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章 大打出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又一日的清晨,天色阴沉。

    北水镇外的山坡,以及山坡上的宅院,笼罩着一层蒙蒙的雾气。山坡下方的两、三里外,便是北水镇。那已回归冷清的街道,与朦胧的屋舍,好像沉浸在晨色中而尚未醒来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“咣当”一声,院门大开。

    随即一阵轻风盘旋,雾气四散。门前的两盏灯笼,左右摇晃。上面的“丽水、玄明”四个朱砂大字,红艳如血。

    一位黑壮汉子,大步走到门外:“丽水岛与我玄明岛的诸位道友,即刻动身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有人陆续走出院子,足有十余位之多,均为丽水岛与玄明岛的人仙高手。其中的两个中年人,若是无咎在此,应该认得,正是他曾经打过交道的师古与晨甲。

    众人聚在门前的山坡上,相互举手致意。

    黑壮汉子,便是覃元,他没有忙着动身,又喊:“小师妹,何故耽搁?”

    “嗯,来啦——”

    有女子应声,却迟迟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覃元乃是玄明岛的二师兄,他的小师妹,自然便是甘水子。

    此时,甘水子站在院中,与两人悄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况家兄弟,那位祁散人至今未归?”

    “已过了七日,始终未见回转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我兄弟也不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若是见到他本人,及时与我禀报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又传来呼唤声,二师兄是个急性子。

    甘水子匆匆问了几句,直奔院外而去。

    况家兄弟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,转身走到几丈外的草棚下,双双席地而坐。所在的庭院四周,搭着一圈草棚。来自各地的数十个筑基修士安坐其中,犹自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此处便是所谓的客栈,与舒适安逸相差甚远。院内仅有的几间石屋,则是人仙前辈的歇息之所。而地仙高人,另有住处。

    兄弟俩打量着简陋而又拥挤的庭院,禁不住窃窃私语——

    “何处不能开辟洞府,却偏偏这般寒酸!”

    “空闲的宅子,以及左近的山谷,皆住满了凡俗老幼,你我因陋就简倒也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覃前辈带人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据说与鬼族约定的期限到了,却没有带上你我,表明双方仍在僵持,或能避免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旦开战,后果难料啊!”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心里有数便成,此番只为助战出力,却非送命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那位甘水子前辈,倒是关心祁散人,莫非他二人相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他声称会见友人,一连多日未归,不过,若能趁机结交玄明岛,也不失为一个收获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言极是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地明岛的半空之中,百余道剑虹、人影破云而出,直奔北方飞去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众人的去势渐缓。

    人在云上,碧天无垠,艳阳高照,明空万里。而脚下依然是乌云翻涌,好似一场暴雨正在蓄势待发。透过乌云看去,十数里外,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一座小岛。便于此时,一股黑色的旋风从岛上蹿起,随即撕破乌云呼啸而出,并从中现出一道道人影,足有五、六十之多,神情相貌各异,却又无不阴气环绕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双方相隔千丈。

    来自地明岛的众人,相继收住去势,一字排开,摆出应敌对阵的架势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,虽然置身于明媚的日光下,依然阴气浓烈,且身影摇晃而虚实不定,显得极为的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甘水子与覃元带着十余位高手,守在阵势的左侧。而师兄妹俩皆不敢大意,却又狐疑难耐,彼此递了个眼色,悄悄传音对话。

    “那群鬼魅般的人物,便是鬼族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却强于地下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返回玄明岛之后,获悉飞卢海生变,很是诧异一番,却还是略作交代,并留下人手看家,他本人则是率领两位弟子与众多高手匆匆赶到地明岛。也就是说,覃元尚未参与战阵,直至今日此时,才算是见到了鬼族的真容。而甘水子对于鬼族的神秘与可怕,早有领教,再次面对,依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我着实想不出,那小子怎能杀了二十多位鬼族的高手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,我也想不出,而鬼族大举来犯,绝非无缘无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惹下如此大祸,便是玉神殿都被他惊动,真是该死……

    “师尊说了,过往不究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,师尊有所顾虑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玉神殿的祭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且拭目以待,若能劝退鬼族,便是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双方各自有人越众而出。

