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五章 恶鬼来袭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寒起秋荻、失业专干、林彦喜、姑苏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并祝各位兄弟姐妹阖家团圆,中秋节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祁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如此关切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覃元与甘水子,循着山野小径,匆匆往前。

    北水镇的大阵开启之后,规矩森严。不得擅自施展神通,更不得御剑高飞。这对师兄师妹也不能例外,只得施展轻身术赶路。北水镇的大阵,共有三十六座阵法环绕而成,玄明岛的职责,便是看护其中的五座阵法。在梁丘子的交代下,他二人四处巡查而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不过,离开海边山崖的时候,况家兄弟追了上来,声称有要事禀报,说是知晓了某人的下落,而那人的名讳倒也古怪,祁散人。

    谁料甘水子却讳莫如深,不容况家兄弟将话说完,便借口擅离职守,将二人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覃元在一旁看得清楚,也听得明白,却有些糊涂,忍不住随后打听。

    而小师妹原本一个性情淡泊的人,突然变得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二师兄,不必多问!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,有事瞒我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会与我无关你呢,我是你师兄啊!哦,不会是无咎吧?我记得师尊提起过,不再让我玄明岛与他为敌,莫非他便躲在镇上,你与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得胡言乱语,否则我没有你这个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短短的几句话,甘水子突然涨红脸皮,显得极为愤怒,旋即丢下她的师兄而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覃元更加疑惑丛生,忙道:“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空旷的山野间突然传来一声雷鸣。

    覃元蓦然一惊。

    甘水子也不禁身形一顿,抬头仰望。

    雷鸣并非响自山野,而是来自头顶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响声,犹在回荡,却见那朦胧的天穹之上,绽开一团巨大的光芒涟漪。与之瞬间,又是团团涟漪炸开。随即雷鸣不断,狂乱的气机充斥四方。恍惚之中,浑似天崩而地动山摇……

    “鬼族!”

    覃元失声道:“鬼族已率先发难,快快返回禀报!”

    他与甘水子,皆无暇多想,双双离地蹿起,直奔北水镇而去。

    而如此大的动静,又何须禀报。这一刻,蕴含着强大法力的话语声已响彻四方——

    “鬼族来犯,各岛子弟当同仇敌忾,严守阵法,与本尊御敌于外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道崖祭司的号令,状况危急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抵达北水镇。冷清的街道上,见不到一个人因影,家家关门闭户,放眼处一片萧条。横穿小镇而过,便是竺风子岛主的庄院。

    覃元与甘水子直接闯进院子,石亭的四周已聚集了数十道人影。不仅有七位地仙岛主,还有各家的人仙弟子。而石亭之上,则是独立一道金须金发的人影,正是玉神殿的祭司,道崖。

    兄妹二人见到师尊,走了过去。梁丘子与黄元子站在一起,微微摇头,示意两位弟子稍安勿躁,旋即又昂首张望。

    震撼心神的雷鸣声,依然炸响不断,一团团光芒的涟漪,犹在天穹之上绽放。法力余威倾泻而下,顿作狂风席卷小镇。即使整个庄院,也是沙尘飞扬而落叶乱舞。

    “哼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道崖站在石亭的飞檐之上,怒哼一声,旋即双手掐诀而左右一分,朦胧的天穹顿时变得隐隐透明起来。

    隔着阵法看去,半空之中,乌云蔽日,数千鬼影乱撞。更有数十高手在两位老者的带领之下,神通尽出。只见一道道火光、剑芒疾如骤雨,电闪雷鸣,攻势如潮,俨然便是恶鬼来袭而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道崖却是极为愤怒,踏空而起。也不见作势,身形微微一闪便已穿过阵法,旋即发出一声大吼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转念的工夫,他已出现在阵法之外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疯狂的攻势陡然一缓。正当黄昏,乌云密布。昏暗的天光下,数千鬼影往后退却,却依然鬼哭狼嚎,一个个杀气腾腾,一群修士环绕之中,有老者越众而出,嘶哑喝道:“道崖,莫不是要认输求饶?”

    “我呸——”

    道崖凌空而立,脚下便是阵法笼罩的北水镇。其昂首啐了一口,怒道:“鬼赤,你不讲信用!距你所设时限尚有一月,你怎能无端发难?”

    “与鬼族讲信用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那银须银发,形容枯槁的老者,正是贵族的巫老,鬼赤。只听他桀桀一笑,嘲讽道:“时限为我所设,当然也由我随意更改。我料定你交不出无咎,又何妨攻你不备呢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怕玉神殿大怒,而降下雷霆之祸?”

