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七十二章 孤剑陌路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ourbox、至尊圣主、gavriil、书友229729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风雪中,曾经矫健灵活的身影,渐渐变得笨拙。健步如飞的大长腿,也沉重缓慢起来。

    一块冰坡上,公孙终于停了脚步,手中的玄铁重剑,也“当啷”坠在坚硬的冰面上。

    无咎翻身落地,闪了个趔趄,慌忙伸出冻僵的左手扶着公孙高大的身躯,这才站稳双脚,却见对方冰霜满身,长衫破烂,他忍不住叹道:“兄弟,辛苦了!”

    公孙只是一具鬼偶,却被他当成兄弟,并冠以本人的姓氏,而且时常说话聊天,俨如对待真人一般。也正是这位没有生机的傀儡,成了他一路之上最大的依靠,也是他唯一的伙伴。或者在他眼里,公孙同样以假面示人,也无从倾诉心声,彼此的孤单寂寞,竟是那样的相仿。

    有道是,惯看秋风冷月,孤剑陌路天涯……

    无咎默然片刻,掀开公孙后背的破烂衣衫,打开法阵,再次换了五块晶石。不停的奔逃,不断的拼杀,公孙消耗了太多的法力。当他跑不动的时候,便要及时换上五色石。

    而逃亡之路,仍未终结。至于如何逃出天门禁地,则不能不有所斟酌。

    “兄弟,逃出雪域,再帮你换上新衫!”

    无咎轻轻拍了拍公孙高大坚实的后背,转身走到一旁,手中多了一个酒坛,“咕嘟、咕嘟”便是一阵猛灌。旋即昂起头来,长长吐了一口酒气。

    但见天光朦胧,恰如黄昏时分。而从冰峰中逃出来之后,也过了两、三日,无非是天光亮了又暗,却并无黑夜的降临。或者说,天门禁地的黑夜极短,尚未发觉,已匆匆离去?

    无咎低头看向手中的空酒坛子,心绪烦乱。

    只顾着拼死求生,饮酒的闲情逸致也没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浑身上下,依然裹着一层冰甲,即使抖落冰甲,还有一层冰霜。破烂的长衫,也冻成冰块。而左臂绽开的肌肤,已慢慢愈合。右臂虽然还动弹不得,而断骨的疼痛已大为缓解。此外,滞塞的气息也渐渐舒畅。可见鬼族的疗伤丹药,倒是有点儿用处。

    气海的剑芒环绕之中,光屁股的金色小人,也就是元神,依然皱着眉头,却双手结印,摆出行功的架势。随其玄功运转,源源不断的灵力涌向四肢百骸。所幸经脉完好,气机所及,受损的肌肤自行修复,伤残的双臂也似乎在缓慢的好转。而想要恢复如初,尚须一段时日的静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还要得益于自己渡过天劫的百炼之躯,以及天门结界的诸多限制,否则与鬼赤正面较量,必将是送命的下场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便要扔了酒坛,想了想,又收了起来,手掌翻转,拿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是枚缴获的图简,其中拓印着玄英峰与极地雪域的地理地貌。而玄英峰上的天门禁地,并无详细的标明,只有一句莫名其妙的注解,或能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五行镇乾坤,玄关通阴阳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而从图简看去,玄英峰的三方,均为万丈峭壁,唯有另外一方与雪域相连。

    莫非是说,注解的玄关,并非经脉要穴,而是一条贯通阴阳的所在。既然贯通阴阳,是否便也意味着生路?而五行镇乾坤,该作何解?

    不过,图简中没有方向,如今人在何地,茫然不知,所谓的玄关又在何处,更是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最笨,也是最为有效的法子,便是一直往前,直至禁地边缘,再环绕而行,或能抵达那片广袤的雪域而最终脱困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图简,招呼道:“动身了!”

    公孙加持了五色石之后,依然站在原地不动,像是冰雪柱子,静静杵在寒风雪雾之中。而随着一声召唤,他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震,顿时抖落片片冰甲,旋即俯身抓起玄铁剑,并伸出一只手掌。

    无咎抬脚轻点,已顺势骑在公孙的脖子上,旋即脑袋一甩,扬声示意:“天门禁地有何妨,只管仗剑踏青云,公孙兄弟,走也——”

    一双大长腿腾空蹿起,两人直奔风雪深处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去路突然断绝。

    一道冰崖出现在前方,却寒雾弥漫而深不见底。左右同为悬崖峭壁,就此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天门禁地终于到了尽头。怎奈万丈悬崖,情形莫测,下方或许便是鬼族的老巢,绝不敢再次轻易冒险。为今之计,只有继续循着悬崖而行。而禁地足有万里方圆,若环绕一圈,想必要耗费不少时日,其间的辛苦也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所幸只要加持五色石,公孙兄弟便不用歇息。

