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三章 强敌压境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万道友、林彦喜、jiasujueqi、南部项目、寒起秋荻、木叶清茶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祝大家国庆中秋双节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穆源走了。

    这位穆家老店的掌柜,在飞卢海经营了多年,不仅结交甚广,而且为人谨慎。正当鬼族入侵,形势恶化之际,他要前往卢洲,以躲避这场飞来横祸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有个身份,便是贺洲星海宗的弟子。从他的言行举止看来,他是个有着乡土、宗门情节的人。当他劝说不了无咎,自以为脱身不难,便留下了那座仅能使用一次的传送阵,也算给无咎留下了最后一条退路。

    穆掌柜的人不错,不管有何隐瞒,至少他在真诚相助。来日,定有再会的那一刻!

    密室中,淡淡的珠光下,无咎拿着玉简,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穆源不仅留下一座逃命的阵法,还留下一枚玉简。玉简内拓印着卢洲本土的地理图,并标明一个去处,百金阁。后面附录了一段话,意思是说,若能前往卢洲,不妨寻至百金阁,以求侩伯的相助,或许还能见到班华子、姜玄,等等。

    侩伯同为星海宗弟子,记得他擅长炼器。星海宗没了,他与穆源、艾方子远逃异域,虽然流落四方,却也有所作为。

    而本人依然困在密室中,前途莫测,不过,一切都是自找的,人这辈子想要问心无愧,不容易……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密室角落的空地上,六根石柱围成一个丈余方圆的阵法。阵脚上面的灵石尚在,只须法诀便可开启传送。这便是穆源留下的传送阵,正如所说,阵法仅能开启一次,也仅能传送一个地方,却远达五千里,危急关头应有大用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一招,六根石柱与上面的灵石离地飞起,被他收入神戒。地上的浅坑与嵌入地下的法阵,隐约可见。他转身抓起沉重的床榻覆盖其上,又将密室稍加清扫,这才拍了拍了手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留在此地等死?

    倒也未必。

    修为太弱,任人欺负,却是一个残酷,而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。

    人仙高手,已叫人头疼,而如今不仅有成群结队的人仙,为数众多的地仙,还有三位地仙以上的高人,道崖,鬼赤,鬼丘。若说那帮家伙,乃是一座大山,自己便是孤单弱小的蝼蚁,莫说都打不过、啃不动,也无从面对,即使苟延残喘已属侥幸。

    又怎样呢?

    鬼族盘踞在轮回之地的幽冥界,肆意吞噬生魂,如此修炼之法,可谓丧尽天良。卑劣的行径败露之后,便对自己追杀不放。而自己借助轮回禁制,灭杀了二十多位鬼汉,也算是伸张正义,谁料那帮家伙穷凶极恶,竟然登门寻仇。报仇也就罢了,却入侵飞卢海,残杀凡俗无辜,简直就是为所欲为而横行霸道。而高高在上的玉神殿,似乎不愿为了一个人仙小辈而得罪鬼族。由此难免殃及更多的无辜,除非罪魁祸首现身,并有所担当,或能最终化解纷争!

    怎奈自家的双肩,过于羸弱,只怕在担当之前,便已被碾得粉碎。

    不过,尚有两个半月,莫让来日后悔,且求问心无愧……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走到密室当间的空地坐下。

    挥袖轻拂,面前多了两根利刺与九只螯足。

    银色的利刺,便是螯足炼制的鬼芒,虽然只有五寸长短,却散发着森然的杀机,乃是眼下最为强大的手段。而所得到的十六只螯足,已用去其五。若是将之尽数炼制,能够得到十一根鬼芒。只不过炼制鬼芒的多少与威力,与灵石有关。如今强敌在即,不妨再行炼制一番。

    又是拂袖一甩,地上多了一堆五色闪烁的晶石,足有上千之数,所蕴含的仙元之气与十万灵石相差仿佛。倘若每一根鬼芒,都加持上万灵石的法力,再由法阵倍增爆发,谁能挡得住如此悍然一击?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斜挑,眼光凌厉,不无凶狠地哼哼两声,然后双手打出法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水镇,仅有数里方圆,其间房舍错落,街道纵横,有山有水,乃是一个风景秀美的临海小镇。

    尤其是八月的阴雨天,四方沧浪生烟,小镇雨雾笼罩,别添几分景致。

    而这日的黄昏,朦胧的风雨中却多了几分阴沉肃杀的气势。

    小镇北端的最高处,乃是一座高墙大院。院内的小山上,建有楼阁石亭。此时的亭中,站着九道人影。为首的金发壮汉,正是道崖,左右则是竺风子等七位地仙岛主。

    道崖抚摸着胡须,昂首问道:“有没有找到无咎?”