    “我怕!而时至今日,尚不见玉神殿诸多高人的身影,我又何惧之有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所谓的三月时限,乃缓兵之计,只为欺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既然你玉神殿瞧不起我鬼族,我不妨攻打北水镇,夺取飞卢海,既报了仇,又扬了威名,呵呵!”

    “鬼赤老儿,原来你早有企图,也罢,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破了我的护山大阵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知道多说无益,返身穿过阵法而回。

    鬼赤又是阴测测一笑,银发银须与所着的衣袍随风摆动,转而环顾四周,高高举起两只瘦骨嶙峋的手掌。鬼族的众多高手迅即退却,数千鬼影随之闪开。转瞬之间,四方乌云压境。他口中默念有词,猛然抓出一截白骨而狠狠往前挥去。鬼族的高手与鬼影瞬即而动,法力齐出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狂飙突如其来,霎时掠过海面,卷起惊涛骇浪,旋即带着山呼海啸的威势而从四面八方汇聚一处,旋即又化作数十丈的浪头,奔着阵法笼罩的北水镇狂涌而去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道崖刚刚返回庄院,而尚未落下身形,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骤然袭来。他惊得脚下趔趄,与众人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只见百丈天穹,狂飙怒浪倒倾,难以想象的力道冲撞辗轧而至,竟然使得庞大的阵法“喀喀”作响而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移山倒海的大神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阵法危矣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骇然不已,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鬼族神通的强大,着实难以想象,以致于掀起狂飙、巨浪,可不就是移山倒海。倘若没有阵法阻挡,整个北水镇便将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道崖不愧为玉神殿的祭司,飞仙境界的高人,见过大场面,转瞬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他抬脚走上台阶,厉声喝道:“不惜人手,不惜五色石,给我加持阵法,只要阵法不破,鬼族便奈何不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闷响。随即一股阵法光芒渐渐消散,尚在支撑的护山大阵,顿然缺了一块支撑,霎时猛烈摇晃起来。殃及之下,便是整个北水镇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谁家的阵法失守?”

    道崖很是难以置信,瞪大双眼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护山大阵,为三十六座阵法支撑而成,并由各岛派出人手看护,皆不敢有半点大意。而方才的动静,分明就是其中一座阵法遭到毁坏。正当危急关头啊,此举无异于毁了大阵,毁了北水镇,也毁了地明岛,或许还将葬送所有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覃元与甘水子,早已吓得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梁丘子同样是目瞪口呆,却不敢回避:“那……那是我玄明岛所属的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阵法笼罩,不过百里方圆,远近的异常,逃不过仙道高手的神识。毋容置疑,那座毁坏的阵法,正是由玄明岛守护,谁料这个时候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道崖早已是怒不可遏,满脸杀气吼道:“梁丘子你纵容无咎,惹下大祸,如今又勾结鬼族,害我飞卢海,你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这罪名大了!

    不管是纵容无咎,还是勾结鬼族,都将成为飞卢海的公敌,遭受到最为严厉的惩处!

    梁丘子张口结舌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纵使他心机深沉,世故圆滑,突如其来的异变,也让他无力辩解。

    一旁的黄元子倒也仗义,忙道:“据我所知,玄明岛的阵法守卫森严,或有不测也未可知,当务之急速速补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天上攻势正猛,隆隆轰鸣不断。而一声闷响传来,却是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熟悉,那么的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道崖正要发作,猛然扭头。

    小镇南方的数十里外,又是一股光芒渐渐消散……

    道崖愤怒欲狂,咬牙切齿:“谁家阵法失守?”

    黄元子错愕难耐,语不成声:“我……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遭到毁坏的第二座阵法,竟是黄元岛所属。而他怎么也想不到,刚刚还帮着梁丘子说情,不料转眼之间,自家看守的阵法竟然也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“尔等成心作祟,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道崖的两眼喷火,胡须颤抖,双拳紧握,恨不得一把捏死两个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的岛主。

    恰于此际,又是“轰轰”两声闷响传来,随即有人传音呼救——

    “鬼族毁我丽水岛、天明岛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道崖的怒火正盛,却好像被一拳头砸在自家的脑门上,不由得神情一窒,诧异道:“大阵尚存,鬼族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却如蒙大赦,而尚未松了口气,又禁不住打了个冷战,旋即双双纵身而起:“鬼族早已混入北水镇,潜伏至今,只为里应外合,诸位快快铲除强敌而修葺阵法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