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七章 恶鬼难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天朝撸管少女、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方,出现一个海岛。

    一位年轻的青衫男子,踏着剑光,掠过海面而来。其黑发披肩,剑眉星目,五官清秀,正是无咎的模样。他养足精神之后,动身寻到了此处。他要找到有人烟的地方,打听一二,获悉所在,再设法前往丽水岛,或黄明岛,以便与班华子、姜玄碰头。

    寻了半日,终于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他却放慢去势,神色狐疑。

    小岛,只有十余里的方园,树木覆盖,白沙碧波环绕,远远看去,倒也景色怡人。尤其是明媚的日光之下,老树遮掩,水湾静谧,所停泊的三、五条小船更是别添几分生趣。

    而神识之中,整座小岛却是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无咎往前虚踏几步,一紫一青两道剑芒在脚下微微闪烁,旋即凌空直上数百丈,而远近四方并无异常。片刻之后,他缓缓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人在海滩之上,岸边的村落尽收眼底。而不管是海边,树林,还是村落,皆不见一个活人,唯有凉爽的海风带着隐约的死气与血腥迎面吹来。

    海滩的尽头,老树遮掩之下,便是二、三十间石屋与草棚组成的小小村落。一切简陋古朴,寂静如初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海滩上,没有挪步。

    神识之中,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草丛中,树林间,屋内、棚外,躺着数十具死尸,男女老幼皆有,死状却似乎大同小异。遑论如何,整个村落,被人屠戮殆尽,竟然没有留下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一群手无寸铁的凡俗,得罪了怎样的仇家,才会惹来灭村之祸?

    而飞卢海,乃教化之地,修仙者的道场,并非部洲的蛮荒。又究竟是谁,干下这丧尽天良的勾当?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抬脚跳上海边的一条木船。

    两、三丈长的木船,近海打渔尚可,却难以远航。而此时的船舱中,却躺着两具死尸,一个中年男子,一个半大孩子,显然是对父子,皆脸色青灰而肢体干枯,仿佛死了许久的样子。只是酷夏时节,海边潮湿,尸骸隔日便会腐烂,而两人并非如此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船头,蹲下身子,打量着船中的遗骸,他不由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不管是眼下的父子俩,还是村里的男女老幼,均不见刀剑的创伤,死得极为诡异。不过,倒是与耗尽精血元气的情形相仿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猜疑,神色一动,从船头站起身来,昂首远眺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两道踏剑的人影出现在半空中。是两个中年男子,筑基七八层的修为,或在巡弋,忽有发现,旋即急冲直下,双双诧然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北莫岛地处偏远,果然未能幸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人在此?”

    无咎只当来者不善,两眼中闪动着杀机。他并非好杀之人,却见不得无辜的凡俗惨遭屠戮。谁料对方的言行举止,出乎所料。他微微一怔,随声道:“本人……来自玄明岛,途经此处,请问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中年男子冲到近前,并未落下,而是踏剑盘旋,极为的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玄明岛的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将你当成鬼族中人,你后悔晚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多问,又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就此往南两日路程,便是地明岛。之后何去何从,只当有人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,快快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驱赶之际,摸出一枚玉简捏碎抛向空中。

    那是传音符,或禀报,或召集人手,说不定下一刻,便会有大批修士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藏起疑惑,拱了拱手,脚踏剑芒,腾空而起。脚下的小船微微震荡,舱中父子俩的遗骸也似乎跟着微微摇晃,便好像在倾诉所遭受的劫难与不公,又好似在无声感叹着生命之轻……

    不消片刻,喊声又起——

    “道友,缘何看不透你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道号,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已到了数百丈外,回头一瞥,旋即展现出筑基四、五层的威势,扬声答道:“我乃……班华子,两位道友,告辞——”

    “故作神秘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以为他是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男子犹在海滩上盘旋,并眺望远方而神色焦虑。

    “你我晚来一步,北莫岛并未幸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偏远的海岛为数众多,想要一一内迁,又谈何容易,何况多为凡俗之辈,即便遭劫亦属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能想到鬼族入侵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无咎呢,更是出人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咎已到了百里之外。他一边踏剑疾行,一边暗暗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幸亏那两个筑基高手不认得自己,轻轻松松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不过,鬼族入侵飞卢海?

    所谓的鬼族,莫非便是之前在地下遇到的那群鬼汉?而为了寻找自己报仇,竟然从地下追到了飞卢海?

    恶鬼难缠啊!

    料也不差。

    海岛小村的凡人遗骸,可不正是被吸尽了精血魂魄而亡的惨状?

    冲凡人下手,怎会如此歹毒?

