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二章 守陵弟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秦兴雷123的捧场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香烛半残。

    香火的青烟,伴随着片片灰屑,犹在寒风中盘旋。

    而石碑前,只剩下两个守陵弟子。

    却一个低头默然,心绪莫名;另一个则是仰望着冠雄山,脸上依然还带着奉承讨好而又不失**精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韦玄子带着族中的四位晚辈,离开了陵园。身为地仙高人,他先是对一个守陵弟子的修为,生出兴趣,接着又对道号与名讳有了好奇,并逼问对方是不是叫作无咎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当过教书先生,能言善辩,且脸皮够厚,即使胡说八道也是张口就来。而当韦玄子突然逼问他是不是无咎,即使他早有提防,而内心的震惊,依然是久久难以平复。而他没有否认,当然也没应承。那一刻,他选择了沉默。他能够背负骂名,任由诋毁,而他也有他的坚守,那便是从不否认过去,也从不会否认自我。

    他是无咎,来自神洲的无咎,他有过自己的家人与兄弟好友,还有一个梦中的红尘谷。他可以自称公孙,或无先生,也可以乔装易容,化名他人,却唯独不能否认自己是谁。如若不然,过去的一切将不复存在。曾经的梦,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而正是他的沉默以对,化解了又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守陵弟子来说,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讳,或许沉默,才是最好的回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韦玄子没再计较,而是摇头自嘲一笑,带着几位晚辈扬长而去。虽然刚刚祭拜过韦家的先祖,乞求了神灵的庇佑,而诸事尚无头绪,亟待他亲手过问。再者说了,那个搅得飞卢海与雪域大乱的罪魁祸首,与韦家的守陵弟子,又怎会是一个人呢。之所以追问几句,更多的还是临时起意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在笑,并低声道:“好生看守陵园,来日必有所为!”

    是韦尚,说的竟是韦玄子那句糊弄人的话语,而从他的口中说出来,则多了一分揶揄的意味。而他并未作罢,捡起地上的竹杖凑了过来,压低嗓门又道:“你是不是无咎?”

    无咎的心神一凛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韦尚却面带微笑擦肩而过,自言自语道:“呵呵,你若是无咎,我便是月仙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虽为守陵弟子,却极少露面,如今突然冒出来,果然与众不同。而他应该没有敌意,否则他不会暗中相助。

    无咎心下稍缓,忍不住问道:“月仙子是谁?”

    韦尚拎着竹杖,走下石梯,头也不回:“你何不问无咎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请指教!”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微微闪烁,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“无咎,飞卢海夏花岛人氏,因得罪了玄明岛,遭到梁丘子的追杀。他轻易逃脱之后,连杀鬼族数十高手,招致鬼族攻打地明岛,反而被他趁机偷袭,竟再次诛杀数百鬼族高手,重创了雪域鬼族。据说鬼族的鬼赤,要不惜代价找他报仇!”

    “此人修为高强……?”

    “人仙而已!”

    “而已?”

    “相对于地仙、飞仙,或天仙而言!”

    “月仙子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年轻人,搅得各方天翻地覆,足以令人称奇,你却毫不在意,偏偏关注一位仙子。即便你是无咎,你也惹不起那位神殿使!”

    “方才多亏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想要报答于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来到石屋门前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韦尚丢了竹杖,竟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无咎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乃守陵弟子,又能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韦尚回头一乐,抬手示意:“你且好生看守陵园,方不负我相助之情!”

    他果然往北走去,渐渐消失在树林中。少顷,已在神识中失去了踪影。浅而易见,他在山谷北侧的山林深处,有个藏身修炼的地方,虽然隐秘,却能时刻留意山谷中的动静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暗中相助,用意倒也简单。倘若自己被赶出冠山岛,没人看守陵园,他断无这般的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韦尚?

    至少自己看不出他的破绽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草地上驻足片刻,在石凳上坐了下来,然后一个人默默观望着冠雄山,默默观望着空寂的山谷,默默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自己从未在意名声,谁料大名早已传遍了四方。即使偏僻海岛的守陵弟子,也好像对于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。而自己并非重创鬼族的元凶,如此谬传千里,却不知是以讹传讹,还是玉神殿的有意为之!

    曾几何时,玉神殿仅仅存在于传说之中。而如今的玉神殿,似乎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玉神殿的神殿使,也来到了冠山岛?

    而所谓的月仙子,竟然便是神殿使?

