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一章 道号而已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昊阳天、模尚@百度、gavriil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韦家陵园,石屋内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木榻上,闭着双眼,捆着右臂,病恹恹的模样。而他的左手却抓着一块五色石,兀自吸纳吞吐不停。

    守陵人,自有守陵人的规矩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,置身异地,他并不敢莽撞,也不敢施展月影古阵,以免动静太大而惹祸上身。有个疗伤止疼的地方,不容易。

    源源不绝的仙元之力,循着经脉涌向气海,再又转为法力,流向四肢百骸。之前吞服过丹药,又经过船上以及山谷中多日的吐纳调息,如今受损的脏腑、以及滞塞的气息,已没有大碍;右臂的断骨,则是有了愈合的迹象。除此之外,人仙六层的修为终于缓缓抵达七层。接连遭受痛苦之后,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兆头……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掌心的五色石耗尽元力,顿然碎裂。

    无咎随手抛开碎屑,便要拿出五色石继续吸纳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门外传来熟悉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无咎睁开双眼,套上靴子,双脚落地,左袖一甩。木榻上散落的一层晶石碎屑,被他收了起来。一个守陵弟子竟然在偷偷吸纳五色石,倘若被人知晓,难以自圆其说,还是小心为妙。又打出法诀,撤去禁制。他打开屋门,一个脸色黧黑的汉子正在门外的草地上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申屠,或申屠六,熟门熟路溜进了山谷,却不知他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半个月不见,在下甚为惦念无先生,此番出海在即,特来看望!”

    申屠迎上两步,拱手施礼,又上下打量,连连点头:“先生气色不错,难得在下一片苦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门前,笑了笑:“承蒙探望,本人又该如何答谢呢?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个申屠仙长帮过他的大忙。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!”

    申屠急忙摆手,一本正经道:“我还指望无先生的提携呢,怎敢奢求报答呢,何况你也是自荐而来,与我叔侄无关。今日一为探望,再一个便是辞行。你也知道出海不已,我是怕遭遇意外而再难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张符箓拿去防身!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抛出几张符箓。

    申屠慌忙接过符箓,不无感慨道:“无先生,你是我见过的最为宽厚仁慈的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、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轻咳两声打断申屠,摆了摆手:“祝你一帆风顺!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,不过,我听说冠山岛来过三位……”

    申屠得了好处,便想着多说两句,突然有所察觉,神色畏惧,不及告辞,竟匆匆忙忙跑出山谷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冠雄山上,飘下五道人影。

    四男一女,相貌陌生。为首的老者,竟是地仙的修为;随后的四人,人仙修为,境界层次不等。

    韦家的长辈?

    无咎猜测之际,五道人影已落在门前的草地上,各自整理衣衫,神情郑重,相继绕过石屋,奔着山坡上的陵园走去。他不知对方的来意,也没谁理他,于是他愣在原地,默默观望。

    谁料那位落在后头的老妇人,突然叱道:“岛主祭祖,一个守陵小辈竟敢无礼!”或许有事在身,不便计较,她冲着无咎狠狠瞪了一眼,还是忍不住抱怨:“韦合身为外门管事,竟然招纳如此不懂规矩的外门弟子,回头老身找他算账,哼……“

    岛主?

    那位老者,果然便是韦家的家主,韦玄子。修仙者的道号,多以玄子、元子自居。借名喻志,天下的修仙者大致相仿。随行的四人,应为族中的晚辈。

    而方才事出有因,也并非无礼啊。自己初来乍到,没有外门弟子的觉悟,也根本不认得韦家的长辈。何况五人落地之后,直奔陵园,没谁正眼瞧过自己,总不能冒昧上前打招呼,谁料一不留神,竟惹恼了那位老妇人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谷口方向跑来一人。

    并非去而复返的申屠,而是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。只见他个头精壮,披着乱发,裹着粗布长衫,胡子拉碴,相貌粗犷,像个农家汉子,却有着羽士七八层的修为,健步如飞,转瞬到了近前,竟从门旁抄起一根竹杖,又冲着无咎点头示意,旋即绕过石屋追向韦家的长辈,出声喊道:“外门守陵弟子韦尚,拜见各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韦尚?

