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章 极地雪域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317281、全能户花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以鬼芒之锋锐,强行突破重围。

    而无咎并未远逃,或者说他根本逃不掉。他的冥行术固然不俗,却未必强过飞仙高人的遁术。与其疲于逃亡,不妨另行他法。于是他虚晃一招,借阴木符虚张声势,而他本人却掉头返回,竟是直奔下方的北水镇遁去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岂容瞒天过海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行迹败露。

    随着鬼赤的一声怒吼,鬼丘带着四位高手返身猛追。

    只见半空之中,五道人影,形同五道利剑,风驰电掣般急冲直下。

    一片狼藉的小镇之上,果然有一道淡淡光芒在微微闪烁,隐隐从中显出无咎的身影,似乎扭头咧嘴一笑,转瞬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的树林中,一株老树上,趴着两个满身泥泞的伙计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他已出现在地下的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园子虽然毁坏,而密室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随其拂袖一甩,摆放在角落里的木榻“轰隆”的移开,显现出地上的法阵,紧接着六根石柱与六块灵石瞬间就位,一座传送阵霍然成形。

    无咎踏入阵法,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随即光芒爆闪,“轰”的一声炸响……

    鬼丘与四位地仙高手相继冲入地下的密室,而眼前除了弥漫的烟尘,以及地上的石坑之外,传送阵与阵法中的人影皆消失无踪。鬼丘吹动胡须,闷哼一声,大袖挥舞,猛然蹿起。密室“喀喇”倒塌,坚固的石屋被他直接掀翻屋顶。

    乱石迸溅中,五道人影怒飞冲天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鬼赤再次发出嘶哑的吼声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已逃到了五千里外,给我追!”

    吼声未落,数十道人影带着漫天的阴风呼啸而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,北水镇的半空中,已聚集了上千的修士,却都愣在原处,一个个瞠目怔怔。

    无咎,一个人仙小辈,在众多鬼族高人的围攻下,逃走了?

    亲眼所见,他真的逃走了!

    不仅逃了,而且逃得极为洒脱。一招击败了鬼丘与四位地仙,着实难以想象。虽说借助法宝之功,而他的胆量依然令人惊叹不已。尤其他扛下了杀人之祸,飞卢海与鬼族的恩怨或将就此终结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甘水子的两手紧紧抓着胸口,却如释重负般地舒了口气,旋即腮边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看着鬼族渐渐远去,也不禁微微摇头而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黄兄,你方才不该出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惹恼了他,你我再无安宁之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短短时日不见,他竟然连克数位鬼族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他不想与你我为敌,何妨作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与鬼族之战,虽然以逃跑收场,却还是威震一方,而扬名之时,或许便是灾祸降临之日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信简,或传音符,来势之急,或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众人尚自不解。

    只见道崖抬手拍碎掌心的光芒,怒道:“玉神殿已然查明,那小子与杀我祭司的凶徒竟然同属一人。从即日起,不得让他踏入飞卢海半步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已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千多个飞卢海的修士,犹自愣在半空而莫名所以。

    玉神殿的祭司,竟然被人杀了?而杀人者,便是那个无咎?至于殒命的祭司是谁,缘何不曾听说?而道崖祭司,并未吐露其中的缘由、以及无咎的来历。高高在上的玉神殿,又在隐瞒什么?

    梁丘子与黄元子面面相觑,皆难以置信,而疑惑中,又似乎恍然有悟。

    难怪无咎的神通百变,原来他是一位隐藏的高人。而他为何要杀祭司,他真的来自贺洲仙门?

    师古与晨甲,双双倒抽一口寒气,惊诧之余,暗暗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幸亏一时忙碌而放过了夏花岛,否则后果难料!

    甘水子同样是愕然难耐,却双眸生辉。

    只当他是一个机缘逆天的年轻后辈,谁料他的神奇远非于此。竟然不惜得罪玉神殿,杀了祭司,表明他大有来历,且修为也不遑多让。只是他放浪的形骸下,藏着太多的隐秘。而他又如此年轻,且修为高强、机智百变,纵观飞卢海,也堪称是难得一见的人物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出名了。

    没法子,每到一地,稍不留神,便名动四方。而他真的不愿出名,因为他此时正在逃亡的路上。

    光芒闪动,景物变换。

    冲出阵法的瞬间,眼前出现一个狭窄的山洞。出了山洞,四周海水茫茫。踏剑而起,一道强大的神识横掠而至。

    是鬼赤,错不了。那老贼的修为,应为飞仙之上,神识远达五千里之外。这边刚一现身,那边已被他及时察觉。

    哎呀,只怪穆源所虑欠妥。既有传送阵,为何只能传送五千里?哦,他以为他的仇家,最多不过人仙高手,传送至五千里外,足以摆脱凶险。而本人不同,低于地仙修为的仇家都不敢站出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多想了,逃命要紧!

