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七章 无处可逃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981nanhai、林彦喜、轰炸机20、木叶清茶、书友43108457、jorgit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阵法出现异变,甘水子也跟着梁丘子与覃元奔了过去,奈何修为不济,渐渐落在后头。恰好途经镇子,她忽而心头一动,又见师尊与师兄顾不上自己,干脆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隔着一条街道,便是穆家老店。

    记得况家兄弟说过,他三人结伴,初到北水镇的时候,其中的祁散人,曾于穆家老店的门前驻足观望,回头便声称见到故人,然后一去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祁散人的故人,或祁散人的下落,应该与那家酒坊有关。如今镇子上人迹稀少,不妨顺道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一个素昧平生的祁散人,为何惹得自己如此关注?

    因为那人的五官相貌虽然陌生,而身形步法,以及背影,太过于熟悉。或者说,是乔装易容者一个难以掩饰的破绽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光芒闪烁,法力冲撞的轰鸣,依然震耳不绝。无人的街道,倍显几分清寂。

    衣袂飘飘,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甘水子穿行在冷清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穆家老店就在眼前,却与左右的铺子没有两样,早已关门闭户。

    甘水子本想扣门,又想直闯,而念头一转,她径自拐进了隔壁的小巷。

    神识所及,似有蹊跷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巷子,便见到两个伙计冲向林中的园子,并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老者,行迹鬼祟……

    甘水子稍加迟疑,悄悄尾随。

    林木山石的环绕之中,竟是一个种植药草的园子,颇为隐秘,且四周设有巧妙的禁制。若非走近,极难察觉异常。

    不过,那位老者竟然要杀两个伙计?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怒喝一声,不及多想,闪身冲进园子,凛然叱道:“你是哪家的子弟,岂敢滥杀无辜?”

    飞卢海的修士,固然自命不凡,而与凡俗的相处倒也和谐,如今却有人肆意滥杀,尤其要杀的还是穆家老店的伙计,身为飞卢海的人仙高手,她绝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刚刚冲进园中,突然看清老者的相貌,不仅诧然失声:“你是鬼族……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陷入轮回之地,曾遭受众多鬼汉的蹂躏,至今记忆犹新。记得其中有个为首的六命巫师,自称桑元,形体形貌或有差异,而神态举止,以及满身的阴气,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位老者。

    而她话音未落,一道令人窒息的杀气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甘水子已是大惊失色,人未落地,右手祭出一道剑光,左手臂上飞出一个白玉镯子。而那骇人的杀气,俨然便是地仙高手的全力一击。强弱悬殊,生死在即。果不其然,剑光瞬间崩溃,而小巧的镯子,却突然变成丈余大小,旋即光芒爆闪而宛如水花四射,霍然迸发出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凌厉的杀气,狠狠击中玉镯,竟双双崩溃,一声轰鸣震耳欲聋。与之刹那,反噬的力道逆袭而至。

    甘水子自知不敌,剑光与玉镯出手之际,便挥袖卷起地上的两个伙计,却根本来不及脱身,旋即一同横飞出去。又是“砰”的一声,她凌空撞在园子里的一株老树上。顿时枝干震颤,落叶缤纷。她支撑不住,撒手扔了两个伙计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,“噗”的一口热血喷了出去,并不无惋惜的呻吟一声:“我的凝水璧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镯,并非凡物,乃是梁丘子专门为她打造的护身法宝,名为凝水璧,一旦借助法力祭出,威力极为的强大。怎奈她在地下蟾宫,碍于修为禁制,始终无从施展,以致于屡屡陷于绝境。而如今虽然侥幸躲过必杀一击,被她珍视的宝物却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又是“扑通、扑通”两声闷响,阿赖与阿丰摔在远处的花丛中而双双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园子里犹然阴气盘旋,风声呜咽。静静矗立的石屋,亦仿佛不胜寒意而微微摇晃。曾幽静别致的所在,已是花残叶落,满地的狼藉。

    不过那老者出手之后,没能杀了甘水子,也感到有些意外,惊咦道:“地仙法宝……”

    能够挡住他的杀招,也只有地仙法宝。如若不然,在他的攻势之下,一个人仙小辈,决无幸免之理。

    而话音未落,他阴鸷的眼光猛然一亮:“小辈,我在幽冥界见过你,你与无咎甚为亲密,如今你已现身,他人呢?”|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从地上挣扎坐起,忍不住又喷出一口淤血。师尊的凝水璧虽然救了她的性命,而反噬的法力还是让她痛苦不堪。她微微喘息,说道:“我也见过你,桑元,鬼族的六命巫师,藏形匿迹混入北水镇,只为里应外合……”

