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一章 再等三月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长寿秘诀、姑苏石、万道友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鬼赤,与道崖。

    一个是鬼族的巫老,一个是玉神殿的祭司,两位高人动起手来,顿时拼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而鬼族的另外一位老者,同样是位高人,带着十余位地仙,数十位人仙,趁机发动攻势。飞卢海一方的七位地仙岛主,与百余位人仙,虽然人数占优,而强弱对比还是略逊一筹,一旦溃败,整个地明岛海域,或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而拼又拼不得,逃又逃不得,众人一片混乱,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不料道崖有备而来,危急关头,大声呼喊,果然有人响应。

    覃元与甘水子,正随着众人后退,循声看去,诧异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或是飞卢海的同道,而他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那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,并未跟随众人后退。而当鬼族汹汹扑来,他微微一笑,原本人仙的修为猛然暴涨,旋即凌空跃起而抬手一指:“这位大巫,还不报上名来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剑光霍然而出,竟是他头顶的铁簪所化,带着凌厉的杀机,狠狠当空劈下。

    “我乃鬼丘,你是何人……?”

    老者自称鬼丘,微微错愕,而事发突然,不容多想,他口中念诵咒诀,抬手掷出一具白骨骷髅。骷髅迎风则变,竟变成一个十余丈高的骷髅巨人,口中狂喷烈焰,迎头奔着剑光扑去。

    “鄙人夫道子,忝为玉神殿祭司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自称夫道子,玉神殿的十二祭司之一。他话音未落,抬手掐诀,运转法力,扬声又道:“我玉神殿高手不日将至,诸位随我御敌——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声轰鸣震彻千里。

    骷髅巨人撞上黑色剑光,竟双双崩溃,震荡反噬的威势顿作阵阵的狂飙,强横而又凌乱的杀机充斥四方。而硬打硬拼的两人却势均力敌,同时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直至三、五十丈外,夫道子站稳身形,抬手一招,一只铁簪回归头顶。

    鬼丘则是退出去五、六十丈,似乎稍占下风。众鬼族的攻势不再,随其往后退却。飞仙高人的神通,过于强大,稍有不慎,便将招致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而飞卢海一方有了高人相助,却一改颓势,在七位地仙高手的带领下,竟返身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鬼赤与道崖激战正酣。

    只见鬼赤手中的白骨“啪啪”作响,荧光四溅,随之一道道鬼影飞向半空,强大的攻势便如惊涛骇浪而一波接着一波。道崖再次祭出两枚剑珠,幻化出无数剑芒。而剑芒固然凌厉,鬼影却无穷无尽,杀了一群、又来一群,且浓烈的阴气扰人心魂,令他一时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而眼看着双方的胜负,已无悬念,鬼赤却猛然收起白骨,嘶哑喝道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随其双袖挥舞,一度肆虐不休的阴风寒雾瞬即消散,一个个煞气凌人的鬼影仿佛幻景,旋即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道崖难以取胜,却又不想硬拼下去,恰见鬼赤罢手,他跟着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鬼丘与夫道子带着众多高手摆开阵势,却相隔甚远,也似乎无心再战,相互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却见鬼赤深处三根瘦骨嶙峋的手指,嘶哑道:“三个月!三月后,交出无咎。否则,我鬼族将不惜死战到底!”他的话语声依然平淡,而听起来却叫人不寒而栗。眨眼之间,他影已消失不见。鬼丘等数十高手紧随其后,转瞬消失在翻腾的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明媚的天光下,杀气犹存。

    百多位飞卢海的高手,兀自悬在半空,或是侥幸,或是惊魂未定,一个个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道崖伸手抚摸着金须,松了口气,踏空走来,感慨道:“夫道子,多亏你……”

    夫道子抬手示意,摇头微笑,传音道:“同为玉神殿的兄弟,我岂能袖手旁观!”他凝神看向脚下的乌云,又看向飞卢海的众人,转而奔着来时的方向飞去,继续道:“鬼族并未返回雪域,兄长任重道远啊!”

    “飞卢海归我管辖,也是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随后跟了过去,压低嗓门:“玉神殿高手不日将至,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若非如此,鬼赤岂肯罢手?”

    “我当你获悉详情,你却虚言恫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途经此地,顺手相助,今日便要返回卢洲……”

    “途经此地?”

    “我与一位贺洲仙门的地仙高手纠缠数年,始终杀他不得。谁料他意外修至人仙,被我循迹而至,而尚未下手,再次被他逃脱。据我所知,他已前往卢洲。而我离开玉神殿也有十多年,不妨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为何故?”

