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讲道理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天朝撸管少女、叶秋蓝、书友与书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骨捏碎的瞬间,冷寒彻骨的阴气霍然爆发。数十鬼影从中而出,或是扑向公孙与甘水子,或是扑向地下,或是扑向四周的阵法,一时之间园子里到处都是乱撞的鬼影与狂乱的杀气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阵外突然冲来三道人影,分别是一位老者,一个白发壮汉与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。见到阵法,以及阵法内的情形,皆大吃一惊,不约而同祭出飞剑。其中的老者焦急万分,怒声喝道:“放了水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尊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也没想到公孙启动阵法,并招来桑元的反扑,恰见阵外的三人,急忙出声呼救。而无数鬼影已冲到近前,她被迫以灵力护体,并祭出一把飞剑全力抵御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梁丘子与师古、晨甲,三人离开山崖,直奔镇上的穆家老店,察觉后院的动静,循声而至,正好撞见隐秘的园子、隐秘的阵法,以及困在阵法中的甘水子。只当弟子遭到伏击,梁丘子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而晨甲倒是看得清楚,失声道:“桑北……”

    阵法中,除了甘水子之外,还有一位黑壮大汉与一位老者。而那位老者,正是与他一同买酒的道友,曾自称地明岛的修士,道号桑北,而如今却阴气缠身,凶相毕露,显然是个修为强大的高手。

    师古已恍然大悟,忙道:“鬼族的高手,就是他毁了阵法,而那位大汉……”

    梁丘子听说毁了阵法的鬼族高手就在眼前,更加震惊:“鬼族在此,诸位同道速来相助——”

    加持法力的怒吼声响彻四方,他旋即又是一声断喝:“破阵——”

    至于阵法中的那位大汉,他已没有工夫理会。他只想破了阵法,救出弟子。

    师古与晨甲不敢怠慢,双双祭出飞剑而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而桑元并未将阵外的三人放在眼里,他直扑公孙,抬手挥动,恨道:“吃我一记阴风剑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阴气所化的剑芒霍然而出,似有似无,飘忽异常,而所蕴含的杀机,却极为的强横。

    公孙不躲不避,步步往前,双手持剑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谁料那飘忽的剑芒并未正面强袭,而打着盘旋,避开玄铁重剑,从侧面以及身后,狠狠劈中他的臂膀、后背、双腿,瞬间“锵锵”震响,衣衫炸碎,露出黝黑而坚如铁石的身躯。威猛的力道随之碾压而至,令他不胜防备,旋即斜斜踉跄而去。若是比拼力气,凶悍,他的铜筋铁骨,不惧任何高手,而若是比起地仙神通的诡异强大,他则要远逊一筹。

    “傀儡而已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桑元找到了公孙的破绽,却无意纠缠,闪身扑向甘水子,狞笑道:“小辈,随我去找无咎,至于令师,不妨让他帮我破阵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群鬼影正在撕扯阵法,阵外也是剑光闪烁,内外夹攻之下,轰鸣震响不断。而所在的阵法,虽然摇摇欲坠,却并未崩溃。

    甘水子一边抵御着鬼影的围攻,一边等待着师尊的搭救,正当忙乱之际,桑元已扑了过来。而公孙也被鬼影纠缠,分身乏术。她再也无处躲藏,心生绝望,猛然将手中的剑光抵近腰腹,便要自碎金丹而以死抗争。她有过惨痛的教训,一旦落入鬼族手里,便成了行尸走肉,生不如死,倒不如自戕解脱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刻,一道闪电,或者说,一道快如闪电的利芒,从地下激射而出,直奔桑元袭去。

    桑元毫无防备,也来不及防备,眼看着便要将甘水子生擒活捉,护体灵力“喀嚓”崩溃,旋即一道锋锐无匹、且迅猛异常的力道,从他下体急穿而过,又“砰”的冲破脑颅而去。

    而利芒依然威力不减,狠狠击中阵法。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内外夹攻而坚持不破的阵法瞬间崩塌……

    桑元依然离地三尺,悬空僵立,下体与脑颅贯穿着一个血窟窿,却如僵而不死,愣愣怔怔瞪大双眼。近在咫尺的甘水子,也是愕然当场。法阵崩塌的余威横扫四方,梁丘子三人往后躲避,尚未趁机反攻,又一个个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鬼族的地仙高手,比起飞卢海的七位岛主,还要强大三分,却被人直接扎了个窟窿?