    且前往地明岛,待打探清楚之后,再行计较不迟。而三个月前,尚在海神岛,如今重返飞卢海,却来到了地明岛的海域?记得海图描绘,两地一南一北。总不能这般赶往地明岛,若是遇到熟人,只怕不妙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卢海,有千岛之海的说法。

    所谓的千岛,是指有人居住的海岛。无人居住的荒岛,则是不计其数。其中的天明岛、地明岛、玄明岛、黄明岛、日明道,月明岛与丽水岛,以仙道高手众多而著称,并坐镇四方,共同管辖着这片海域。

    最北端的一片海域,为七座大岛之一的地明岛所管辖。

    此岛占地八百里,树木繁茂,风景怡人,仙凡混居,是个山灵水秀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而这年的七月,宁静的海岛突然变得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先是不断有海船载着凡人来到岛上,男女老幼,拖儿带女,俨然就是逃难避祸的情景。接着各地的修仙高手汇集而至,守住海岛四周,并外出巡弋,如临大敌而严阵以待的架势。

    据说七大岛的岛主,也相继带着门下弟子赶来。

    那都是地仙修为的高人,成名已久,分别是天明岛的闻人道,地明岛的竺风子,玄明岛的梁丘子,黄明岛的黄元子,日明岛的戈庄,月明岛的简元子与丽水岛的仲孙子。

    此外,好像还惊动了卢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地明岛北端的三十里外,另有一个小岛,离火岛,只有三、五里方圆。往日里乃是海船临时停泊的所在,很冷清,而如今却成了进出地明岛的一道门户,不仅设有阵法,还有修仙子弟甄别往来而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又是三道御剑的人影由远而近,转瞬落在小岛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老者,与左右拱手示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须发灰白,相貌清癯,青衫大袖,飘飘欲仙的样子。而所呈现的筑基六层的修为,同样不俗。他的同伴乃是两个中年男子,一个粗壮而年纪稍大、一个清瘦而年纪稍小,分别有着筑基五层与二层的修为,伸手谦让:“祁散人,您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老者自称祁散人,含笑道:“况家兄弟,请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男子,为同宗的兄弟。彼此于途中相逢,恰巧都是要前往地明岛,便结伴同行。而匆匆赶到此处,已是黄昏时分。只见岸边停靠着几条大船,正满载着凡俗老幼而缓缓驶向对岸。岛上则聚集着数十个远道而来的修士,或窃窃私语,或静静等待,或一身轻松踏剑离去。另有十来个身着黑衣的修士,则来回忙碌。

    而小岛除了码头之外,便是几排屋舍与宽阔的山坡。山坡上的凉亭四周,便是人群汇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人奔着凉亭走去,说笑不停——

    “玄明岛有难,我兄弟岂敢袖手旁观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况家兄弟当真仁义!”

    “祁散人,你这把年纪,尚不甘人后,值得敬佩!”

    “哎呦,老朽惭愧!而地明岛就在眼前,为何又多此一举呢?”

    “据说要甄别真伪,以免鬼族乘隙而入,之后方能踏足地明岛,再由前辈统筹管辖。否则岛上戒备森严,寸步难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乃仁义之士,还能有假?”

    “料也无妨,只须亮明身份便可。祁散人,我记得你来自玄明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乃一介散修,足迹踏遍各地海域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不该对于地明岛有所陌生啊?”

    “咦,巧了,偏偏来得生疏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顺着山坡边走边说,渐渐来到了石头打造的凉亭近前。

    亭下摆放着石几,一位人仙修为的老者盘膝而坐,左右则是守着两个筑基修为的男子,抱着膀子,抬着下巴,各自眼光斜睨而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有个三十多岁的壮汉走上几步,欠身施礼,然后双手奉上身份令牌。

    老者伸手左手抓过令牌,右手举起一枚玉简,只见他稍稍凝神而左右对照,点头道:“日明岛辖下百山岛子弟,乙未录籍在册……”随其示意,一旁的男子拿出一块空白的令牌,伸手虚划几下扔了过来。另外一个男子则是丢出一个银戒,分说道:“各家身份,暂且弃用,但凡参与此战者,均为飞卢海子弟,且将令牌妥为保管,以便登岛之后查验,另有十块灵石馈赠,待退敌之后再行赏赐……”

    壮汉接了令牌与戒子,在众人的目送下,越过石亭,昂首踏剑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还有灵石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轮到你我兄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灵石,又有赏赐,使得况家兄弟大为振奋,各自摩拳擦掌。而兄弟俩倒是没有忘了尊老爱幼,忙回头招呼祁散人——

    “祁散人,您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两位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您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两位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关键的时候,祁散人竟然退缩了。或者说,以个人的令牌对照各岛的籍册,如此甄别身份的法门,让他感到头疼。因为他知道,他难以再次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而正当彼此谦让之际,有人不耐烦了——

    “天色已晚,休得磨磨蹭蹭!”

    无咎慌忙便要辩解,或找个借口离开。而石亭下老者与两位男子,并未出声。他回头张望,顿然心头狂跳而瞪大了双眼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