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七十三章 断臂之痛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上古凡人、书友2599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曾经匆匆查阅过鬼族典籍,记得有段记载,说的是每逢月末月初,雪域的尽头,天穹之上,因五行变化,而呈现出极地炫光。如今那眩目的五彩光华,应该便是所谓的极地炫光。

    只要循其而去,或能突破玄关,直达雪域,而就此逃出天门禁地。

    雪地中,公孙驮着无咎在全力奔驰。所去的方向,正是那五色光华来源的方向。两日后,稍稍停顿。然后跨越积雪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又过半日,瑰丽壮观的五色炫光,依然在天穹之上闪烁,神秘莫测,可望而又不可即。

    公孙突然慢慢停下脚步,冷冷注视着前方。他脸上所罩的假面,一如既往的漠然。自他出世以来,便被封在地下的墓穴中,像具僵尸般默默守候了无数万年。之后他成了某人的兄弟,有了衣衫,有了玄铁剑,还有了名字。于是他大显神威,终不负铁骨铮铮而扬名雪域。而他如今依然不懂极地炫光,也不懂善恶是非,他只知道不断奔跑,不断的拼杀,以他手中的长剑,铸就一段铁血的征程。

    数里之外,便是雪地的尽头。而横亘的冰岗之上,竟然早已站着十余道人影。其中的两位银须银发的老者尤为醒目,旋即熟悉而又嘶哑的吼声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小贼,你果然来了,却休想穿越玄关,更休想逃出禁地半步——”

    吼声未落,一道道人影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被公孙驮着,周身裹着一层厚厚的冰甲,即使他清秀的脸庞,也罩着一层寒霜而早已变得面目全非。而此时的他,显得异常冷漠,见鬼赤、鬼丘等人愈来愈近,这才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:“兄弟,让你受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多日不见的鬼族高人,再次现身,却等候多时,并堵住了唯一的去路。而辛辛苦苦寻来,最终不过自投罗网。天门禁地,或许真是一方生死绝地。

    公孙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,默默转身便跑,抬脚便是三、五丈,继续全力以赴。如果说他有一段人生,他的人生似乎没有方向。或者说他的方向,就在脚下,他的人生,便是身后的一串足迹……

    鬼族的高人们蓄谋已久,等的便是此刻,随着鬼赤一声令下,旋即疯狂追来。并各自左右散开,像是撒出一张数里方圆的大网。此番务必要一追到底,不管小贼如何狡诈,都难逃此劫!

    寒风雪雾中,一道道人影你追我赶。

    公孙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的危机,驮着无咎跑得更快……

    曾经朦胧的天穹,忽而清澈万里,却极为的黯淡,像是残夜未醒,又或白昼将尽。天地映照,使得五彩的炫光更为绚丽壮观。

    便在那绚丽壮观的景象之下,一场追杀正酣……

    如此这般,转瞬两日。

    而公孙似乎体力不济,突然一头栽倒在雪地之中,随即又摇摇晃晃爬起,驮着无咎继续往前奔跑。

    鬼族的高人们已逼近到了数百丈外,趁机猛追不舍。

    途中,公孙亦曾不止一次的试图迂回,或借助冰坡掩去足迹。而无论他怎样故技重施,均被鬼赤与鬼丘识破。如今他只能疲于奔逃,最终的厄运已难以更改。

    又过半日,双方相距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鬼赤看着百丈外的公孙以及他驮着的无咎的背影,恨恨中松了口气:“小贼,前方乃是禁地极渊,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若从天上俯瞰,天门禁地便如一个巨大的圆台,却被一道弯曲回旋的深渊分为两半,而彼此连接的地方,正是玄英峰的峰巅所在,足有数千里方圆,由此能够抵达各处,一旦远离,则深渊阻隔而鸿沟难越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奔跑正急的公孙,被那道深渊阻挡,不得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鬼赤与鬼丘等鬼族的高人已逼到了数十丈外,却并未止步,反而气势汹汹继续逼近。

    公孙转过身来,僵在原地。十余丈外的八位鬼族高人,已堵住了他所有的退路。若要突围,难如登天。而身后的冰崖下方,则是禁地极渊。此时此刻,他再也无路可逃。而他驮着的无咎,同样绝望无语,冰霜的脸上,一双冰冷的眸子透着莫名的死寂。

    鬼赤却没有在意公孙,而是紧紧盯着无咎,以及那条被蛟筋缠缚的残臂,一切似乎并无异样。他抬手止住众人,嘶哑出声道:“小贼,以你人仙的修为,能够活到今日,足以感到荣幸……”

    十四位鬼族的高人,为了杀一个人仙小辈,竟然在天门禁地,足足耗费了二十余日,并被斩杀三人,简直难以想象。对于独霸雪域的鬼族来说,不啻于奇耻大辱。所幸一番周旋之后,最终还是抓住了那个小贼。

