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五百八十三章 他在笑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路虎极光霸道、模尚@百度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数十个羽士、筑基的韦家子弟,再加上韦春花与韦天两位人仙高手。

    寂静的后山,突然涌进来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而曾经荒凉的山谷,已是满眼的葱郁,且日光明媚,山花烂漫,和风习习,一派夏日的景象。

    哦,六月了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门外,诧异之余,还是忍不住昂首远望,似乎不愿辜负那山谷的美色。而难得的闲适,即刻便被打破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合,你莫非收了好处,否则怎会收下如此惫懒不堪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、春花师伯,我正严加管教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小辈,速将门前清理一二,我韦家子弟要在此处比试道法,考校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韦家子弟,要在后山比试道法?

    嗯,此处群山环绕,当间的一片草地又平坦又宽敞,倒是个施展神通,斗法的好所在。却不知此举是韦家的惯例,还是另有缘由。

    无咎欠了欠身子,算是行礼赔罪,然后抓起门旁的竹杖,悄悄退到一旁。门前的山坡上,长满青草,像是铺了一层柔柔的褥子,根本无须清扫。而他还是挥舞竹杖,摆出忙碌的架势,以免再次得罪那个难缠的韦春花。

    而韦春花,与韦天,也就是另外一位韦家的长辈,中年汉子,坐在门前的石凳上,彼此换了眼色,冲着聚拢而来的韦家子弟吩咐道:“下个月,我韦家与钟奇子前辈商讨要事,老身与韦天,将陪同师伯前往无极岛。而师伯有意带着几位小辈随行,借机增长阅历之外,也是让无极岛知道我韦家后继有人,故而甄选一二,优中选优、精中选精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拎着竹杖,本想远远躲开,忽而听到“无极岛”三个字,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无极岛,乃是北邙海的另外一座海岛,也是通往天卢海的必经之地。而天卢海的尽头,则是卢洲本土。卢洲啊,自己一直想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个月,韦家的家主,韦玄子,便要前往无极岛?如此也就罢了,为何还要带着族中的小辈同行呢?尤其还要甄选出菁英弟子,究竟是商讨要事,还是上门示威打架?

    无咎满怀好奇,静静观望。

    只见石屋门前的草地上,韦天与韦春花居中而坐,数十个韦家的子弟,则是分别站在两旁。其中的筑基弟子,有二、三十位之多,均是筑基五层以上的高手。而所谓的精中选精,应该便是从筑基弟子中选出强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二十多人越众而出,以修为的高低不同,分为十对,然后相互施礼,又相继退下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天站起身来,冲着山坡上的陵园拱了拱手:“为了韦家的传承存续,子孙们在此切磋道法,比拼技艺,难免有所惊扰,还望先祖神灵妥为体恤照应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跟着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韦春花与韦天转身坐下,扬声又道:“飞剑、符箓、神通,均可比试,点到即止,不得踏剑行空,不得伤及性命,胜负由老身与韦天裁定!”

    韦天附和道:“便如我师姐所说,韦行与韦之日,先行比试,余下的小辈候命!”

    两人应声而出,奔着山坡的下方走去。

    山坡的下方,乃是大片的谷地,十余里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那是两个中年汉子,均是筑基五层的修为,走到半里之外,相隔数十丈分开站立。彼此应该熟悉,点头致意,而刚刚还是面带笑容一团和气,却争先恐后祭出一把短剑,霎时剑光呼啸而杀气凌厉。“砰”的一声金戈交鸣,两道剑光撞在一起,旋即又是“砰砰”一阵乱响,相互乱劈乱砍,场面煞是热闹。而两人依旧站在原地,双手翻飞,法诀不断,驱使着各自的飞剑在半空中缠斗不休。

    见状,山坡上观战的众人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而不消片刻,叫作韦行的汉子稍有大意,被对方的飞剑突破防御,随即一道剑光直奔他急袭而来。他慌忙转身躲避,而一声叱呵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韦之日胜!下一对弟子上场!”