    桑元,或桑伯,或桑北,都是一个人,便是幽冥涧的那个六命巫师,如今的这位老者。

    正是他趁着大阵尚未开启,提前一步来到北水镇,悄悄潜伏下来,并暗中摸清了护山大阵的虚实,只待关键时候作乱。当鬼族发动攻势,他连毁了四座阵法,意外泄露行踪,以致于再难下手,转而溜到镇上。因为他没有忘了鬼族的仇人,无咎。据多方寻找推测,对方或许躲在岛上。恰好两位修士关注一家凡俗的酒坊,惹起他的好奇。前后几次查探,园子最为可疑。于是他趁乱硬闯,只为弄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叫作甘水子的女子突然现身,她的同伴无咎,说不定便藏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桑元并未否认自己的身份,阴阴一笑:“你既然认出了我,便不该活着。不过,你若能说出无咎的下落……”他周身上下除了缠绕的阴气之外,没有呈现出丝毫的修为威势。而他的修为之强,却毋容置疑。言下之意,他要将甘水子生擒活捉,之后的是杀人灭口,还是网开一面,皆由他随意定夺。

    甘水子踉跄起身,惊慌道:“我也在找寻无咎,恕我无可奉告……”

    桑元回头一瞥,身后的石屋空寂无人。他抬脚往前,伸手便抓:“既然无可奉告,留你不得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只觉得阴风扑面,冰寒彻骨,急忙转身疾遁,而刚刚离地,去势受阻,吓得她脸色惨变,绝望呼叫:“无咎……”她本想呼唤师尊救命,而生死关头,却情不自禁喊出另外一人的名讳。师尊,当然值得信赖,不过,那人似乎更加神奇。

    而呼叫声尚未出口,凌厉的杀气到了背后。再也没有凝水璧,再也没人出手相救,面对一位地仙前辈的攻势,或许她只能静静等死。

    甘水子离地三尺,身形僵硬,便如一只待宰羔羊,禁不住闭上恐慌的双眼……

    而她不敢奢望的的神奇,再次呈现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桑元飞身掠过园子,直奔甘水子扑去,双方相隔不过十余丈,可谓近在咫尺而生死旦夕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满是狼藉的园中,一道黑影破土而出,旋即风声呼啸而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桑元突然遭到偷袭,却似乎早有所料,急忙双掌交错,猛然祭出一道隐隐约约的剑光。

    强攻对撞,顿然发出一声沉闷的震响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强劲的力道反噬而来,逼得桑元去势一顿。即便是手中的剑光,也渐趋无形。他是鬼族高手,擅长神通,倘若比拼力气,占不到便宜。不过他还是面带诡笑,好像是诡计得逞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位黑壮大汉“砰”的落地,又接连后退几步,已然稳稳站立,犹然浑似一截铁塔,高大而又威猛。尤其他手中的玄铁重剑,更添几分逼人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咦,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桑元尚自得意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杀人,无须作势。一旦作势,必有企图。果然有人搭救甘水子,而现身之人,却出乎所料。

    只见数丈外的黑壮大汉,足有丈二的个头,脸色冷漠,双眸无情,与那个动辄一脸坏笑的年轻人,根本不是同一位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随着杀气减缓,禁制不再,甘水子终于挣脱束缚,僵硬的身子一软,“扑通”坠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踉跄转身,同样是意外不已,却喜忧参半,失声道:“公孙……”

    那黑壮大汉,可不就是某人的伙伴,公孙。而公孙竟然藏在园中,他……

    “无咎必然藏在此处,哈哈!”

    桑元对于公孙的熟悉,一点不输于甘水子,稍稍错愕,旋即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,猛然挥动双袖而桀桀大笑:“还不给我现身,鬼族寻仇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却见公孙伫立如旧,抬起左手一指。应为法诀,稍显生硬,却极为奏效,不过刹那,整个园子“轰”的笼罩了一层阵法的光芒。

    桑元始料不及,笑声一窒:“一个傀儡,竟然懂得阵法?”

    而他尚自诧异,又高又壮的公孙已是拔地蹿起而“呼”的一声抡剑猛砸过来。浅而易见,对方欺他力亏,可谓扬长避短,敏捷凶悍之外,更显几分刁钻毒辣。

    这还是傀儡吗?

    桑元顿时多了几分小心,凌空劈出一道隐约的剑光,并抓出一截白骨“砰”的捏碎,恶狠狠道:“无咎,我知道你在暗中作祟,竟用阵法困我,我便让你无处可逃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