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七百八十五章 他自找的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herizard、书友2599126、喔呐呐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韦家的弟子,皆是目瞪口呆而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韦之日,筑基五层的高手,竟被一竹杖给扫飞出去。而所谓的竹杖,由后山的嫩竹捆绑而成,倒是能够当成拐杖,还能清扫残枝落叶,却怎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?

    韦春花也是始料不及,与韦天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那个令人厌恶的守陵弟子,获胜了?他不过是筑基一层的修为罢了,无非身形步法稍显诡异,也看不出有何强大之处,他怎能战胜筑基五层的韦之日?而依照此前的规矩与许诺,便该宣判胜负,然后下个月,带他前往无极岛?一个借口而已,谁会当真呢?

    山坡上下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韦家的弟子,好像依然沉浸在震惊中,兀自紧紧盯着那个无先生,亟待看出他的虚实深浅。

    而无咎扛着竹杖,神态如旧,恰好日光当头,青山碧翠,他孑然孤单的身影,以及随风飘动的衣摆乱发,更添几分孤傲出尘的气度与散漫随意的洒脱。

    而一切不过转瞬之间,“扑通”一声闷响传来。

    韦之日飞出去五、六丈远,摔在草地上,打了个滚,很是狼狈不堪。他却恼羞成怒,翻身跳起,挥舞飞剑大叫道:“你偷奸使诈,不算本事,胜负未分,再吃我一剑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只等韦春花判定胜负,履行诺言,谁料有人不肯认输,便意味着比试并未终结。他诧异转身,不满道:‘嗯,你这家伙耍赖啊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耍赖,韦之日也不愿输给一个守陵弟子。否则太丢脸了,抬不起头啊。

    而韦家的弟子同样是感同身受,顿时鼓噪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偷奸使诈,难以服众……”

    “胜负未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新比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必胜,师弟必胜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羽士小辈,筑基高手,均与韦之日相熟,纷纷声援助威。

    韦之日备受鼓舞,斗志大盛,剑光出手,竟是全力以赴。他绝不会给留下任何可乘之机,这回定要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“哎,你乃手下败将,岂能有脸再战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不肯应战,急忙出声阻拦。而话音未落,一把短剑拖曳着丈余长的剑芒呼啸而至。他慌忙将手中的竹杖扔了出去,“轰”的一声炸开漫天的竹屑。他趁机脱身,怎奈飞剑随后紧追不舍。他左右躲闪,极其狼狈,扬声大喊:“春花前辈,你倒是拦住他啊,他耍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韦春花非但没有阻拦,始终满脸阴霾的她,竟然笑出了声,不慌不忙道:“你虽然凭借偷奸使诈,稍占便宜,却胜负未分,眼下又何妨接着较量呢!”

    一旁的韦天深以为然,附和道:“我韦家子弟,胜负磊落,如此弄机取巧,实不足取!诸位小辈,当以此为戒!”

    众弟子齐声响应,继续叫喊助威。

    “师叔,威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弟,莫要伤他性命,以免污了陵园……”

    “砍下他的双腿,手臂也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小心,切莫让他跑了……”“师伯、师叔在此,他又能跑往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弟,他已全无还手之力,取胜在即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想跑,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,却又不愿动手,更不肯站在原地吃亏。他一边躲避飞剑,一边等着韦春花主持公道。谁料对方偏袒徇私,竟是那样的冠冕堂皇。既然呼救无门,只管继续逃窜。抬脚便是十余丈,在谷地间转起圈子。而步法再快,快不过飞剑。眨眼之间,凌厉的剑光已是近在咫尺。他急忙身形一闪,瞬移数十丈,恰好蹿到韦之日的身后,抬腿便是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韦之日吃过亏,有过前车之鉴,即使全力以赴催动飞剑,他也不失谨慎小心。纵然如此,依然防不胜防。那种瞬移的遁法,竟比他的飞剑还要快上三分。他只觉得屁股一震,旋即整个人离地飞起,直至四、五丈远,一头扑倒在地。他翻滚着跳起身来,羞怒交加:“休得使诈,且放手一搏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,手下败将,有何颜面再战!”

