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四十八章 一身冷汗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衷心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色已晚,暮色降临。曾经热闹的山坡上,人影稀疏,

    石亭前,仅剩下无咎与况家兄弟,以及一个老者,在等待着查验过关。

    而出声之人,正是那个老者。只见他身躯高大,褐眼白发,耷拉着眼皮,很是阴沉冷漠。他站在无咎的身后,许是等待不及,竟拂袖一甩,哼道:“尚有琐事缠身,来日再去地明岛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已踏剑而起,旋即掠过海面,直奔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从御剑的身形身法,以及所显现的法力威势,应该不难断定,老者是个筑基的高手。他的修为倒也寻常,最多不过两、三层的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一个年迈修士的出现与离去,自然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“祁散人,快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祁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再耽搁,否则明早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况家兄弟已领了令牌与灵石,回头召唤。而担当甄别身份的三人,也在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却见叫作祁散人的老者,犹自怔怔远望,听到动静,猛然转过身来,噩梦惊醒般:“啊……轮着我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祁散人,是否无恙?”

    “前辈莫怪啊!祁散人,不敢耽搁,快快拿出令牌,以供查验!”

    况家兄弟的为人不错,关切之余,又帮祁散人说情,并连连摆手示意。

    祁散人定了定神,伸出袖中的右手。他摊开手掌,露出一块白色的玉牌。

    坐在石几前的人仙老者,稍显烦躁,伸手抓过玉牌而稍稍查看,又反手掷了回来:“丽水岛辖下青玉岛子弟,丁巳岁末录籍,给他重新造册,发放灵石,今日到此为止,散了——”

    人仙老者不再多说,扬长而去。岛上搭建着石屋、石楼,自有安歇的去处。

    “祁散人,原来你是丽水岛人氏,却不曾听你提起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赶往地明岛,找个客栈住下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走下山坡,来到海边。其中的况家兄弟,兀自兴致冲冲。

    随着几点星灯闪烁,暮色下的小岛渐趋宁静。只有地明岛的子弟,尚在小岛的四周巡弋戒备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年岁大了,人也糊涂了,且同行、且同行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笑得有些牵强,随着况家兄弟踏剑离开岸边。倘若继续耽搁下去,小岛的阵法便将开启,届时只能就地歇息一宿,直至明日清晨方能离开。而地明岛就在三十里外,不如及时动身。

    而他人在半空,似乎余悸未消,忍不住回头张望。而当他悄悄举起手中的那块丽水岛的令牌,又是一阵难以置信的迷惑。

    此前的老者,没人认得他,也没人留意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,那老者的模样,对于自己来说,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瑞祥?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,看得清楚。除了口音稍有变化,老者的相貌、神态,分明就是贺洲元天门的门主,或星云宗的长老,瑞祥。

    想当初,自己混入的第一个贺洲仙门,便是元天门,之后又辗转星海宗、或星云宗,并一同前往部洲蛮荒,也算是与那个老头相处了数年,彼此能不熟悉吗?却记得金吒峰,他不敌夫道子,战败而逃,下落不明。谁料时隔多年,他突然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飞卢海,出现在地明岛,出现在身后,简直没被吓死。

    为何这般害怕?

    虽说乔装易容,并化名祁散人,而自己身为无咎,却毋容置疑啊。还记得离开元天门的时候,正是被瑞祥种下精血魂誓。之后,差点死在冯田的手里。据冯田所说,精血魂誓,无从破解,只须他念头一动,便可要了自己的小命。总算摆脱了那个阴险的家伙,谁料又碰到了瑞祥,罪魁祸首啊,若他起了歹意,自己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功,随时随地都将变成一具冰冷的死尸。

    吓不吓人?

    真的吓出一身冷汗!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瑞祥非但没有杀念,还帮着自己解围。丽水岛的令牌,正是他暗中相赠,却什么也没说,便匆匆远去。

    他反常倒也罢了,为何要出手相助呢?

    他不仅赠予令牌,还以极为高明的手法,加了祁散人的道号,显然早已暗中关注多时。而自己忙于应付,竟全无察觉。

    他识破了易容术,认出了自己的来历?

