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五十九章 逐风追电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liyou曝光的捧场与月票支持,并感谢liyou曝光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声巨响,突然在当空炸开,犹如九劫天雷霍然爆发,那震耳欲聋的轰鸣,直叫人神魂战栗而难以自我。

    护山大阵,苦撑许久,在这一刻,终于崩塌。

    不管是无咎,道崖,还是飞卢海的众多高手,皆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随着巨响,光芒闪烁的天穹,先是从中撕裂一个豁口,继而片片坍塌,而不过刹那,所有的阵法禁制,轰然崩溃,旋即汹涌的怒浪,排山倒海而至。

    众人惊愕片刻,急蹿而起。

    而一道道身影刚刚蹿到半空,巨大的浪头呼啸而下,瞬间已将数里方圆的北水镇吞没殆尽,房舍楼台顷刻倒塌,尚在坚守的羽士子弟与零星的几个凡人,或随波沉浮、或溺水毙命、或爬上屋顶大呼小叫。即使竺风子岛主的庄院,也是墙倒屋塌,树木折断,一片狼藉。浑似巨浪拍岸,势不可挡。直至山坡高处,浪头撞上山峰,又是浪花迸溅,一阵山呼海啸……

    与此瞬间,朦胧已久的天光豁然开朗。却阴气弥漫,数十道人影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其中不仅有鬼族的两位高人,还有数十位地仙、人仙修为的鬼族高手。

    道崖僵立在半空之中,脸色铁灰。

    辛苦经营的阵法,没了;北水镇,也毁了。与鬼族的对峙,可谓落个惨败。而这并非终结,一切不过刚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道崖恨恨啐了一口,带着众人往后退去,他没有惩治此番灾难的罪魁祸首,因为他知道,那小子已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鬼族瞬间逼近,并左右散开,一个个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双方相隔千丈,再次摆开对阵的架势。而两者之间,则是孤零零悬着一道人影。他没有逃,也没有理会对峙的双方,任凭乱发衣摆飞扬,兀自默默低头而举止怪异。

    鬼赤带着鬼丘等几位鬼族的高手踏空而立,他死死盯着那个青衫人影,旋即手拈长须,嘶哑道:“小贼,你现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另一方的道崖,却接话说道:“鬼赤巫老,你要的无咎便在此处,他是死是活,全凭你随意处置。而即日起,务必退出飞卢海,否则罪加一等,我玉神殿便毁了你的雪域老巢!”

    不愧为祭司,飞仙高人,看似粗莽,言语之间却占尽了便宜,他短短的几句话,不仅扭转了大阵溃败的窘迫,还与罪魁祸首撇清干洗,并趁机展现了玉神殿至高无上的权威。

    “毁我老巢?”

    鬼赤的两眼中寒意一闪,并未多想,自顾说道:“小贼,还不受死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无动于衷,默默俯瞰。

    脚下便是曾经的北水镇,汹涌的海水肆虐过后,正在慢慢退去,而熟悉的街道,则是泥流掩埋而面目全非。穆家老店,仅剩下园子的两间石屋依稀可辨。所幸为数众多的凡俗,早已迁往大山而躲过一劫。家园毁了,没啥,只要人在,一切都能重新来过。而人祸,远胜天灾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感慨,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穆家老店所在的地方,摇摇晃晃飞起一道人影,虽满身的泥泞,而神情相貌如旧,不过他头顶以及屁股下的血窟窿没有了,显然便是被鬼芒击中而亡的桑元?而他的修为好像变成了地仙一层,似乎境界大跌。只见他飞到半空,冲着这边狠狠瞪了一眼,然后灰溜溜返回到鬼族一方,显然是余悸未消而恨意满怀呢。

    无咎惊奇不已:“咦,六命巫师,名不虚传啊,倘若修至八命、九命的境界,岂非就是杀不死的怪物,天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贼……”

    以鬼赤的修为、地位,以及名望,没谁胆敢怠慢半分。而他接连出声,愣是没人理会。他面带愠怒,下巴一抬。他身旁的另外一位银须老者点头会意,拂袖而出。

    是鬼丘,同为飞仙高人,而诛杀一位人仙小辈,竟动用鬼族大巫,报仇之切与杀心之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老贼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终于看向鬼赤,扬声回敬一句。

    鬼丘刚要动手,不仅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鬼赤果然脸色阴沉,银须颤抖。

    却见无咎昂首又道:“老贼,你鬼族修士以元神之体,潜入轮回之地,吞噬冤魂,修炼本族功法。我恰好误闯异域,撞见种种恶行,尔等便要杀我灭口,殊料被我连诛数人。你老贼恼羞成怒,借口报仇,入侵飞卢海,滥杀无辜,荼毒生灵,可谓丧尽天良而干净了坏事!”

