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七十章 穷寇莫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冰峰脚下。

    十四位鬼族的高人,默默站在齐腰深的积雪中。四周的雪坑狼藉,依稀还是方才的混战情景。

    而那位黑壮的汉子,已在凛冽的寒风与盘旋的雪雾中渐渐跑远了。他粗壮的身影,又高了一截,因为他的肩头之上,还驮着一人。

    “巫老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寒风吹来,随之响起鬼丘的话语声。

    只当小贼陷入绝境,再也无计可施,谁料他再次召出鬼偶,打得众人一个措手不及。而既为鬼偶,难免凶狠有余,机敏不足,想要将其挫败倒也不难。于是他与鬼赤联手出击,无非是另有用意。失传的上古鬼偶,堪称难得的宝物。若能将其收归己用,或有所借鉴,便也不失为鬼族传承的又一收获。

    谁料看似粗莽凶顽的鬼偶,已被小贼完全掌控,彼此的奸猾狡诈,简直如出一辙。转眼之间,竟然被他二人逃了。

    鬼偶啊,没有血肉,没有生机,只是一具冰冷的傀儡而已。故而他所遭受的结界禁制,也只有常人的三成,再加上坚如金铁的身躯,强悍的力气,凶猛的玄铁重剑,在这冰峰之巅,浑似一个无敌的存在。而小贼有此倚仗,或许更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万里方圆之内,均为天门禁地。仅凭一具鬼偶,他能逃得几时?”

    鬼赤犹在远眺,随声反问一句。他应该明白鬼丘的焦虑,又道:“即便他侥幸逃出禁地,他也逃不出雪域!”

    鬼丘恍然,微微点头:“巫老所言不差!倘若他真的逃出禁地,将再无倚仗,夺回玄鬼圣晶,将易如反掌!而为免意外,不妨散开人手……”

    鬼赤却不再多说,“啪”的一甩袍袖,枯瘦的身子跃出雪坑,旋即”抬手一指:“追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风雪雾之中,一道高大而又怪异的人影在疾步如飞。

    齐腰深的积雪,根本挡不住他的一双大长腿。起落便是三、五丈,随后卷起串串的飞雪。去势之快,转瞬数十里。回头观望,神识中早已见不到鬼赤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或者说,如今的神识也仅能看出数十里远?

    料也无妨,只要能够甩开那群老鬼,便足以值得庆幸!

    “嘿,公孙,厉害呀,若非结界挡着,怕不给你飞上天去!”

    人影之所以怪异,因为不是公孙一个人在跑。无咎骑在他的脖子上,犹如腾云驾雾一般,不仅没了奔逃的辛苦,而且还将鬼赤远远甩开。终于能够缓口气,得意之余,他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公孙的出现,可谓一支奇兵,恰逢危难显身手,关键时刻有大用啊。而之所以能够出奇制胜,皆离不开他无咎的隐忍与果断。总算在一番艰难的周旋之后,冲出突围。且就此逃出雪域,天大地大任我行,嘿……哎哟……

    一不小心牵动手臂的伤势,无咎的笑脸扭曲起来。他呻吟一声,再不敢得意,一边随着公孙蹿起蹿落,一边前后张望而暗暗计较。

    记得鬼丘等人提起过,天门禁地,足有万里方圆呢,莫说逃出雪域,即使逃出这片禁地也不容易。而一旦没了禁地的束缚,便也没有了法力修为的限制。那群报仇心切的老鬼,随时随地都能杀了自己。而自己想要疗伤都不能,鬼芒也仅仅剩下最后一枚。倘若再次遭到围攻,必将死路一条啊!

    且随机应变,设法逃出此地。哪怕是再折去一条腿,也在所不惜。总之要活下来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前方的积雪似乎变得稀薄起来。呼啸的寒风,猛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无咎骑在公孙的脖子上,破烂的衣衫与乱发随风飞卷。乍一看倒也洒脱轻松,而彻骨的寒意狂袭而至,顿时冻得他牙齿打颤,浑身发抖,被迫驱动护体灵力,忽而察觉异常,慌忙大喊:“脚下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前方是块冰坡,没有一片积雪,日光的照映下,闪烁着冷森的冰光。

    而公孙的大长腿,跑得快,突然没了阻碍,竟飞身跃出六、七丈远。谁料刚刚触及冰坡,尚未再次蹿起,脚下突然打滑,“哧溜”摔倒。他本身便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,摔个跟头倒也无妨。而他驮着的某人却遭了殃,“嗖”的一声飞了出去,直至五、六丈外。“砰”的摔个实在,旋即弹起,又“砰砰”连摔几下,最后仰面朝天继续滑行,口中惨叫不已——

    “兄弟,你摔死我了,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谁让他只剩下一条残臂残臂呢,根本挣扎不起,反而摔疼伤势,更添几分凄惨狼狈。

