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四章 弯腰低头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jorgit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每一次的订阅与每一张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某人的人剑合一,威力极强,再加上旋转的力道之猛,竟被他硬生生穿透数丈厚的寒冰,依然余威不减而直直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而不过十余丈,迎头撞上冰壁。一声闷响,剑光、冰屑纷飞。

    紧接着人影“扑通”坠地,翻滚几圈,尚未爬起,他已是暗暗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出所料哦……”

    冰柱固然诡异,却从冰壁斜伸而出。倘若所料不差,冰柱与冰壁之间,应该藏着缝隙,或洞口。否则冰柱从何而来?

    于是便在冰柱崩碎的刹那,趁机以狼剑开路,果然从中穿行而过,及时避免了坠入深渊之险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无咎坐在地上,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身后来处,是个五、六丈的冰洞,封堵着厚厚的寒冰,而其中却多了个尺余粗细的洞口。那正是方才的杰作,及时而又果断啊。而冰洞四周,同样挂满了厚厚的寒冰,像是熔岩堆积,闪烁着晶光,散发着森然的寒意。或是洞口乍开,蓄积已久的寒意突然有了去处,阵阵寒风似乎凭空而来,再又顺着小小的洞口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打个哆嗦,急忙催动银甲护体。纵然如此,还是寒意难耐。他收了狼剑,便要爬起来,而不过瞬间,整个人已被更为彻骨的寒意所吞没。眼睁睁看着身上结了一层寒雾,旋即又是冰甲,紧接着强劲的威势倾轧而来,竟逼得他连连后退。旋即阴风大作,寒潮扑面。

    咦,怎会如此阴冷?

    无咎握紧双拳,玄功运转,猛然站稳身形,笼罩的冰甲顿时崩碎出去。而抬眼一瞥,他又是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冰洞的尽头,也就是刚刚撞击的冰壁一侧,另有一个两尺粗细的洞口,虽然狭小,且极为隐秘,却从中涌出阵阵的阴风寒潮。凝聚神识看去,难辨端倪。而四周的冰壁,倒是法力隐隐而禁制密集。

    如何是好?

    原路返回,那是休想。而待在此处,全凭修为硬抗寒冷啊。稍有不济,只能被冻成冰坨坨。

    而狭小的洞口,又通往何方?

    无咎迟疑片刻,迈开脚步。而稍稍挪动,又抖落了一身的冰屑。他不管不顾,几步冲到洞口前,“扑通”趴下,然后手脚并用。而尚未穿过洞口,便觉着神魂战栗而透心冰凉。他不敢停歇,用力爬动。所幸洞口只有十数丈长短,须臾到了尽头。他慌忙爬起,却又忍不住踉跄后退,“砰”的抵住冰壁,顿时动弹不得。他瞪着双眼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寒冰堆砌的山洞,一人多高,两人多宽,直直通向前方。冰光闪烁的朦胧中,竟一时看不到尽头,唯见阵阵阴风裹挟着浓烈的寒潮滚滚而来,俨然便是滴水成冻而冰封万物的骇人情景。

    而阴风、寒潮到了面前,小半顺着脚下来时的洞口奔涌而去,大半则是冲击捶打着禁制笼罩的冰壁,再又逆袭回旋而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山洞的另一端,必有蹊跷,否则怎会如此诡异?

    无咎尚自猜疑,旋即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转念的工夫,他与冰壁融为一体,且身上的冰甲愈来愈厚,浑然一个冰封禁锢的阵势。他忙用力挣扎,却动弹不得。他顿时脸色大变,后脊背更是寒气乱窜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封在寒冰中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。一头扎入鬼族的老巢不说,还乖乖自缚而引颈就戮,即使走了霉运,也不该如此的尴尬啊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奋力挣扎,同时催动神剑。“喀嚓”碎响,一紫一青两道剑光破冰而出。还是九星神剑厉害,所向披靡。他精神大振,便要借势挣脱,谁料两把神剑在阴风寒潮的侵蚀下,瞬间裹了层厚厚的寒冰,旋即阻断神识而威力难继,“砰砰”坠落在几丈之外。

    哼,纵横天下久也,小小的酷寒又奈我何,我还不信了……

    无咎愈是憋屈,愈是不服气,被冰封的双掌突然蹿出一道火焰,霎时崩碎了厚厚的寒冰。顺势双掌交错,“刺啦”火星四溅,旋即上下乱拍而冰屑纷飞,他借机用力往前。“轰隆”一声,瞬间破冰而出。他气愤不过,“啪啪”又是几掌拍了出去而恨恨不已

    且看我雷印显威!

    “喀喀”几声沉闷的雷鸣尚未显威,便消失于肆虐的阴风寒潮之中,即使飞溅的雷火,也瞬间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哼,此地诡异,法力神通难以及远,即使玄火雷印的威力也大不如前。而能够破冰脱困,足矣!

