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上天无门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林彦喜、o老吉o、长寿秘诀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便在鬼赤踏上台阶的瞬间,无咎突然祭出他的玄火雷印,堪堪挣脱身上的冰甲,然后不顾一切扑向石几。

    当然,他对于石几,或是圣坛,没有兴趣,此时他的眼中,只有那个黑白闪烁的珠子。

    虽然遭到寒冰禁锢,却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那枚珠子,玄鬼圣晶,竟是鬼族至宝,于至阴至寒之地,吸纳天地精华,长达万年之久,终趋两极混元大成,并修出了灵性。也就是说,方才的两位老者,乃阴阳混元化身,着实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此外,玄鬼圣晶之所以能够成为鬼族的至宝,因为其中所蕴含的阴阳混元之力,竟然能够打破修为境界的桎梏,使得遥不可及的飞仙、或天仙境界,成为一种近在眼前的梦想。

    真正的宝贝,比起五色石更为难得,如今既然遇上了,又岂能错过!何况与鬼族早已结下死仇,此时此刻,更无须瞻前顾后!

    一个字,抢!

    无咎扑向石几,挥袖一卷。

    谁料石几上的玄鬼圣晶似乎极为沉重,竟然无动于衷。紧接着一声嘶吼响起,鬼赤已飞身扑来。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许多,猛然伸出双手而奋力一抓,黑白珠子稍稍晃动,终于离开白玉石几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一道近乎于无形的剑气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的双手紧紧抓着玄鬼圣晶,身子横飞,刚刚掠过石几,狂怒的剑气已到了身后,他有心躲避,为时已晚,想要祭出蔽日符,同样来不及。眼看着就要遭殃,身下的石几突然炸开,一道黑白闪烁的光芒霍然旋转而起,霎时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鬼赤是带着必杀之念扑来,尤其是近在咫尺,对付一个人仙的小辈,对方断无侥幸之理。而便在他狠狠一剑劈向那横飞的人影,却被石几炸开的光芒所阻挡。他微微一怔,收手不及,只听得轰鸣一声,反噬的威力逆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那是圣坛禁制,一旦玄鬼圣晶有恙,便将触发而威力惊人,竟被我一时情急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察觉异状,顿然醒悟,凌空倒卷,抽身躲避。

    无咎犹自横掠在石几之上,急于逃窜,却又生生被黑白光芒所吞没,竟然僵着身子,根本动弹不得。而所抓的玄鬼圣晶,极度冰寒,难以抓牢,几近脱手而出。而惊吓之际,一道强大莫名的剑气怒劈而下,逼得禁制反噬,发出一声崩溃的巨响,旋转着的黑白光芒瞬间横扫四方。他僵硬的身子却突然一轻,“扑通”摔在圣坛之上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又是连声轰鸣炸响,竟冰屑迸溅,地动山摇……

    无咎摔下不过三尺,应该无妨。而他躺在圣坛之上,却头晕脑胀,筋骨酸疼,气息浮躁,胸口发闷,满眼的黑白光芒在闪烁不休。或是幻觉,或遭轻创。若非坤元甲护体,说不定他早已被反噬的法力给碾得粉碎。想要爬起,又被剧烈摇晃的圣坛震的摔倒。他慌忙摇摇头而强敛心神,兀自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鬼赤抽身躲避,尚未落地,猛摔大袖,恨恨道:“圣晶易主,玄鬼崩坏……”

    玄鬼圣晶所在的圣坛,乃是玄英峰法阵的中枢所在。如今圣晶被抢,中枢被毁,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顿时开启所有禁制。至于玄鬼崩坏,应该指的是玄鬼殿遭遇的变故。

    鬼丘等人也是惊愕难耐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轰鸣炸响之中,偌大的山洞内,那千奇百怪,大小不一的寒冰相继崩碎,随之阴风呼啸而黑影迷乱。旋即又是九声震耳欲聋的闷响从四周传来,环绕山洞的冰壁上竟崩开九个洞口。

    鬼丘与众人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,闭关修炼的阴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百年苦功毁于一旦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鬼九门尽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地必有大劫……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鬼族的功法境界,以五命、六命巫师来区分强弱尊卑。而所谓的命,便是修炼的元神分身,或阴神分神。为了便于修炼,鬼族的高手便将自家的分出来的阴神,封在玄鬼殿中修炼,以期事半功倍而提升修为。如今时辰未到,境界尚欠圆满,却寒冰破碎,对于阴神的损害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又据传鬼族的玄鬼殿,有九道门,分别通往天、地、人、鬼、神与阴、阳、生、死九个不同的去处。至于幽冥界的轮回之地,也在其中。却要由巫老、或大巫施法,方能开启其中的一扇门。而鬼族的先祖留有谶语,圣晶易主,玄鬼崩坏;九门尽开,天降浩劫。为此,从未有人见过九门尽开的情景,如今异变突起,不能不叫人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鬼赤却无暇多顾,转而看向圣坛而嘶哑厉声道:“小贼,还我玄鬼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整个洞穴已被冰屑寒雾,与乱撞的黑影所吞没,隆隆的轰鸣声依然回荡不绝。而愤怒的吼声,更是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“还我玄鬼圣晶……还我玄鬼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洞穴当间的圣坛,似乎犹在微微晃动。而寒雾翻涌之间,却摇摇晃晃站起一道人影,余悸未消的模样。他从远处收回眼光,看向临近的鬼赤与众多鬼族高人,竟耸耸肩头而摊开双手。不言而喻,他的意思是说,想要玄鬼圣晶,没有。