    飞卢海一方,除了七位地仙修为的岛主之外,另有一位中年人,是个满头金发的中年壮汉,浑身上下散发着飞仙高人的威势。

    鬼族一方,是两位老者,皆相貌苍老,形容枯槁,许是阴气太重,竟看不出真实的修为。其中一位银须银发的老者,抬眼冷冷扫过四方,嘶哑出声:“无咎杀我族人,十恶不赦。为了将其绳之以法,我鬼族不得不上门讨还公道。此前与诸位约定一月为限,如今时限已至。请问,那小贼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飞卢海的七位地仙高手,没人应声。或者说,也没人敢应声。

    而金发汉子却往前两步,昂首道:“鬼赤巫老,听我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乃玉神殿的道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道崖祭司,那又怎样,莫非你玉神殿包庇贼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玉神殿统辖四方,公道为怀,尚不至于偏袒徇私,更何况那只是一个胡作非为的人仙小辈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金发汉子,自称道崖,竟是来自玉神殿的祭司,言谈举止中自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。他话语一顿,扬声又道:“至今尚未找到无咎的下落,故而也无从交出那个小子。诸位不妨退去,来日计较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仇未报,你让我返回雪域?”

    鬼赤的嗓门不大,嘶哑的话语声却颇为尖利,便仿如芒刺一般,直扎神魂深处。飞卢海一方的地仙尚可忍耐,而众多的人仙则是心神震颤,慌忙运功抵御。而他话声未落,又问:“我若不肯退去,又将如何?”

    道崖面带不悦,哼道:“哼,你鬼族报仇也就罢了,却残杀凡俗无辜,扰乱飞卢海,将玉神殿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鬼赤的神情阴鸷如旧,冷冷道:“哦,且不说我雪域鬼族,不受玉神殿管辖。我惨死了二十多位巫师,只能强吞苦果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似乎无言以对,扭头看向身后。飞卢海一方的人群中,有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,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,犹自拈着胡须微微含笑。他与对方眼光示意,转而摆手道:“我答应你三年之内,找到那个无咎,而在此之前,你鬼赤务必带人离开飞卢海。如若不然,我玉神殿便将北上雪域而登门拜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雪域鬼族,并不想得罪飞卢海,更不敢得罪玉神殿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的笑声刺耳,而话语中寒意更浓:“谁敢阻我报仇,便是生死大敌。哪怕是玉神尊者、左右神殿使与十二祭司一起现身,我鬼族也无所畏惧!”

    他缓缓舒展双袖,瘦骨嶙峋的手中,竟是抓出两根白森森的人骨,旋即往前一指:“诸位出尔反尔,唯有神通说话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晴朗的天穹下,顿然阴风呼号,乌云漫卷,凌厉的杀机凌空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道崖脸色微变,再想辩解几句,却又拉不下脸面,怒道:“也罢,我便领教、领教你鬼赤的手段……”而话音未落,却见阴风、乌云笼罩四方,旋即一道道狰狞的人影凭空而出,并鬼哭狼嚎着奔着飞卢海一方扑来。

    “是何神通?”

    “百鬼夜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有至刚至阳的剑珠,专破邪祟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倒是临危不乱,抬手急抛。一粒圆圆的珠子倏然飞到空中,“砰”的一声炸开。与之刹那,光华刺目。万千剑芒霍然而出,旋即疾风骤雨般扑向一道道鬼影。

    地仙高人的较量,不同凡响。即使彼此相隔千丈,却如同近在咫尺,强大的攻势对撞之下,暴虐的杀机瞬间横扫数里方圆。

    飞卢海的地仙高手唯恐殃及自身,慌忙退后。百多位人仙更是胆战心惊,纷纷抽身躲避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鬼族的另外一位年迈的老者突然出声喝道:“犯我鬼族,杀无赦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修为与鬼赤相仿,显然也是一位高人,而话音未落,却带着数十鬼族修士扑向脚下的云雾之中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一群裹挟着阴风乌云的人影已出现在飞卢海众人的面前。俨然便是真正的百鬼夜出,顿时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飞卢海的七位地仙岛主,皆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今日本想协商一二,劝说鬼族退出飞卢海。若再不济,能够延缓地明岛的危情也算是一个收获。谁料双方谈崩,旋即大打出手。若非玉神殿的道崖相助,没人能够挡住鬼赤。而对方还有一位高人,同样的难以对付。却不想鬼族根本不惧玉神殿,两位高人竟然同时发难,若再加上十余位地仙,飞卢海一方必然大败,而倘若硬拼下去,后果更加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只听道崖大喊:“夫道子,还不现身相助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回应:“呵呵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