    无咎悻悻作罢,却也不敢大意,旋即凝神蓄力,步步沉稳。捡起两把神剑,“砰砰”撞碎寒冰而顺势收入体内,又拍碎身上的冰甲,然后继续迈开脚步。

    他自从有了修为,动辄施展身形步法,或御剑高飞,或瞬息数百里,难有这般脚踏实地的时候。也是无奈,阵阵阴风寒潮顺着山洞席卷而来,虽然看似无形,而所蕴含的威力却冰寒莫测。行走其间,犹如逆流而上。稍有倏忽,或将不进反退。

    而不过十余丈,身上便罩了层冰甲。幸亏内有坤元甲与灵力护体,否则瞬间冻僵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拍碎冰甲,一步一步往前。

    而愈是往前,寒意愈浓……

    寒冰堆砌的山洞,足有数百丈之长,虽拐了两个弯,依然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无咎却走走停停,步履缓慢。

    没法子,冷!

    护体灵力与坤元银甲,不畏水火,也不怕强大的攻势,却挡不住寒冷。这是一种阴寒蚀骨的冷,似乎要冻结神魂,禁锢经脉,即使气息也仿佛为之冰封而难以自如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运转玄功,强敛心神。待寒意稍缓,再继续挪步。同时拍打冰甲,以便让沉重的身子轻松几分。

    而内视修为,他又是一阵暗暗无奈。

    气海中的金色小人,光着屁股,闭着双眼,似乎也在瑟瑟发抖……

    不知觉间,山洞似乎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无咎躲着双脚,拍打双手,哆哆嗦嗦抬头张望,禁不住微微瞠目。

    倘若外人看来,他虽然拍碎了冰甲,而浑身上下依然罩着一层白霜,即便是法力遮掩的脸颊,也蒙了一层寒雾。所幸他手脚不闲着,且一双眸子直眨巴,否则便如一个冰人,使得这阴森的场景更添几分死寂。

    山洞的尽头,并非在此,而是斜伸百丈之高,并有石梯、或冰梯贯通其间。而冰梯的顶端,浓烈的阴风、寒潮奔涌而下,仿如流水源源不绝,而充斥弥漫的酷寒与死气却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迟疑,猛然回头,再不敢耽搁,伸手打出禁制封堵来时的洞口。匆忙片刻,抬脚奔着冰梯跑去。而两脚刚刚落在冰梯之上,阴风寒潮轰然而至。他吃禁不住,踉跄退回原地。

    哎呦,冻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只要不被冻死,便要知难而上。

    无咎咬了咬牙,又伸手在胸口与四肢拍了几下,然后猛然蹿上冰梯,竭尽全力往上跑去。但见奔涌而下的雾气中,一道人影逆流而起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寒冰阶梯到了尽头,而一扇两丈多高、一丈多宽的白玉石门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怎会又没路了,坑人呢。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气急败坏,已僵在原地,惊得他蓦然一怔,忙又两手搓出火光而上下一阵猛拍。低头之际,恰见石门并未封死,而是稍稍闪开一道缝隙,阴风、寒潮正从中翻涌而出。

    嘿,天无绝人之路。有时候只要弯个腰,低个头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嘶哑的吼声从身后的远处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无咎,你敢踏入玄鬼殿半步,我让你神魂俱灭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侥幸,忽而便像是听到催命的咀咒,吓得他急忙伸出双手,狠狠推向石门。而石门并未开启,反倒是缓缓关闭。他大惊失色,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要命哦!

    石门外开,谁让你往里推呢?

    还有玄鬼殿,什么是玄鬼殿?

    而鬼赤追来了不说,竟然吓唬人。几十岁的人了,吓大的?管你什么鬼殿、神殿,既然遇上了,偏偏要走上一回,哼!

    无咎猛然收回力道,所幸石门尚留一道缝隙,他再次伸出双手插入缝隙,然后抓住尺余厚的门扇而拼命往外一拉。沉重的门扇,果然缓缓开启,五寸、七寸,一尺、一尺五。他还想继续开启门扇,一道阴寒的杀气突然击碎禁制而呼啸逼近。他忙收缩双肩,闪身钻入门缝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似隐似现,且又凌厉异常的剑光轰然而至。威势所及,刚刚开启的石门“砰”的紧闭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两位老者的身影,出现在石门前,同样的银须银发,同样的形容枯槁,同样的满脸阴霾,正是鬼赤与鬼丘。而两人追到此处,还是晚了一步,彼此换了眼色,皆心绪莫名。

    鬼丘挥袖收起剑光,难以置信道:“无咎他果然是为了玄鬼殿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打量着紧闭的石门,拈须沉吟道:“月仙子虽未找到玄鬼殿,却大肆毁坏阵法,于无意中震开了殿门,恰好被那小贼所趁……”

    “巫老,无咎必然与玉神殿有关,否则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两人猜疑之际,随后的十余位高手相继现身。

    鬼赤似乎不敢多想,挥袖一甩。

    紧闭的石门,轰然大开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