    谁,如此蛮横,杀人不说,还顺手破了阵法……

    与此瞬间,园中冒出一位年轻的青衫男子,黑发披肩,眉梢斜挑,两手搓动而雷火四溅,似乎显得很是愤怒。随着阵法的崩溃,与法力反噬,肆虐的鬼影已所剩无几,而他的前后左右依然纠缠着几缕阴气。他扬手便是几巴掌,烈焰“啪啪”,阴气消散,身边顿时清爽许多。而他犹不解恨,哼道:“我的玄火雷印,专杀鬼魂,不怕死的再来几头,竟敢扰我闭关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桑元终于看清偷袭者的真面目,似乎想笑,却两眼一翻,直直坠落在地。通体开了窟窿,绝杀啊,即使地仙高手,只怕也活不成。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甘水子与梁丘子,同时喊出一个名字。而师徒俩的神情,却一个欣喜,一个震惊。至于师古与晨甲,根本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那嚣张的话语,凶狠的杀招,不是无咎,又是哪一位?

    而整个飞卢海都在找他,要他的性命,他却来到地明岛,不顾水深火热,也不管生死相夺,犹自躲在地下闭关修炼。如此倒也罢了,当他泄露行踪,全无半点惊慌,出手便杀了地仙高手。而他的修为……

    “鬼族何在?”

    正当此时,一声厉喝响起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数十道人影疾驰而来。为首的金发男子尤为醒目,竟是道崖,本来忙着操持阵法,忽闻鬼族现身,便带着众多高手赶到此处。而鬼族没见着,那青衫男子倒是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修为不济,快逃——”

    甘水子深知利害,急忙示意。而她话音未落,身子一紧,离地飞起,耳边传来师尊的提醒声:“莫要惹祸上身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雅静别致的园子,除了石屋之外,满目的狼藉,且阴气、杀机犹存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空地上,抬手一招,公孙回归神戒,身影消失。他看着躲向远处的梁丘子师徒与师古、晨甲,又看向急扑而来的众多高手,依旧是面无惧色,却撇撇嘴角而自言自语道:“我也知道修为不济,谁能想到有人捣乱呢,再给我一月试试看,而人算终究不如天算……”

    仓促出关,没有隐瞒,他的修为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人仙六层!他原来已是人仙二层的修为,故而留下两个月,指望凭借足够的五色石,而一举修至地仙境界。只要如愿以偿,他便不怕任何一位地仙高手。即使面对飞仙高人,他也相信自己的逃命本事,应该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正当提升至人仙六层,穆掌柜的园子突然来了不速之客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鬼族的桑元,竟然早已潜伏在小镇上,并找到了此处。而他所不知道的是,他结识的况家兄弟,以及他退还的数十坛烧酒,留下了两位本该离去的伙计,都成了惹祸的根源。这便是得失因果,难说对错。归根究底还是那句话,所遭遇的一切,不管是福是祸,都是自找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甘水子遭难,地下密室随时都将暴露,他被迫召出公孙阻挡一二,以便稳固人仙六层的修为。一个月的全力吸纳,强提四层修为。照此进境,再有一个月,修至地仙,应该不难吧?

    莫说一个月,片刻都不成。

    桑元驱使的鬼魂,已深入地下。若非阵法阻拦,以及梁丘子的到来,只怕桑元本人,早已寻到密室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也别躲了,当初留下来,不就是等待着挺身而出的这一刻?

    而人仙六层的修为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很尴尬的一个境界……

    转念之际,一道道身影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有人惊道:“他是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百丈外的半空中,剑光闪烁,人影盘旋,众多高手已将园子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其中的道崖,稳住身形,俯视脚下,沉声喝道:“黄元子,他当真便是无咎?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黄元子没有应答,而是与梁丘子师徒悄悄往后躲藏。

    余下的几位地仙岛主附和道:“玄明岛曾有通缉影像,应该不差……”

    “鄙人无咎,见过诸位高人!”

    无咎独自站在园中,昂着脑袋,不待质疑,索性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道崖居高临下,脸色一沉:“无咎,你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这位祭司,对于无咎的认知,皆来自飞卢海,只当对方是个胆大泼天的小辈。如今终于见到真人,他心头的愤慨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咧嘴道:“谬赞了!”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,却总被称作心狠手辣之辈,正如他自以为胆量一般,又总是被冠以胆大包天的头衔。他无意争执,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而道崖所见到的无咎,俨然便是一个不知死活、不知悔悟的狂妄之徒,叱道:“哼,你惹下祸端,殃及飞卢海,害了无数性命,还不给我认罪伏法而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无咎兀自昂着脑袋,凛然正色道:“我惹的祸,我来担当。而认罪伏法之说,尚不至于。倘若玉神殿能够主持公道,便该为了那些惨死在鬼族手中的冤魂伸张正义!”

    道崖却大怒:“还敢狡辩,看我拿你是问——”

    他须发怒张,便要发作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面无惧色,却微微皱眉:“你与我讲道理,我还你道理。而你不讲道理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他两眼闪动,念头急转。

    恰于此际,异变又起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