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三章 阴差阳错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草鱼禾川、o老吉o、林彦喜、寒起秋荻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年后,无咎再次祭出五把九星神剑。

    却并非为了拼杀,只因强敌在即,困着憋屈,他要冲着那杂乱密集、且又无从破解的禁制,狠狠发泄一通邪火。

    一紫、一青、一白、一黄、一金,五把神剑光芒各异,分别是天枢狼剑,天旋乾剑,天玑君子剑,天权坤剑,以及玉衡阴阳剑。而其中的阴阳剑,虚实不定,近乎于隐形,而凌厉的杀机似乎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五道剑光现身之后,首尾相接,急剧盘旋,恰似彩虹乍现而风雷隐隐。

    无咎挥袖一甩,拖曳的彩虹光影犹在盘旋,而五道剑光倏然合体,被他双手抓起而狠狠劈了出去。霎时一道数丈剑芒横卷四方,瞬即闷响轰鸣,禁制崩溃,冰屑纷飞,狂猛的力道顿然间从面八方反噬而至。

    他有过前车之鉴,慌忙收起神剑,而抱头躲避之余,不忘强驱神识查看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所谓的发火、撒气,说法罢了。借助神剑劈开一条生路,方为本意。

    而冰雪迸溅,寒雾横卷,禁制“喀喀”炸响崩碎,却又杀机封堵而难寻一道缝隙。反噬的法力,倒是汹涌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苦也——

    无咎后悔不迭,便要强行苦撑。人在洞内无从躲避,只能自作自受。却听又一声“喀喇”轰鸣,竟地动山摇。他犹自抱头蹲着,蓦然一惊,刚想起身,忽见整个洞穴往上飞去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洞穴尚在,洞穴地面的寒冰却突然崩塌,难免脚下一空,以至于跟着崩碎的冰块往下掉去。恍惚刹那,可不是就是洞穴往上飞。实则不然,人往下坠呢。

    天呐,洞穴的下方,竟是空的,一旦强行破禁,便即刻爆发杀机而成为陷阱所在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无咎慌忙蹿起,不顾一切施展遁法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冥行术,风行术,还是土行术,或鬼行术,以及闪遁术,皆没了用处,反而被溅落的冰块砸中脑袋,所幸护体灵力与银甲无碍,暂且安危无忧。而这般稀里糊涂坠下去,太吓人了!

    无咎强作镇定,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但见一个十余丈粗细的洞穴之中,数百上千的冰块往下坠落。当然,其中还有他本人。四壁倒是晶光闪烁,洞穴却深不见底,且黑暗笼罩,阴寒彻骨,令人不明所在。唯风声呼啸,仿如就此沉沦而一去不回……

    去往何处?

    不会直达地心深处,重回月族的蟾宫吧?

    若真如此,倒也不用惧怕鬼族的追杀。而星月谷的星光之辇已毁,再难返回啊!

    倘若坠入轮回之地,或幽冥界呢?

    若是不幸料中,只怕更糟了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敢多想,抬手一拍。身旁的寒冰被他“砰”的拍碎,又抬脚连踢,旋即借力横移,并顺势抓出一道紫色剑光,冲着临近的洞壁狠狠扎去。

    他要将狼剑扎入冰壁,以此减缓坠落的势头。

    而剑光尚未深入半尺,一道强横的反噬之力霍然爆发。冰壁之中,竟也布满禁制。随即轰鸣炸响,冰屑迸溅,气机倒卷,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无咎猝不及防,也无从躲避,一股力道顺着双臂逆袭而至,他呲牙咧嘴倒飞出去。想要惨哼一声,都来不及。“砰、砰”撞碎几块寒冰,又“砰”的撞在另一侧的洞壁之上而反弹回来。他这才“哎呦”着四肢乱舞,旋即翻滚着继续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不愧为鬼族的老巢,偌大的冰峰,地上地下,皆布满了禁制。而遑论怎样,都不能返回地下蟾宫,也不能再次踏足幽冥界半步。怎奈眼下身不由己,与坠入深井也没两样……

    无咎便这么一边翻滚,一边急坠,一边想着对策,一边又焦急无奈。即使他掌心的剑光依然闪烁,却再不敢轻易尝试。而正当慌乱之际,忙又拳打脚踢。连连击碎几块坠落的寒冰,他终于止住翻滚的身形而低头俯瞰。

    洞穴深处,依然看不到尽头,而神识之中,却见数百丈之外的洞壁边缘,竟伸出几根冰柱,或横亘突起的冰崖,在黑暗中煞是醒目……

    咦,莫非绝路逢生,或地下另有去处?

    无咎尚自诧异,数百丈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看得清楚,七根冰柱伸出洞壁,各有两、三丈、或四、五丈粗细不等,上下相隔数十丈,便如黑暗中的一串獠牙,显得颇为突兀而又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却好像发现到转机,双手一合,狼剑的剑芒暴涨,旋即凌空往下劈去。

    即使此地的禁制强大,又如何呢。他就是要借助禁制的反噬之力,来减缓坠落的颓势。方才是横向反噬,难免倒霉。而这回却由下往上反噬,应该有所借助。

    愈是凶险关头,愈是要临危不乱而应变得当!非如此,而难以彰显本色!

