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八章 绝世美女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长寿秘诀、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定海楼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癸未二月,寒冷时节。黄昏将至,冠山岛的集镇上已是关门闭户而见不到几个人影。转过街角,站在高处,山坡下的两、三里外,便是来时海湾码头。海边的桅杆丛中,还能看到所搭乘的那条海船,以及曾老大等人忙碌的身影。而街道对面,则是两层的石楼,以及一个院落。临街的门楣上,刻着三个字,定海楼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乃客栈,取名定海,寓意海平浪静的好兆头!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客栈的门前观望。他单薄的衣衫,捆绑的残臂,披肩的乱发,以及的苍白的脸颊,依然还是病恹恹的模样,此时站在寒风肆虐的街道上,倍添几分落寞与彷徨。不过,他身旁还跟着一位中年男子,裹着皮袍,脸色黧黑,三绺胡须,竟是申屠,陪着他来到了冠山镇。

    “而韦家庄院,便在三十里外的冠雄山下,前辈何不返回府邸呢,也好让在下送上一程!”

    无先生如此年轻,且修为高强,神秘莫测,十之八九与韦家有关。申屠坚定自己的猜测,便想着陪送一程,顺便巴结一二,倒也无可厚非。而不过眼珠一转,他已恍然大悟,忙上前两步,含笑示意:“出海归来,当为前辈接风洗尘,请——”

    而无咎来到冠山岛,人生地不熟,只想找个地方落脚,待安稳之后再从长计议。谁料申屠竟然尾随而来,始终不肯离去。他站在街道上默然片刻,抬脚走向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大门悬着兽皮门帘,看着倒也不显,而掀开门帘之后,顿时灯火通明而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十余丈方圆的厅堂内,摆放着柜台、酒坛、木桌、炭盆等物,还有几桌客人在推杯问盏。伙计应该认得申屠,上前躬身行礼。而申屠则是闪开一步,便要隆重报上前辈的道号。谁料那位古怪的无先生,径自走向厅堂的角落,却丢下一句传音:“不得招摇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,高人便是如此!”

    申屠不以为然,吩咐伙计上酒上菜,又与相熟的邻桌客人打着招呼,这才跟着过来: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唤我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传音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在这客栈住下去,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角落里,恰好将整个厅堂收入眼底。而他的问话,却让申屠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“稍后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伙计手脚麻利,转瞬送来两坛酒与几味菜肴,并帮着斟满酒碗,道了声“仙长慢用”,转身又去招呼邻桌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为何住在此处呢,前辈,不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依旧感到不解,忙又端起酒碗:“无先生,在下敬你……”

    而无咎已伸出三根手指拈着酒碗,默默独饮。

    申屠只得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,放下酒碗,抓起筷箸,笑道:“连日辛苦,且犒劳一番,”他不再谦让,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端着酒碗浅尝辄止,根本没有饮酒的心思,而是借此时机,悄悄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来时的路上,在船舱内歇息了六、七日,吸纳了数十块五色石,虽然修为没有进展,而受损的脏腑以及缺失的法力却大为好转。即使右臂的伤势也渐趋稳定下来,只须找个安稳的所在,静修三、五个月,应该能够恢复如初。而如今贸然来到冠山岛,人生地不熟,且岛上还住着修仙的高手,凡事务必要小心谨慎。不过,只要那群老鬼没有追来,倒也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许是黄昏日暮,正当用饭的时辰,厅堂内围坐三桌食客,吃喝说笑很是热闹。而无论彼此,均为修仙之人,其中也有类似于申屠的装扮,而更多的则是布衣长衫,且羽士、筑基修为不等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处吃酒的除了海船上的供奉,便是韦家的外门子弟,仙长竟不认得……?”

    申屠连饮了几碗酒,吞了半盆肉,打着饱嗝,剔着牙缝,忽见无先生神色有异,禁不住有些好奇。而眼光一瞥,失声又道:“咦,好美的人儿……”

    通往后院的木门旁边,是个木头楼梯,连接着楼上楼下。便于此时,楼上突然走来一位年轻的女子。只见她身着月白长裙,黑发披肩,步履婀娜,走到楼梯口娉婷一顿。那皎白如玉的脸颊与精致的五官,煞是娇美动人,尤其是她淡如云烟的长眉下的一双眸子,更是透着超凡绝俗的漠然,便好像她早已看破天地,就此踏云绝世而不染纤尘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夺魂摄魄的美,美得令人窒息!