    韦之日收起飞剑,傲然返回;韦行则是神情沮丧,满脸的不服气。一场本该惊心动魄的比试,就此分出胜负。而观战的众人却是振奋不已,迎上前去,又是夸赞,又是安慰,使得场面更加热闹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瞧热闹的,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通往陵园的石梯上,怀里抱着竹杖,竟咧开嘴角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韦春花忙着评判胜负,韦合管事忙着维护秩序,这一刻他成了没人管的闲人。他本想着远远躲开,却难得见到韦家子弟比拼斗法,于是他就地坐了下来,期待着细细观摩而有所借鉴。而看着那形同儿戏的较量,他只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韦家子弟的修为不弱,对付山精海兽应该绰绰有余;参与同道之间的生死拼杀,却显得极为笨拙而又幼稚。究其缘由,还是失于苦难的磨砺与血腥的历练。或者说,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韦家小辈,还抵不上飞卢海的修士,倘若比起贺洲仙门弟子,更是要远逊一筹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对韦家弟子上场,不再比试飞剑,而是拿出符箓,隔着老远互砸。当一方的符箓告罄,不出所料,另一方获胜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欢呼声依然此起彼伏。观战的众人摩拳擦掌,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模样。而韦春花与韦天,也同样的连连点头,并不忘加以点评,指点着胜负双方的优劣短长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十对弟子的比试已过了大半。而韦合虽为外门管事,竟也参与了比试,并轻松获胜,红润的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坐在石梯上,远远旁观,许是看的乏味,他显得没精打采。而当又一对中年汉子登场,他暗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嗯,这两人同为筑基七、八层的高手,较量起来,应该有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眼光不错。

    两道剑光“砰”的对撞,却僵持不下。强劲的威势猛然炸开,竟将平坦的草地给连根卷起,随即泥土、草屑迸溅,凌厉的杀气肆虐不绝。两人不甘作罢,抬脚往前,以法力加持飞剑,试图以强横的修为逼得对方后退认输。僵持的飞剑,顿然杀机暴涨,却剑芒相对,皆不肯后退半分。当两人相隔十丈,被迫停下,而法诀不断,致使半空中的两道剑光发出阵阵刺耳的震响。

    这两个韦家的弟子够狠,硬拼修为呢。最终的下场,难免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观战的众人,已顾不得欢呼,各自屏息凝神,看得分外紧张。

    值此关头,只听韦春花出声道:“你二人均为胜者,退场歇息!”

    她是怕弟子遭遇意外,及时出声喝止。她这个长辈,倒也称职。

    韦天道:“道法娴熟,堪称同辈中的佼佼者。而非到万不得已,切忌硬拼修为,否则陷入困境不说,还难免为敌所乘!”

    “嗯,师弟点评在理!”

    韦春花附和一句,吩咐道:“韦秋兰与韦山子,该你二人登场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,乃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,衣着朴素,相貌清秀,有着筑基八层的修为;韦山子,乃是一位四十多岁模样的壮汉,方脸浓眉,络腮胡子,很是健壮粗犷,竟有着筑基九层的修为,距人仙的境界只有一步之遥,乃是一位真正的筑基高手。

    “山子师兄,你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秋兰妹子,你请——”

    师妹、师兄很客气,相互谦让着走向场中。

    “你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请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兄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秋兰,少啰嗦!你若败了,休想前往无极岛!”

    师妹与师兄并肩而行,竟在低声求饶。尤其她话语低柔,更添几分清秀文弱的模样。却不料突遭呵斥,她腰身一扭,回首一瞥,羞涩道:“姑母,恕罪——”

    师妹,叫作韦秋兰。而韦春花,竟是她的姑母。

    师兄,叫作韦山子。见师妹受到训斥,停步等待,便想安慰两句。谁料师妹尚未转身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。他脸色微变,已然躲避不迭。急忙催动护体灵力,旋即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虽然毫发无损,而强劲的力道还是逼得他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低柔、而又关切的话语声又起——

    “师兄,我便知道你会让着小妹,有无大碍?”

    “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妹真的胜了师兄?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啊,既为上场较量,岂敢大意,若有闪失,小妹如何自处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吃了亏,有苦难言。而师妹偷袭占了便宜,反而显得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韦秋兰以计取胜,韦山子虽败犹荣!”

    韦春花及时评判胜负,却又宽宏大度道:“你二人乃是筑基弟子的佼佼者,本该一同前往无极岛,我当与师伯禀明详情,或能通融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她虽为妇人,却是韦家的人仙长辈。任凭她如何评判,在场的众人也不敢有所质疑。

    韦秋兰喜道:“多谢姑母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韦山子也是松了口气,随后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谁料便于此时,有笑声传来——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很轻,刚刚传来又寂然消失。而在场的都是修仙者,皆听得清清楚楚。那分明是嘲笑,一种忍耐不住的嘲笑!

    韦春花脸色一沉,厉声叱道:“何人发笑……”

    韦秋兰却抬手一指,讨好道:“姑母,他……他在笑你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