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五章 玄鬼圣晶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、书友与书友、林彦喜、社保yuangong、龙门无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玄鬼殿?

    无咎冲进门缝,扑倒在地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身后的石门已然紧闭。他不敢耽搁,跳起来撒腿便跑,不知觉间,接连穿过两个洞口,忽而景物变化。诧异之余,他慢慢收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为宽阔的地下洞穴,怕不有数十丈高、数百丈的方圆,上下四周冰晶闪烁,使得偌大的所在亮如白昼。并随处可见寒冰堆积悬挂,宛如冰雕玉彻而形状百怪。恍惚之间,仿如置身于白玉溶洞之中。便是一度肆虐的阴风与寒潮,也没了,只有浓重的白雾在氤氲弥漫,而彻骨的寒意并未减弱,反倒猛烈几分,且神识、修为滞塞,令人神魂战栗而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什么玄鬼殿,分明一个地下的寒冰洞穴啊!

    而既然被鬼族视为禁地,并且藏得如此隐秘,至于有何玄机,不妨顺道查看一二。关键的关键,其中有无出路呢?

    恰好一块数丈高的寒冰挡在面前,寒意逼人。四方同样堆积着大小不一的寒冰,远近错落,形状各异,晶光闪烁,倒也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无咎凝聚神识,隐隐发觉面前的寒冰中藏有禁制。嗯,果然有名堂。试图绕行而过,而不过是稍稍停顿,他的双脚已被寒雾包裹,并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甲。而冰甲犹在蔓延着,像是要将他就地浇铸一般。他忙运转法力,两手的掌心涌出火光,上下一阵猛拍,用力迈开脚步,“喀嚓”挣脱冰封,趁机往前蹿去。

    绕过大块的寒冰,又是小块的寒冰挡路。只管奔向空隙处,尺余厚的寒雾被脚步卷动着翻涌不停。而一块块寒冰过后,更多的寒冰迎面阻挡,似乎已无路可去,原地转个圈子,再继续寻觅而行。

    但见无数的寒冰之中,一道雾气缠绕的人影急急匆匆……

    须臾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似乎跑到了洞穴的当间,迎面呈现出数十丈方圆的一大片空地。恰是寒雾汇聚之处,却叫人满眼的迷茫而虚实莫测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心思多想,便要就此穿行而去,却又微微一怔,再次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寒雾汇聚之处,竟隆起一座丈余高的石台。石台倒也罢了,只是那石台之上,隐隐约约坐着两道人影……

    无咎诧异之际,原地踏步,搓着双手,打着哆嗦,再次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之所以感到诧异,只当出现幻觉。如此酷寒之地,怎会有人呢?

    原地踏步,是怕冰封禁锢。搓着双手,随时拍打身上的冰甲。

    至于打着哆嗦,还用想吗,冷啊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他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目力所及,石台上什么也没有,而神识之下,却呈现出两道人影,竟是两位老者,一个老翁,身着白袍,一个老妇人,身着黑衫,皆满头银发,看不清面容,也看不出修为,彷如虚幻般的存在,偏偏又真真切切……

    无咎吓得转身要跑,而面对数十丈外的层层寒冰,竟一时辨不清来路,也不知道应该去向何方。慌乱之余,他禁不住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那两位老人,犹自相对而坐,并手起手落,像是在交谈,旁若无人般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咦,莫非遇到两个瞎子,不知不晓外人的到来?

    无咎暗暗惊奇,稍稍迟疑,壮壮胆子,返身奔着石台走去。他蹑手蹑脚,不敢弄出半点儿动静。片刻之后,到了近前,透过寒雾看去,石台的四周环绕着一圈台阶。他踏着台阶,一步一步到了石台之上,自以为礼多人不怪,旋即拱起双手而深施一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斟酌词语,便想出声,眼光一瞥,又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石台有着三丈方圆,当间摆放着一个三尺多长、一尺多宽、一尺多高的供案,或石几。而石几上,却刻着印痕,彼此纵横交错,仿如渔网,却又经纬有序,法度森然。而两位老者,盘膝坐在两边,各自手持黑白玉石,像是对弈的棋子,并伸手指点而缓缓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寻道者,不计晨夕,心诚,则纹枰藏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极阴者,极阳也。阴阳之间,生杀无数……”

    咦,下棋呢?

    那黑白石子,像是棋子。经纬纵横的石几,岂不就是一张棋盘?