    喧闹的厅堂内,倏然一静。

    不管是申屠,还是在场的修士,皆瞪着双眼,嘴巴半张,失魂落魄的德行。而无咎也是微微一怔,却顾不得欣赏那绝世的容颜,反而举起酒碗挡住,并微微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客栈的掌柜,是位老者,倒还镇定,点头哈腰:“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是位女仙长,眼光掠过厅堂,便要就此离去,却又回头一瞥,竟是直直看向坐在角落的某人。

    申屠手中的筷箸“哗啦”脱手,慌忙怔怔站起:“前辈……”他以为那绝美的女子看向自己,自作多情,谁料站起之后,方知幻觉。对方竟是看向身旁的另外一人,无先生。无先生却以酒碗遮面,好似浑然不觉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厅堂的所有人,皆齐刷刷看向那个残了条手臂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,抬起头来——”

    女子突然出声,话语声不大,清脆悦耳,却透着莫名的威势,竟令人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楼梯上又冒出两道高大的身影,竟是两位神态威严的银须老者。

    没人顾得上老者,都是满脸焦急,因为那个残臂的男子,依然低着头。

    申屠更是焦急万分,连声催促:“哎呦,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没说完,无咎终于放下酒碗,缓缓抬起头来,露出他惨白而又冷峻的一张脸。不料哪位绝美的女子,丢下一瞥之后,转身走向门外,淡淡道:“这般惧怕女人的先生,倒不多见!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人到了门外,循着街道渐渐走远……

    厅堂内又寂静片刻,猛然回归喧闹,却都是在盛赞那女子的美貌,以及修为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申屠松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随即抓起酒碗,便要痛饮几口压压惊。

    而熟悉的传音声,再次响起:“如何前往卢洲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始料不及,酒水呛着,咳了两声,难以置信道:“你……你身子带伤,本该返回庄院歇息,却要住在客栈,如今又为……为何前往卢洲?”

    无咎却微微皱眉,叱道:“只管回话,不必多问!”

    “倒也简单!只须搭乘传送阵,抵达无极岛,再由无极岛借道,便可前往卢洲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有无他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无极岛与冠山岛,相隔数十万里呢,若非传送阵,极易迷失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“冠山岛的传送阵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韦家庄院啊,非韦家子弟,休想借用或靠近半步,哦,你并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并非韦家子弟,如何借用传送阵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也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伙计,结账!”

    无咎拍了拍桌子,起身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申屠满脸错愕,而稍作迟疑,摸出一块灵石丢给伙计,随即掀开门帘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一轮冷月爬上半空。寒风中的街道,更趋几分冷清。

    无咎缓步往前,背影孤单。所去的方向,正是来时的海湾码头。

    而一道人影快速追来,传音唤道:“无先生,我有个法子,能够帮你借用传送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段偏僻的街角,慢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为何帮我?”

    申屠跑到近前,笑道:“急公好义,乃本性所在!”

    无咎却不为所动,淡淡道:“你早已知晓,我并非韦家子弟!”

    申屠左右张望,尴尬道:“你是前辈人物,既有所求,若能略尽微薄之力,也是在下的缘分!”

    无咎点了点头,抬手抓出两把飞剑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又如何使得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顿作惊喜,故作推辞,而飞剑到手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如何帮我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知前辈与韦家有无仇怨?”

    “素昧平生,毫无瓜葛!”

    “前辈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人仙!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所料,而前辈只为借用传送阵?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好处,便是与我啰嗦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!拿人财物,为人消灾,乃海船供奉的操守,也是本人一贯秉持的操守。何况拿了前辈的重赏呢,不过,我怕前辈受了委屈,或殃及无辜,故而先行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常年闯荡海上,见惯风浪,不仅谙熟世故,也懂得占便宜。而三言两句得了好处之后,他反而变得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本想在冠山岛待上一段时日,却突然改了念头。而走出客栈之后,反倒是无路可去。他打量着无人的街道,又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冷月,淡淡道:“只要能够远离此地,受些委屈倒也无妨。所谓的殃及无辜,尚不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此便好,随我来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