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二章 见缝就钻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33584680、呼吸武器、木叶清茶、林彦喜、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鬼赤还是带人追来了。

    许是触动禁制,遭到法力反噬,随即引起震荡,哪怕是地下的寒冰中,亦能清晰察觉到强劲的余威。

    不待侥幸,鬼族高手已追到了不远处。奈何禁制阻隔,一时难辨究竟。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,鬼赤等人未必知晓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趁此良机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而无路可逃啊!

    地下的寒冰中,无咎好不易掉过头来,忙又缩着身子,再次转向。而当他看着乱如破网而又杀机四伏的禁制,止不住的心急火燎。

    强敌就在身后,稍作耽搁,便会泄露行踪,再难躲藏。到时候面对一群鬼族的高手,俨然便成了陷阱中的猎物而生死任由摆布啊。

    岂能坐以待毙呢。

    焦急无奈之下,无咎的手中多了一把飞剑,并非九星神剑,而是寻常的法器。恰见杂乱的禁制中,尚有一线缝隙。他催动法力,抬手一指。长不盈尺的飞剑,缓缓扎入缝隙之中,并继续深入,悄悄寻觅试探。

    他要找到一个能够行进的方向,以便能够摆脱鬼族的追杀。

    短小轻盈的飞剑,像是一条游鱼,穿行在禁制的缝隙中,而不过十余丈,渐渐的失去了自如。驱使飞剑,全凭神识与法力。而杂乱的禁制,不仅阻隔了神识,也使得法力的加持难以及远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作罢,抬手一招。

    他要收回飞剑,另寻对策。而失去自如的飞剑尚未掉头返回,突然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后悔不迭,两眼一闭。

    坏了,还是碰到了禁制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闷响的瞬间,飞剑崩碎殆尽,强横的威势与狂乱的杀机从四面八方倾轧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催动护体灵力,胸口的坤元甲也随即显威。当一层银甲笼罩全身,千百道杀机轰然而至。他不敢躲避,强行稳住身形,任凭银甲“锵锵”作响,只管默默承受着惊涛骇浪的不断冲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四周终于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无咎包裹在银甲之中,仅剩下一张脸,犹在神色变幻,痛苦不堪的样子。而微微睁开的双眼,却透着一丝愕然。

    禁制猝然爆发,威力煞是惊人,所幸距离稍远,坤元甲护体,倒也安然无恙。而一场风暴过后,杀机犹存,四周的禁制更显凌乱,便是坚硬的寒冰也片片碎裂。不过,之前的那道缝隙,或是威力冲撞的缘故,竟变成了一尺来宽,十余丈长短,堪堪容得下一人穿行。

    哦,看似杂乱的禁制,倒也疏密有致,一旦触动而攻势牵连,难免露出其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而一把飞剑仅仅换来一条又窄又短的通道,如此代价,着实不菲。

    倘若施展月影古阵呢,能否破除所有的禁制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刚刚有了意外收获,便又琢磨起了捷径,恰于此时,又是一阵闷响传来,且愈来愈近,似乎大群的高手直奔这边汇集。哎呀,只想讨巧,而方才的动静,也泄露了自家的行踪!

    无咎不敢耽搁,裹着一身银甲,催动遁法,直奔那条狭窄的缝隙而去。同时不忘随手掐动禁制,封堵身后的来路。又故技重施,接连祭出两把飞剑。瞬即飞剑炸碎,禁制爆发,杀机狂乱,寒冰“喀喀”作响。而苦苦忍耐片刻,尚未继续逃遁,他猛然瞪大双眼,竟是满脸的苦涩。

    曾经有一道缝隙,就在几丈之外,却随着禁制的崩溃与法力的撕裂,不仅未能扩大半分,反倒是湮没在破碎的禁制中而找寻不见了?

    之前的法子,颇为奏效啊,不过喘口气的工夫,为何就失灵了呢?

    更为悲催的是,身后退路已无。

    而破解禁制的闷响依然“砰砰”未绝,每一记响声,都仿佛砸在头顶,令人心惊胆战而无所适从。可见鬼族的高手,不仅发现了自己的存在,而且疯狂追来。

    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?

