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七十九章 冠雄山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戒掉小说、砸锅卖铁人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冠山岛上,有条纵横东西的山脉,便是冠山。而冠雄山,则是山脉所属的另外一座山峰,虽然只有数百丈高,却峰峦俊秀而灵气弥漫,堪称一处宜居,或修炼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冠雄山的南麓,便是韦家的庄院;北麓,也就是后山的山谷密林之间,坐落着一处陵园,为韦家先祖的陵寝所在。

    陵园,禁忌之地,人迹罕至,往日里只有两个韦家的子弟看守。一个叫作韦尚,一个叫作申屠志。而韦尚借口修炼,整日里不见人影。看守陵园的只剩下申屠志,怎奈他修为无望,年迈体衰,只想告老返乡。

    而韦家的修仙弟子,若非犯错受到惩罚,皆不愿来到后山担当苦差。因为后山的陵园不仅偏僻,而且极为枯燥,每日里除了巡山,便是守着那几座坟丘。而没有修为的凡人,又难以胜任职责。韦家的管事前辈也是无奈,便让申屠志寻找继任者。只要有人愿意看守陵园,便给予外门弟子的头衔。即便如此,依然无人响应。修仙不易,谁又愿将大好光阴荒废在一片陵园中呢。再不济,充当海船的供奉,也落个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而那位申屠志,恰巧便是某位申屠仙长族中的长辈。有好处,不能忘了自家人。于是乎,他帮着族叔找来一位继任者。

    “你叫无先生,名称这般古怪?”

    清晨时分,后山的山谷中走出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谷外的一块石头上,盘膝坐着一位年轻男子,坐了半宿的他,早已是满身的寒霜。见到老者,他落脚下地,点了点头,应声道:“身子不便,难以全礼,见过申屠老伯!”

    “你身有残疾?申屠六为何没有提起呢,他还收了我两块灵石,却给找来一个无用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从谷中走出来的申屠老伯,便是申屠志,须发银白,满脸皱纹,年纪很大的样子,裹着一身粗布袍子,手里拿着一根竹杖,像个农家的老汉,却有着羽士六层的修为,乃是正儿八经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而谷外的男子,则是无咎。申屠,也就是申屠六,将他连夜带到此处,又鬼鬼祟祟潜入谷中,然后出来直拍胸脯,声称大事已成,待天明时分见到他的远房族叔,便可成为韦家的子弟,以后何去何从,全凭机缘或自家的手段。至于身份来历,只道是受伤的海船供奉。倘若出了意外,与他叔侄无关。之后申屠又得到一套功法玉简,很是欢天喜地,告辞离去的时候,还声称日后回来探望,愿前辈多多保重,等等。

    不过,无咎年轻而又病恹恹的样子,显然让这位申屠老伯大为失望。

    “韦家固然敷衍于我,我却不能过于草率!却不知你的修为如何,能否担当重任,倘若有所隐瞒,恕我不敢徇私!”

    申屠志顿了顿手中的竹杖,上下打量着他族侄给他找来的继任者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看向那晨霭弥漫的幽静山谷,暗暗点了点头,又稍加斟酌,答道:“堪堪筑基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身上散发出筑基一层的威势。他的易容术与隐匿修为的法门,均来自祁散人与太虚,颇为巧妙,能够随意改变境界修为,若非高人,根本看不出他的虚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筑基前辈?”

    申屠志吃了一惊,忙欠了欠身子,又顿着手中的竹杖,抱怨道:“申屠六没说实话,他只知道骗我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那位族侄隐瞒太多,否则也骗不了他的灵石。

    “哦,我乃船上供奉,意外筑基,却遭到重创,徒有其表罢了,如今厌倦漂泊,只想找个僻静的地方修养三、五载,倒是要麻烦老伯了  !”

    无咎分说之际,摸出两块灵石递了过去:“既然令侄骗了你,权当补偿!”

    谁料申屠志却后退一步,连连摇头:“我要你灵石作甚,你甘愿看守陵园,已是帮我大忙,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老伯倒也厚道,举起竹杖示意,转身奔着山谷走去,继续说道:“既为申屠六引荐而来,我也不便推辞,却莫要与人提起此事,也莫要轻易显示修为,只道是自荐上门,你若是心存歹意,也与我叔侄无关。三、五年后,借口离去便也是了,且随我来……后山五十里的二十多座陵墓,均为韦家先祖所有,为免外人毁坏,故而着人看守,而偌大的冠山岛,谁又敢呢……虽也枯燥寂寞,却也是桩闲差……”

    陵园?

    申屠给自己找的差使,竟是看守陵园?