    一个脸色黝黑,须发斑白的老者上前一步:“时至今日,依然不见无咎的踪影!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地明岛的岛主,竺风子,适逢变故,自然要担负起主人的职责。

    道崖又问:“哦,据说梁丘子与黄元子曾于海神岛设伏,并追杀过那个小子。两位岛主,有无说法?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梁丘子与黄元子不敢敷衍,相继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前辈所言不假!而说起来倒也惭愧,只因无咎过于狡诈,我二人屡屡失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晚辈之见,或许那人已逃出了飞卢海……”

    竺风子出声打断二人:“我听说两位道兄追杀无咎,长达三月之久,想必知晓他与鬼族的恩怨,又能否道出其中的实情呢?而‘九龙吸水’那日,正当两位道兄脱困之时。至于无咎的下落,两位或许知晓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九龙吸水,便是地下蟾宫的星月大阵开启所带来的海上异象。九道冲天水柱,浑似九龙飞天。故而,飞卢海将那日所见称为“九龙吸水”。

    “道兄差矣!我二人跌入海神岛地下幻境之中,尚自保不暇,能够意外脱困,实属侥幸,着实不知他与鬼族的恩怨!”

    “而众所周知,无咎毁我玄明峰,窃我灵脉,我曾通传缉拿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话音未落,余下的几位岛主纷纷附和——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惹下滔天大祸,应该早已远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他真的逃了,只怕不妙啊……”

    竺风子显得极为固执,连连摇头道:“不、不,那日的九龙吸水,应与两位岛主所说的地下幻境有关。而无咎说不定与两位岛主同日脱困,难免要返回打探虚实。地明岛乃是门户所在,返回飞卢海的必经之地,或许他已混入地明岛,或于近处躲藏。只要多方查找,定然能够揪出那个小子!”

    黄元子与梁丘子递了个眼色,提醒道:“鬼族许下的时限,仅有两月,总不能为了一个无咎耽搁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深以为然,跟着说道:“如今强敌压境,但及时应变!”

    竺风子急道:“一旦开战,生灵涂炭,地明岛亦将不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归根究底,这位地明岛的岛主,还是不愿与鬼族开战,以免毁了他的地明岛。

    黄元子苦笑摇头:“若能找到无咎,又何至于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竺风子还想说话,却见道崖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“哼,莫管无咎死活,应付眼下要紧!”

    道崖的脸色阴沉,冷冷问道:“时过一月,打造的阵法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的心神一凛,拱手禀报:“三十六座阵法,均已齐备,足以防御北水镇方圆百里,并由各家弟子看守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转而远眺,大手一挥:“开启阵法,即日封死北水镇,我倒要看看,鬼族能够与我对峙多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镇的几里之外,有道山崖。

    山崖下,波涛翻涌,山崖之上,则是玄明岛所属一座阵法,并有四位修士看护守卫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暮色沉沉。

    半空中依然雨雾飘摇。

    山崖上的四位修士,却不敢擅离半步,各自盘膝而坐,静静等待夜晚的降临。

    而四位修士中,除了师古与晨甲之外,还有两个筑基小辈,则是况家兄弟。兄弟俩住进客栈之后,便归为玄明岛的覃元管辖,随后被派到此处,与两位人仙前辈联手看守此处,可见阵法的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许是烦闷,晨甲道:“哼,那小子真会惹祸,被他害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师古也是深有感触,摇头笑道:“被他害苦的,又岂止一人。先是夏花岛,继而玄明岛,接着海神岛,如今又是地明岛,偌大的飞卢海,早已被他闹得鸡犬不宁,而他却突然消失无踪!”

    “如此倒也罢了,他竟然招惹鬼族,并杀了鬼族的二十多位高手,着实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来,你与夏花岛的恩怨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唉,倒是便宜了乐淘!不过,道兄乃是阵法高手,且说说这北水镇的大阵,能否抵御鬼族的攻势?”

    “阵法并不稀奇,而阵法之庞大,所耗灵石之巨,守护人手之多,却极为罕有。三十六座阵法,分布于百里方圆,一旦同时开启,彼此牵动相连,防御随之倍增,威力自然不俗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人仙高手,乃是多年的好友,一边痛斥着无咎的罪过,一边分说着阵法的神奇。

    而况家兄弟,则是坐在几丈之外。兄弟俩碍于辈分,稍显拘谨,却又忍耐不住,彼此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那个无咎,倒也是个人物。据说他起初只有筑基的修为,如今名动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却遗祸四方,为同道所不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祁散人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他一去不归,谁知道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个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师古与晨甲突然看向远方,旋即双双跳起,冲着况家兄弟喝道:“道崖前辈有令,酉时开启大阵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