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六十七章 真的很难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林彦喜、三佳三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天无门?

    不想上天,而乖乖受死,那也是万万不能。

    无咎手抓脚踢,顺着洞壁急往上蹿。而吼叫声尚在回荡,两道剑气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所在的冰洞,只有丈余粗细,像口深井,直直往上伸展。人在其中,攀爬已是不易。若是遭到追杀,随后强袭,莫说招架不得,也根本无处躲避。尤其彼此的修为,相差太多,即使地下的禁制束缚了神通的威力,身为弱者一方,依然还是十死无生的下场。

    无咎察觉鬼赤、鬼丘动手,脸色大变,手脚用力而拼命往上,浑似一条逃命的四脚蛇,在深井之中徒劳挣扎。而不过刹那,两道剑气到了脚下。或许威力有所减弱,阴森的杀气还是令他毛骨悚然。而杀气相距如此之近,竟应变不及。他无暇多想,腾出右手,猛然抓出一道紫色剑光,狠狠往下劈去。便在紫色剑光撞向两道无形剑气的刹那,一青、一白、一黄、一金四道剑光接踵而出,瞬间五剑合一而威力大盛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手臂巨震,一股强横的力道逆袭而上,随即衣袖炸碎,银甲崩溃,指骨、手骨“啪啪”断裂,而逆袭的威势依然循着手臂反噬而至,只要将他整个人碾得粉碎。他又惊又骇,疼痛难耐,左手一拍胸口而强驱法力,刚刚呈现颓势的坤元甲霍然爆闪,一层银甲再次笼罩手臂。断骨的脆响戛然而止,而五色剑光已崩溃殆尽。紧接着更为强横的力道轰然而至,他惨哼一声往上飞起。

    两位鬼族高人的联手一击啊,哪怕只有三成威力,也足以碾杀任何一位地仙高手。

    无咎仅有人仙的修为,之所以逃过一劫,全凭着坤元甲再次救了他的性命。而即便如此,也难免惨遭重创。整个右臂骨骼尽断,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哎呦,疼啊!

    都说恶鬼难缠,如今不仅面对一群恶鬼,还有更为凶狠的两位老鬼,其中的凶险简直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无咎被逆袭的力道猛然往上推去,竟达十余丈之高,接连翻滚,狼狈而又苦不堪言。而不过转瞬之间,逆袭的余威殆尽,他身子悬空,随时都要坠落。恰于此时,两道剑气稍稍一顿,再次呼啸逼近。他有心抓向洞壁继续逃窜,却逃不过剑气之快,有心抵抗,又着实无力招架。他再不敢迟疑,左手突然往下一指。

    一道银色的利芒倏然出手,“砰”的炸开。旋即一道银色闪电,带着强悍而又森然的杀气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震响,难以抵挡的剑气瞬间崩溃。威势所致,冰屑迸溅,禁制狂乱,冰洞内顿时升起一团白色的寒雾,而凌厉的闪电从中横穿而过,俨如风雷倒灌而势不可挡,直奔随后赶来的鬼赤、鬼丘袭去。

    “小贼的法宝厉害,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鬼丘大喊一声,与鬼赤急忙贴着洞壁,并一个挥舞骷髅,一个挥舞白骨而全力防御。与之刹那,一道闪电从洞穴当间“喀喇”落下。十余个紧随其后的鬼巫不敢大意,纷纷躲避而以免横祸加身。不过瞬间,反噬的力道霍然而至。顿时炸响不断,寒冰迸溅。突然遭到反噬的禁制与崩落的冰块接连打击,便是鬼丘与鬼赤也始料不及。众人更是忙乱不堪,一个接着一个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杀机犹存,轰鸣仍在回响不绝,而冰屑寒雾已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原本丈余粗细的冰洞,足足大了一圈,而贴在洞壁四周的十余道人影,犹自上下观望而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如此一个禁制封闭的所在,极为便于追杀。而相对于逃命一方,也有着足够的地利之便。倘若再有利器在手,或许便能占尽便宜。

    而贼人所祭出的利芒,动若雷霆,快如闪电,强悍的威力堪比飞仙出手,并能够一击必杀六命巫师,可不就是极为罕见的利器?