    鬼赤怒道:“一派胡言!你认罪便好,休想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出声便罢,出声便不留情,见鬼赤急于否认,他张口啐道:“我呸!老鬼,你也知道心虚理亏?而众所周知,飞卢海追杀我多时,你却无端迁怒,大举来犯,狼子野心昭然若揭。报仇简单啊,冲我来!而只要不死,我与你老鬼没完——”

    言辞如刀,句句诛心,却又凛然正气与彪悍野蛮于一身,令人无从辩驳也无从应答。尤其是他独家寡人,竟敢挑战整个鬼族,单单这份胆量与气魄,便足以名动四方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身为鬼族的巫老,遭到一个小辈的当众斥责辱骂,鬼赤的愤怒之情可想而知。他枯瘦的身子,在半空中微微摇晃,形容枯槁的脸上,  ,泛起一抹阴森的冷笑。而他却不再多说一个字,只将大袖轻轻一甩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四位地仙修为的鬼族高手越众而出,从前后左右,直奔无咎扑去。

    鬼丘更是闪身飞跃,抬手抓出一具白骨骷髅,凌空扯出阵阵阴风,由上往下狠狠砸落。凌厉的杀气,顿如遮天蔽日……

    一位飞仙与四位地仙,联手对付一个人仙六层的小辈,如此情形,不敢说旷古罕有,却极为罕见。而最终的输赢,应该没有悬念。

    鬼族一方,刚刚攻克大阵,眼看着大仇得报,一个个更是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郁闷者,便是桑元,他躲在人群中,犹自满脸的恨意与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鬼族一方,则是气势低落。

    无咎的挺身而出,或也无奈,却不失为一种担当,至少帮着飞卢海摆脱了干系。而大阵被毁,北水镇遭难,如今又要看着鬼族大显神威,着实让人心头添堵。飞卢海与鬼族的较量中,可谓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甘水子与梁丘子、黄元子、覃元、师古、晨甲等人站在一起。看着场中那遭受围攻,且孤单无助的人影,她很想扭头躲避,却又一阵揪心而强行注目。

    一个曾经的筑基小辈,一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,先后捣毁玄明峰,窃取灵脉,无恶不作,令人恨不得将他杀之后快。而正是那样的一个狡诈之徒,竟先后数次救了自己的性命,并在飞卢海遭到大难之时,不畏生死挺身而出。尤其他的那番言语,听着着实痛快。却不知为何,他的慷慨激昂中,又仿佛透着一丝落寞,以及一分不为人知晓的痛楚。或许,自己从来不曾看清他的面目。而真实的他,又是怎样的一个人。只可惜今日之后,他再无神奇可言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鬼族一方,还是飞卢海一方,不管是道崖,还是鬼赤,或甘水子,都以为无咎必死无疑。在绝对的强大面前,弱者没有神奇可言。

    不过,有的人,既然不当教书先生,舍弃了妻妾成群的大院子,便注定要创造一段神奇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无咎,已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当四位地仙高手扑来,他视而不见,当鬼丘挥舞骷髅,裹着漫天阴风呼啸而至,他突然翻身载下半空而试图躲避。五人随后追杀,势不可挡。他却返身逆势而上,抬手祭出一道银色利芒。利芒仅有两寸多长,出手刹那,嘶鸣震响,旋即光芒爆闪而猛然炸开。与此刹那,短小的利芒霍然化作一道银色闪电,瞬间撕破虚空,带着奔雷之势与凌厉无匹的杀气,发出刺耳的呼啸,“轰”的一声怒袭而去。

    近两百块五色石炼制的鬼芒,一旦爆发,便是两万灵石的威力狂泻,只怕飞仙高手也难以发出这悍然而又强大的一击。

    威势所致,风雷倒卷。

    四位鬼族的地仙高手尚未逼近,被迫惊慌后退。

    鬼丘首当其冲,自恃修为,强行挥动手中的骷髅,便要施展神通而还以颜色。不料那道诡异的闪电,来势之快、之猛出乎想象。“喀喇”冲破重重阴风,凌厉的杀气瞬息及至。随即手臂巨震,骷髅“砰”的炸裂。他大惊失色,竭力躲闪。一道闪电擦身而过,隆隆风雷不绝。他狼狈倒飞,却见一道人影趁势疾遁,并放声冷笑:“嘿嘿,两位老鬼,后会有期——”

    远远看去,一道银色的闪电直插天穹。随后一道人影,浑似逐风追电而去。

    鬼赤尚在观战。

    以他巫老之尊,不会轻易与一个小辈交手。而派出鬼丘,可见他并未小瞧无咎。他要以强大的阵势,辗轧仇敌,就此杀人立威,震慑飞卢海。而不过转念之间,那个年轻的小子,竟然祭出威力惊人的法宝,不仅大败鬼丘与四位地仙,还要堂而皇之逃出重围?

    鬼赤微微瞠目,再也顾不得巫老的尊严,闪身而去,嘶哑的怒吼声响彻半空:“小贼,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鬼丘与众多的鬼族高手不甘示弱,随后猛追。

    鬼赤,乃是真正的高人。其遁法之快,独步一方。而他刚刚动身,那道银色的闪电,与逃脱的人影,皆消失无踪。他猛然收住去势,凝神远望。不消片刻,嘶哑的怒吼声再次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哼,那小贼已逃回北水镇。鬼丘,给我将他碎尸万段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