    无咎腾空而起,忽觉三个方向皆有神识扫来,他急忙施展冥行术,直奔空旷的远方疾驰而去……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四方黑夜笼罩。而身后的神识,依然摆脱不得。

    又是几个时辰,追赶的神识渐渐密集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一道淡淡的光芒划过夜空,恰似流星闪烁,却多了几分仓皇狼狈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停歇,全力以赴。而以他人仙六层的修为,一遁不及千里。想要摆脱追赶,很不容易。尤其是鬼赤、鬼丘与十余位地仙高手的遁法极为高明,他只能咬着牙一路奔逃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色破晓,却乌云密布,叫人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无咎手中抓着五色石,一边吸纳,一边继续狂奔不止。他没有选择,也无暇多想。因为追赶的神识,似乎愈发的密集。

    当黄昏来临,那十余道神识愈发清晰,也愈来愈近。随即又是黑夜,无星也无月,只有茫茫黑暗,在莫测的虚无中延伸。直至残夜将尽,又一日来临……

    而朦胧的晨色中,忽然银光闪耀。

    莫非疲惫所致,心生幻觉?

    抓着五色石呢,尚不至于耗尽修为。那并非幻觉,而是浮在海上的一座座雪山。

    咦,原来一路往北,来到了传说中的极地雪域?

    而若真是极地雪域,岂非就是鬼族的老巢?只怪连日阴天,根本不辨方向啊。如今尚未摆脱追杀,自己却给人家送上门去。我的天呐……

    无咎察觉不妙,便要转向,而回头一瞥,又不禁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神识可见,十余道人影已追到了数百里外。相对于遁法而言,数百里的路程也不过一瞬间。只要稍加迟疑,随时便将陷入重围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停顿,拼命往前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已越过几座冰山。旋即一片银色的大陆横亘蔓延,茫茫的雪域竟然望不到边际。又是一座数千丈的冰峰突兀阻挡,竟寒雾笼罩而阴气森森。不过寒雾之中似有楼台倒塌,更添几分诡异莫测……

    那便是鬼族的老巢?

    无咎尚自疑惑,身后的十余里外突然冒出两位老者的身影。他又惊又急,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那是鬼赤与鬼丘,两个老鬼终于追了上来。而自己若非借助传送阵,先行逃了一步,或许根本支撑不了两日,便早已再次陷入重围。谁让自己修为不济呢,唉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眼看着冰峰迎面而来,他去势不停,直直往下扎去,随即身形一闪,整个人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接踵而至,却猛然收住去势而凝神张望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十余位鬼族的地仙高手相继抵达冰峰脚下,同样是瞪大双眼,一个个很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鬼赤与鬼丘抬头凝望片刻,彼此换了愕然的眼神,随即双双打出一记法诀,而数百丈外那高耸的冰峰并无变化,依旧是寒雾惨淡而气机凌乱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惊诧之际,有人气喘吁吁提醒道:“巫老……无咎已闯入我玄英峰……”

    是桑元,丢了一命之后,堪堪保住了地仙修为,却来不及静修调养,便夜以继日施展遁法,难免疲惫不堪。而正是因为他过于关切仇人的下落,反而有所忽略。

    鬼赤没有回头,嘶哑道:“玄英峰地下,遍布禁制。无咎他慌不择路,自讨苦吃……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冰峰的峰巅之上,突然飘下百余道人影,多半为筑基人仙的修为,其中的高手寥寥可数。而为首的两位老者,则脸色铁灰,神情虚弱,显然是遭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纵然是心机阴沉,鬼赤也不禁瞠目失声:“鬼达、鬼诺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而鬼丘更是错愕不已:“你二人的修为,已跌至地仙,莫非遭人劫杀,否则怎会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叫作鬼达、鬼诺的两位老者,同为鬼族的大巫,堪比修士中的飞仙高人,如今却境界大跌,仅仅剩下地仙修为。以鬼族的功法不难断定,两人均曾遭遇死劫。而能够战胜鬼族大巫的高手,只怕放眼卢洲也没有几位。

    鬼达与鬼诺来到近前,点了点头,神情凄苦,便要道出原委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不急一时!”

    鬼赤似乎有所猜测,两眼透着寒意,他摆了摆手,转而命道:“玄英峰的千里方圆,均为禁地,给我死死盯住,切莫走了无咎——”随行的众人领命散去,他这才漠然点头:“说吧,谁敢侵犯我极地雪域?”

    “玉神殿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