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六章 寻找无咎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喔呐呐、舒迷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当七月,草木繁盛时节。

    而这日的清晨,雾霭未散。偏僻而又寂静的山谷中,跑来一群人影。足有六、七十人,却多为妇孺老幼,背着包裹,拎着棍棒,一个个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两道踏剑的男子急追而至,竟是两个筑基修为的高手,怒声大喊:“何方妖孽,竟敢入侵我霍山岛!”

    喊声未落,剑光呼啸。

    奔跑中的人们,更为惊慌。几个健壮的妇人与少年挺身而出,各自挥舞棍棒抵挡。

    而飞剑的锋利,出乎想象,旋即“砰砰”斩断了棍棒,又接连穿过两个妇人与一个少年的身子。顿时血光迸溅,惊呼声响起一片。妇孺老幼们竟不顾生死,争相返回拼命。

    两个修士踏剑悬空,面带狞笑,催动飞剑,便要大肆杀戮。

    正当危急关头,不远处的丛林中,突然冲过来几道粗壮的人影,竟纵身蹿起十余丈高。

    两个修士始料不及,急忙腾空躲避。谁料铁叉、利斧破风而至,异乎寻常的迅猛。护体灵力“喀嚓”崩溃,肉身随之四分五裂。一对筑基的高手,瞬间身陨道消。或许两人死得有些糊涂,那几个汉子虽然个头高大,却是肉体凡胎无疑,怎会如此的厉害?

    粗壮的人影落地,其中的一个汉子伸手抓住两把利斧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是二十多位粗大的汉子从林中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广山大哥,那几个懂得仙法的异族欺人太甚,已被尽数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颜理兄弟,那是一群修士,不要称呼异族,以免露出破绽!”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!而我族人死伤甚众……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为首的汉子,正是广山。星月谷生变之际,他当机立断,带着族人踏入法阵,离开了地下蟾宫。之后随着旋风落在一个海岛的山谷中,被岛上的修士发现。对方见月族身躯高大,来历诡异,只当妖孽入侵,随即驱赶砍杀。广山被迫无奈,只得带着兄弟们断后,而纵然如此,族中的老幼还是死伤惨重。再加上几位年迈的族人唯恐拖累,而不肯离开蟾宫。历经劫难的星月一族,如今只剩下九十多人。

    刚刚罹难的三位族人,躺在草丛中,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众人聚拢而来,看着同伴的尸骸,有的叹气,有的轻声抽泣,有的神色茫然,有的则是用力抓着手中的铁叉而愤愤难平。

    “广山大哥,且想个法子,再这般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颜理,月族的汉子,与广山的身高个头相仿,裹着麻布衣衫,浑身上下肌肉横突,显得极为的强壮。他将手中的铁叉“砰”的戳在地上,两眼微红,胸口起伏,恨恨道:“再这般下去,要亡族了!”

    月族的成年壮汉,仅有二十多位。余下的不是老者,便是妇人与孩子。正如所说,倘若再次遭遇意外,传承至今的星月一族,说不定便要就此灭绝。

    广山默然伫立,神情凝重。片刻之后,他摆手示意。众人掩埋了尸骸,继续奔着山谷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日光明媚。

    一个幽静的山谷,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山谷的四周,另有洞穴、潭水环绕。且山峰阻挡,进出隐秘。浅而易见,这是一个适宜避难、隐居的所在。

    广山吩咐众人就地歇息,又请教了族中的老者,然后留下半数的汉子担当守护之责,并妥为交代。而他本人,则是带着颜理等十一位猛士,重新整理行囊,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山谷。不过他临行前,丢下一句誓言。

    不管日后能否返回故土,他都要带着族人们,走出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为免族人遭到侵扰,他要铲除岛上的强敌,以绝后患。至于海岛又位于何方,他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离开了地下蟾宫之后,他与他的族人,再无退路……

    十二个汉子,穿行在深山密林之中。途中不是高高飞跃于树冠之间,便是从沟壑山石上一飞而过。一个个矫健的身影,敏捷的身手,倘若抛开神通不论,与修仙的高手也没两样,

    傍晚时分,顺着炊烟的方向,寻到了海边。此处有成片的村落,还有高大威严的庄院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庄院中有踏着剑光的人影出没。

    广山没作耽搁,命兄弟们换上星月银甲。而一行尚未靠近庄院,便有三个踏剑的男子带着一群修士冲了出来。他挥动双斧,大吼一声扑了上去。兄弟们紧随其后,奋勇当先。

    霍山岛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据说是外敌入侵。庄院的主人很是震惊,商议之后,便要召集人手,彻夜搜寻追杀。谁料这边尚未动身,对方已率先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那又是怎样的一群外敌?