    “公孙兄弟,跑路要紧。往左还是往右?右行,不不,左行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在冰崖前稍稍停顿,转而继续奔跑。无咎则是稳稳骑在公孙的脖子上,将抢夺的丹药尽数吞了,又摸出五色石攥在手里,趁机疗伤止疼。

    自从接连两次劫杀得手之后,再也没有遇见那群鬼巫。十之八九,鬼赤已更改了对策。那群老鬼最为记仇,绝不敢善罢甘休,在逃出禁地之前,依然吉凶祸福难料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七日过去。

    公孙依旧在不知疲惫地奔跑着,俨然便是一位可信而又值得依赖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只是那十余丈外的悬崖,依然云遮雾绕而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借助鬼族的丹药,以及连日的吐纳调息,无咎的左臂已痊愈了七八成,右臂的伤势却恢复缓慢,仍然被他捆在腰间而动弹不得。而他疗伤之际,他不忘留意着远近的动静,预测着即将到来的凶险,并暗暗盘算着对策。

    “公孙,你上回用我的神剑,威力非凡,却刚猛有余,机巧不足,难免为人所乘!”

    无咎的脸上罩着一层冰霜,话语声含混不清。他浑不在意,又“嘿嘿”一乐。闲闷之时,他便要给他的兄弟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公孙之所以能够施展神剑,全凭他的神识在暗中操纵。于是再次偷袭得手,一剑扎透气海、并斩了本命阴神,那两个鬼巫想要分神为时已晚,最终只能魂飞魄散。却让桑元逃脱,算是小小遗憾。由此可见,鬼族的不死之身,并非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与其说公孙杀了鬼巫,倒不如说是他假手除掉了两个祸害。而强悍的公孙,也同样存在破绽。

    “来日不妨传你符箓法门,便能刚柔相济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为了将公孙收归己用,祭炼之时,参照了多家法门,很是费了一番力气。如今为了让公孙变得更为强大,他不禁又动起了心思。要知道公孙虽为鬼偶,却形同分神一般存在,即便没有法力神通,而施展符箓应该不难。有了玄铁重剑,以及符箓相助,再加上他坚不可摧的身躯,与惊人的力气,日后返回飞卢海,说不定能够欺负、欺负梁丘子与黄元子。

    嗯,想法不错。

    逃亡路上,风雪催人……

    又是几日过去,原本延伸往前的冰崖,陡然回转,迎面一道万丈深壑。

    公孙收住脚步,无咎跟着落地。

    若是继续赶路,只能沿着冰崖往回折返。依着冰崖的走向,或将重返禁地的腹地,且不说会否遇到鬼族的高人,半个月的奔波之苦亦将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崖边,一高一矮,一个粗壮,一个略显瘦小,却同样的满身冰霜,同样的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逃亡再是辛苦,料也无妨,却怕徒劳的挣扎,最是令人沮丧。

    “跳下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跳过崖,没死成,谁料多年以后,还是这般境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与公孙说话,得到的永远都是沉默。而他并不在意公孙的回应,他只想有个人能够说话而已。说说过往,说说内心的憋屈,说说他轻狂的背后,那些不为人知的辛酸与无奈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朦胧的天光突然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一阵寒雾吹过,只见那苍茫的尽头,隐隐白光闪烁,继而黑、赤、青、黄五色交替划过天穹。

    “那是五行之色,五行镇乾坤,玄关通阴阳,哦,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头仰望,瞠目诧异,旋即有所猜测,挥手催促:“公孙,且奔那五色光华的方向而去——”

    而公孙驮着他刚刚动身,他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兄弟啊,此去只怕凶多吉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片五色光华,穿透天穹而来,瞬间掠过四方,煞是惊艳瑰丽。白茫茫的冰雪随之映照,瞬间五彩闪烁而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如此神奇的景象,极为罕见。

    而冰岗上的一群人影却无动于衷,只管冲着远方默默张望。

    在人群的背后,是一段两、三里宽的百丈冰崖;冰崖过去,则是茫茫无际的雪原。而众人所面对的方向,则是那万里方圆的天门禁地。

    “你我所在,便是天门玄关,乃通往雪域的唯一去路。只要守在此处,小贼便逃不出天门禁地!”

    “而他未必能够寻来,何妨派出人手继续追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极地炫光如此醒目,他必然寻来!”

    “巫老,何以断定……?”

    “他杀了鬼青等人,表明他已获悉我鬼族的隐秘,有关极地炫光的由来,应该瞒不过他!”

    “巫老所言极是!看来每月月底便呈现的极地炫光,倒是帮了一个大忙,此番以逸待劳,只等小贼自投罗网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