    据说,另外一位守陵弟子,正是韦尚,却常年不见人影,值此关头,他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无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石屋距山坡上的陵园,尚有数十丈远,当间砌有石梯,直达各个坟丘。正当初春时节,山谷中一片荒凉景象。坟丘所在的山坡上,也同样是满眼枯黄而野草凌乱。

    韦家的长辈,虽然修为高强,此时却神情庄重,步履缓慢。

    韦尚抛开石梯不走,三步、两步越过几位长辈,直至山坡尽头的一座坟丘前,竟挥舞竹杖清理杂草。他的手脚极为利索,转瞬已将坟丘四周清扫干净,然后抛开竹杖,扬声道:“韦家的列祖列宗知悉,冠山岛岛主,韦家家主,韦玄子,前来祭奠神灵——”

    言罢,他恭恭敬敬退到一旁,垂首肃立。而不管是他现身的时机,还是所言所行,皆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哼,同为守陵弟子,瞧一瞧别人所为,再瞧一瞧你这位小辈,浑然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一行五人循阶而上。其中的老妇人见韦尚机敏干练,忍不住再次回头训斥而口气严厉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中年人摇头道:“师姐,你何必与一个小辈计较,回头将他赶出陵园便是!”

    无咎跟在众人的身后,任由训斥,低着头不吭声。只是听到要将他到赶出陵园,他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山坡尽头,有座单独的坟丘,坟前矗立着一块过人高的石碑,上面刻着韦家先祖的名讳,却年代久远,所刻的字迹已有些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为首的老者,也就是韦玄子,走到石碑前,默默看向左右。

    老妇人不敢怠慢,与三位同族同辈的师兄弟拿出祭品,点燃香烛,然后回到原地站立。

    韦玄子微微颔首,拱手道:“癸卯三月,韦玄子偕……”他稍稍一顿,身后的四人相继出声:“韦山子、韦春花、韦天、韦求……”他接过话来,继续说道:“于冠雄山下,祭拜列祖列宗,怎奈家族有难,愧对神灵,祈求庇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顺着石梯走了上来,韦家的子孙正在祭拜先祖,并祈求神灵的庇佑,场面很是隆重。他一时进退不得,忽然有人暗暗招手,竟是那个守陵弟子,韦尚。他刚要挪步过去,而对方又使了个眼色,随即拱起双手,也摆出一个祭拜的架势。他稍稍迟疑,随后效仿。

    而韦玄子依然在倾诉着艰难的处境,好像韦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并道出了鬼族与玉神殿的恩怨由来,还提到一个罪魁祸首。总而言之,若是不能得到先祖的庇护,或指点,他真的已是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无咎起初还在效仿韦尚,只为敷衍而已,而渐渐的脑袋愈来愈低,很是恭敬的模样。

    须臾,祭拜过罢。

    或许心事得以寄托,也或许得到了先祖的回应,韦玄子的神色轻松许多,而回转身来,恰见两个守陵弟子躲在几丈之外,兀自躬身施礼,礼数十足。尤其那个独臂的年轻人,难以全礼,只管深深垂着脑袋,惶恐敬畏之情油然而然。

    “两位小辈倒也诚心诚意,很是不差!”

    韦玄子似乎很欣慰,又道:“且好生看管陵园,来日必有作为!”

    老妇人则是哼道:“哼,算他运气,否则我必将他赶出陵园!”

    她对于某位小辈的失礼,依然耿耿于怀。而对方竟然得到师伯的褒奖,则不便继续发作。如若不然,势必有损韦家的颜面。也就是说,韦玄子无意中帮了某人一回。又或者说,某人及时自救而暂且摆脱了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韦玄子乃是前辈高人,竟然对两个外门弟子有了兴趣。而他的兴趣不仅于此,嘉勉一句之后,带着随和的口吻问道:“小辈,你的禁制造诣似有传承,修为也不弱,却不知为何受创,又何时拜入韦家?”

    他问的是无咎。

    韦尚躲开两步,似乎要撇清干系,却又扭头打量,好像他对于这位新来的守陵弟子也颇感好奇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低着头,恭恭敬敬道:“本人所学繁杂,无非巧遇机缘罢了,不敢自称传承。奈何海兽凶猛,意外遭到重创,致使境界大跌,只得上岸疗伤静养,而令人敬仰的韦家,无疑便是最佳的去处。韦合管事也是宽厚为怀,知人善任,故而这般……”他将之前的说辞又重复一遍,却也没忘了那个韦合管事。至于申屠叔侄,则闭口不提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位新来的守陵弟子!”

    韦玄子沉吟片刻,忽而又问:“小辈,如何称呼?”他拈着长须,深邃的眼神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无咎接连受到质问,尤其是受到一位地仙高人的质问,让他很是措手不及,而他还是强作镇定: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的神色微凝:“无先生?你是何人的先生?”

    毕竟是见多识广的高人,自然懂得“先生”二字的含义。

    无咎分说:“道号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韦玄子的眼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继续逼问:“你姓无?你本名是否叫作无咎?”他话音未落,韦春花等四人也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而韦尚又悄悄退后两步,却瞪大双眼,好像他的新伙伴,已出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