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七章 她在哪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/p>申屠走出船舱,轻轻掩上木门,看向自己满身的脏污,他转身踏入隔壁的船舱。

    舱内颇为凌乱,透着难闻的酒肉味道。曾老大坐在木榻上,忙欠了欠身子,递过来所啃的半尾海鱼,又拎起酒坛子示意:“仙长,且压压惊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露出满脸的嫌弃,不予理会,转身坐在对面的木榻上,顺手解开衣衫,又连连摆手:“滚出去,我要更衣!”

    曾老大只得放下鱼肉,好奇道:“那位无先生究竟是何方来头,竟敢占了仙长的静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申屠急忙抬手制止,回头看向身后的舱壁,转而冲着曾老大狠瞪一眼,低声道:“从今以后,有关无先生,不得多提,也不得多问,否则你婆娘等着给你收尸吧!”

    曾老大不由想起海面上那惨烈的屠杀场景,吓得脸上的横肉一哆嗦,随即打了个酒嗝,再不敢啰嗦,连连点头,弯腰走出船舱。他与多位仙长打过交道,知晓其中的厉害。他要前去叮嘱兄弟们,以免祸从口出。

    申屠抬手打出禁制封住舱门,这才悄悄松了口气,慢慢宽衣解带,却见胸口的肌肤上印着一个脚印,并发出隐隐的阵疼。他不禁呻吟一声,依然有些余悸难消。

    幸亏那位无先生脚下留情,不然他一脚便能踢死自己。人不可貌相啊,虽然他外表虚弱,独臂带伤,也看不出修为,却至少是位人仙前辈,否则他绝不能施展出百把飞剑。也幸亏自家命不该绝,终于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申屠换了干净的衣衫,盘膝坐定,摸出两粒丹药吞下,稍稍缓了缓神。又拿出一个黑色的油腻之物捧在手上端详,他脸上浮现出庆幸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便是无先生所说的龙涎香,来自深海大鱼,极为的难得,足以换取数十块的灵石呢。而为了得到此物,带着曾老大在海上奔波数月,也算是费尽心机,终于有所斩获。那群凡夫俗子尚且蒙在鼓里,谁料船上还藏着一位高人。而自己偏偏还想招惹与他,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啊。

    他与冠山的韦家,真的没有关系?而他并未否认,又是何意?

    且不管了,返回冠山之后,将他礼送上岸,凡事自有韦家担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,同样有人在宽衣解带。或者说,随手扯下一身的破烂。转瞬之间,整个人不着一缕,而裸露的肌肤上,依然带着片片干结的血迹。

    无咎低头坐在舱内的褥子上,伸出左手,轻轻托起右臂,霎时间痛楚传来,他忍不住龇牙咧嘴。整条手臂,连同十指,折断了上百截,伤势极为惨重。而当时若非坤元甲的护持,只怕后果更是难以想象。鬼赤的强大凶狠,由此可见一斑。所幸结界禁制,令他施展不出真正的修为,否则的话,坤元甲也救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无咎放下右臂,摸向胸口,稍稍催动法力,一块银色的圆镜落入手中。而原本光洁圆润的镜体,竟裂开两道细细的缝隙。他眼角抽搐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坤元甲,乃是极为神奇的护身宝物,曾无数次救过自己的性命,却也承受不住太多的劫难。它如今已出现了伤痕,或许再来一次重击,便将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手中的坤元甲,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伫立在山崖上的娇小身影……

    多年不见了,也不知她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无咎微微失神,摇了摇头。他将坤元甲放回胸口,伸手探向木榻,“咔嚓”抓起两块木板,置于右臂两侧,又扯了衣衫的布条绑了,然后从神戒中找了套旧衫换上。而右臂还是被他捆在腰间,以免牵动而惹来伤痛。

    稍事歇息,他的手中多了一枚图简。

    图简来自那位海船的供奉,申屠。搭船出海的半个月来,那位仙长便留意到了自己。而自己虽然隐去修为,骨骼经脉还是与常人不同。于是他又三番两次接近,欲图不轨,难以如愿之后,竟要将自己扔下大海喂食海鲨。倒是个心狠,而又果断的家伙。不过他虽为供奉,却假公济私,被自己整治一回,终于变得乖巧顺从,不仅有问必答,还奉上了这片海域的图简。