    神洲的有熊都城,上至殿堂,下至瓦舍,皆喜好对弈之术,而这般黑白在手,坐而论道者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无咎恍然之余,又猜疑不已,再次凝神打量两位老者,竟然还是看不清面目。却见两人话语古怪,叙谈之间,手起子落,白玉石几顿然光芒闪动。他顾不得多想,紧忙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小小的白玉石几上,随着光芒闪动,霍然呈现出一片原野的景象,并有无数的兵士在对阵厮杀。白衣白甲者,纵马弯弓,持枪举剑,一往无前。而黑衣黑甲者,不畏生死,骁勇异常,拼命抵抗。一时之间,方寸之地,喊杀震天,血腥弥漫,或为幻景,却又极为真实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黑方败局已定,凌空“啪啪”又是几粒棋子落下。

    光芒闪烁之中,景物变换,黑方竟然扭转颓势,大举反攻,旋即已是兵临城下。飞箭如雨,命如草芥,前仆后继,生死相夺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石台上,距两位老者不过丈余远,看得目瞪口呆,禁不住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他是将门之后,亦曾当过将军而远征边关,乍一见到那栩栩如生,且再也熟悉不过的杀戮景象,顿时便如置身其中,好像他就是一方的将领,为生死而拼杀,为胜负而浴血奋战……

    而正当他两眼发红,杀机难抑之际,却见两位老者拂袖一卷,各自撒落一把棋子,犹在酣战的生杀棋局,顿然间已是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乾坤如棋,阴阳有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死对弈,不着为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在天地间,又何从摆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死无咎,一念随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故而,鬼也,人也,神也,仙也,修至极处,玄阴玄阳亦然……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依然面容不清,而古怪,晦涩,且毫无生气的话语中,却又透着莫名的玄机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人怒吼——

    “小贼,给我滚下圣坛!”

    无咎则是杵在石台上,默默失神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,话语玄妙啊。

    乾坤一笼统,人生如棋局。纵有生死相夺,也终将烟消云散,却无关得失胜负,也无关孰对孰错。能够看破迷惘而摆脱者,当为高手。而人在天地间,又如何摆脱?

    或正如所说,唯一念随我,遑论神仙鬼怪,得道者自在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若有所思,猛然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。他忙要扭头看去,却脖颈僵硬,转身逃窜,更是僵在原地而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观棋之际,不知不觉已被寒雾包裹。察觉之时,浑身上下裹了层厚厚的冰甲,浑似与石台浇铸一体,慌张之下竟然难以挣脱。

    我的天呐,一时痴迷,忘了原地踏步,不被冻僵才怪呢。

    而鬼赤与鬼丘来的真是时候,虽然不能扭头,而神识看得清楚,两位老鬼与十余位鬼族高手相继出现,就在二、三十丈外……

    无咎又惊又悔,两眼直转。

    不料便在吼声响起的刹那,端坐的两位老者突然消失,却见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在交叉盘旋,旋即落在石几之上,竟化作一个拳头大小的晶莹圆珠,犹自黑白闪烁而威势莫测。而石几上的经纬刻痕与棋子,瞬间模糊,并有诡异的气机渐渐抽离而去,使得那黑白珠子更添几分诡异……

    鬼赤、鬼丘等鬼族的高人,已冲到了石台,或圣坛之下,皆察觉异常而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“啊,玄鬼之灵显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会是两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鬼圣晶,乃极阴所化,在此极寒之地吸纳万年,阴极归阳,故而修至灵性,并呈现分身,为两极混元之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极混元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玄鬼圣晶乃天生地养,如今已趋大成,只须吸纳其中的玄阴玄阳之气,立地飞仙,或修至天仙,并未难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非是说,巫老之外,我鬼族又将增添多位天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玉神殿不足惧哉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那小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玄鬼殿乃天下至阴至寒之地,便是你我也难以自如。小贼他修为不济,换作旁人,早已冻结神魂而亡,如今却动弹不得,苟延残喘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黑白闪烁的珠子,正是鬼族赖以生存的至宝。

    无论是鬼赤、鬼丘,或众多鬼巫,皆担忧玄鬼圣晶的安危,恰见玄鬼显灵,而且闯入此地的贼人已被冻僵,各自顿时放下心来,相互叙说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而鬼赤却不敢怠慢,挥袖一甩,然后冲着圣坛躬身一拜,在众人的注目下,踏着寒雾而缓步走了过去。既为鬼族的圣坛,便承载着诸多的梦想与荣耀。即使他身为巫老至尊,他也心存足够的敬意。不过他此时要亲手杀了贼人,以保玄鬼圣晶的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谁料他刚刚踏上台阶,便听“喀嚓”一声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皆屏息凝神。偌大的山洞,异常的寂静。而愈是寂静,响声愈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只见圣坛上的贼人,早已成了冰柱,却突然微微震动,随即寒冰迸裂而从中露出两只带着火光的手掌。而不过刹那,两只手掌上下猛拍,顿然间冰块飞溅,随即一道熟悉的身影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鬼赤仅仅是身形一顿,便已察觉不妙。他无暇多想,猛然往上冲去。

    而那刚刚摆脱寒冰束缚的人影,却飞身扑向石几。

    鬼赤大惊:“尔敢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