    而公孙竟翻身跳起,跺脚猛踩,冰坡倒也被他踩出几条缝隙。却仅此而已,寒冰的坚硬可想而知。似乎发泄过罢,他“砰砰”走了过来,旋即低头俯瞰,漠然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躺着,苦不堪言,很想继续痛骂几句,而看着面前那一言不发的高大身影,他只得叹息一声慢慢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怪公孙啊,傻大个只懂得听命行事,自认倒霉吧,下回帮他留意脚下也就是了。不过,此处为何没有积雪呢……

    空旷的冰坡上,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。无论彼此,皆裹着一身厚厚的冰霜。只是站立的公孙,更显粗壮威武;坐着的某人,则是瑟瑟发抖而凄苦无助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层层白色的烟雾掠过,带着呜咽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不是烟雾,而是风,令人窒息,且又难以忍受的寒风。四方寒雾盘旋,根本辨不清方向。头顶之上,则是一片渐趋惨淡的天光。

    “哦,之前尚有冰峰阻挡,故而积雪厚重,此处无遮无拦,风势强劲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有所猜测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随着渐渐深入禁地,风雪更加猛烈,想要就此穿行而去,或许还有想象不到的凶险。

    “公孙兄弟,拉我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刚想伸出左手,忙又躲闪:“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左臂已被寒冰包裹,依稀可见冻结的血迹,却怕公孙不知轻重,急忙喊了声疼。已到了眼下这般境地,他还不忘矫情。或者说,他将公孙带在身边,便是陪他一起疯癫。

    公孙也似乎善解人意,俯身抓着无咎腰间的蛟筋顺手一甩,已将他驮在脖颈上,而原地转了一圈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何故停下?哦,你也不知去往何处,容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晃动左臂擦拭着脸上的冰屑,眨巴着双眼,突然脸色一变,急忙催促道:“快跑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影出现在冰坡上,来势匆匆,却又纷纷停下,各自在寒风中四处徘徊。

    “小贼方才还在,转眼没了?”

    “此处玄风猛烈,致使神识弥乱。而依我之见,小贼并未走远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找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任何一人,都足以斩杀小贼,且避开玄风,分头找寻。而为免意外,三人结伴,但有动静,即刻示警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的玄风,是指临近结界的寒风,因过于寒冷,且生机禁绝,一旦风势强劲盘旋,便是神识也难以穿越。恰好追到此处,竟找不见贼人的下落。而天门禁地足有万里方圆,于是鬼赤、鬼丘当机立断,十四道人影分别冲向远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前方又见成片的积雪。寒风吹过,雪雾弥漫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慢慢停下,驻足张望。

    这是三位鬼族的六命巫师,一路追来。而随着玄风有所减弱,神识中依然不见贼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两位,小贼并未逃向此处?”

    “哼,算他幸运,否则被我追上,饶他不得!”

    “他的鬼偶极为凶猛,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“巫老有交代,只要避其锋锐,胜之不难!”

    “巫老吩咐你我不可莽撞,及时示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说,且就此寻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一位巫师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透过弥漫的雪雾看去,几里外的积雪中,有道独臂的人影在摇摇晃晃,似乎在拼命逃窜。而那位黑壮汉,却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三人换了个眼色,皆振奋不已,顾不得多想,急忙飞身往前蹿去。

    看的没错,那独臂的人影,正是无咎小贼,竟孤身一人,活该他死到临头,也活该三人的运气。因为他的死活,没人在意,他身上的玄鬼圣晶,才是关键的所在。只要夺回圣晶,便为鬼族立下大功。来日论功行赏,或能借助圣晶的机缘突破境界。而对付一个拖着残躯的小辈,还用得着示警吗?

    几里远的路程,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那百丈之外的人影,果然便是小贼本人,早已是惊慌失措,许是逃跑不及,竟躲入积雪中,吓得再也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三位鬼巫相视冷笑,争先恐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其中的一位老者,还是稍稍落下几步。他正要追赶两位同伴,尚未纵身跃起,两腿突然巨疼欲断,旋即吃禁不住而一头扎入雪中。与此刹那,身旁霍然蹿出一位黑壮大汉,既不声、也不响,而手中的玄铁重剑却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一切来的过于突然,且神识之中毫无征兆,猝不及防之下,那势大力沉的玄铁剑根本叫人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护体灵力崩溃。

    “喀嚓——”

    一颗头颅炸得稀碎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一剑劈下,斩断了一截手臂。而扎在雪中的死尸,竟见不到丝毫的血迹。却有一道淡淡的人影倏然蹿了出去,并惊慌大喊:“有埋伏,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另外两位巫师有所察觉,早已骇然变色,不料那黑壮大汉的右手抡起玄铁剑,左手挥舞一截手臂,恶狠狠地扑了过来。二人再也顾不得追杀贼人,转身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黑壮大汉正要随后追赶,却听有人喊道:“公孙,穷寇莫追,快将那老鬼的手臂拿来,我要吃顿烤肉补补亏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