    又是一阵闷响,四周的禁制随之扭曲晃动。

    哎呀,鬼族高手应该已追到了百丈外,倘若继续这般强行破禁,说不定便要将自己困在此处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抓耳挠腮,忽见一道禁制的缝隙若隐若现,他忙抬手祭出一把飞剑,唯恐不及,又是几把飞剑接踵而去。只要能够寻到出路,葬送再多的飞剑也在所不惜。何况身上带着上千把飞剑呢,且挥霍一回?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飞剑触动禁制,顿时遭到反噬,强横的力道碾压之下,顿时剑光崩溃而威力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躲在几丈之外,凭借着银甲的坚韧,忍受着杀机的蹂躏,兀自咬紧牙关而苦苦强撑。所幸片刻之后,凌乱的禁制中出现一道两尺粗细的缝隙,他不作迟疑,一头扎了过去。旋即又是飞剑出手,炸响不断……

    飞剑,便是赴汤蹈火的勇士,即使粉身碎骨,也是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无咎,则如逆流而行,苦苦承受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杀机,继续在残酷无情的倾轧中挣扎求生。而别人都是逆流而上,他却是直奔地下深处。因为他没得选择,但有一丝缝隙,哪怕是凶险莫测,他都不敢错过……

    一把接着一把飞剑,在逆行中炸碎。即便如此,禁制的缝隙却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忽大忽小,或忽然断绝。便像人世间的旅途,充满变数而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无咎早已被反噬的法力狂虐了无数遍,他依然是见缝就钻而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逃命的时候,从不含糊。

    丢人?

    而人在世上,不是你追、就是我赶,待回头再看,谁在云端逍遥。不过,这般一直往下,愈来愈深,也似乎与云端愈来愈远……

    当又一把飞剑与禁制同归于尽,随之炸开一道数尺宽的缝隙。

    无咎凭借银甲护体,直直扎了过去,忽而察觉异常,急忙收住去势。而左右豁然一空,遁法转换不及。“砰”的一头撞地,“扑通”摔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有银甲护体,安然无恙。而连接催动法力抵御禁制的轰击,倒是有些心神恍惚而头晕脑胀。却尚不至于糊涂,而置身处又是哪里?

    无咎翻身跳起,旋即又是愕然不已。

    眼前是个寒冰堆砌的山洞,点点冰晶闪烁,借助微弱的光亮看去,前后左右倒也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山洞有着十余丈的方圆,似乎为天然而成,四周却嵌满禁制,显然不是一处寻常的所在。

    记得已耗去了一百数十把飞剑,挥霍简单,想想也是肉疼,来日一定要找补回来。而估摸算计,眼下应该深入地下一千五百丈,或两千丈。如此深的地下,竟藏着一个山洞,有何用处呢,会不会是鬼族高手闭关的地方?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便要细细查看,却又昂起脑袋,暗暗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自从泄露行踪之后,禁制的撕裂撞击声便没有停歇,即便此时此刻,隆隆的闷响依然不断传来。而鬼族的众多高手,似乎仍在百丈之外。而鬼赤与鬼丘,修为高强啊,按理早便应该追上来,缘何迟迟落后呢?

    莫非自己逃得太快?

    鬼赤与鬼丘,总不会被自家的禁制阻挡吧?

    不管怎样,找寻出路要紧。若能就此横穿地下,便可逃出雪域,之后远走高飞,再不用担心那几个老鬼的追杀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四下寻觅。

    他依然贴身罩着坤元甲,而在衣衫的遮掩下,并不醒目,唯独脑袋以及双颊多了层银甲,在寒冰晶光的映照下,整个人倒也显得威武神秘。只是他两眼乱转而神色急切,俨然一个走投无路的模样。

    十余丈方圆的山洞,除了上下四周遍布的禁制,以及彻骨的阴寒之外,可谓空空如也。更不见通往别处的洞口,哪怕是一条裂缝也没有。浅而易见,这就是一个封闭的所在。

    无咎在洞内转了一圈又一圈,散开神识查看了无数遍,最终他被迫停下脚步,暗暗发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唉,折腾许久,容易吗,却这般捉弄人,不讲道理啊!

    而自从误入仙道以来,何曾不受命运的摆布与捉弄呢?

    纵然无奈,既然踏上这条路,便难以回头,只能继续走下去。又何妨以刀剑无情,寻觅生死道义……

    无咎也是穷极无策,或者说,有些气急败坏,猛然甩动双袖,十余把飞剑呼啸而出。而他本人则是急忙抱头蹲下,拼命催动法力护体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轰鸣大作。

    飞剑狠狠撞向冰壁,顿然炸得粉碎。随即禁制反噬,而狂乱的杀机却无从宣泄,只管盘旋肆虐,再三反复不休。偌大的山洞,瞬间已被冰屑寒雾所吞没。直至片刻之后,轰鸣声犹然震荡不绝……

    无咎缓缓站起身来,犹自抱着脑袋,呲牙咧嘴,自作自受的模样。而尚未震落身上的冰屑,他又忙凝神打量。

    一番狂轰乱炸之后,山洞四周的禁制,便如那坚硬的冰壁,见不到丝毫缝隙。即使来路,也被禁制封堵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头顶的数十丈外又是一阵“砰砰”闷响。那是鬼族的高手在回应,或者说,正在逼近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双眉斜挑,长长吐出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哼,只要长剑在手,谁敢挡我去路!

    随其抬手一挥,五道剑光飞出,一紫、一青、一白、一黄、一金……

    谁奈我何闯出一条生路!刀劈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