    “小贼的法宝,祭出之后,便难以收回,纵然威力强大,亦无非凝聚了太多的五色石的仙元之力罢了。依我之见,他的法宝应该为数不多。而一旦没了地利之便,再多的法宝也是无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看向脚下,随行的鬼巫并无损伤,他缓了口气,与鬼丘点了点头,却并未出声,转而昂首仰望。

    只见百余丈外的洞壁上,趴着一道人影,耷拉着一条手臂,也正在低头俯瞰,随即猛咳几声,然后凭着仅存的一手两脚继续往上攀爬……

    鬼赤伸手瘦骨嶙峋的手掌,指头落下几点鲜红的血。他将手指凑在鼻端嗅了嗅,屈指轻轻一弹。血点飞起,旋即被一团法力包裹,被他张口吞入腹中。他满是皱纹的脸上,还是淡漠如旧,而阴恻恻的笑声,却幽幽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呵呵,成为我鬼族的仇人,只有一个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脚虚踏,凌空蹿起,三、五丈后去势稍缓,“啪”的拂袖击中洞壁,继续轻飘飘往上。

    鬼丘等人随后追赶,虽慢了几分,却同仇敌忾,锲而不舍……

    追杀者人多势众,只要躲过那诡异的法宝,便可安然无恙,随后的追杀更加轻松。而被追杀者的处境,却要艰难许多。

    无咎伸出左手抓住洞壁,脚尖用力一蹬,借势蹿起两三丈,不待落下,又忙五指抓入寒冰之中。周而复始,一蹿一蹿而执着往上。无意中甩动右臂,疼得他呲牙咧嘴。再次蹿起之际,摸出蛟筋捆在腰间,也顺势捆住断臂,之后继续攀爬不止。

    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想当年,也曾不止一次的逃亡,好歹天大地大,终有奔跑的的去处。而如今却困入一个禁制遍布的地下冰洞中,被一群老鬼跟着屁股追赶。所能逃跑的方向只能往上,怎奈又被废了一条手臂。俨然便是拖着残躯,拼命在深井中挣扎。而深井有无尽头,尽头又是否有条生路,鬼才知晓呢,我呸,恶鬼就在身后,接着爬吧……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五指抓入冰壁,无咎只觉得心头发闷,趁机停下缓口气。他手臂的伤势,牵动脏腑。虽无大碍,而一口淤血尚未吐尽。他又猛咳两声,嘴角溢出血迹。心头稍稍舒坦,他不禁微微叹息。/p>十年重塑肉身,也算是铜筋铁骨,却被生生震碎了整条手臂,从没吃过这般大亏啊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地仙之上的高人,尤其是飞仙,着实招惹不得。谁又想若事生非呢,偏偏横祸上门,躲也躲不过,奈何。而眼下说啥也无用,屁股下跟着一串……

    无咎低头看向身后,又是心神一紧。

    一道鬼魅般的人影,正是鬼赤,已不知不觉抵近到了二、三十丈外,并抬起一只手掌,阴森的剑气蓄势待发。而鬼丘等鬼巫,则是冤魂不散一般随后追来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脚尖猛踢,人往上蹿,左手一晃,抓出一枚银色利芒便要祭出。

    而鬼赤的来势一顿,紧贴洞壁,阴鸷的眼光却往上翻着,似乎稍有不测便将及时应变。随后的鬼丘等人同样如此,一个个神情戒备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中扣着鬼芒,竟迟迟不敢祭出。

    嘶哑声传来:“小贼,但有法宝,尽管使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收起鬼芒,五指抓着冰壁,只管奋力攀爬,显得颇为窘迫。

    鬼赤老奸巨猾,在诱使他祭出鬼芒。愈是如此,他愈是不敢莽撞。

    此番总计炼制了五根鬼蛛的螯足利刺,也就是五枚鬼芒,却已先后用去其三,分别葬送了桑元的一条命,冲破了鬼丘的封堵,还有便是方才挡住了众多鬼巫的追赶。

    而鬼芒虽然威力惊人,却唯有偷袭,祭出突然,方能克敌制胜。倘若对手早有防备,或及时躲避,则收效甚微。如今仅剩的两枚鬼芒,乃是自己最后的保命杀招,非到万不得已,断然不能再次出手。如若不然,则死到临头也!

    “呵呵,小贼,你逃不掉……”

    阴笑声响起,轻飘飘的人影倏然逼近,随之剑气无形,杀机森然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猛踢冰壁,用力往上蹿去,顺势挥动左手往下一指,咬牙切齿道:“老鬼,看法宝——”

    鬼赤追赶正急,却不再停顿,而是飘忽的身形微微闪动,突然化作八道一模一样的人影。旋即齐齐加快去势,并同时伸手一点。凌厉的剑气随之炸开,八道无形的杀气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不愧为鬼族的至尊,竟然在狭窄的冰洞中,诸多限制之下,强行祭出阴神分身。其用意只有一个,那就是迷惑对手。八道分身,八道剑气,任凭贼人的法宝如何厉害,也终将难以应付而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尤其对手只是一个人仙六层的小辈,不仅惨遭重创,并且废了一条手臂,他还有招架之功吗?

    绝杀啊!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小贼死定了!

    便在鬼赤施展绝杀之际,却并未见到那令人忌惮的法宝,反而是上百道剑光霍然闪现,狂乱的杀机瞬间堵住了整个冰洞。看的没错,竟是上百把飞剑,被一人之手同时祭出,并分出一半迎头袭来,另一半则是狠狠扎向洞壁。与之刹那,百道剑光猛然炸开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