    一道数丈长的紫色剑光,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裹挟着寒冰崩坠之势,从天而降,两脚叉开,双手高举,衣衫乱发飞扬,并剑眉倒竖而咬牙切齿:“我劈——”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眨眼之间,剑光狠狠劈在首当其冲的一根冰柱之上。却未见禁制反噬,也没有轰鸣大作,只听到一声轻微的脆响,旋即剑光划过,冰柱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“咦,怎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收势不住,径直撞上冰柱,这回倒是“砰”的震响,冰柱被他撞得粉碎。而狼剑余威犹在,“扑、扑”又是接连斩断两根冰柱。他同样未能幸免,随后撞得冰屑纷飞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未卜先知的,是神仙。能掐会算的,是祁散人。

    对于莫人来说,虽然自诩为教书先生,也喜欢占便宜,却也没少吃亏,失算更是寻常事。而他也并非没有长处,至少他知错就改。

    无咎接连劈断三根冰柱,慌忙收起狼剑,并张开双手,趁势扑向第四根冰柱。

    冰柱足有两丈粗细,四、五丈长,透着莹莹的白光,从洞壁斜伸而出。只要将它抓住,便能止住坠落,避免堕入深渊之险,很不错的法子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法子果然不错,张开四肢的无咎,结结实实落在冰柱之上。而他尚未弹起,坚如铁钩的十指已紧紧插入冰中。彻骨的寒意竟然直透银甲,使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。他浑不介意,还想咧嘴微笑。

    嗯,很稳妥!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数百块寒冰随后而至,相继砸中冰柱。看似粗大的冰柱不堪重负,“喀嚓”崩碎,旋即带着某人,以及无数的寒冰轰然而下,紧接着又砸碎了第五根冰柱,第六根冰柱……

    要老命了!

    身上砸着寒冰,身下撞击着冰柱,前后遭殃的无咎,似乎突然有了一种沉痛的顿悟。而他来不及多想,最后一根冰柱就在眼前。倘若重蹈覆辙,只能坠向深渊。他猛然翻滚起来,又是一阵拳打脚踢。四周的寒冰“砰砰”炸碎,得以借力,坠势稍稍一缓。他却并未作罢,狠狠踢向一块数丈大小的寒冰,旋即腰身一拧,飞身急蹿出去,并趁势抓出狼剑而冲着冰柱与洞壁连接之处狠狠刺去。唯恐威力不足,索性旋转身子,人剑合一,所向无前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根冰柱,五六丈长,三丈多粗,与洞壁融为一体。其同样承受不住寒冰的撞击,“喀嚓”折断崩碎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与一道人影,却在轰鸣声中,穿过冰屑寒雾,直直扎入冰柱的尽头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冰柱消失。

    而冰痕犹存的洞壁上,却多了一个洞口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寒冰堆砌的山洞中,相继冒出鬼赤与鬼丘的身影,兀自满脸阴霾而死气沉沉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原本封闭的山洞,却从中塌陷。

    人在洞口之上,脚下深不见底,唯见寒雾翻涌,黑暗莫测中透着隐隐的杀机。

    鬼赤低头俯瞰,微微讶异,旋即冷哼,抬手打出一记法诀。黑暗的洞口,顿时覆盖了一层禁制。而隔着禁制,深渊依然可见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又是十余道人影涌进山洞,其中有鬼达、鬼诺两位境界受损的大巫,也有桑元等地仙修为的高手。众人接连破除禁制,稍显疲惫,忽而见到脚下的洞口,皆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此乃通往玄鬼殿的必经之地,早已断绝了去路。即使玉神殿查找多日,亦未能发现破绽,而这——”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莫非你我小瞧了贼人?”

    鬼达与鬼诺面面相觑,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此处的山洞,乃是通往玄鬼殿的唯一途径,关系重大。故而当玉神殿入侵之时,两位大巫便封死了去路。即使月仙子查找数日,最终也只能空手而回。不料却被一个误闯此地的贼人,识破了其中的玄机。而那位仅是人仙六层的小辈,难道真是误闯而来?

    两位大巫言罢,众人默然无语,而一个个身上所散发的阴气与杀气却在盘旋着、弥漫着,使得原本死寂的山洞更添几分窒息的寒意。

    鬼丘看向鬼赤,沉吟道:“依我之见,纯属巧合!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向满是剑痕的洞壁,示意道:“无咎全凭自毁飞剑,一路侥幸闯关。可见他并非禁制高手,无非莽撞而已。而此处禁制强大,但凡懂得利害,皆不敢强行破禁,他却浑然不晓,反而阴差阳错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拂袖一甩,嘶哑出声:“哼,不管是巧合,还是阴差阳错,只要他前往玄鬼殿,上天入地也不能饶他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