    却见无咎咧嘴一笑,漠然扭过头去。与之瞬间,驮着他的公孙,举起手中的玄铁重剑,徒劳挥动一下,像是壮志未竟而显得异常萧瑟,旋即又昂头看了眼那五色迷离的天穹,突然后退两步……

    鬼赤,乃是鬼族至尊,而为了对付一个贼人,却费劲了心思。如今大功告成,不免几多感慨。感慨之余,又不禁心生疑惑。谁料便于此时,异变突起。他来不及多想,急忙喝道:“小贼,给我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公孙已退到了冰崖的边上,仍未留步,竟带着无咎纵身跃起,旋即一头扎向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想死不难,留下玄鬼圣晶——”

    鬼赤恍然大悟,又惊又怒。贼人的用意再也浅显不过,那就是走投无路,便舍身跳崖,纵然是死,也不能让对手得逞。而他才不管贼人的死活,他在意的是玄鬼圣晶。他嘶声大吼,猛然冲了过去,狠狠抬手一指,顿然阴风肆虐而剑气凌厉。

    一死了之?

    休想!

    哪怕是坠向深渊,也要抢回玄鬼圣晶。

    鬼丘等人也是不敢怠慢,纷纷扑向冰崖而齐齐出手。

    公孙与无咎,应该死意已决,穿过层层寒雾,直奔深渊坠去。他二人依然被冰雪铸在一起,像是一对真正的好兄弟而患难生死与共。

    八道人影凌空逼近,八道强劲的阴风剑气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而面对那势不可挡的剑气与一个个疯狂的鬼影,无咎不躲也不避,嘴角挂着惯常的嘲笑,伸手拍了拍他兄弟的肩头。坠落中的公孙,异常沉静,缓缓举起手中的玄铁重剑,用力劈出他此生的最后一剑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八位地仙以上的高人,联手愤然一击,即便有结界阻挡,威力之强也是出乎想象。只听轰的一声巨响,铁剑崩碎,公孙与无咎的身子瞬间炸开,却不见迸溅的血肉,只有铁屑、木屑随风飘扬……

    鬼赤挥袖急甩,抽身返回,五指“砰”的抓入冰壁,随即收住坠势而稳住身形。只是他满是皱纹的脸上,已罩了层浓重的阴霾。

    鬼丘等人适时抓住冰壁,免去坠入深渊,却诧异难耐,一个个怒而失声——

    “上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贼擅长假身之术,途中摔倒,便为作祟,怎奈追赶正忙,被他所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他不能轻易落入陷阱,果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能怎样,玄关有人把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桑元等四人未必拦得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巫老,快快前往天门玄关,以防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难以达成一致,

    鬼赤则是低头看向寒雾笼罩的深渊,幽幽自语:“由此地赶到玄关,尚需几日?”不待回应,他自问自答:“两日半,方能抵达玄关。而半日前,他换了假身。也就是说,当你我赶回玄关,他至少已逃出一日。”转而看向悬在冰壁上的众人,他冷冷又道:“无咎之狡诈,平生仅见。而为了玄鬼圣晶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手指用力,轻飘飘的身影倏然蹿起,见众人随后跃上冰崖,他目眺远方而阴沉吐出一个字:“追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风雪雾中,一道独臂的人影在奋力往前奔跑。

    虽然只剩下一条独臂,而两条腿仍然完好,尚且歇息多日,此时奔跑起来颇为迅疾。

    正是无咎,而他缠着残臂的蛟筋没了,换成了撕破的衣衫。为了活下去,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条蛟筋。

    天门禁地,虽然广袤万里,而只要被堵住唯一的玄关通道,便再也休想逃出去。

    正如所料,这是一方死地!

    与一群鬼族高人,周旋了二十余日,他已用尽了手段,也用尽了狗屎运气。但对方摸清了自己的底细之后,他知道再无侥幸可言。即使他与公孙并肩联手,亦非鬼赤的一合之敌。而想要活下去,并逃出死地,唯有付出比断臂更大的代价,否则最终的下场唯有一死。

    而断臂之痛,又是怎样的刻骨铭心……

    无咎奔跑正急,突然张口喷出一股热血。鲜红的血洒在雪上,瞬间冻结。雪白血红,异常醒目。他“扑通”坠入积雪中,猛然回头。他曾在荒岛上用了数年光阴,尝试炼制分神。而当那一缕分神遭到毁灭的瞬间,哪怕是相隔千里,他也能清晰感受,心头传来阵阵的绞疼。

    他怔怔远眺,黯然失神。

    “公孙死了,无咎还活着!”

    一道孤独的身影,继续往前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