    但见十二道人影,皆有一丈二、三的高大粗壮,身披亮银铠甲,手持铁叉、利斧,抬脚纵跳如飞,浑似神人天降而凶猛异常。

    霍山岛的主人,是个中年男子,人仙四、五层的修为,素来自命不凡。他只当遇到了一群海上的流寇罢了,并未放在心上,而亲眼所见,很是吃惊不已。却见对方并非修士,他旋即大怒:“何方妖人,竟敢欺我霍山岛,杀无赦——”

    剑光出手,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随行的庄院子弟稍稍慌乱,旋即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双方对撞。

    剑光击中银甲,“哧溜”荡开。紧接着又是火光闪烁,剑芒如雨。而身披银甲的人影,依然毫发无损。旋即利斧纷飞,铁叉横扫。顿时鬼哭狼嚎,血肉迸溅……

    庄院的主人,本想着攻势所致,必然摧枯拉朽,所向披靡,却没想那诡异的银甲,竟不畏水火而刀枪不入。闪念的工夫,随行的子弟已被一个接着一个砸翻在地。他察觉不妙,便要设法应对。忽见两个汉子拔地而起,直奔自己扑来。他冷哼一声,抬手弹出一缕真火,并驱使飞剑,来个迎头痛击。而一张丝网凌空撒开,竟然挡住了强大的真火。与此刹那,两把利斧呼啸而至,力道之大难以想象,来势之快更是惊人。一把利斧“锵”的震飞了飞剑,紧接着一把利斧又“砰”的砸中右腿。他竟然吃禁不住,摇摇欲坠,尚未施法躲避,一道绳索趁机缠住了腰身而狠狠往下一拽。

    如此法门,闻所未闻,这般凶悍、且又层出不穷的招式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庄院的主人已是惊慌难耐,匆忙隐去身形,而尚未试图摆脱,丝网从天而降。他再也无路可去,又挣扎不得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失声大喊:“诸位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听懂他的叫喊,只有利斧狠狠劈下。护体灵力“喀嚓”崩溃,整个人顿时被劈成几截。一个金色的小人,从模糊的血肉中挣扎而出,还没来得及逃出丝网,却被一只大脚碾得粉碎……

    广山收起绳索,抓起利斧,与一旁的颜理兄弟点了点头,双双吐出一口闷气而看向四方。

    余下的十位兄弟,尚在追杀劈砍。两个踏剑的修士,早已成了地上的死尸,随行的二十多个修士,也随之丧命殆尽。晚风吹来,血腥呛人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十二道身披银甲的人影再次凑到一起。

    夜色中,只听广山出声道:“只杀与我为敌的修士,不杀无辜凡俗,且攻入庄院,将日常所用搬回山里。即日深居简出,务必要学得本地方言,打听具体所在,半个月后随我远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为何故?”

    “寻找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一日清晨时分,朝霞似火。

    人在礁石之上,抬眼看去,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染了一层耀眼的血红,便仿佛跳动的火焰而煞为壮观。再有火红的日头遥相辉映,天地之间更添几分瑰丽的景色。

    无咎舒了个懒腰,嘴角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所在的礁石,只有十余丈的方圆,虽寸草不生,且颇为荒凉,而能够落脚歇息,足矣。

    昨日摆脱了梁丘子三人,没敢耽搁,掠着海面,疾行了半宿。恰见浪涛之中露出一截礁石,就此停下。而后静坐了一日一夜,总算是养足了精神。接下来又该往何处去呢,倒是要思量一番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轻扬,一把晶石的碎屑随风落入海中。他闭上双眼,兀自一脸惬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番地下的蟾宫之行,收获匪浅。

    抢得上万的五色石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当时唯恐毁了星月谷的法阵,没敢贪心。否则月光之辇难以开启,那才是自讨苦吃呢。而自己并不想前往什么天外仙境,索性借机抢得五色石,以减弱法阵的威力,一番周折之后,终于返回地上而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而即便如此,所得的五色石也有五、六千之数。足够多了,相当于数十万的灵石。一旦将其吸纳殆尽,恢复地仙圆满的境界应该并非难事。倘若侥幸,一步踏入飞仙也未可知,嘿嘿!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还要与班华子、姜玄碰头。

    为何要寻找那两位小伙伴呢,因为他二人知道穆源的下落。为何要寻找穆源呢,因为他是星海宗的弟子。而他一个逃亡海外的仙门弟子,竟然于飞卢海各地设有店铺,且结交甚广,是不是有些反常……

    此外,还有梁丘子与黄元子。那两个老家伙,过于精明。

    从他二人的举动看来,似乎飞卢海不太平静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