    “你休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山谷当间的空地上,两人你追我赶兜着圈子。

    韦之日再不敢站在原地,以免重蹈覆辙。他剑光倒也凌厉,而堪堪得手的瞬间,对方再次到了身后,抬腿便是一脚踢来,虽然不痛不痒,而强横的力道却能将人踢个跟头。他跳起身来,对方早已躲开。他又急又怒,抓出几张符箓扔了出去。而那道鬼魅般的人影突然没了,他慌忙转身,果然见到某人潜伏到了近前,诡计没有得逞,又“嘿嘿”一乐倏然躲开。

    如此情形,无异于赤裸裸的耍弄啊。

    韦之日羞怒之余,又添几分窘迫,驱使飞剑随后追赶,怒道:“没胆的小贼,何不与我大战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即使他的修为不弱,而法力却始终无从施展。因为对手根本不与他正面较量,虽说追赶的场面占优,却又时不时的被踢个跟头,显然还是他更加吃亏。长辈与族中的子弟虽然偏袒自家人,而若是不能战胜那个狡诈的无先生,最终如何收场,还真的难说呢。

    无咎的脚不沾地,倏然而坐,倏然往右,飘忽的身影时隐时现,显得他更加的轻松自如。而突然遭到辱骂,他去势一顿,回头瞪眼,很恼怒的样子:“你若输了,或被我打伤,又将如何?”

    比试斗法的胜者,前往无极岛。而负者,并没有任何的惩罚。他始终不肯应战,便是在琢磨着给予落败一方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韦之日被那道飘忽的身影晃得眼花,见对方终于停下,他暗暗窃喜,猛然扑了过去:“我若输了,替你看守陵园,若是伤了,活该倒霉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输,更没想过遭到创伤,他只知道机会难得,洗雪耻辱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谁料那位无先生好像是方寸大乱,不躲也不避,竟直直奔着飞剑扑来,俨然一个找死的架势。

    韦之日只管全力加持飞剑,凌厉的杀气呼啸生风。

    他已是不顾一切,哪怕是出了人命也在所不惜。何况师伯也不会责罚自家人,且谎称失手便也是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观战的同门师兄弟不再叫喊,而韦春花与韦天两位前辈,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便在韦之日杀心大起之时,一记铁拳迎面砸来,“砰”的震开飞剑,又“砰”的砸中胸口。护体灵力“喀喇”崩溃,旋即还能听到胸骨折断的脆响。他顿时口吐热血,惨哼着倒飞出去。直至七、八丈外,“扑通”坠地,翻滚两圈,旋即两眼一闭,竟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砸飞的飞剑,远远落在草丛中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双脚着地,一甩袖子,浑身上下片尘不沾,依旧是随意洒脱的模样,只是当他看向昏死不醒的韦之日,显得很是同情而又无奈:“我不想伤人,他自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山坡上下,再次陷入安静中。

    一个守陵弟子,不动手则已,动手便将人打得昏死过去。而韦之日乃是筑基五层的高手,竟挨不过他的一拳?

    如此倒也罢了,那句“他自找的”,看似很无辜,却极为霸道蛮横,听着让人心头添堵,偏偏又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韦春花亲眼目睹着异变横起,犹自难以置信。而韦之日依然昏死在地,方才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实。

    韦天抱着臂膀,微微摇头:“他的筋骨之强,竟然不畏飞剑;一拳之力,堪比人仙。而他的修为,却是筑基一层。至于他的神通,眼下未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伯,师叔,请允许弟子与他一战!”

    有人越众而出,竟是之前不愿接受挑战的韦山子,脸上再无倨傲的神情,而是显得极为的慎重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韦秋兰跟着现身:“师兄,小妹代你出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秋兰所言何意,你瞧不起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说,那人修为不高,却诡计多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他并非是女子,我不会相让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与师妹,皆不甘示弱。几个筑基七八层的高手,也同样的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“不劳师兄、师姐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教训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由我出战,我若败了,甘愿看守陵园三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若败了,在此禁足百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车轮战啊,还是要一起上?唉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争执之际,无咎突然长叹一声。见众人看来,他翻着双眼不予理会,转而冲着韦春花说道:“春花前辈,你韦家欺负外门弟子啊。想我守着韦家的陵园,并未将自己当成外人。如今在前辈的允许之下参与比试,哦,胜了不算数,再胜,还是不算数?唉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是心灰意懒,又叹了一声,他拱了拱手,淡淡道:“算我输了,再不敢有非分之想。守陵弟子也当不成了,我即日便离开冠山岛。诸位,告辞!”

    他说走就走,无牵无挂。

    而没走几步,有人叱道:“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脚下一顿,像是想起什么,拿出两枚玉牌放在地上,歉然道:“此乃弟子的腰牌,差点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腰牌暂且拿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韦春花仰望着冠雄山,并微微点头:“小辈,且回我话来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转过身来:“春花前辈,所问何事?”

    韦春花从远处收回眼光,话语声变得严厉起来:“你,是否隐瞒了修为……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小说推荐