    无咎迟疑片刻,迈开脚步。

    晨雾之中,两道人影一前一后。前者敲打着竹杖,将坠落的杂草枯枝扫于道旁,并絮絮叨叨,显然便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后者摆动着独臂,摇摇晃晃默默跟随。

    须臾,来到山谷深处。

    随着旭日初升,晨霭淡去。一个数十里方圆的山谷,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山谷的北侧,向阳的山坡上,果然错落着几排坟丘;山坡的下方,则是搭建着几间石屋,应该便是守陵弟子的住所。

    果然,申屠志走到石屋门前的草地上,交代了几句陵园的规矩,又拿出一块玉牌示意道:“此乃陵园的腰牌,屋子随你自便,交割已罢,我去前山辞行,顺道帮你禀报一声,相关事宜,另有吩咐……”他竟然早已收拾妥当,便要告辞,而没过两步,又顿了顿竹杖:“瞧我这记性,看守陵园还有一位外门弟子,叫作韦尚,常年不见人影,倒也不必理会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志冲着无咎拱了拱手,又前后打量一番,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,转而奔着谷外走去。直至走出老远,竹杖的敲打声,以及他絮絮叨叨的话语声,犹在空寂的山谷中若隐若无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,十六岁那年,误入仙道,立志高远,欲叱咤风云,而遨游天外……谁料竟在这冠雄山下的陵园中,虚度一生……蓦然回首,百年成空……且罢、且罢,乘一叶扁舟,就此飘零天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手中的玉牌,看着前方的山峰,看着身后的石屋与坟丘,又看着申屠志远去的背影,转而在草地上轻轻踱步。

    玉牌上刻着“冠雄韦家”的字样,此牌在手,便成为韦家的子弟,或受到庇护的门人。而职责所在,则是看护这座山谷,以及山坡上的那片陵园。

    无咎走向几间石屋,逐一查看。

    除了申屠志居住的石屋摆放着木榻与简陋的陈设之外,余下的屋子不是成了生火煮饭的所在,便是四壁空空,很是荒凉破败。倒是那火红的日头越过山梁,恰好照射在山坡上,使得寒冷的所在,多了几分明亮与暖意。门前的草地上,则是摆放着石凳石几,以及锄头、竹杖等杂物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无咎从屋里找了块兽皮褥子扔在门前的草地上,然后盘膝坐下,当他独自面对空谷,禁不住微微闭上双眼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守陵人?

    一不小心,又尝试了一个新的差事!

    惧怕女人?

    本人也曾自命风流,又怎会惧怕女人呢。而昨晚那个女人,着实让人不敢面对!因为别人在意的是她的绝世容颜,而自己在意的是她的修为!

    此前已打定主意,找家客栈住下,待伤势痊愈后,再离开冠山岛。而与申屠饮酒的时候,却突然发现楼上走下三人。且不提那位女子的容貌如何,至少自己看不透,也不敢审视她的修为。而随行的两位老者,无意中所散发的威势,竟与鬼族的鬼赤相仿,或者说更胜一筹。浅而易见,那三人的修为均在飞仙之上。

    三位高人啊!

    好不易逃出了雪域,尚不知鬼赤追到哪里,却又突然遇到三位高人,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而又措手不及。尤其是那女子一眼看穿了自己隐瞒的修为,并让自己抬起头来。当时虽然故作镇定,而内心的震骇与恐慌,差点让自己夺门而出。所幸对方并未计较,或懒得理会一个人仙小辈,终于躲过一劫,而自己却不敢因此而有所侥幸。

    绝世的容颜,绝世的修为,那年轻的女子,究竟是谁?

    更何况她还带着两个随从一般的老者,而其中任何一人都能够轻易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客栈不能住了,冠山岛也不敢待了。

    而离开冠山岛的唯一途径,便是传送阵,否则只能在海上漂泊,若被那三位高人察觉,或撞见鬼族,必将大祸临头。为今之计,只有继续藏形匿迹,而置身异地,无处可去。所幸还有一个申屠,他愿出手相助,而拿了好处之后,倒也没有食言,却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守陵人。

    守陵的差使,也不错。至少山谷僻静,无人打扰。至少能够借助韦家的庇护,躲下来安心疗伤。

    这才是自己留下来的缘故!

    自从去岁逃出玄明岛后,接着又是地下蟾宫,地明岛,极地雪域,不断逃亡,没有片刻的安闲。如今阴差阳错之下,终于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。而歇息疗伤之间,不妨打听各方的动静而以便另行计较。

    却不知那三位高人,与韦家有无关系……

    无咎尚自想着心事,忽而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一道踏剑的人影出现在山谷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