    北邙海。

    北邙海,位于极地海域与天卢海之间。而冠山岛,与无极岛,乃是这片广袤海域中,最大的两座岛屿,皆五、六百里的方圆,分别位于北南的两端。

    且不说两岛的风景如何,人文如何,南端的无极岛,倒是引人关注。因为无极岛连接天卢海,而天卢海的尽头,则是卢洲本土。

    而图简中,只是简单描绘了北邙海的大致情形,有关四周的海域以及卢洲本土,则粗略带过。

    至于申屠所提到的韦家,乃是冠山岛的修仙世家,其中又以岛主韦玄子的地仙修为最高,门下更是高手众多。而冠山岛又极为偏僻,罕有外来仙者到访。故而,他将自己当成了韦家子弟。而为了摆脱纠缠,也是为了掩饰身份,对此并未否认,接下来又将怎样,且抵达冠山岛之后再行计较不迟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不便拖着残躯强行赶路,否则乱闯乱撞之下,必将再次陷入不利境地。所幸始终不见鬼族追来,暂且好好歇息几日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看向面前的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丹药,是申屠的赔罪之物;丹珠,乃曾老大的孝敬。

    何必如此呢!

    想我无先生,从来不欺弱小,却又常常成为别人眼中的弱者,而遭受肆意的欺辱。

    唉,不当先生好多年,还是风华谷好啊,与孩子打闹,睡个懒觉,梦里追个仙子……

    无咎默默出神,旋即又打个寒颤。淡漠而又沉寂的眸子,似乎多了一分莫名的怅然。

    人这辈子,遑论走了多少弯路,遭遇多少劫难,都不能回头。否则只能随着红尘,埋入那风华春梦的深处……

    无咎收起珠子,将两瓶丹药尽数吞了。本想拿出五色石,就此吐纳调息。而稍稍迟疑片刻,他的左手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晶石。他刚想查看一二,却见黑白闪烁,强大莫名的气机与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,整条手臂顿时僵硬而五指刺疼。他蓦然一惊,慌忙撒手,顺势打出几层禁制,然后将晶石飞快收入神戒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之间,手臂、身上、褥子,以及船舱四壁,皆多了一层淡淡的冰霜。好似寒冬骤降,令人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黑白晶石,并非凡物,乃鬼族至宝,玄鬼圣晶!

    当初在雪域地下的玄鬼殿,便为这块颇有灵性的石头而震惊不已,如今再次拿出来,强大的至阴至寒之力竟然让人根本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也难怪鬼赤穷追不舍,真正的宝物啊!

    只可惜以自己的修为,还难以吸纳圣晶,却也绝不能归还鬼族,否则那群作恶多端的老鬼势必更加的疯狂!

    半柱香的时辰过后,舱内的寒意终于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无咎定了定神,站起身来,抓出一把五色石扔在褥子上,旋即又返回当间坐下。据说冠山岛据此尚有六、七日的路程,而且船在海上,仅有一个申屠仙长,倒不虞月影古阵惹来意外,且趁机修炼一番。他丢出最后一块五色石,旋即微微闭上双眼。与之瞬间,晶石“啪啪”碎裂,浓郁的仙元之力在狭小的舱室内急剧盘旋,而后飞快涌入体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楼上,站着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个头粗壮,且满脸横肉的是曾老大,抱着膀子昂首远望,他彪悍的架势一如既往。留着三绺黑须的是申屠,抄着袖子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时不时的低头看向脚下。

    甲板上,则是聚集着十来个汉子,许是彼岸在即,一个个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正当午后时分,朵朵低垂的白云之下,那碧波无垠的大海尽头,突然浮现出一抹黑影。眼看着黑影渐渐清晰,渐渐左右延伸,渐渐呈现出起伏的高山、以及成片的树林。不用多想,冠山岛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海船继续乘风破浪,鸟儿在海面上翱翔。

    须臾,海岸愈来愈近。海湾、码头、船只、房舍、林木等,一一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到家了!”

    曾老大哈哈一笑,拱了拱手:“此番收获差强人意,却也平安归来,待上岸交割过罢,各自回家歇息一段时日,待出了葵卯二月,再邀请仙长一同出海!”

    申屠急忙提醒:“哎,你答应我的丹珠,何时兑现?”

    “仙长也该知晓,我的那枚珠子,已送给了无先生,否则他岂肯饶我!”

    曾老大压低嗓门示意一声,抬脚走下船楼,回头又送个笑脸,拍着胸脯道:“仙长放心便是,来日必当加倍孝敬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曾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本想发作几句。而曾老大已到了甲板上,忙着招呼海船靠岸停泊。他只得悻悻作罢,却也跟着下了船楼,走到那间舱室门前,迟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而他尚未扣门,木门“吱呀”打开,从中走出一个缠着右臂,身着灰衫,披着乱发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申屠慌忙后退两步,脸上赔笑: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先生没有理他,径自走到甲板上,当迎面的海风吹起乱发,他不由得微微眯眼:“哦,冠山岛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