    “那人知晓我玉神殿的诸多隐秘,遗患无穷啊。哦,如今惹祸的无咎,或许也是来自贺洲,你且多加留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虽然拖延三月,而我又该往何处找到那个无咎呢?倘若鬼族再次翻脸,地明岛危矣!你返回玉神殿,速速禀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且固地自守,以拖待变。你也知道,雪域鬼族,极为难缠,便是两位神殿使也不愿招惹。待我禀明之后,再行计较。而你不妨设法查找无咎的下落,总不能叫他惹祸之后逍遥法外。唯有找到那人,方能化解危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便不能多留几日?”

    “贺州逃出的高手,不止瑞祥一人。何况贺洲之变,部洲之变,以及飞卢海之变,均要如实禀报而亟待决断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罢,我只能静候佳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两人踏空而行,边走边说。须臾,彼此举手告别。

    夫道子在外奔波十数年,急着返回卢洲,对于惹祸的无咎,他虽然有所猜疑,却无暇兼顾。一个人仙小辈罢了,应该折腾不起太大的风浪。不过,终究有一日,他会为了自己的匆忙与大意,而感到深深的后悔。

    道崖送走了夫道子,悻悻停下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飞卢海的各家修士追了过来。其中的七位岛主纷纷拱手致意,争相赞颂。与鬼族的大战,眼看着便要一发不可收拾,全赖于两位前辈的神功无敌,终于力挽狂澜而换来一场短暂的和解。即使三月过后,料也无妨,卢洲的玉神殿,定然会前来相助而最终驱走鬼族。

    道崖却没有笑脸,也懒得道出实情,厌恶般地啐了一口,冲着众人道:“即日起给我加固阵法,死守北水镇,此外,务必要找到无咎,据悉,他仍未逃出飞卢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云雾笼罩的小岛之上,数十道人影站在海边,一个个衣衫摇摆,阴气环绕,像是没有生机的树桩,任凭海风肆虐而惊涛拍岸,兀自默然伫立远望。

    神识中,飞卢海一方的高手均已离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鬼丘与鬼赤相继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巫老,为何罢战?”

    “你该明白!”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而我鬼族固然占理,却无非报仇而已,并不想与玉神殿彻底翻脸。倘若十二祭司与众多高手齐至,只怕你我难以收场。不过,那个夫道子或是虚言恫吓,如此再等三个月,岂不中了他的下怀?”

    “既然虚言恫吓,等上三月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哦,巫老在试探玉神殿的虚实。倘若始终没有高手现身,你我再无忌惮?”

    “玉神殿统辖四方,不可小觑!”

    “我鬼族独霸雪域,也绝不容轻侮!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说到此处,彼此相视,便好似鬼魅相对,形容枯槁的脸上透着阴寒的死气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清晨的街道被雨雾笼罩,见不到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时辰尚早,没有食客登门,穆家老店紧闭着门扇,即使店里的伙计也躺在寝室的榻上酣睡正甜。而穆源掌柜却出现在后院中,默默走向远外的药园。连绵的雨丝,飘洒而下,尚未临身,便溅着水花飞去。他却好似浑然不觉,径自来到园中的石屋门前。

    推门进屋,屋内的情形一如既往,便是两扇花窗外的景色也没有变化,唯有别样的青翠之中多了一分朦胧的雨意。

    不过,屋内空寂五人。

    穆源抬手一指,床榻无声翻转,竟从中一分两半,闪开一道黝黑的洞口。他虽然相貌苍老,却身手矫健,抬脚离地,闪身穿过洞口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床榻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置身于一间密室中。

    密室有着十余丈的方圆,显得颇为宽敞。且榻几摆设齐全,明珠照亮。还有人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一边伸手拂去晶石碎屑,一边神清气爽的模样,笑道:“那床榻能够阻隔神识,却与地下阵法融为一体,外人极难察觉,端的巧妙啊!”

    “铁木床榻、以及密室与阵法,均为艾方子打造,堪称一处隐秘的所在,本来为我藏身之用……”

    穆源趋前分说,话音未落,又不禁诧然:“无咎,你怎会吸纳如此多的五色石,而前后不过十余日,你的修为进境……”

    眼光落处,榻上竟然堆了厚厚一层的晶石碎屑,显然是五色石所留,怕不有数百之多。稍加留意,四周依然盘旋着淡淡的仙元之气。而晶石碎屑之中,则是坐着一位年轻人,本来只有人仙一层修为的他,此时却散发着人仙二层的威势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余日而已,竟然将修为提升一层,如此进境,着实难以想象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