常情!”

    此地没有蟾宫的禁制,他与梁丘子的法力神通早已恢复如初,并各自散发出地仙高手的威势。他说到此处,理所当然伸出两根手指示意道:“将你抢得的五色石,一分为四。再将月族的传承,悉数相传。而老夫向你许诺,不伤你性命,也不会与人提及此事,你看如何呀?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随和,且循序善诱,颇具高人风范。而毋容置疑,他分明在敲诈勒索。

    无咎坐起身来,收了酒壶,瞪大双眼,很是吃惊道:“两位有言在先,过往恩怨一笔勾销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拈着胡须,笑声得意:“呵呵,彼时不计恩怨,倒也属实,而如今重返飞卢海,则当另说!”

    其言下之意,此前的承诺,并无虚假,却仅限于地下蟾宫。如今重返飞卢海,曾经的恩怨仍将继续。倘若斟词酌句计较起来,竟也毫无破绽。而阴险狡诈的嘴脸,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哼,老儿无耻!”

    无咎暗哼一声,断然道:“恕难从命……”

    洞穴的另一端,有人低头躲避。那是甘水子,她似乎不知如何面对此情此景。

    而黄元子依然不依不饶:“小子,你不肯让出五色石,暂且罢了,而月族传承,你却不该私吞啊?”

    “何来月族传承?”

    “月光之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道印记罢了,与传承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无关,你怎能逼退月族猛士,开启月光之辇?尤其你口诵咒诀,分明大有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才就位,仙指赐恩,夺天之命,既寿永昌?”

    无咎张口道出了所谓的咒诀,惊得黄元子与梁丘子急忙催动灵力护体并神情戒备。他却微微冷笑,嘲讽道:“这段话纯属瞎蒙,送与两位便是!”

    “不!咒诀之外,一定另有玄机。譬如那月族神像的手印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倒是精明,紧逼不放。

    “哼,欺负人呢!”

    无咎撇着嘴角,两眼中精芒闪动:“我纵使百般分说,也挡不住两位的穷凶极恶。而我若是不从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黄元子的笑脸一沉,有恃无恐道:“莫要逼迫老人家用强,否则悔之晚矣……”

    狭窄的洞穴,方寸之地,在他看来,任何一个强大的贼人都难以逃脱。何况两位地仙高手联手对付一个人仙小辈,输赢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似乎怕了,举起双手,像是施礼赔罪。而他却突然左手掐印,右手的拇指扣着食指而轻轻翻转。

    黄元子蓦然一惊,已是剑光在手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甘水子,亦忙全神戒备。师徒俩,同样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曾亲眼目睹,在星月谷的玉塔之上,某人正是凭借如此一式神通,在危急关头逼退了极为强悍的月族猛士。此时此刻,他要再次大显神威?

    而无咎摆足了架势,却引而不发,咬牙切齿,冷冷道:“倘若我今日不死,来日必将登门拜访。届时,莫怪我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他极少说出狠话,此时依然轻描淡写。而愈是如此,愈是令人胆战心惊。他的神通百变,诡计多端,谁也不敢断定,接下来又将发生什么。而一旦他登门报仇,则血雨腥风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甘水子早已忍耐不住,急忙出声:“师尊,若非他屡次相救,你我断难脱困,岂能恩将仇报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似乎有所顾虑,摆了摆手:“没人要杀你,何必如此呢……”

    黄元子始料不及,扭头道:“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争执之际,光芒闪动。与之瞬间,洞穴内少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下一刻,洞外的海面上有人扬声道:“三位,后会有期——”

    黄元子便要动身追赶,却被梁丘子伸手阻拦。

    “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倒也无妨,却不能不为弟子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被他吓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!难道兄长没有察觉异常,我是说飞卢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从长计议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