    那晚客栈遇见的女子,难道……

    此外,从韦玄子祭拜先祖的话语中不难猜测,鬼族与玉神殿的生死仇怨,已殃及到的各地仙门,以及海岛的修仙家族。再联想到韦尚所言,表明鬼族已展开报复。而玉神殿却试图将所有罪名推到自己的身上,却根本无从辩解。可以想象的将来,自己还将背负更多的坏名声。

    乱象纷呈啊……

    过了午时,又到黄昏。

    山谷中寂静依然。

    无咎枯坐一日,又冲着冠雄山投去深深的一瞥,转身返回屋子,“吱呀”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虽说鬼族与玉神殿的恩怨,均与他无咎有关,哪怕是想一想,都让他头疼不已。而眼下他只管养伤,恢复修为。

    打出禁制封了屋子,在榻上盘膝而坐。随着心念一动,左手拇指浮现出夔骨戒子。

    无咎闭上双眼,默然凝神。

    神戒中,堆放着他数十年来的所有收获。而他此时查看的只有三样东西,五色石,鬼蛛的螯足,以及尚未炼制的阴木符。

    五色石,尚有两千多块。而修为愈高,所吸纳的灵气也随之倍增。倘若将其尽数吸纳,又能恢复当初的几成修为,他再也不敢抱有奢望。因为疗伤与恢复修为的同时,他还要炼制鬼芒与阴木符用来防身。鬼族的分神假身之术倒是不错,怎奈无暇琢磨。从前只知道吃喝玩乐,游山看水,蓦然发觉,光阴竟然如此的短暂而又紧迫……

    无咎摸出几块五色石,便要行功修炼,忽而神色一动,看向神戒角落里的人骨大弓。

    眼下修为不济,九星神剑尚未铸成,所能倚仗的手段只有鬼芒、阴木符,以及蔽日符与初窥端倪的夺字诀。保命而已,终究难以克敌制胜。却忘了身上还携带着一把神器,便是那把人骨大弓,撼天弓。它曾射穿神洲结界,强大的威力令人震撼,可惜只有地仙的修为,方能勉强射出一箭。且不提当年怎样,至少修至地仙,便可借助撼天弓,与鬼赤、鬼丘正面较量!

    无咎长长缓了口气,收敛心神,将五色石塞入右手,旋即摆出结印的架势而全力吸纳吞吐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过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躲在屋里,日夜行功不辍。

    木榻之上,散落了一层厚厚的晶石碎屑。数百块五色石所蕴含的仙元之力,被他源源不断吸纳入体。自从改为双手吸纳,修炼的进境明显加快了许多。当他的右手直接抓过五色石,这才发觉手臂虽然捆绑如旧,而五指却已灵活自如,断碎的骨头,更是在不知不觉中愈合如初。

    此外,曾经的修为,则由七层,抵达八层的圆满。

    照此进境,再来三个月,不,伤势已然痊愈,或许两个月,便可修至人仙圆满。距地仙境界,只有一步之遥……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身为修士,最大的喜悦,除了得到逆天机缘,便莫过于修为的提升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不以修士自居,而历经苦难,九死一生之后,他修炼起来从来不敢含糊。而伤势痊愈之快,令他很是意外,也很是欣慰。正当他沉浸在忘我之中,寂静了三个月的山谷,突然热闹起来,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无咎被迫收功,却懒得睁眼。他微皱的眉头,透着一丝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据说,之前的陵园,极为枯燥寂寞,少有人前来打扰。自己来了之后,却清静不过三个月。早已如此,便该学着韦尚躲起来。而倘若没人看守陵园,只怕韦家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敲门声又起,随之传来叱呵:“留你看守陵园,而非睡懒觉,开门——”

    是韦合,那个外门的管事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睁开双眼,起身下榻,摸出一个银戒,将晶石碎屑收了,这才打出法诀解除禁制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木门被人“咣当”踢开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留着短须的精壮汉子,只是他红润的脸色带着怒意,亮开嗓门叱道:“见到本管事,也敢怠慢,难怪师伯骂你无用,还不给我滚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有道是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无咎忍受着叱骂,本想行礼,却见右臂依然捆在腰间,索性还是原来的模样。他抬脚走向门外,点头致意:“韦管事息怒,本人不敢怠慢,奈何行功入定,难免失察……”

    而韦合依旧是瞪着双眼,咄咄逼人:“休得强词夺理,且给我家师伯赔罪!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去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谷口的方向,涌进来数十道人影,有男有女,修为不等,显然是韦家的子弟。而冠雄山上,则是落下两位踏剑的人仙高手。其中的老妇人,正是那个性情乖戾,且又难缠的韦春花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