    而自己的的易容术,乃神洲太虚所传,极为的神奇,即便是高一阶的修为也难以识破。岂非是说,如今的瑞祥,或许已是飞仙的高手,否则他未必能够看出自己的破绽。

    飞卢海真是藏龙卧虎啊,原来瑞祥也躲在此处。且不管他所欲何为,敬而远之。谁让自己的精血魂誓尚未破解呢,被人拿住致命的短处,唉……

    月光初升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夜色中,三道御剑的人影往南而行……

    须臾,彼岸在即。

    大片的岛屿,迎面而来。灯火闪烁处,一座滨海小镇出现在眼前。与玄明岛的玄明镇,大致相仿。而此地的小镇,另有名称,北水镇。

    远远可见,海边停泊着十余条大船。有身着黑衣的地明岛的修仙子弟,在来回奔跑,大声叫嚷,而船上船下则是人影晃动,哭喊不停……

    而修士到来,另有接待。

    祁散人跟着况家兄弟,从半空落下剑光,尚未登岛,便有神识传唤。三人循声而去,落在岸边两、三里外的一块山坡上。几个筑基修为的汉子迎上前来,查验了令牌,旋即拱了拱手,吩咐三人前往客栈另行安置。一个羽士修为的年轻男子,则是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过了山坡,便是小镇。本该关门闭户的商铺,皆灯火通明,凡人、修士往来不绝,还有成群的小孩子在街道上奔跑戏耍,妇人们则是随后叫喊。整个北水镇,或也繁华,或也喧闹,而异样的繁华喧闹中,却又充斥着一种不安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三位前辈,此时不比以往,多多担待,且随我前往客栈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,二十多岁,极为机敏,带路之余,沿途分说着小镇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三人随后而行,况家兄弟依然兴致不减。

    “小子,倒也勤快,赏你一瓶辟谷丹!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“已有多少高手来到此处呀?”

    “听说地明岛有难,各地闻风而动,如今北水岛已聚集了七大地仙,过百人仙,上千的筑基高手,客栈早已住满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声势非凡啊!”

    “此举亦属无奈,鬼族过于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还能强过我飞卢海?”

    “听说鬼族来了两位飞仙,十余位地仙,数十位人仙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客栈已满,你领我三人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必担忧,另有宅院充当客栈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快带路……”

    况家兄弟,本来激情满怀,不料鬼族的强大,有些出乎想象。二人顿时有些气馁,也没了说话的兴致,有所察觉,双双回头询问——

    “祁散人,何故停下?”

    只见祁散人大袖飘飘,摇摇晃晃。而他走着走着,突然停了下来,竟直勾勾盯着街道旁的一排店铺,旋即又挪动脚步而笑着摆手:“如此场面,不多见啊,呵呵!”

    飞卢海任何一座海岛,也不曾这般的热闹,即使夜色降临,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。街道旁的店铺,更是挤满了凡人的男女老幼,或采购日常所用,或乞讨饭食,热闹而又混乱的场面,着实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况家兄弟也没多想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须臾,穿过两条街道,顺着山坡往上,出现一个占地百丈的院落。院子门前,挂着两盏白皮灯笼,上面用朱砂分别写着玄明与丽水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便是此处!”

    带路的年轻男子抬手一指,示意道:“三位前辈,晚辈告辞——”
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祁散人却看着白皮灯笼上的四个朱砂大字,微微诧异,急忙拦住年轻男子,问道:“哎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此乃玄明岛与丽水岛两家歇息所在,人数太多,难以安置,还请三位委屈一二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目送年轻男子离去,神色微微变幻。

    况家兄弟则是走向院落,尚未进门,从中走出一个黑壮汉子,厉声喝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竟然是位人仙的前辈。

    况家兄弟不敢怠慢,忙退后两步,伸手奉上令牌,并如实禀报:“我兄弟与祁散人,来自……”

    黑壮汉子的两眼一瞪:“祁散人?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俩这才发现身后没人,忙道:“祁散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快步离去,正是祁散人的身影,头也不回,匆匆忙忙道:“我遇到一位故人,失陪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位女子走出门外,凝神张望,好奇道:“那人是谁,似曾相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无名之辈,师妹又怎会认得!”

    黑壮汉子无意多说,冲着况家兄弟吩咐道:“我乃玄明岛的覃元,这是我的师妹甘水子,即日起,你二人归我师兄妹管辖!”

    况家兄弟忙又施礼,跟着覃元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甘水子依然站在门外,一个人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祁散人?他的身形步法,有些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而祁散人的身影,已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下一刻,他再次出现在一排店铺前,抬眼打量,口中默念有词——

    “穆家老店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