    鬼赤已懒得啰嗦,飞身而上。

    鬼丘等人不用吩咐,一个个随后扑向圣坛。顿然间人影、鬼影疯狂,阴风、寒雾翻卷沸腾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圣坛之上,眨巴着双眼,似乎还在回想方才的所见所闻以及意外的收获,却见鬼赤带着众人扑来。他吓得一缩脑袋,抓出两张玉符捏碎抛出,然后转身跳下圣坛。

    而蔽日符的威力,根本挡不住鬼族的高人。“砰砰”光芒崩溃,人影、鬼影越过圣坛急追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亟待施展遁法,而正如所说,至阴至寒之地,神通难以自如,他只得撒开双腿而全力狂奔。所幸四周的寒冰尽数崩碎,去路无碍。

    而纵然如此,鬼赤与鬼丘还是追到了身后的三丈之外。两位鬼族的高人,竟脚不沾地,横飞而至,并双双祭出一道阴风剑气。尤为甚者,那群被藏在寒冰中修炼的阴神,足有一百多个,或难以回归本尊,或境界被毁,显得更为疯狂而来势更快。

    无咎逃跑不及,眼看着就要陷入重围,急忙抓出两块阴木符信手捏碎,旋即身形晃动而倏然化作两道一模一样的人影,分别返身扑向鬼赤与鬼丘。

    剑气劈落,木屑纷飞。

    鬼赤与鬼丘的去势稍稍一顿,旋即发现端倪:“拦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汹涌的鬼影中,不见真人,只见两个带火的巴掌在左右开弓,正是鬼族阴神最为忌惮的至刚至阳的玄火雷印。霎时鬼影大乱,旋即一道隐约的人影冲出重围,恰好前方便是刚才崩开的山洞,被他趁势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鬼赤急追而至,嘶哑命道:“阴神不得踏入天门,各自回归本尊。鬼达、鬼诺留下看守玄英峰,鬼丘带人随我追杀小贼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与鬼丘等十余人闪身失去踪影。洞外则是盘旋着成群的鬼影,其中的两位老者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天门?”

    “并非通天之门,而是生死禁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贼断难逃脱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谁又说得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玉神殿是我鬼族大敌,而他则为死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仙小辈,何德何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九门尽开,天机莫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是寒冰堆砌的山洞,还是酷寒袭人,而晶光闪烁的山洞却不再平坦,反倒是左右崎岖,上下起伏,并忽而宽阔、忽而狭窄,仿如穿行在地下溶洞或水晶迷宫之中,令人有些眼花缭乱而不知所在。

    而杀机仍旧啊,强敌就在身后。

    管它什么所在,逃得性命要紧。

    无咎全力奔跑,并不忘祭出禁制抛向来路。而禁制刚刚出手,便已溃不成形。尚未回头观望,一道阴森的剑气呼啸而至。恰逢去路右拐,趁机猛蹿。“轰”的一声冰屑迸溅,强劲的余威将他掀了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又是剑气!

    记得桑元也曾祭出类似的剑气,或是鬼族独有的法门,着实厉害。尤其在这至阴至寒,且禁制杂乱之地,还能施展神通,可见鬼赤的修为之强,或已远远超出想象。

    无咎接连翻了几个跟头,顾不得狼狈,匆忙离地蹿起。而刚想着继续狂奔,山洞突然在十余丈外消失了。他两眼一黑,只觉心神恍惚而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记得石几炸开之后,意外震开了九个洞口,而随意踏入其中的一个,不过转瞬之间已到了尽头?

    哎呦,往日里受够了捉弄也就罢了,权当运数无常,眼下却是要命的当口……

    无咎叫苦之余,收势不住,眨眼到了山洞尽头,“砰”的撞在石壁上。他只当难逃此劫,猛然挥动双手而抓出两根银色的利芒。二三十丈外,已冒出鬼赤的身影。而他突然抬头一瞥,竟顾不得拼命,急忙收起鬼芒,猛然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啊!

    有位先生说得好,当左右无路的时候,那是逼你往上飞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山洞看似到了尽头,却就此转折往上,一个丈余粗细的洞口直直伸展而去。若非抬头,百忙之中还真的难以发现。或许一时飞不得,又何妨往上爬呢。

    无咎跃起两、三丈,堪堪触及洞口,余势未尽,伸出双手用力一抓。他不敢祭出神剑,唯恐引发禁制。而他铜筋铁骨,十指如钩,“扑哧”插入冰壁三寸,稍稍借力,顺势蹿起。旋即又是猛踢脚尖,四肢并用,顺着洞壁攀援而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位银须银发的老者出现在脚下的洞口中。随即剑气呼啸,怒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小贼,你上天无门,还不受死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